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感觉到后的阻力,已转离去的佐藤蝶兮下意识地侧目,不晓撞到那双抬头看着自己的琥珀,里面隐约滑动着孩子气的期待,顿时让自己的心温暖如。­

    她想~龙马之所以表现的这样含蓄,是想让她自己想起,而不是看到他的提醒吧!­

    蓦地觉得有些好笑,有些可,想想过往,龙马还是第一次这样含蓄呢!偶尔意外也会为她带来惊喜呢,也许…意外也不是那么讨厌。­

    柔柔地笑意自完美的唇边漾开,甚至连眼帘也染上了那份淡淡地轻柔,注入温暖与怜地月眸霎时间美不知方物,目光一直投在蝶兮上的不二不怔了怔,或许…对于越前…这样的笑…才是发自内心…真实的…­

    众人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少女动作温柔地取下少年头上白色的帽子,优雅地用握着芬达罐头的左手食指勾住帽尾,右手自然地敷上少年墨绿的发,亲昵地揉了揉,俯下满是宠溺口吻道,­

    “呐~龙马果然还是孩子呢~”­

    今天地姐姐…不一样,龙马出神看着那双异常温柔的眼睛,他好喜欢这样的姐姐…­

    龙马心里很明白,姐姐现在很开心,而且是因为自己才这么开心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不过…他很想…很想…留住这样只因自己这样温柔的姐姐…­

    时间好像…就这样因为少年出神的相望与少女的奇异的温柔而停止,球场内一片静谧,就连不知什么时候独自跑去训练的海棠薰也停下手中的击球,静观着那副出奇美好、和谐的画面。

    手冢国光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等候。­

    真正让自己驻足的,是因为少女眼中那抹流动闪烁地温暖,还有那副…虽然高差别甚大却甚是美好的亲密。­

    心里不谓叹,十年来的夜相伴,意外的是龙马依然还会因为自己笑容举动出神,次数不减反而渐增。­

    真是可嗫~大大的猫眼…这样毫不设防的看着你,像个初生的孩子,让她心生怜。­

    看到少女揉着少年柔软头发的手缓缓滑动到少年上仰的脑后,围观者的心不由得‘咻’的一下提到半空中,少女接下来的动作是…好…是托住,众人不屏息,瞪大眼睛…­

    原来…每天早晨送龙马出门给他祝福加油而亲吻他的额头已经不是自己的习惯了…而是龙马他…已经习惯了…如同已是刻在体上的印迹…体的反应有时候比思想来的更快,就像是刚才…在龙马想到时却已经拉住了自己…­

    这样…真好呢…­

    准备如同往常一样给龙马一个祝福吻已经俯着低下头的佐藤蝶兮突然停了下来,­

    围观者的心一下子‘啪’的一声,从半空中摔了下来,有的人是可惜,没看到自己预想的,而有的人是庆幸,拧着的心放了下来…­

    佐藤蝶兮眼神忽地暗了暗,刻在体上的记忆吗…­

    佐藤蝶兮握着芬达勾住帽尾的手臂蓦地穿过后面揽住龙马瘦弱的肩…­

    随着少女的动作,众人的心不又提了起来…有期待的…有紧张的…也有纠结的…­

    少女抚弄墨绿发的手滑到少年精致的脸蛋上,轻轻磨蹭了两下,接着…滑向少年尖尖的下巴…轻轻抬起…­

    ­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龙马是她的,任何人都别想企图夺走…她用心血供养的…温暖…­

    嫣红的唇勾勒出绝美的弧度,缓缓朝少年同样嫣红却是薄薄地唇坚定的压下,­

    龙马顿时觉的脑中‘轰’地一声塌了,闹哄哄的,无法思考,只有自己唇上那片凉意好像是瞬间被放大了好几百倍。­

    不去理睬周围的目光,停顿不过三秒,朱唇滑向龙马的耳边,轻轻低吟道,­

    “加油啊!龙马!”即变是姐弟,关系再好,感再深,这样的举动…未免也太过亲密了…不二的猛地睁开眼睛,她是不懂还是…故意的…­

    越前的反应…也有些奇怪…­

    无视他人的眼神,笑容可掬地退后一步,举手为龙马扣上帽子,­

    顺手轻轻刮了下他的鼻子,不急不缓道,“我不会走开的,就在外面不远处!等你结束部活后,一起回家!”­

    亲昵的举动与言语奇异地安抚了越前龙马此刻翻腾的思绪与杂乱无章的心跳,脸上灼的温度让他没来由的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胡乱的点了点,压低帽檐,匆匆应了一声。­

