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生气 了

    回到第一人称

    “少……少爷”我连忙收起手机“少爷,有……有什么事吗?”我顶着笑容,那是笑啊?快哭出来了啊

    “说,那个人是谁?”枫咄咄人,我一不小心说了出来:“林浩”

    “林浩,哼?没品位”说完回到了他的房间里,重重的将门一带

    …………………………………………

    怎么拉?我做了什么错事吗?干嘛啊,干嘛生气啊

    哼哼

    ########################

    寄儿向我走过来“婼儿,你竟然没有死啊!上回……有个叫喜的女仆就是因为坐了沙发~结果,被少爷给‘杀’了,哎呀,你都不知道我都担心你啊”

    “真的?”我有些不信,沙发而已啊,有那么严重吗?难道刚刚他是因为我做了他的沙发才生气的吗!好小气啊!!呜呜

    “恩恩”寄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是吧!完了完了,那又怎么办啊!”我有些担心,要是他把我杀了,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怎么办,那不是死不瞑目,还有妈妈……不能,要是我死了,妈妈怎么办啊,还有至今也没有找到的哥哥,还有我的林浩哥哥,还有到底我爸爸是真死了还是妈妈骗我的呢?靠靠靠!少爷啊!我还不想死啊~

    “应该没事了吧?少爷要是杀你,刚刚就不会那样了……”寄儿忖思的想着刚刚发生的画面

    “什么叫应该啊!寄儿,当时……那个喜什么的,是怎么死的啊”我又开始自己吓自己了,不是吧!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毁了她的纯真在把她杀了?还是说72个刑法?或者干脆一点的:直接死……

    “不是少爷杀的,是少爷的手下把她的脖子一拧,就……哎呀,就不要说了,吓死人的”寄儿似乎很反感

    “那……那人现在在哪?”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样一个问题,希望那人已经归天了,哈哈~那自己就死不了了,不对要是有更残忍的怎么办!哇呜呜~不是吧,这么可以啊

    “还在美国,没有回来”寄儿淡淡的说道,似乎很不在意

    “真的?”当时我心里没有知觉了,麻木了

    “恩恩,对了,婼儿我劝你,今天最好不要理少爷,不然,我就只能给你准备棺材了……还有,今天明天欧阳家似乎都有人要来访,这两天做事要小心点,再则,那个……你今天就先睡在客厅吧!因为,少爷没有安排你的具体位置,我也不敢乱安排,不然你就只能给我安排棺材了……若是客厅睡不惯就到后院睡,后院虽然有些冷,但是客厅你也只能睡在地板上,所以你还是在后院睡吧,我会给你拿一些被子的”寄儿拉起我的手,慢慢,解释到

    “恩恩,我知道了,哎~”婼儿看看少爷的门,还紧闭着,少爷他……生气了吗?

    过了许久,枫出来了,婼儿呢?在厨房里做菜呢,枫看了看寄儿,她正在忙活着为枫·晨曦·星辰选举新一代女仆,每年的3月20号都要选举一次女佣,9月6号删除一些女仆,12月21号贡献一些给比较有钱的人家……

    菜都做好了,我盘一盘的把他们端了出来,有些烫,可是寄儿说少爷讨厌他吃东西的盘子的边上有一些别的东西的气味,我放下一盘菜,就摸摸自己的耳朵,这是妈妈教我的,她说:烫手后摸的是耳垂而并非耳朵。耳垂几乎全是脂肪组织,毛细血管最少,它处于血管末梢部位,因此耳垂的温度要比正常的体温要低一点,加上耳朵处于体暴露部位,接触空气的面积比较大,所以量很容易散发,传导也比较好。被烫过以后,手会直接变,人们下意识地摸一下耳垂,可以将量传给耳垂,来缓解手部被烫伤后的疼痛感觉。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版冷殿下的淘气乖女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