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步足道

    穆伯伯拿起一只烟点上,悠悠吐着烟雾说:“这是你的名字啊。记得你的名字还是你父亲让我帮忙取的。我们都希望你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都可以过的快乐,你的名字里有我们所有人的祝福与期望。希望你可以永远记住要快乐的面对人生。”

    拾欢知道穆伯伯想说什么她明白,当知道穆泽年要娶汉守陈家的女儿时,她真的很伤心。这么多年的感在权利的面前原来这么微不足道。

    穆邵毅接着说:“拾欢啊,我知道你打小就聪明,政治上的事你也都明白,现在泽年与陈家的联谊实属无奈,你和泽年这么多年的感我都看在眼里,泽年是真的很喜欢你,他也和我说了等局势稳定下来,他想娶你。我呢也不反对。但我也说了这还是要尊重你的决定,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叫她死了这份心。毕竟你穆伯伯不想委屈了你啊!”

    拾欢听的心如刀绞,父母去世后,幸有穆伯伯好心收养,要不是穆伯伯,她怕早就葬火海了,穆伯伯对自己有在造之恩,听他老人家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感激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拾欢走到穆邵毅的边,把头枕在穆邵毅的腿上,记得小时候拾欢总是这样枕在穆伯伯的腿上。穆伯伯就像是拾欢的父亲一样。她微笑的说:“穆伯伯无论我和泽年以后会不会在一起,我都是您的女儿,亲女儿,我会用我的一生来报答您的。”

    穆伯伯轻抚着拾欢的头温柔的说:“孩子!委屈你啦!”

    穆伯伯的手很粗糙还有茧子,那是长年征战沙场留下的,这样的手抚摸在脸上有些生疼,可是却也很温暖。与穆伯伯在书房里谈了半晌,拾欢给穆伯伯说在军校里的趣事,又陪穆伯伯下了半晌棋,直到佣人福妈过来叫吃午饭,才起去吃午饭,这穆泽年去了汉守陈家,穆泽云也去了军中两兄弟都不在府上,吃完午饭,拾欢又陪着二姨打牌,二姨是二房太太,穆伯伯的原配,穆泽年的母亲,她在生第二胎的时候难产,孩子和大人都没保住。穆伯伯伤心了好久,也就一直没续正房。时间一长,也就不在乎续不续正房了,那时拾欢还没有来到穆家,穆泽年曾经拿照片给拾欢看过,照片中穆伯母抱着穆泽年坐在椅子上,里面的穆伯母,面带微笑,看起来是那样的温柔。只是穆泽年却苦丧着脸,他从小就不拍照。每次抓着他拍照时他总是苦着一张脸。

    今天拾欢的牌运很好,打了半晌就赢了不少钱。二姨打趣的说:“拾欢今个手气可真好啊,在吃晚饭之前争取凑个整数啊!”拾欢并不在意,心下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场失意赌场得意吧。等到吃完晚饭时穆泽云已经从军中回来,初秋了,天开始凉了下来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千万年来它都是这样默默的升起,默默的落下。拾欢看着天空出神,突然一双手为她披上外,外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念两 畅魂伊人》重改文,原先的读者,你懂得!亲!不要吝啬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