    “太大意了!”­

    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自两人耳边想起,­

    “呵呵~是吗?下次…我们会注意的!”­

    姐姐…想叫出口,却没有办法真的发出声。­

    佐藤蝶兮看着手冢国光,悄悄地打量着。这个人…还蛮细心体贴的。他应该是听到自己说出去等龙马,才没有直接过来赶自己走而是在一旁等她自己出去。盛满笑意的眸子撇了侧龙马一眼,一本正经道了句。­

    听到这句‘下次会注意的”龙马不安的抬头看着佐藤蝶兮,触及她认真的眸子却又慌乱地低下头。­

    显然,这句话的意思,在龙马看来,是他的姐姐再也不会对他做出这样的举动。­

    然而,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就成了下次他们还会这样,只是会避着他们做。越前龙马慌乱的低头也被他们看成是害羞的低下头。­

    佐藤蝶兮不知道的是她一句模棱两可暧昧不清的话搅的两方人都不安。­

    ­

    “那么…龙马就拜托你了,先告辞了!”­

    佐藤蝶兮拍拍龙马的头,疏远却又不失礼节道。不等手冢回应转就走。­

    “等一下!”西园寺清凝急忙冲到佐藤蝶兮面前拦住,张口就问,­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佐藤蝶兮拧眉看着突然冲出来挡住自己的女孩,虽是不悦,但还是平静道,­

    “问吧!”­

    “你知道穿越吗?”西园寺清凝屏住呼吸一脸紧张地盯着佐藤蝶兮。­

    果然呐…只是被一时绪支配的生物。­

    尽管心里思绪万千,面上还是风平浪静,只是眼底透出丝疑惑不解,嘴里还好奇地问,­

    “穿越?那是什么?”­

    ­

    轻蔑地看着对面女孩放下警惕,露出轻松放心的笑容。­

    ­

    “哦…没什么啊!哈哈!随便问问而已!”西园寺敷衍的回了句,便不再理她!­

    果然不是穿越来的。不过…还是得尽快解决掉!她的长相太过妖孽,对自己的威胁太大。刚才龙马竟然不拒绝让她给占了便宜。虽然是姐弟,可是也不能亲嘴啊,都这么大了!这样做也太奇怪了。他们两个…不会有JQ吧!­

    她也是从那边过来的,那自己从那边偷渡过来的歌曲…她听过吗?­

    佐藤蝶兮低下的眼帘紧了紧,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麻烦。她应该还没听过自己唱的歌曲,至于她知不知道…那就要探下了…­

    ­

    “你知道《Last Picec》吗?”­

    ­

    真的是她?AngelaBaby?­

    ­

    “《最后一步》?是什么?”­

    西园寺清凝抬头迷茫问道。­

    ­

    “是一首歌!”语气平静无波。­

    原来…是自己多虑了。­

    ­

    “好听吗?”­

    她从来不听歌,吵死了。她最喜欢躺在上安静的看她的小说,有时候兴致高的话,还准备些零食。­

    ­

    “大概吧!”­

    ­

    “你怎么可以没听过《Last Picec》?那可是我们本收听率第一的歌曲,你怎么可以不知道?”菊丸突然从休息椅上蹿起来,冲到西园寺面前一顿大喊,­

    ­

    “你别听她的话,大家都很喜欢你唱的歌,真的,菊丸最喜欢AngelaBaby了!”­

    佐藤蝶兮看着正手忙脚乱急着安慰自己的菊丸英二,顿时懵了!­

    ­

    “真的有很多人喜欢你!喜欢听你唱的歌。只是你不出专辑,不出出现公众面前,所以只有上网的人才知道你。所以…并不是你不好。”­

    。。。。。。。­

    自己有表现的很伤心难过吗?­

    ­

    AngelaBaby?不二秀气的眉轻蹙,几天前由美子姐姐看的报纸娱乐版头条好像就是关于AngelaBaby绯闻的!由美子姐姐还直呼她和那个男人很配!­

    感生活好像很乱呐~不过…英二的反应才是该他担心的。­

    ­

    “呵~你真可!”佐藤蝶兮摸摸不安动来动去菊丸翘起的发,安抚道。迹部的发梢好像也是像这样卷起的,除了这点,他和菊丸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对于菊丸说的没有作任何正面回应。毕竟被人称呼自己讨厌的名词,并不是一件好的事。­

