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思雨思人思故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风 书名:天堂远不远
    雨多自成cháo,所以叫cháo城。

    南方的六月天,烈阳如火,蒸发了云朵,烤得天空泛起了蓝sè的光。

    似乎天地再也无法忍受烈阳的炙烤,突然,无可预料便刮起了风,随风而来的是一大片泛着乌青sè的云层,遮挡了太阳,yīn暗了天地。

    有雨随云层而来,愤怒地击打着云层下的一切。雨水滴落在树木的叶子上,落至青砖房屋的墨瓦上,顺屋檐而落,复碎于地,在鹅卵石铺成的巷道上堆积成水,雨线更是在上面开出了花来,一朵未消一朵又至。

    雨水再愤怒,万物也不怕,可是雨水却依然愤怒,越发愤怒,愤怒的还有余诺。

    小巷旁屋檐下,余诺正愤怒的对着天空比着中指破口大骂。

    余诺骂累了,便席地坐在屋檐下。

    雨线顺着屋檐滴落而下,一滴未至另一滴又落了来,竟似在屋檐下披了道雨帘,余诺透着雨帘望向远方,天地间似披上了无数道雨帘,竟似梦中,这到底是不是梦,余诺望着天地间的无数雨线兀自出神,神满是茫然。

    睹物会思人,思,思故乡。

    余诺从来都认为没有什么事会比东方玄幻更扯淡,更成年童话,更不科学。

    可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扯淡,童话,不科学的最高境界。

    怎么可能睡了一觉,就换了个世界?

    不是雷劈,不是电击;不是车撞,不是跳崖;不是异能,没有飞升;不是他杀,不是意外,更没有敌敌畏。他就是睡了那么一觉,然后睁开眼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是梦,还是转生,他不敢确定。

    他不想这是梦,是转生,他想回去。

    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每天辛劳而勤奋的工作着。他和大部分人一样,在rì子里摸摸索索,跌跌撞撞地走着。有悲伤,有快乐,有泪水,有笑语,然后,随着岁月流逝,渐渐地一个一个别了旧时的朋友、玩伴,从孩童变为少年再变为青年。

    可余诺从来都觉得很幸福,即使有些人来了,又离开了,可他有着他的家人,还有几个不错朋友,这让他很满足。

    余诺很喜欢那个世界,并着那样的生活,从来没想过会离开那个世界,还是这么的莫名奇妙。

    余诺自清晨入城以来,就在城里游,他找不到导演,更借不到电话,找不到回家的路。城里的人好奇怪,好多古装人,但也许影视城就是这样,有些旅游景点不是都这样吗?虽然他心里开始惊恐,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可他还是不相信,这么扯淡的事你叫他怎么相信?

    直到中午下了一场雨,他在小巷旁屋檐积水中看到了自己。那不是自己,怎么可能是自己,怎么能是自己?

    所以他开始骂娘,一遍又一遍,直到骂累了才坐了下来,思考了很多事,无比的迷茫占据了他的整个心。

    余诺不知道要何去何从,肚中的饥饿感又一阵一阵袭向脑中,他开始烦恼,烦恼温饱问题。

    别人穿越转生都可以开挂的呀,金钱无数,美女无数,战斗无敌,满血满蓝原地复活怎么都死不去。我穿越就这般寒酸,这般凄凉,竟然比孤儿还可怜?连肚子都填不饱,想找个朋友噌下饭都没有?

    肚中的饥饿感又上心头,这让余诺很苦恼,这让余诺很愤怒,很不甘,很想骂娘,于是他又开始站起来骂娘。

    一少年,二肠,三四五六话语,问候七八位老娘,已九回,还余十次。

    cháo城有雨,雨中有屋,屋下有少年,在问候。

    声声问候。

    。。。。。。

    。。。。。。

    南方的夏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暮sèyù来时分,满天yīn霾早已消失不见,天空不再得泛着蓝光,已近淤青sè,西边那只余一半的夕阳仍不肯散尽余,烤得周边云朵仿若那烧红的铁块,层层叠叠,似在天边开出花来。

    小巷边,屋檐下,那片雨帘早已不见,只余雨后的蛙鸣声、蝉叫声声声欢愉,不知何处来。

    雨后的微风温润而清凉,被狭窄的小巷一速,更是疾弛而上,带起了漫天的草木泥土香,袭至屋檐下,落于余诺的脸庞上,几丝发丝随风漾而起,久久不平息。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淡淡。正是余诺此时的心写照。

    这风好生清凉,好生冷清,好生凄凉,吹得余诺肚中苦水才上心头又上眉头,这满腔茫然,满腔苦水,怎能将息?怎可将息?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愁那何去何从,愁那何时归了,又愁那万一,怎度余生?

