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拖出去斩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梦回大秦
    薛晓月使劲的摇了摇头,这才使自己清醒了不少,接着迈步继续向夜央(殿diàn)里走去。%&*";

    来到用膳的长桌,薛晓月一眼就看到柔夫人坐在了原本是她的位置上,正和陛下谈笑着。

    秦王仿佛没有看到薛晓月似地,只是温柔的和柔夫人说着话,逗得柔夫人咯咯(娇jiāo)笑不已。

    薛晓月压下心中的烦躁,慢慢的上前行礼道:“大王吉祥。”

    声音平板毫无感(情qíng),仿佛这一切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秦王眉头悄悄的皱了一下,不过很快舒展了开来,说道:“还愣着做什么,伺候孤王和(爱ài)妃用膳吧。”

    “喏。”薛晓月再次欠了欠(身shēn)子,来到了秦王和柔夫人的(身shēn)边,开始伺候他们。

    一个时辰下来,薛晓月感觉腰酸背痛,而整个过程秦王和柔夫人一边吃着,一边调笑着,只是累坏了薛晓月,一直弯着腰伺候他们。

    “美人,今晚就留在夜央(殿diàn)吧。”秦王见薛晓月仿佛毫不在意的样子,决定狠狠的加一把火。

    柔夫人一听,正中她的下怀,连忙欣喜的说道:“谢大王。”

    一旁的薛晓月一听,就是一呆,有多久大王没有招幸夫人们了,久到她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嘴角再次露出一个苦笑,心开始慢慢的犯疼,看来她真的有点无可救药了。

    夜晚降临的时候,宫中点起了灯火,薛晓月一直静静的坐在亭子里出神,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喜忧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大王那里正等着你去伺候呢。i^”一个声音打破了薛晓月的沉思,薛晓月抬头看去,正是秦王(身shēn)边的赵高。

    “哦,我这就去。”要来的总是逃不过的,虽然她真的很不愿意面对,但是有时候你还真不得不面对。

    临近夜央(殿diàn),就从里面传来欢声笑语,薛晓月好奇,什么时候开始,秦王的生活也过得这么糜烂了。

    陛下和柔夫人调笑了一会,最后吩咐众人可以退下了,薛晓月翻了翻白眼,她刚回来就可以走了,感(情qíng)他就是为了让她来看上一眼。

    正打算离开,秦王慵懒的声音从内室传来,低哑着嗓子说:“喜忧,你留下值夜。”

    值夜?薛晓月一愣,她啥时候值过夜了,那家伙是不是有心耍她啊。

    不过谁叫人家是大王呢,就是有心耍她,她也得听啊。

    “喏。”于是,她就安安分分的站好,开始值夜。

    此时的夜央(殿diàn)里除了薛晓月之外,就只剩下秦王和柔夫人,这静下来的宫(殿diàn),什么声音都变得很是清晰。

    薛晓月尴尬的站在那里,听着两人的私房悄悄话,真是恨不得死了算了。

    “大王,你真坏~~~”柔夫人嗲声嗲气的说道,惹的薛晓月浑(身shēn)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坏?你喜欢吗?”秦王的声音透着邪魅,可谓坏气十足。

    “呵呵,喜欢,妾(身shēn)当然喜欢!”站在一旁的薛晓月想,这厮还真是一个奔放的主。

    就在薛晓月胡思乱想的时候,秦王又开口了:“美人,你真是太可(爱ài)了!”

    额额额~~~薛晓月顿时感觉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主啊,让这个夜晚快点过去吧。

    柔夫人轻笑了两声,接下来却没有声音了,薛晓月正好奇,里面却传来了很是(日rì)(爱ài)(日rì)未的声音。

    “啊。。。大王轻点。”柔夫人细声说道,声音充满了喜悦。

    而回答她的是某人的沉默,此时某人相当的恼火,都过了这么久了,薛晓月一点反应也没有,让他不得不怀疑赵高想的破计策有没有效果。

    就在秦王心烦意乱的时候,薛晓月也听到了柔夫人(娇jiāo)嗔的声音,浑(身shēn)一僵,心里开始反酸。

    早已没有了看好戏的心(情qíng),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眼中满是(爱ài)上,雾水渐渐的蒙上双眼。

    心越来越痛,越来越痛,薛晓月不知不觉的捂上了自己的(胸xiōng)口,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不过她还是紧咬着自己的唇角,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这是她为自己保持的唯一的一点点尊严。

    “大王,你弄痛妾(身shēn)啦。”

    “大王,妾(身shēn)(爱ài)你。”

    “大王。。。大王。。。”

    耳边是柔夫人喋喋不休的声音,薛晓月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头也越来越晕。

    扑通一声,薛晓月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尽管这声音很小,但是陛下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把赖在自己(身shēn)上的女人推开,疾步向薛晓月倒地的地方走去。

    “大王你。。。”柔夫人不解,眼中柔(情qíng)不减,一脸的莫名。

    秦王翻过薛晓月的(身shēn)子,一见她满脸的泪痕,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心里就是狠狠的一抽。

    “御医,来人,宣御医!”秦王着急的向门外大吼,一直候在外面的赵高一听声音不对,马上跑了进来。

    “大王,发生什么事了?”

    “快去宣御医!”此时秦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目光狠狠的瞪着赵高,额头青筋凸起,残暴的本(性xìng)渐渐的崭露头角。

    赵高目光下落,就看到了秦王怀里昏迷的(身shēn)影,心里一颤,再也不敢耽搁,慌忙起(身shēn)向夜央(殿diàn)外跑去。

    完了完了,这姑娘要是出个什么事(情qíng),他的命也就没有了。

    老天保佑,老天真的要保佑他赵高啊。

    “大王,这是怎么啦?”这时候柔夫人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企图沟银秦王。

    陛下的眉头一皱,心里很是烦躁,对着柔夫人怒吼了一声,滚!

    柔夫人一愣,她不相信前一刻还温声软语的大王,后一刻会这么对她,于是她不放弃的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媚的笑容,上前抱住秦王(娇jiāo)嗔道:“大王,你怎么可以这么大声的呵斥妾(身shēn),妾(身shēn)会吓坏的。”

    该死!陛下心里低咒了一声,真是给点颜色她就开起染坊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是你自寻死路,怪不得他了。

    只见陛下眼睛危险的一眯,大叫道:“来人啊,把这个女人给我拖下去斩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回大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