    焦躁急于安慰佐藤蝶兮菊丸渐渐安静下来。­

    西园寺清凝则被莫名其妙的指责弄得一头雾水,没听过那个Last Picec有那么最大恶极吗?­

    看着菊丸安静下来,佐藤蝶兮没有丝毫留恋的收回手绕过离开。­

    她是喜欢亲近单纯的人,但是更喜欢单纯只愿与她亲近也只让她亲近的人。­

    很可惜…菊丸英二不是。­

    “AngelaBaby?”­

    “我的名字…可不是AngelaBaby噢~”听到后的呼喊,佐藤蝶兮驻足不前,回首语气轻快道了句就再次举步离开。­

    “你明明就是她!”­

    “那可是别人起的名字呢…”可她不喜欢呢!这次她没有在停下来,径直离开了网球场。­

    真是孩子呢…菊丸英二!­

    “太大意了!全部绕场20圈!”­

    ­

    ­

    “手冢,我想起我还有事!明天部活我会补回来了!”站着不动的不二突然走到手冢面前,缓缓说道。话毕,不等手冢回应,就跟着离开了。­

    ­

    佐藤蝶兮极速走到无人的地方,神冰冷站在垃圾桶前,不屑地看着手中的那瓶东西。­

    龙马也会是你一瓶喝东西就能收买的吗?你把龙马当成什么了?竟然带着这种可耻的目的刻意接近,不能原谅…轻轻地举起手中的芬达重重地扔向垃圾桶…­

    “等一下…”看到站在垃圾桶前的少女不理睬自己,依然举手准备扔掉手中完好罐头的本田透撇下侧和她说着话的草摩由希快速向少女奔去,眼明手快的握住少女下扔的手,­

    ­

    “这瓶芬达还是好好的,扔掉不是太可惜了吗?”­

    ­

    佐藤蝶兮侧首面无表地睨了眼前莫名其妙阻挡自己的女生,不悦地转头看向垃圾桶的洞,瞄准使力--举手--下扔,­

    ­

    “咚!”罐头划了美丽的弧度准准落入垃圾桶。­

    确定那瓶东西无误落入垃圾桶,佐藤蝶兮满意的勾起嘴角,再次转首,却是满目讥讽的看着眼前愚蠢阻止自己的女生,­

    举手毫不怜惜的拍掉多管闲事抓着自己的手,­

    “本小姐并不觉得扔掉自己讨厌的东西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

    ­

    说完转举步往前走,她无法忍耐自己再对那张无辜又讨厌的脸,­

    ­

    “哎!你等一下啦!即使讨厌,也不能扔掉啊,它是无辜的啊…”­

    ­

    呐…真的很讨厌呢…佐藤蝶兮忍无可忍,驻足,既然你那么想做感化人的天使,那本小姐就看看你够不够诚意好了…佐藤蝶兮眼中戾气渐增,等待前来追上的人。­

    ­

    “啊~”­

    ­

    急于上前阻止佐藤蝶兮离开脚步慌乱的本田透忽地被自己的右脚绊了下,体失去平衡,向前扑去!­

    ­

    “小透?”追着本田透而来的草摩由兮惊呼道。­

    ­

    手敏捷的由希快速向本田透飞去…­

    听到声音的佐藤蝶兮一转还没来得及闪开就被扑过来的人压的体失去重心向后倒去…­

    她不能在让自己流血…灵力的大减多半和血液有关,不能再在这个时候出意外,佐藤蝶兮理智的想。垂下的手臂飞快握紧上人的腰肢,利用脚后跟和全用力的向上一转,变成她在上,那个女生在下,­