    换做任何一个平常人突然莫名奇妙就换了幅模样,换了个地方,换了次人生,没有家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房没地没钱更没份恐怕早已崩溃,余诺是平常人,所以他也已将近崩溃。

    有人不知何处来,停至屋檐下,与余诺隔巷相望。

    那人已是花甲之年,满头白发中搀杂着缪缪几根黑发,他的衣服肮脏而破烂,他的脸也并不干净,但最少比余诺干净。从他那手中已有缺口的破碗不难看出,他的职业是乞丐,一个老乞丐,一个停在余诺对面的老乞丐。

    人在将近崩溃时,突然看到希望便会像那落水将死之人一般突然看到稻草,不管那稻草会不会能不能挽救自己的生命都会紧紧抓住不放,那种况下不会也不能思考更多东西,只能抓住希望,而余诺认为老丐就是他的希望。

    余诺认为自己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不能像东方玄幻那些主角那般开挂,那般人品无敌,金钱无数,美女投怀送抱,满血满蓝原地复活,但既然老天把自己弄来这个地方,总该给自己些什么,没道理就这样毫无道理的就虐他呀,这太蛮不讲理了,所以他认为这老丐就是他的希望,老天给的希望。

    余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人生,所以他双眼发亮的望向老丐,那眼神就象一个蹲了几十年监牢的人突然看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脱光了衣服站在他的面前。

    对巷屋檐下,老丐手里正拿着自己讨来的馒头,将吃未吃之际,突然发现对面有一小乞丐正用炽烈的眼光盯着他,他可以肯定那眼神盯的不是他,而是他手中的馒头。

    他只是一个老乞丐,cháo城中的一个老乞丐。他当然有他的故事,只是那故事属于他自己,每个人都应该有着自己的故事。他怎么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真的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是老人,一个没儿没女的老人,一个垂幕之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又是会暴尸何地的老人,人们对于老人总算还是有同心的,他还不至于现在就饿死,当然他很不喜欢那些总是用石块丢他的小孩们,还有那以欺负他为乐的城中无赖。

    余诺现在看起来很像无赖,乞丐中的无赖,所以老乞丐毫不犹豫的把馒头藏于怀里的衣物中,转准备离去。

    余诺好不容易看到希望,老天给他的希望,怎容希望轻易离去。

    赶忙上前拦道∶“高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说完便眼巴巴的望着那老乞丐,心里却暗自纳闷∶“这也太不主动了,按照剧需要他不是应该主动地说我是那千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么?然后拿出易筋经、九阳神功、如来神掌、葵花宝典等武功秘籍吗?”

    那老乞丐见那无赖果然不肯让自己离去,心里道∶“还问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忘了什么?不就是想要那馒头?”在确认自己无法离去后,只有百般不愿地把馒头拿出来,说道∶“我只剩这个馒头了,你放我离开吧。”老乞丐只想离开,只盼余诺不会像城中那些无赖一样,只是想刁难自己,把自己当乐子。

    余诺有些怔住了,其实他一直都不相信什么奇迹,什么奇遇这些事,他认为那些只是童话故事里的节。可他在看到希望的况下连番绝望,现在好不容易看到希望,他不想再迎来绝望,他不想要这样恶xìng循环的绪,所以他只好选择天真一点点,童话一点点,可是,现在,他清醒了,果然生活不是小说,不是童话啊。

    余诺是多么盼望那乞丐如自己所想,多么盼望自己能糊涂一些,不要那么清醒。

    既然清醒,又何必天真,何必奢望,何必浪费语言?所以余诺不再理会那老乞丐,只是叹道∶“还是得面对现实啊…”

    眼神豪无焦距的转便离去,不知要到那何处去。

    有风卷起被那场急雨打落的红花绿叶,卷向那小巷的尽头,卷向那未知的时空深渊。

重要声明:小说《天堂远不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