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最底层的苦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cháo城,夕阳已落,灯火未上时分。

    此时,城中居民告别了一天的劳累,纷纷搬出家中凳子靠椅或于自家院内,或于自家门外纳凉闲聊。

    cháo城大街上孩童们欢愉地相互追赶嬉戏,侣们相约而逛,各-sè-各样的人漫步于大街之上挑拣着街道两旁琅踉满目的商品,叫卖声与讨价声中偶尔搀杂一些互骂声,好生闹。

    余诺失魂落魄地走着,不知何时已来到cháo城的大街上。

    信-仰被推翻这是很残酷的事,而更残酷的是毫无反抗的就被迫接受与信-仰相背而弛的理念,在这种压迫下人的jīng神会崩溃,会发疯。可无论是崩溃还是发疯只要人还活着就会感受到体机能的最直接反应,例如肚子饿到一定程度无论你是不是疯了都只会想到吃。

    余诺现在只想着吃,一阵阵饥饿感在他脑中泛起。余诺以前没试过这种滋味,现在他终于感受到饥饿是什么滋味了,没有试过这种滋味的人永远不明白在这种况下自尊是多么的不值钱,余诺坚信如果饥饿能换钱,正常人都会豪不犹豫的换掉。

    所以他打算不要自尊,他打算抢-劫,他现在双眼如今正认真的盯着街边那卖包子小摊蒸笼上气腾腾的包子。

    小摊露天摆在街边,占地不多,却不只卖包子,还卖清粥面条地方小吃,这是cháo城特有的夜市小吃摊。

    小吃摊的老板是个中年人,中等材,微微发福的肚子让他看起来有些胖,圆圆的胖脸上却是一副地痞神态,扁平鼻子上的小眼睛时不时闪烁着狡诈的光芒。

    余诺此时心中很紧张,很忐忑,有些害怕。余诺从来没抢过劫,他不知道做了会怎样,人对未知有种天然的恐惧,所以,余诺犹豫了很久,盯着包子也很久了。

    此时小吃摊的老板刚从蒸气腾腾竹子编织而成的蒸笼里打包好包子,伸手递给那顾客,顾客是脸上泛着农村红的中年妇女,递过去时还不忘偷偷摸-摸-那妇女的手,脸上笑得好生可恶。

    就在这时,终于饥饿战胜了理智,只见余诺冲到那蒸气腾腾竹子编织而成的蒸笼前,也不管蒸笼内那散发着滚烫气的包子温度有多高,掀起竹制的蒸笼盖,双手抓起气腾腾的包子,不顾手上传来的疼痛,死死的抓住包子抬腿便yù离去。

    可余诺盯着包子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是人都会有所防范,更何况是一个乞丐盯着包子出神,那位正处于壮年的小吃摊老板又怎可能没有有所防范?

    所以,余诺刚转,yù离去,衣领就被拽住了,余诺感到一股大力将他往后拽去,是他所不能抵抗的力量,他听到有人愤怒的在咒骂,然后有拳头往他脸上袭来,一股难以言明的痛感从脸上蔓延至脑中,他作不出任何反应便倒在了地上,他下意识地把包子塞在衣服中紧紧裹住,不断地有拳脚落至上,他已感受不到了疼痛,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有人不停地击打着自己,而四周似乎越来越吵闹,越来越多人。

    不知过了多久,余诺体方恢复了知觉,他躺在地上不断的呻-吟,感到上没有一处地方不痛,他几疑自己会就这样死去。但他毕竟还没死,所以他颤颤巍巍很是艰难地站了起来,他看见那小吃摊老板依然在恶毒的咒骂着,眼神愤怒却骄傲的看着他,不掩眼中那丝丝得意兴奋神,仿佛自己是那自战场上得胜而归的将军似的。

    也许战胜这个小乞丐可以为他以后吹牛时添上不少谈资吧。不,不对,那不是小乞丐,那是个五大三粗练过的九尺壮汉。

    余诺发现四周围观的人不知道何时起已有好大一群,里外三层。人群中的人们表各异,有嘲笑的、有咒骂的、有低语的、有沉默的,而更多的人却是指指点点兴奋的在讨论着什么,仿佛刚才看到了一场极其jīng彩的猴戏,现在正在发表观后感。

    余诺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没有任何绪,因为他的脑中此时除了疼痛感已容不下其他任何绪了,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座城。

    余诺很辛苦的往人群外走去,人群纷纷让了开路,因为余诺的上实在是太臭了,人们掩着鼻子像躲瘟疫般躲得远远的,生怕靠近些就会被传染似的。余诺面无表,偶尔脸上的肌肤会有那么一瞬抽动,带着那受了伤的腿,一瘸一拐的向着城外。

    待余诺走至城门外,天sè渐向晚,城门外的简易小摊早已收档,天上晚归的白鹤正成群向着山林飞去,余诺望着晚归的白鹤心中满是迷茫,白鹤尚有家可归,而天地如此之大,他又是何去何从,竟没他容之处。

    断肠人在天涯,余诺只能往那天涯去。天涯在哪里,天涯就在脚下,就在前方,所以余诺向着前方走去。

    天涯自有青山,青山自有流水,水是清河,由西向东缓缓流淌,两岸绿树成荫,偶有红花飘零,随水而流。

    余诺不知走了多久,来到河边,便再也不想走了。河中之水清澈可见河沙,他此时口干食燥,再也忍不住,低头张口便猛吸河中之水,突然,“噗”地一声,余诺竟吐出好大一口血,然后便坐在岸边不住地咳欶。

    好一阵过后,咳欶方止。余诺只是把嘴边的血沫一擦,便拿出藏于怀中的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怀中早已被滚烫的包子烫得红-肿一片,他也不顾。包子干涩得余诺不断地干呕,他便蹲在河边低头张口喝水,终于,肚子再也受不了,竟将他所吃之食物全部吐了出来。

    食物不多,所以很快吐完,吐的更多的却是余诺腹中的胃酸,苦水。余诺吐完便沉默地坐在河边,他的jīng神好了很多,饥饿感也不那么强烈了,只是疼痛感和疲累感却越发清晰。饥饿感虽然不是那么强烈了,但吐过的人,仍然会有强烈的空腹感,所以余诺又吃起了剩余的包子,只是不再狼吞虎咽,而是慢慢嚼碎,再和水而下。

    过了很久,余诺方吃完包子,他实在太虚弱了,也不顾荒山野外会有何种危险,就那样,大地为席苍天为被,听着静静的流水声,没过一会便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