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黄泉路上的极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难道就这样再与人世间再也不相见了吗?

    余诺认为自己已下黄泉,自有意识开始,举目皆一片茫茫黑暗,没有声音,没有任何物体的存在。

    这般景物,仙境不应如此,那只有黄泉了。

    只是这黄泉,怎么就跟人世间的传说不一样呢?余诺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忘了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这里没有牛头没有马面,没有忘川更没有彼岸花,只有无尽的黑暗,余诺几疑自己是被放逐到第十九层地狱了,最残酷的惩罚,便是让他在这个只有无尽黑夜的世界永远的孤独下去。

    余诺仍然执着的走着,他感觉不到疲惫,更加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永远的黑暗仿佛已经将他吞噬。

    余诺就这般走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很久很久,终于,在久到余诺认为已走到时间的尽头的时候,他看到远处有隐隐白光传来,那白光不只是白光,还是余诺的希望,人总是会本能的朝着希望前进,余诺也不例外。

    又过了很久很久,余诺终于渐渐靠近白光,那是个光团,光团的光是纯粹的白,白得毫无杂质,那光团就是这无尽黑暗世界里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纯白之花,像那唯美的烟火般在这无尽的夜空中绽放开来。

    余诺没有方向的一路走来,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此时见到这般美丽的事物,竟是脑袋一片空白,再也没有多余的绪,就那么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那朵白花绽放。

    突然,那光团竟向余诺疾驰而来,拖出好长一条纯白的尾巴,象流星般狠狠地撞向余诺。

    那光团速度极快,快到余诺根本连思绪都做不出反应,就撞向余诺。

    余诺已被光团裹住,已不见余诺,只见光团,只是光团却以眼可见的速度被余诺吸收。

    余诺此时的脑袋很痛,感觉整个意识都给搅乱,打碎,又重组。

    这是无尽的疼痛,疼痛得人只知疼痛的疼痛,这难道才是第十九层地狱对人的惩罚吗?

    但人真是适应能力很强的生物,无论是适应环境,还是适应疼痛。

    至少,余诺此时不再是只知疼痛,最少可以思考,最少意识不用再被搅乱。

    余诺此时才知道,这白光竟然是在帮他改良体,而且这白光竟只是一道功法,或者说只是功法的一部分,而且还一直住在他体内。

    这功法没有名字,只有一部分残卷。

    说是残卷,却也是这个功法的总纲,只有学会第一卷方能学习余下的功法,而且这卷是心法,为余下之卷之根本。

    只见总纲上写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yù也,以观其眇;恒有yù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总纲就是根本。

    余诺看懂了,他自然知道这段话的意思,余诺一个字都看不懂,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做,怎么去悟。

    但庆幸的是,这第一卷有着运行功法的方法,最起码余诺知道怎么去练功,知道怎么学习,前人的智慧应该学习,可以学习。

    这部功法虽然不知道有多强,但余诺仍然感觉这是老天给他的作弊器,余诺还是有些遗憾没有哪个沧桑大叔来向自己推荐秘籍的。

    但这的确是个作弊器,虽然没有什么原地满血满蓝复活的功能,但也至少有着这个世界的武者的修炼资料。

    说是武者,却不是武者。

    在这个世界的人能感受天地元气,学习天地元气。

    而学习天地元气是需要方法的,这些方法就是各种修炼秘籍,方法的不同也就导致天地元气在体后的不同,运转的方式不同,威力不同,属xìng自然也不同。

    而属xìng当然不是什么金木水火土各大元素什么的,学习什么功法,就修得什么属xìng,或刚猛,或柔和,或尖锐,或厚重。

    千变万化不离其宗,就是对天地力量的修炼,把天地的力量修成自己的力量。

    当然万般功法也就三个流派,分为强体,内修,和内外兼修。

    至于能达到什么程度这都是看个人的,没有所谓哪个流派好哪个流派不好的说法。

    强体,以天地元气锤炼体,也有内修,较弱,体强悍,每一块血都带有天地元气,超越刀枪不入,典型的人型武器,体就是武器,武器就是体。

    内修,以天地元气锤炼识海,体强于常人,弱于其他两个流派,会以天地元气加持自战斗,擅长以天地元气攻击他人识海,无影无形,十分难防,识海强大者能调动天地力量,以一敌万。

    内外兼修,以其他两流派为根本演化而来,没有极好功法,极强毅力,极难大成,体弱于强体,识海弱于内修,但内外相通,相融,是其他两流派最头疼的对手,好在极难大成。

    而余诺的功法很作弊,近似于内外兼修,却内外都极其强大,近乎于同级无敌,而且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境界,只能看到余诺想显示出来的境界。

    这个世界的修炼又分为七个境界∶初识,而立,不惑,知命,随心,神威,天元。

    每个境界都是一道槛,传说五境之上的力量是已不属于人所能拥有的,五境之上已不是人。

    但这也是这本功法对这个世界传说之记载,并非来自这功法本就有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而是来到这个世界后对这个世界力量的认识。

    余诺终于对这个世界的修炼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可是他很是疑惑这功法怎么会跑到他体里来,难道冥冥之中自我安排,还是自己平时问候老天多了,那所谓老天是在玩他?

    玩也要问候,必须问候,余诺还是那么执着。他只是想着这老天,这命运,你要向它低头了,说不定反而会在自己头上狠狠踩上几脚,头被踩很不好,所以不如不低头。

    余诺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是在矫个啥,管它老天不老天,想那么多,想那么远,不如做好现在,例如好好学习,管他是谁的智慧。

    这般一想,余诺便把心沉入那书海中,残缺的功法,足以成海,余诺须得苦作舟。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