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五十章

    今晚的夜很长,状况也很多.

    让她去哪里找衣服朋友那种东西她也没有,谁也不能否认钱的确是万能的.可是她没带钱.

    渐深的夜带了点点凉意,佐藤蝶兮烦恼的措措□在外的手臂,看来要快点,那个少年.....还光着子呢!

    [欢迎光临!海尚酒吧!]门口的服务员机械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一路走来不是酒吧就是KTV,不是KTV就是电玩场.看来这一带都是玩乐场所,商城在哪里呢

    佐藤蝶兮看着眼前的态度温和地少年,试想着要不要向他借衣服.

    待少年看清少女的样子,呆愣了半晌,害羞地错开眼,

    [AneglaBaby小姐请跟我来!]作了个邀请的姿势,然后侧开一个人的距离,领先两步,向里走去.

    道明寺少爷和自家少爷这几天为了寻找眼前的小姐可是耗尽了精力,都没有结果,没想到被自己遇到了,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佐藤蝶兮正准备开口借衣服,就被少年打断,看着自说自话领先自己两步的少年,顿了顿,跟了过去.

    酒吧,自己还是第一次进呢!明显不适合这个场所的装扮很快引起了人的注意,来这种放纵玩乐的场所的人大家相互都已熟悉,突然出现一个新面孔,当然很快引起人的关注.

    大家过于切地目光让佐藤蝶兮很不喜欢,她不喜欢别人过度的注视,尤其是现在,很不喜欢.

    疾步赶上前面带路的少年,在少年疑惑的眼神开口,

    [可不可以............]左手手臂被大手钳住,一个强劲的拉力,被拉入了强壮的怀抱.

    赤着脚没有任何垫底的佐藤蝶兮只到男人的脯.腰肢被有力的手臂紧紧圈住,大掌稳稳按住自己的后脑勺,佐藤蝶兮顿时闷了.

    而这个让佐藤蝶兮郁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找了她整整三天的道明寺司.大少爷本意来酒吧是散心解闷的,没想到来了之后觉得更是无聊至极,抛下F3准备离去的道明寺刚出包间就看到背对着他的女人,虽然相识只是几天,但那样的影已印入自己的眼里,再次见到她随之而来的不仅是漫天的惊喜还有害怕她会再次不见,就像那天在医院说好的那样,说会乖乖等自己回来,可是等待自己的是寻找不到的害怕担心.

    双手不受控制的扯她入怀,紧紧地圈住.

    不用看也知道现在大家看她就像是在看怪物.对气息特别敏感的佐藤蝶兮在被拉入怀里的瞬间就已知道是谁了.她不担心在这里会被拍到,道明寺会去的场所必是特级高级场所.很奇怪警惕心很高的自己为什么没能闪开,难道自己的警惕心随着力量的流失也降低了

    正考虑要不要推开的佐藤蝶兮一个踉跄,被道明寺拖拉着向前.赤着脚走了很长路的佐藤蝶兮脚已经开始不听使唤,踉踉跄跄地被道明寺拖着向前,大少爷猛地踢开一个包间的门,大步拖着佐藤蝶兮跨了进去.

    [阿司啊!谁惹你了]美作头抬也不抬不在意地问.这几天大少爷也不知道破坏了多少东西,门只是小GASE.他们已经麻木了的说.

    不仅美作,西门,花泽也各玩各的,眼神都不给一个.

    道明寺愤怒地甩开被自己扯进来的女人的手臂.佐藤蝶兮踉跄地倒退了几步,手自然覆上被扯痛地手臂,皱眉抬头不满的看着道明寺,而道明寺黑亮的眼睛此时更像要喷出火似的,两人就这样瞪着对方,毫不退让.

    最后还是佐藤蝶兮先败下阵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道明寺,佐藤蝶兮有些心虚,错开眼睛,有点弱弱地开口,

    [你瞪我做什么]

    是她做错了吗因为发现他在担心自己,所以觉得自己错了不说一声就走掉,她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

    听到声音的美作西门花泽猛地抬头,就看到他们找了三天的少女就站在距离阿司三步之遥的地方,美丽的长发有些凌乱,月色的明眸闪躲不停就是不肯看阿司.

