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大侠自何处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余诺躲在榕树后看着两帮人争吵,乃至动起手来。

    对余诺二言,两人他都不喜欢,都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所以余诺很乐意看着他们狗咬狗。

    直至那少女出来,直至那王二狗做出比禽兽还禽兽的事。

    余诺不是什么大侠,他更不会侠义主义泛滥。

    只是人与动物的最根本区别仅仅在于人懂得分善恶,明是非。

    而衡量善恶与的非的是人心中的道德界限。

    而王二狗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余诺心中的道德界限,那是恶,那是余诺不能接受的恶。

    所以余诺要行侠,要仗义。

    在王二狗殴打少女时余诺就去了,他不是毛驴,他没有毛驴那么妖的能力。

    但这么长时间的苦练,他最少能像猫一般轻灵,所以他只能像猫一般轻轻地过去。

    然后,潜伏,再像猫一般蹿出。

    王二狗撕裂了少女的外衣,张九尺在愤怒的吼叫,余诺已至。

    他就像毛驴扑杀狼王般向王二狗扑了过去,王二狗此时正撕开少女外衣,眼中泛着象发公狗般的贪婪yù望。

    王二狗不知道,sè字是带刀的,带着会杀死他的刀。

    而余诺就是那把刀,那把杀狗的刀。

    王二狗不知道,所以余诺已至,余诺能至。

    那群人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与王二狗一样都是一群发的公狗,他们的眼神早已给sèyù填满。

    所以当王二狗,当那群人,发觉余诺的时候,王二狗的脸上已开出花来,用鲜血开出来的花,自头上来。

    那花是余诺手上的石头砸出来的。

    王二狗虽然脸上已开出花来,但也只是开出花了,王二狗没死,所以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双手,把他按在地上。

    那手,是余诺的手。

    “我的手虽然不能掐死你,但你要相信我手上的石头能砸死你。”余诺淡淡地对王二狗说道。

    王二狗的头仍然在流血,脸上的花开得越发灿烂,血越来越多。

    他不敢去擦,因为他相信余诺手上的石头能砸死他。

    “既然你相信我手上的石头能砸死你,你就应该放开他。”余诺望着张九尺对王二狗说道。

    王二狗当然相信余诺手上的石头能砸死他。

    所以他大喊∶“放了他,你们快放了他。”

    王二狗现在不只是相信,他还很害怕,从他头上流下来的不但有血,还有他的冷汗。

    王二狗既然开了口,按住张九尺的流氓甲、乙、丙、丁等也就只好松开手了。

    张九尺正悲愤中,突然见有大侠不知何处来,救他兄妹于水深火之中,心大起大落恍如梦中,何为喜怒交加?张九尺已喜怒交加。

    只见那张九尺巍巍颤颤地站了起来,眼角泪痕未干,一顿拳打脚踢他受的伤并不轻,但这并不足让张九尺这般硬汉屈服,让他的屈服的是先前心神间的大起大落,让他的屈服的是他那自家妹子。

    张九尺此时再也顾不得多想,心中只记挂自家妹子,他的眼中此时只有自家妹子,待走到自家妹子前发现自家妹子脸上红肿一片昏死过去时,再也忍不住抱住自己妹子嚎啕大哭起来,嘴中不断念叨∶“哥哥对不住你,是哥哥连累你了…哥哥对不住你,是哥哥连累你了…”

    张九迟在哭,很放肆的大哭,眼泪不断地从眼中滑出。

    眼泪不断滑出的还有王二狗,不是什么突然大彻大悟,什么突然痛改前非,而是他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紧,他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越来越害怕,深深的恐惧已笼罩他的全,他感到自己的大小便都要失了。

    那只越来越用力的手,是余诺的手,越来越用力是因为余诺越来越愤怒,愤怒得恨不得马上掐死王二狗。

    可终究没有掐死王二狗,余诺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松开了手,叹道∶你走吧,须知恶人自有恶人磨。”

    余诺很想杀死王二狗,可是他不能,他不可以。

    王二狗觉得深深得恐惧将他拉进那黑暗中,突然感到脖子一松,复又见光明,劫后重生之感不由笼罩全,此时张二狗脸上泪水、鼻涕、汗珠混杂着鲜血糨糊了一脸,因为恐惧而颤抖的手脚还在抖动,全发软,见还能活命,边喊边爬了起来∶“谢谢壮士饶命…谢谢壮士饶命…”

    余诺并不壮,反而因为多番磨难子略显消瘦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

    可是此时王二狗眼中的余诺无比高大,他无比恐惧这高大的影,那是魔鬼。

    魔鬼是凡人所不能触犯的,于是王二狗选择离去。

    王二狗,根本不顾自己上的伤,血还在流。也顾不得那帮他的兄弟,自顾自便往那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走去,脚步急促,生怕慢点就走不掉似的。

    王二狗走掉众流氓还在,众流氓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茫然,他们现在是该走还是该留?

    “你们如若还不走我保证我手上的石头绝对不会软。”余诺望着众流氓坚定地缓缓说道。

    不会软自是硬,很硬很硬,余诺知道,张二狗知道,流氓们也知道。

    可是谁也没走,敢在道上走的,不是个个都象王二狗那般,大部分都是好勇斗狠之辈,最起码现在他们人多,人多会给予流氓很大的勇气,其中几个胆大之人更是跃跃yù试。

    可是王二狗都走了,他们找不到动手的理由,所以也只是跃跃yù试。

    “你们现在已没动手的必要,为那人,两败俱伤值得吗?”余诺说完便扔掉手中的石头,静静地看着众流氓说道。

    众流氓也静静地看着余诺,谁也没动。

    突然,有流氓自人群中走出,不是向着余诺而去,转,向小巷黑暗处走去。

    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三个,不消一会竟然都走光了。

    “人啊…人啊…”余诺摇了摇头,苦笑叹道。

    突然,“扑”一声余诺竟然一股坐在地上喘起了气,口中不断念叨∶“我去了个哉,唬人可真不是人干的事…”说完便一直喘气。

    余诺很没自信能一个打十几个啊,紧张一直压抑在他心中,直到众流氓离去方释放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