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时光絮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流年飞逝,光影泛黄。

    此时已是除夕rì,南方南边的天空没有漂雪,虽寒气袭人,但却也称不上冷。

    虽山野茅屋,晨夕风露,远离市井人烟。但chūn哥与余诺两人也不免好一番忙乎,洗被褥器具,掸拂尘垢蛛网,备些鸡鸭鱼,糖饵果品之类年货。

    茅屋那简陋的门前已贴上了楹联,只见左边写是“年年喜庆年年庆”,右边则是“岁岁平安岁岁安”,门上正中贴着横联“辞旧迎新”。

    喜庆的味道仿佛蔓延至空气中来。

    门前余诺没有添上新衣,穿的是去年入冬是置购的冬衣,在那个年月寻常人家上衣物“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本就是等闲事。

    冬去chūn又来,这已是余诺在这里的第二个chūn节。

    这些时间并未给余诺带来多大变化,长高了一些,脸上稚气退了一些,对这里的生活适应了一些。

    而生活,chūn哥依然是一个月痛那么一次,有时会出现错乱会有那么两次,但极有规律,月月都来,夜夜呻吟至天明。

    而余诺也只能夜夜陪伴至天明,依然用手指,手依然从酸麻至酸麻再至酸麻。

    其余时间。

    余诺则读书,劈柴,打猎,与毛驴去打猎,当然猎依然是毛驴打的。

    而chūn哥则豪不厌倦的垂钓,只是在余诺强烈谴责下终于不再把鱼放入河中,而是带回厨房中。

    而没垂钓之时,则是余诺与毛驴打回来的猎物拿去小城中换些钱贴补家用,余出的钱则皆给chūn哥花在那窑子姑娘上了。

    chūn哥当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哪会月月呻吟,但chūn哥也只会呻吟。

    而当余诺在接受chūn哥只会呻吟的事实后,也就只能老实的做个普通人了。当然并没有心安理德,在见识到毛驴一脚踢倒一颗树后,余诺便也学着那些小说之上,用柴刀劈树,然后每天一大早起来挥刀一万次,这种行为很傻很天真,可余诺竟然很傻很天真的坚持了下来。

    余诺自莫名奇妙地换了个体,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已经深信这世上存在着神仙。

    当然,普通人也就只是普通,即使这般坚持下来,余诺也只是体肌结实了些,力气大了些,砍柴时可以少劈几刀,要像毛驴那般妖基本不可能。

    此时的余诺,头发仍然用粗布束于脑后,也许是rì子安定了,脸sè红润了许多,鼻子依然直,颇有那么几分俊俏不羁,他的眼睛此时很明亮,明亮得似要喷出火来。

    余诺正在与chūn哥争执。

    “你不能总这般。”余诺苦口婆心道。

    “我怎般了呢?”chūn哥一脸无辜,此时正挽起袖子,拿起一根树枝,蹲在地上,他竟然在逗蚂蚁玩。

    “你又顽皮了。”余诺叹道。

    “哦。”chūn哥依然在玩。

    “别以为玩蚂蚁就可以逃避,真搞不懂你月月都痛,怎还有jīng力去那窑子处。”

    “我jīng力一向旺盛,而且美人多,滋味甚好哉,”

    “我去你个哉。”

    “什么意思。”

    “你猜。”

    ‘……“

    一阵无语后,余诺感叹道∶“真搞不懂像你这般强壮却手无缚鸡之力的臭胡子怎么毛驴就那般听你的话。”

    “你说谁手无缚鸡之力之力了。”chūn哥站了起来,愤怒地看着余诺。

    “好把,我承认你强壮了,你只是偶尔痛那么一下下,这是生理问题。”

    “哼…”

    “毛驴怎么那么听你的话?”

    “我养大的,不该听我的话吗?”

    “好吧,可是你也不能剥削毛驴与我,我们的血汗钱都让你花那姑娘上了。”

    “怎么剥削你了,不花姑娘上难道花你上。”

    “你信不信我带毛驴离家出走。”

    “……”

    “你看我都这般年纪了,你不留点余钱我会娶不到媳妇的,你总该为我打算下。”

    “我看下能不能给你找个村姑。”

    “我这般没钱没房没地村姑哪会看上我?”

    “这倒确实是个问题。”

    “所以你要留些余钱,不然将来你和毛驴不在了,我一个人那得该多凄凉多可怜啊。”

    “婚姻小事这问题不如缓个十年八年再谈?”

    “那十年八年后还没人要怎么办?”

    “那时,就习惯了。”

    “……”

    “真受不了你,要压岁钱就要压岁钱,扯什么人生大事还诅咒我死,这个给你。”chūn哥突然从袖子中拿出一些碎银子和一个古sè古香,淡淡rǔ白sè的手镯递给余诺。

    “知我心者,chūn哥也。”余诺满脸微笑毫不觉羞耻的接过银子和手镯,复又拿着手镯问道∶“是不是真的?能换几个钱?”

    “银子是给你的压岁钱,手镯是给我儿媳妇的,你要敢卖了我定不放过你。”chūn哥恶狠狠对着余诺地说道。

    “谁你儿子了。”

    “就你。”

    “不要自作多。”

    “就自作多。”

    “……”

    “这么久没入城去,今夜城中闹,何不去看看?”chūn哥忽然叹道。

    “本就想着带上毛驴去瞧瞧。”余诺应道。

    “那就去罢。”

    “不要生事。”

    “恩。”

    。。。。。。

    。。。。。。

    黄昏时分,茅屋篱笆门前。

    有人与驴。

    “凭什么不能骑,驴本来就是给人骑的。”余诺愤怒地望着毛驴说道。

    毛驴压根不理他,正对着一棵野草上的花儿陶醉,毛驴,又惜花了。

    “你不理我,我当你答应了。”说罢,余诺就要往那驴背上去。

    毛驴没有吭声,只是张开嘴巴,往余诺手臂咬去。

    “你又咬我,你是驴还是狗。”余诺怪叫道。

    毛驴就是不张嘴,在经过余诺这一年半时间的不断的sāo扰后,毛驴后来领悟出这方法,不与余诺废话,直接咬,不然真没完没了。

    而余诺则美曰其名“挑战。”他要挑战毛驴,提升自己实力,在被无数次驴踢,蹄踩,驴头撞之后仍然不知难而退,所以毛驴只好,咬他。

    “好吧,我知道错了,像你这般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驴不是用来骑的。”余诺屈服道。

    “你就张开你那高贵的嘴吧。”

    “笨驴,你放不放。”

    “你真不放?”

    “麻烦张张你的嘴。”

    “……”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