    [你居然问我瞪你做什么]道明寺上前吼出一声.佐藤蝶兮反地后退一步.他真的很生气,因为自己吗

    [你给本少爷说清楚,你这三天跑去哪里了为什么都找不到你]道明寺不断地上前,得佐藤蝶兮不得不连续后退.

    [回家了啊!]糟了,道明寺似乎真的很生气.佐藤蝶兮裂开一个讨好地笑.

    [是吗可是佐藤家的人说他们的大小姐没有回去哎!]西门开心的看着少女嘴边的笑变得僵硬.谁叫她让他们这三天活在阿司的底气压下,现在也让她尝试一下阿司无敌的火爆脾气.

    该死的西门总儿郎!佐藤蝶兮扭头狠狠瞪了西门一眼,转首慌忙对道明寺笑着摇手,

    [道明...阿司,我真的回家了!你要相信我.]

    转眼笑脸没有,对着西门撇嘴道,

    [法律没规定我一定要回本家啊!]

    [何况...本小姐可没有像某某人有在外留宿的习惯呢!]佐藤蝶兮意有所指的道.

    [扑哧!]实在是太可了,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可是....也太不乖了,总是逃跑怎么行呢美作笑着晃晃手中的红酒,轻呡一口.

    西门僵硬地推推眼镜.是人都知道她说的某某人是谁.

    道明寺见佐藤蝶兮又无视自己,更加怒火难当.一把擒住这个扰人心女人的肩,自己那么拼命的找她,可她却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别...别..别激动啊 !阿司!]感觉道明寺绪波动的佐藤蝶兮慌忙安抚这头暴躁的狮子.

    [我-很-生-气!]带着愤怒的字一个一个从牙缝里蹦出来.

    [看得出来!但是我真的回家了,只是你没有找得到而已,所以....不怪我的!]佐藤蝶兮双手抵着道明寺,推拒着.

    [不怪你难道怪本少爷吗是谁说要乖乖等我回来的回哪个家了本还有本少爷找不到的地方吗]

    [寺庙!]

    [寺..寺庙]

    [嗯!我一直都在那里!]按下道明寺的手,无辜的耸耸肩.皱眉移步到沙发边坐下,她的脚...好疼啊!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真是够呛!

    细心的花泽注意到佐藤蝶兮有点奇怪的走路姿势,虽然只有几步,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

    [你光着脚.]淡漠的语气听不出是何意.

    [忘记穿了.]懊恼地皱皱眉.

    [干嘛都这样看着我]奇怪的眼神.经不过沙发的惑,半靠着.今天,真的好累.

    [喂你都干嘛去了]这么累得样子道明寺凶巴巴地问.

    [走了很多很多的路!]佐藤蝶兮眯着眼呢喃.

    [光着脚]美作不悦地看着她眉间的倦怠.

    [嗯~走的慌忙,忘记了.]只见少女闭着眼伸手摸过抱枕,将脸埋入柔软的棉里,闷闷的声音传来,[好后悔的说!]

    [对了,阿司你能够马上变出来一衣服吗]想起什么的佐藤突然站起来道.

    [高和你差不多,一样大的衣服有吗]

    [你要男人的衣服做什么]

    [到底有没有我很急的!]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好,这是原则.

    [不说就没有!]道明寺升生气的撇过头不去看她.

    [小孩子脾气!]撇撇嘴嘟囔道,

    [我撞见一个男孩衣服坏掉了,摊上我给他送衣服,他还在巷口等我呢!]

    [没事跑到巷口里干嘛]道明寺虽那么说,但也招手让人下去准备衣服.

    [谁想啊!又黑又脏,可是有人追着喊着要抓你,你不跑难道等着被抓啊!]

    [气死人了!我的脚肯定坏掉了!]生气地捶了下抱枕,弯下担心地检查自己的脚.

    [一直疼了很久!]

    [你这个笨蛋,谁让你不穿鞋乱跑的!]道明寺一听赶紧蹲下帮忙检查,[都磨了!]

    [谁追你]

    [哎]佐藤蝶兮抬头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美作,[不认识的人.]接着不在意地道,

    [想要抓我....要挟宫崎耀司,换取利益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