夜探拾欢

    多么精巧的切割,多么完美的雕刻。他想起抱着她滚下山坡的时候,一直手本能的护着她的头,这只簪子就挽着她的发髻。他的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想起第一次遇见她,莹白色的月光下她嫣然一笑。那笑容美艳如花,似一只温柔的箭刺进心脏最柔弱的地方。

    傅家老宅里,尹大夫无奈的说:“傅小姐现在病又加重了,现在高烧不退才会昏迷不醒,但现在最总要的是她食药不进啊!”

    听尹大夫这样一说,大家心头都似煎烤一般疼痛。清儿冲过去从丫鬟手中夺过药碗,扶起拾欢,对刘叔说:“刘叔,快过来帮我把小姐的嘴巴撬开,喂不成,我们就用灌的。方法虽然粗暴了点,但还好药是喂进去了。连着几剂药这样喂过后,渐渐的拾欢的烧也退去,人也清醒了些。只是还是躺在病榻,每天都是昏昏睡。

    穆邵毅突然逝世后,穆泽年子楔父值,除了要安排父亲的丧葬,还有安抚军心,又要防着北方的雷家军,西南的李玄宗。无奈还有刚刚结亲的汉守陈家。丧父后,这偌大的胆子一下子就落在他的肩上,无形的压力压在穆泽年的心头。这夜里终于抽出闲时去探望病榻上的拾欢。直径来到拾欢房间门前,敲了敲门,可是开门的却是清儿。

    清儿叫了声“大少爷”说:“小姐已经睡下了!”穆泽年好不容易来能抽来看往她,她却已睡下。可是还是走了进去。清儿识趣的说:“大少爷饿了吧,我去厨房弄点宵夜来!”转走出门时,清儿偷偷看了一眼,只见穆泽年握着拾欢的手,轻拂这她的发丝,可是他的眼神却那的的哀伤、无奈、怜,清儿关上门不敢在看下去!

    拾欢如婴儿般安静的睡着,嘴角下沉,眉头紧蹙像是梦到了不好梦魇一般让人心疼。穆泽年想拂平她的眉头,却惊醒了睡梦中的拾欢。拾欢支起子沙哑着嗓子说:“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穆泽年本坐在沿,此刻的她们也不过就一臂的距离,那么近可是却又那么远,好像在他们之间阻隔了千山万水。他只想抓住她,留住她,现在的他只有她,穆泽年突然拉住拾欢赫然吻在她的唇上。拾欢惊住了,因为那不是吻,是掠夺、是抢占他似乎要将自己揉进他的体。熟悉的熏香味带这不可质否的占有。无论拾欢怎么挣扎都挣不开,最后到绝望不在挣扎。

    拾欢突然的放弃挣扎,嘴唇似乎也变的冰冷,那冰冷刺痛了穆泽年。穆泽年绝望的对拾欢说:“拾欢,现在我只有你了。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拾欢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穆泽年,穆泽年放开拾欢,缓缓的从沿边滑落坐在地上,他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像是被到角落的困兽。穆泽年安静的说:“拾欢,你知道吗?当牌楼倒下的那一刻,父亲竟推了我一把,他已经给过我一次生命,现在又用他的生命来维护我。你说我还没来得及还他的恩,他怎么就能这样走了呢?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念两 畅魂伊人》重改文,原先的读者,你懂得!亲!不要吝啬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