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本小姐的事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管的。”­

    ­

    平静无波的语调,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冷意。­

    ­

    她的骄傲,不是这些整做着灰姑娘梦幻想自己是天使还可以顺带拯救迷途羔羊的人可以侵犯、践踏的。­

    ­

    本田透绯红的唇微微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吐出一个字,满是失落地低下了头。­

    ­

    由希…由希的眼睛…自眼前少女出现后,就没在自己的上停留过,一刻都没有,哪怕…是说那句…看似维护她的话…­

    ­

    由希…由希…你知道你的眼睛正发生怎样的变化吗?­

    迷茫…执著…不舍…难以置信…­

    是啊!从这刻开始,她对由希你来说才是特别的,因为,她给由希你渴望已久的温暖。­

    心底莫名一阵恐慌,清晰地提醒着自己,再也不是由希你的唯一,你的特别。风,吹动着紫色的发轻抚着由希那比女孩还精致的脸颊,清澈明亮地紫眸映满少女绝美影。­

    隐隐作痛的腹部,告诉自己,她下手很重,对自己…完全没有想要手下留。他清楚,因为自己刚才的冒犯,她才这般对待自己。不过,他不后悔。那是他一直渴望的啊…­

    等待了15年,上帝终于听到了他的祈祷了吗?­

    “你在委屈什么?”清冷的语气,夹带着些好笑与不怀好意。­

    佐藤蝶兮双手环,微昂首,傲慢的姿静立在风中,双眸不离少女可纯美的脸蛋儿。­

    这样就沉浸在失落里了啊…呵?真是个敏感的孩子呢!不知,染上妒忌会是怎样的…­

    “刚才你说那个罐头是无辜的,是吗?”钳着笑意的眸子锁定不停闪躲棕色的明眸。­

    灰姑娘,你是在害怕我吗?­

    呵呵?没有足够的勇气哪里来的那个胆量来管别人的事,是因为每次遇到的人都好应付还是…已经习惯王子来为你解围?­

    她很好奇!心底止不住的讽意渐渐溢出眼眸。­

    “是…是的!”好可怕…明明是和自己一般大的女孩子,为什么她会有初见慊人先生那般感觉,那个晴不定的少年。­

    “那么…本小姐很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跟她谈什么无辜?呵?真是个笑话。­

    “诶?”本田透睁大眼睛不明白的看着似乎不善的佐藤蝶兮。­

    “呵呵…你不是说罐头是无辜的,指责本小姐不该扔了它吗?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食物…也是你无辜论中的那个‘无辜’的啊!”­

    少女似有似无地把玩自己前的长发,剔透地眼睛里面只有单纯的好奇,看不出丝毫的挑衅与针对。似乎从高傲具有攻击的女王瞬间变成容易亲近的邻家女孩。可是就因为这样,才会让她更加尴尬,难堪。­

    本田透羞愤的涨红了脸,却无言以对。­

    “啊~还以为你只是呼吸空气就可以活下来,原来也不是这样的嘛…”­

    ­

    “够了!”­

    ­

    话音未落,就被一声打断,轻柔却坚定。­

    佐藤蝶兮移目,不悦地看向旁边出声的男孩,淡紫的发,淡紫的眸,一张精致胜过少女的脸,脾温柔不失坚定,是个优秀的男孩。呵~可是为什么愚蠢到选择跟她作对去维护她讨厌的女孩呢!­

    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轻笑,移步,在男孩面前站定,倾,猛地钳住男孩尖尖地下巴,微眯地月眸泛着冷傲,­

    “少年,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

    就算是以前对自己要求严格的父亲,也没有这样对自己说过话。­

    她与生俱来的高贵典雅气质,让她曾一度很庆幸,即使是盛怒中的父亲不曾对自己说过一句重话。­

    在那个世界,自己七岁,就不会对人任。更加不会在自己不知深浅的人面前放肆。­

    本的小孩,果真单纯的紧呐!­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不能忍受别人的挑衅与冒犯。­

    钳着下巴的纤指越发收紧,快意地看着少年痛苦地蹙起眉。­

    她生气了,他知道,可他不愿真的与她争风相对,只能忍痛垂下眼,但愿她不再生小透的气。一直以来,他都是害怕异的接触,害怕自己的秘密被撞破,害怕因为自己的不同而被人排挤。第一次,那么渴望一个人的靠近,然而,她也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走近自己,近到他甚至可以看清她朱唇上微不可见的唇纹。­

    “由希…”为什么不反抗反而放任她这样抓痛呢?本田透一脸复杂地看着垂眼蹙眉的由希弱弱地开口道。明明是为了自己才会得罪她的,可又为什么对她特别…­

    “由~希?”佐藤蝶兮疑惑地敛下眼睑,思索了片刻,心底便有了答案,­

    “草摩家的?草摩由希?”­

    看了女孩的表蝶兮就知道被她说对了。­

    “真是看走眼了呢!”佐藤蝶兮满目讥讽,不屑地收回钳着草摩由希的手。­

    她竟然夸赞一个逃避黑暗渴望救赎企图背叛那个为了草摩家而一直活在炼狱中的少年的人为优秀?真是天大的笑话。佐藤蝶兮别有深意地睨了眼前一儒雅温柔之气的草摩由希一眼,而后决然转离去,­

    她不会让这个背叛那个少年的人得到所谓的救赎的。绝对不会!­

    “我是草摩由希!”回过神来的由希朝着佐藤蝶兮大喊。­

    ­

    “我是佐藤蝶兮,从今天起,她会是令你们痛苦的存在!”­

    佐藤蝶兮驻足没有犹豫说出自己这一世的名字。­

    不仅仅是你草摩由希而已,是所有企图背叛他的人。在她的眼里,懦弱逃避甚至愚蠢地渴望被所谓的天使救赎的人,都不配得到传说中的幸福。­

    那个嬴弱却又极端的少年,如果知道连臣子都背弃他的话,他会崩溃的。很难相信如今的自己也会怜惜一个甚至没有见过面的少年。对草摩慊人的怜惜,从那个世界延续到了这个世界。­

    人们看到了慊人对由希的控制与暴力,可是却看不到慊人掩藏在那之下的绝望与无助。他是草摩家的神,可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不像自己这般理智,选择了让大家痛苦却让自己更加疼痛不堪这条艰难的路。既然上天让自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草摩慊人这个少年的存在,那么,她必将会抹去他的孤寂与痛苦。­

    她以佐藤家的名义起誓,她佐藤蝶兮--定会做到。­

    绝尘的影消失在拐弯处,徒留下那句仿若对他们今后生活的预言。­

    对于佐藤蝶兮最后的话,本田透没有放在心上。虽说一开始,她也有被这个差不多和她同龄的女孩好像是预言的话吓倒。­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由希一时不明白哪里出错了,以至于让她说出这样的话。­

    草摩由希怔忡地看着消失在拐角处的影,久久才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