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百善孝为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昨夜雨线缠绵,直至天明,可平常人家谁又会去理那花草是绿肥还是红瘦。

    余诺自然没那兴趣去理,因为他正在平常人家内。

    此时早已rì上三竿又三竿,余诺方悠悠醒来,走出房间外,才发现太阳甚是刺眼,却并不浓烈。

    天井处,少女正与坐在靠背竹凳上的老人闲聊些什么,细语时有欢声,场面好温馨。

    余诺静静地看着,突然觉得阳光下的少女如天使般美丽。

    少女自然是张九尺的妹妹张小花。

    正在陪母亲说话的张小花,无意间发现余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只见那少年,头发用粗布束于脑后,颇有那么几分俊俏不羁,而直的鼻子上那双明亮的眼睛正静静地瞧着这处发呆,那眼神分明是看着自己,羞意不觉涌上心头,脸上顿时不胜羞,就如同那红妆正盛的花儿,迎着太阳绽放。

    好一朵迎阳花,好一个张小花。

    只见那少女低头在母亲耳边说了些什么,便起往余诺走了过来。

    余诺见那少女走了过来,方觉自己失态了,又见那少女莲步轻移,虽粗布裙衣,却仍挡不住她那出尘的气质,恰似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雪莲花,心中忍不住赞叹∶“这少女倒是长得好生美丽。”

    张小花走至余诺前,子微福道∶“多谢公子昨夜救命之恩。”

    “不用,你的伤没事吧?”余诺看着少女红肿的脸庞问道,心中有些不忍,更恨那王二狗怎能这般下得了毒手。

    “还有些疼,上了药,已没什么大碍。”张小花无所谓道,只是这伤又怎会只是有些疼呢?

    这少女倒也坚强,就像那山野间的野花,看似柔弱,实则坚韧。

    余诺望着少女脸上红肿的伤口,怜惜之不由涌上心头,下意识便伸手往少女那红肿的脸庞摸去,待手落至少女脸庞处方醒悟过来自己又失态了。只是心头转念一想∶“我只是想看看这少女的伤口,光明磊落又何必诸般惺惺作态,那样岂不下作了?”这般一想,便不理不顾,兀自在那少女脸庞上轻轻抚摸起来,触手处全是浮肿感,心中更是恼怒那王二狗心狠手辣。

    少女话刚说完,便见余诺伸手往自己脸上摸来,少女又何曾遇到过这般阵仗,一时竟然不知该做何反应,竟就那般任由余诺抚摸,脸上更是不胜羞,yù滴出血来,子微微颤抖,心间更是如鹿撞,待余诺收回了手,方醒悟了过来,怒上心头却强自忍住,又怕自家母亲发现这般景,便小声愤愤道∶“你这样不好。”

    也不再理会余诺,转便往母亲处走去。

    余诺有些老脸发红了,自己这般岂不成了调戏小箩莉的怪大叔?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很青葱。

    余诺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什么全散发着chūn药气息的牛人,那是只用下半思考的生物才会那样认为的,所以他确定少女真的是生气了,很生气的生气,但他又不能解释∶“我只是不自,我只是很纯洁的只想看看你的伤口。”谁信呢?他自己都不信。

    余诺不知道怎样解释,不会解释,所以也只能自顾自地厚着脸皮跟着少女走了过去。

    少女更是铁了心思不理余诺这登徒子,走至母亲处便蹲了下来,便与母亲闲聊了起来。

    阳光下,欢声笑语将起。

    只见那张小花的母亲头上白发已班驳,因为长年病魔加,脸上气sè有些发青发黄,那失去光明眼珠子早已深陷进眼白中,眼角处的鱼尾纹更是过早地带着皱纹在脸上散了开来,理应不能太大的年纪却让人感觉垂垂老矣,就将逝去。

    只是满脸的笑容却让人感觉她又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满足。

    失去光明的人一般听觉会更加灵敏,因为那听觉就是他们的双眼,失去光明的老年人也一样,所以张小花的母亲很快就发觉余诺的到来,对着张小花问道∶“家中可是来客人了。”

    “是哥哥的朋友。”张小花沉思了会答道,突然似想到什么一样,脸上桃花又开了起来,胜于二月红。

    “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小萝莉,完了,自己这是没法解释了。”余诺看着张小花心中叹道,复又赶忙向张小花的母亲问候道∶“伯母,您好。”

    张小花的母亲见家中有客人来,又是自家儿子的朋友,这可是打头一回,心中不胜喜悦,笑颜遂开得越发灿烂,对张小花说道∶“花儿,你快招呼客人,别冷落了人家。”

    又对余诺说道∶“老子不便,小哥要多担待。”

    张小花还没开口应答,余诺就赶忙道∶“伯母叫我名字便好,我叫余诺,山里人,也没那么多啥规矩,我喜欢这阳光,不如就让我在这里晒晒太阳?”

    张小花的母亲笑道∶“那我便叫你小诺了,我也喜欢这阳光的,一起晒晒罢。”

    阳光下,有少年男女蹲于老年人前,时有欢声笑语,场景恍若年轻夫妻孝敬自己爹娘,一番温馨。

    余诺有些感慨,这老人虽然体不便,更有眼疾,但一双儿女极为孝顺,却是胜似所谓家乡的许多孤寡空巢老人,而这对兄妹那所谓家乡又有几人能比,几人堪比?

    一番交谈,老人更喜欢余诺了,每天有人这样陪陪自己说说话,老人感到很满足,很幸福,再大的苦难折磨她也不怕。

    只是,老人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上笑容逝去,颇为落寂地对着余诺说道∶“小诺,你今天能来,我感到很高兴,自孩子他爹去世后,家中已少有人踏进,你是我家那孩子带回来的,那孩子自是对你信任有加,那孩子苦命,你平时要多多照应他。”

    余诺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深知“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人寻”的道理,可是此时亲感受别人这番人冷暖心中自是不是滋味。

    老人突然紧张问道∶“你不能答应?”

    余诺苦笑道∶“我又何德何能照应九尺,应是九尺照应我才对,您就放心吧。”

    张小花心中更不是滋味,只是这些年不也是过来了吗?复强颜欢笑地对母亲说道∶“娘,我一点都不觉得苦,那些旧事又何必提它,免得让外人笑话,”语中外人自是余诺,她也不是小气之人,虽心中仍然有些羞怒,但也是想转移开这话题来,不愿母亲伤心。

    “小诺,又哪里是外人。”老人笑道。

    “我当然不是外人。”余诺语气认真道。

    张小花听闻这话“白”了余诺一眼,也不应话,脸上却是羞一片,花儿理应羞,所以羞。

    冬rì的阳光暖暖的,暖进小屋中,暖进眼光下三人心底去,那欢声笑语羡煞骄阳。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