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一夜一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今夜,cháo城又飘起了雨,只是雨线,从天上缠绵至cháo城。

    榕树边,人家内,余诺正坐在屋内门槛处看着落至天井的雨。

    余诺对面房间内有郎中深夜而至,正忙乎。

    很久方出来,张九尺送走了郎中便来到余诺的边,也坐了下来。

    余诺也不理会,张九尺也不吭声,两人看着飘雨思绪各般。

    “谢谢恩公,俗话说大恩不言谢,可俺张九尺还是要谢。”张九尺突然道。

    “你已谢过很多遍了,所以不必再谢。”余诺淡淡道。

    “俺好像在哪见过恩公你。”张九尺望着余诺的脸道。

    “我以前是小乞丐,城门前。”余诺提醒道。

    “是你?”张九尺有些尴尬了,可是他只会谢恩,却难开口认错。

    “你妹妹怎么样了?”余诺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还好,只是脸肿得难看。”张九尺语气有些愤愤,看他那语气定是会寻那张二狗晦气。

    “可惜我不会家乡的绝学,不然定能快速医治好你妹妹的脸庞。”余诺语气有些飘然,思绪仿佛不在此间。

    “什么绝学?”张九尺好奇道。

    “还你靓靓拳。”余诺认真肯定地说道,突然又好像发觉什么似的,竟就那般笑出来。

    “看来是门很厉害的武学。”张九尺肯定道,也不理余诺为什么突然发笑。

    “你知道武学?”余诺眼神发光地看着张九迟问道。

    “当然知道,俺就练过那么几手。”张九迟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神仙?”余诺有些失望,却仍不死心地追问道。

    “知道啊,城隍庙里供的就是。”张九尺很老实地答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算了,当我没问过。”余诺已经不抱任何奢望了。

    “不是这个,那是哪个,难道你说的是那些传说中的人?”张九尺疑惑道。

    “什么传说中的人?”余诺好奇道。

    “传说那些很厉害的人啊,我听说他们都是高来高去的,很难见到他们。”张九尺答道。

    “那你知道哪里有他们吗?”余诺兴奋的追问道。

    “国子监里面就有,还有一些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国子监里面有那些高来高去的人整个唐国上下都知道,我们唐国不但军队是最强大的,国子监里面的高人也是最强大的。你怎么不知道?”张九尺疑惑道。

    “我是山里人。”余诺叹道。

    “哦…”

    “怎么才可以去国子监?”

    “不知道,只知道要考试,怎么考怎么去俺哪里知道”

    “不谈它,你的伤没事吧?”余诺突然觉得与张九尺谈这种问题甚没意思,便看着张九尺肿得象猪头的脸蛋关心道。

    “这点小伤俺当然没事。”说完还逞强的笑出声来,表示自己没事。

    只是笑容牵扯到了脸上肿起的伤口,痛得张九尺的脸有些扭曲,却不敢叫出声,模样有些滑稽。

    余诺突然觉得张九尺很可

    “你不要再去找那人麻烦。”余诺突然劝道。

    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同,经历会影响每个人的思想,所以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同。而思想产生想法,要改变或影响一个人的想法,在余诺看来那无疑是个极度犯傻的事。

    可是余诺还是犯傻了,他还是劝了,因为他突然觉得张九尺很可

    “俺不会答应的,怎能这样放过他?”说到李二狗张九尺有些控制不了绪了,愤怒的大喊出声。

    “你打不过他不是吗?”

    “俺不怕。”

    “你总该为你妹子想想。”

    张九尺还yù反驳,却终是没反驳,沉默不语。

    “说说你们之间的破事儿。”余诺问道。

    “俺与他赌钱了,开始赢了些,后来输了很多,待输了很多后才发现李二狗那厮竟然出千。”张九尺说这话十语气仍然愤愤不平。

    “又是些老掉牙的故事片断啊,可是为什么生活中就时常发生呢?生活原来真的要比故事jīng彩得多。”余诺心中叹道。

    “我记得王二狗不是街边卖小吃的么?”余诺问道。

    “那厮就是个败家货,他家祖辈都卖小吃,因为手艺好街坊邻居都与他家买卖,可到李二狗这一代,那厮哪有心思做这等营生,从小游手好闲,净结交些猪朋狗友,到现在这般年龄也没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家中唯一的亲人他那老父亲也于几个月前给那厮活活气死,他那小吃除了那些猪朋狗友去白吃白喝,谁还会去照顾他生意?所以几个月前他那营生就没法干下去了。”张九尺颇为不齿地说道。

    “那帮流氓就是他的猪朋狗友?”余诺问道。

    “哪是,他王二狗哪叫得动那帮人,还不是因为王二狗年轻时候救过那陈浩南。”张九尺说道。

    “陈浩南是谁?”余诺问道。

    “cháo城的流氓头子。”张九尺答道。

    “那他们还会来么?”余诺问道。

    “应该会,陈浩南向来重恩义,不然也不会这般照顾那张二狗。”张九尺答道。

    余诺没有回答,屋中顿时陷入了沉默,雨线轻柔无声却汇成了屋檐滴水,在寂静的屋中“滴答”做响。

    “咳咳”“咳咳”房间内突然传来了咳嗽声打破了这寂静。

    不是从张九尺妹子房间内传出来,所以余诺疑惑的望着张九尺。

    “那是俺老娘,多年前落下了老毛病所以行动不便躺在上,俺娘瞎了看不见,今夜的事你不要告诉她。”张九尺说完便往那处房间走去。

    余诺没有跟过去,静静地待在原地想着事

    过了良久张九尺方归来,也不坐下对着余诺便道∶“外面下起了雨,你今晚便与我挤挤吧。”

    余诺没有答他,却问道∶“还了余数这事能不能了断?”

    “这事哪能再烦恩公cāo心,俺自会应付。”张九尺有些感激道。

    “能不能了断?”余诺再次问道。

    “还他,他总不应该乱来的。”张九尺说道。

    “多少?余诺问道。

    “十两,我没有。”张九尺答道。

    “……”屋中有陷入了沉默。

    突然余诺自怀中掏出一个手镯来,问道∶“这个值多少钱?”

    “我不知道。”张九尺老实的答道。

    “可有人能估价,有地方能售卖?”

    “这不行,这不可以。”

    “少废话,少矫。”

    “城东有几家典当行。”

    “那明儿去,睡觉去。”

    “哦…”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