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鞭炮声声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茅屋离小城十几里远,待余诺与毛驴到达时,已是掌灯时分。

    毛驴走至城门处就与余诺分开了,自顾自地跑去找他的母驴,母马,母骡子去了。

    “真是让chūn哥带坏了。”余诺心中愤愤道。

    毛驴与余诺分开后,余诺便往那人多处去。

    沿途所见,小城中家家张灯结彩,大街上更是人群拥挤,两旁小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小孩儿们更是三两成群,或嬉戏追赶,或于街边小巷处点燃不知从何处捡来的零落鞭炮,“嘭”“嘭”“嘭”的炮竹声时不时传至余诺耳中。

    余诺兀自在小城中瞎逛着,不知何时已走到一空地上,只见此间更是闹。

    空地尽头处有一戏台,戏台上正演着戏剧,戏台下簇簇拥拥皆是人,男女老少皆有,或直接站于空地上,或坐在自家带来的板凳上,有些人干脆捧来席子置于空地上,看来准备通宵达旦。

    余诺走进人群中,也学着那些人那般站在那里,台上演什么余诺根本就看不懂,可他还是在看,看了好久好久。

    余诺只是喜欢这般闹的味道,他好久没感受到这般闹的味道。

    这一看竟然看了不知道多久,余诺其实只是一直在出神,思绪根本不在此间。待觉得乏味时台下已少了好多人,余诺摇了摇头,便寻那毛驴去。

    漫无目的的找着,待耐xìng磨尽已不知是什么时分,此时余诺不觉已走至城中较为偏僻的地方,好大一颗榕树竟生生坐落与巷口处,过了榕树便是个小小十字巷口。

    榕树下有长方形石块,可容三、四人并坐,于是余诺便干脆坐了下来休息。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响起“劈啪”“劈啪”的鞭炮声,好不一会儿,便蔓延至全城,余诺见榕树左右的小巷皆是鞭炮的火光,便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过了良久,待连稀稀落落的鞭炮声也不响了,余诺方决定起回去。

    突然,小小的十字巷口处竟冲出来一伙人,足有十几个,手持碗口大小的木棍便往小巷正对榕树那处人家去,粗鲁地用腿揣着那处人家的大门,“砰”“砰”“砰”的响声连续不断的传入余诺耳朵中。

    而那个带头的发胖的中年男人可不正是殴打过余诺的小吃摊老板?

    余诺赶忙躲在树后,想看看这伙人究竟是想干什么。

    就在余诺以为那处人家的门要那样被揣破之时,突然那处人家的门竟然打了开来,从中冲出个九尺壮汉出来,手持锄头,见对方人多也不惧怕,张口便喝∶“王二狗,你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人多俺就会怕你。”

    那人可不正是余诺在城外见到的那个卖早餐的九尺少年?

    只见那王二狗∶“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的事,你张九尺赖帐,我便只好亲自上门来向你要。”说话的正是那小吃摊的发胖中年老板。

    张九尺说道∶“你那是出千,俺是不会认帐的。”

    “那就不要怪我手狠。”王二狗说完便一挥手,众人便一拥而上动起手来,而他却并未动手。

    这张九尺也真悍勇,锄头舞得虎虎生威,不消一会就放倒了三四个人,但双拳终究不敌四手,单人终究经不住群殴,很快张九迟便给放倒了在地上,七八个人按住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就在这时,屋中冲出一少女,口中大喊∶“不要打我哥哥。”便冲至人群中yù拉开那些殴打张九尺的人。

    只见那少女约莫十四、五岁,虽穿粗布衣裙,却相貌美,脸sè白润,一双大大的眸子中满是惊恐。

    王二狗见冲出来之人竟是一个少女,模样甚是美,心中不sè心大起,喝停众人,只叫众人按住张九尺不让他动弹,上前便一把就抓住那少女手腕不让少女逃脱,便对张九尺“嘿嘿”笑道∶“张九尺,想不到你还有个这般美的妹子,你不还债我就只好抓你妹子抵债了。”

    王二狗抓住少女手腕之手用力不轻,少女手腕颇为疼痛,眼中已微带水雾,模样好生令人怜惜,却并未呼痛,只是声音柔地恳求道∶“你们莫要再打我哥哥,我跟你去就是了。”

    张九尺听妹妹口中如此说道,心中哪能不着急,一时气极脱口便大骂∶“李二狗俺妹妹要是少了半根毫毛我定要你偿命。”

    王二狗听到少女这柔的声音,子都酥了大半,正待应,突然听到张九迟这番粗劣不堪的话顿时火上心头,气极笑道∶“还嘴硬,我现在就把你妹妹办了,当着你的面把她办了,你能怎么样?”

    说完伸手便yù往那少女上摸去。

    少女听到王二狗那番话,心中是又气又急又担心,见王二狗伸手便往自己上摸来,张嘴就往王二狗手上咬去。

    王二狗此时正sè迷心窍,想到那少女上柔嫩的皮肤与待会柔的呻吟声,他的子顿时感到软绵绵的,哪里会想到少女会向他咬来。

    “啊…”王二狗顿时惨叫出声,少女这一口咬得也狠,竟生生咬出血来。

    王二狗怒极攻心,伸出另外一只手便狠狠地往少女脸上扇去。

    “啪”巴掌落至少女脸上,少女忍着疼痛就是不松口,她现在只想咬死这混蛋。

    “啪。”少女仍然不松口。

    “啪,啪。”少女还是不松口。

    王二狗竟然生生痛出眼泪来。

    “啪,啪,啪…”王二狗这一扇竟然是不知道扇了多少下,竟将少女生生扇晕过去。

    此时少女方松出口来,王二狗竟生生被少女从手上咬了块下来。

    张九尺见妹妹一直被扇,直至见妹妹竟然生生给扇晕过去,此时再也忍不住眼泪从眼中滑了出来,嘴里不断怒骂∶“王二狗俺定要将你宰了喂狗,俺定要将你宰了喂狗…”体不断的挣扎,却是怎能挣得脱来。

    王二狗生生给咬了块下来,脸sè已苍白得狠,此时又见这张九尺不断地连番漫骂,脸sè更是由白转青,对着众流氓狠狠地说道∶“你们给我好好招呼那张九尺,待我办完这小姑娘你们一个个轮着上。”说完便狠狠抓住那少女前的衣裳,撕了开来。

    张九尺听到那衣服的撕声,脸上已急得青筋直冒,体越发地用力挣扎,可七八个人按住他,他又哪能挣扎得开,此时张九尺口中早已急得骂不出声,只是不断地“啊…啊…啊…”大叫。

    声音中充满愤怒,声音中充满无奈,声音中充满无助…

    小巷屋顶处有黑影闪过,那是野猫正躲在屋顶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悲不喜。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