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少年可知愁滋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cháo城的冬天并不太冷,太阳暖洋洋的温暖着这个小城。

    一路无语,各般心事,余诺三人跟随林先生到了那钱庄中,发现那林先生并未多生枝节,而是爽快的提了一百两银子给余诺三人。

    余诺嫌那银两太重,便又换成了十多张十两的银票,待事毕,便告辞那林先生向门外走去。

    只是到了门外,那林先生又叫住了余诺,说道∶“这白玉镯子晶莹剔透,我也估摸不出何价值,但定并非凡品无疑,我买来也是送出作为贺礼,如果你现在觉得值得一百两太少,我可以退还与你,或者我可以再给你些补偿。”

    余诺听完此话,还真想赎回来,那可是他媳妇儿的呀,但等着这钱救命,又哪能再留恋那镯子。

    只见余诺苦笑道∶“这镯子对我的确非凡,但卖与你又岂有赎回来的道理,至于加钱这般话还是莫提的好,我岂是那般人,卖你了便是卖你。”

    “那不胜感激,说实话我这镯子乃送与贵人作贺礼,对我至关重要,我看这镯子决非凡品,定能入那贵人之眼。”林先生本没费那口舌去解释的必要,只是林先生见余诺一粗布衣物,决非富人之子弟,却能这般不贪那黄白之物,心中颇为欣赏,便作了这番解释。

    “林先生客气。”余诺谦虚道,只是余诺哪能有不钱之理,只是他认为,说出的事,便要做到,便不应反悔。

    “那我便先走一步了。”林先生说完,便向那回家的方向走了去。

    余诺三人见那林先生离去了,便也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正是大年初一,不知顽童们在何处点燃的零落鞭炮声不时传入余诺三人耳中,三人此时换得一大笔钱自是心中高兴,不时有笑语传出。

    余诺突然从怀中掏出五十两递给张小花,说道∶“拿去。”

    张小花当然不肯接,说道∶“你已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了,怎能再要你的钱银?”

    张九尺也说道∶“这万万不能,你这般要我们哪能心安。”

    “少罗嗦,又不是给你们的,这是给伯母治病用的。”余诺坚持道。

    “不行,不行…”兄妹俩却是异口同声道。

    “你要知道我有很多方法能让你们要,或者我往你家中一丢?我拿这钱也没多大用处,以其给我家chūn哥当piáo资,还不如给伯母治病。”余诺有些无力了,自己竟然在劝别人要钱,而别人还拼命拒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余诺说完这话,也不想再听他们兄妹废话把银票往张小花手中一塞,便大步向前走去。

    兄妹俩追了上来,张小花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余诺便打断道∶“你要在还我,我便把银票往你那衣服里塞。”说完还不怀好意的往张小花那青涩的部瞄来瞄去。

    张小花刚yù说话,然后就被打断,突然间听到余诺这番话心中自是羞无比,又见余诺眼神跟那流氓般无礼,更是不胜羞,下意识便护助了部,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有生气,还有那么一丝丝甜蜜,一丝丝感动。

    “看什么看。”余诺对着惊恐望着自己的张九尺说道。

    “我不介意的。”张九尺突然憨笑道。

    “我去…”余诺不再理会两人,向前走去。

    兄妹俩对视了一番,张小花更是把头垂得更低了,张九尺见妹子这般模样便放声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分明是在取笑自家妹子。

    张小花有些不依了,愤愤地看了看自家兄长便往前面走去,只是怎么突然没有勇气到那人边去了?

    尴尬不知何时过去了,在彼此心中留下些什么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此时,他们正接近张九尺家中,欢声笑语间更是加快了脚步,他们买了好些鱼与准备中午大吃一餐。

    只是不知为何此间气氛有些紧张,里外三条巷的街坊邻居都提着水桶往张九尺家那边方向走去,更有些街坊邻居一边跑一边喊∶“着火了,大家快救火啊…着火了,大家快救火啊…”

    三人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拨腿便往张九尺家中跑去。

    待至张九尺家门前时,只见张九尺家中及左右邻居的房屋早已被浓浓黑烟遮住,旺盛的火舌不时从屋中窜了出来,街坊邻居们不断地提水往那火中泼,只是这又哪里止得住那汹汹大火?

    张小花见这景,早已吓得脸sè苍白,眼泪不断地从眼中滑出,几yù昏厥,口中不断地喃喃道∶“娘亲…快救救娘亲…”

    余诺赶忙扶住她。

    而张九尺更是大吼一声,便往那火场冲去,余诺自是不让,这火势如此猛烈,他这般冲上去是送死无疑。

    余诺伸出右手便把张九尺拉了回来,张九尺此时心中记挂自家母亲,更是无意识的不断挣扎,余诺近年来毫无道理的苦练竟会这般强悍,张九尺这般大汉竟是怎么都挣扎不开来。

    张九尺连番挣扎不开,愤怒地转过来,嘶哑着放声质问余诺∶“放开我,你为什么不放开我,我娘亲还在里面…”脸上的泪水早已泛滥。

    余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叹了口气道∶“我去吧,你去会死。”然后将张小花交给张九尺道∶“看好她,也许,万一,她会是你最后的亲人。”

    张九尺此时早已失了心神,他对余诺更是无比信任,他坚信余诺能救出他的母亲,最少余诺比他强不是吗,所以他无比郑重地点头,拼命地点头。

    余诺看着火势,当然知道那屋中老人行动不便,怕是早已凶多吉少,但他还是想尽量去看看,看一眼也好。

    人生真的有着很多无奈,例如人力,如果余诺是超人便能轻描素淡地去救人,那该有多好。

    只是余诺不是超人,所以他不可能那般就去,于是余诺便只能选择毫无道理地冲入别的人家,抢了一张被子,一衣服。

    拿到被子与衣服后,余诺便赶忙招呼那些提着水的人叫他们水往自己上倒,往被子上倒,然后撕开抢来的衣服,泡湿便往脸上蒙去。

    说时慢那时快,这一切的过程也不过只是短短几分钟。

    余诺淋湿了自己,裹着湿透的被子便往火场冲去。

    义无反顾地冲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