    ­

    即使不能完全不受连累,但她也不愿为那个活该的女生当垫。­

    ­

    意外的是,草摩由希伸手拯救本田透的刹那与佐藤蝶兮自保动作地瞬间悄然重合了,本来想要从后拉住本田透的手变成拉住突然翻在上的佐藤蝶兮的手臂。­

    ­

    握住在上人的手臂,用力的拉回,一百八十度的天旋地转,等待落地的佐藤蝶兮晕晕乎乎地落入草摩由希的怀中。­

    这个悄然重合的瞬间与刹那却打破了一切的平衡。。。。。。

    ­

    这个…就是女生的怀抱吗?淡淡好闻的香味中混合着丝丝的凉意。他还以为他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感受到女孩的怀抱,­

    环在女孩侧的手臂缓缓滑向腰间无意识的缩紧,母亲的怀抱又是怎样的?会有这么的舒服吗?草摩由希的下巴失神地磕在佐藤蝶兮的肩上,呆呆的出神。­

    ­

    “由希?”……­

    从地上爬起揉着受伤手肘的本田透惊奇地瞪大透亮的眼睛,不由得惊呼出声。­

    竟然没有变?这怎么…可能…­

    沉浸在怀抱温暖的草摩由希自然没有听到本田透的呼唤,但却惊醒了晕乎乎地佐藤蝶兮!­

    ­

    动了动体,示意他放开,虽然清楚他本意救的不是她,但,最后确实是她是好好的。­

    ­

    “放开!”该死的!他想勒死她吗?难受的开始挣扎。­

    ­

    感受到怀里的挣扎,努力想要留下温暖的草摩由希更是用力的拥紧。­

    ­

    “放开啊!”­

    这可是你自找的,不是没有提醒你。­

    她对于游戏之外的人耐心一向很有限。

    紧握的拳头卯足了力气挥向他的腹部。­

    失去理智的人果然只能用暴力解决。­

    “由希!”本田透慌张地跑到由希的边,焦急地就要替他检查伤势。 ­

    “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啊!”本田透一脸指责的抬头看着没有丝毫悔意的女生。­

    没有任何感的眼冷淡地看着弯腰捂住痛处的人,佐藤蝶兮漫不经心道,­

    “他抱的太用力,所以本小姐打了她!”­

    ­

    “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把由希打成这样?”本田透不可思议的拔高音量,天啊?他们遇到的到底是怎样女生啊?­

    ­

    “你的措词让本小姐很不满意,所以有必要纠正一下。不是本小姐要把他打成这样,是只有这样他才会松手,而且…貌似我在出手之前有提醒过他,让他放开,发生这样的事到底怪谁呢?” 佐藤蝶兮似笑非笑,满目嘲讽的斜睨着眼前富有正义感的却让她觉得无比讨厌的脸。­

    真的…真的很想破坏呢…这张让自己反感的脸…她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责怪自己…­

    “他是为了谁才这样的吗?如果本小姐没听错的话,那声‘小透’是叫你的吧!他是因为救你才会这样。如果不是你想做天使,想要多管闲事,却又没有能力自己跌倒,他又怎么会误打误撞抱错人呢?所以啊…这一切都怪你呢,没有能力却又喜欢做天使。你或许不知道呢,本小姐最厌恶就是天使这种物种,因为它们…虚伪的恶心。”­

    真的…真的很想破坏呢…这张让自己反感恶心的脸…她有什么资格指责责怪自己…­

    为什么做错事的人可以这么无辜?愚昧的人类不知道,很多时候…很多的事…无辜的做错比故意使坏更可恶…更伤人心!­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说过的本田透顿时呆住,不知道怎么反驳。­

    ­

    “小透不是这样的…”缓过气来的草摩由希出声辩驳。­

    ­

    “本小姐不需要也不想知道她是怎样的!”佐藤蝶兮转向草摩由希的月色眸子泛起清冷的光,而后又犀利道,­

    “再本小姐眼底,她只是被王子惯坏妄图做公主的灰姑娘。”­

    少女一白色衣裙,静立在两人眼前,粉白及尾的长发与雪色精致的头带在微风的扇动下缱绻缠绵,裙带浮动,神倨傲,居高临下斜睨着前面的男孩和女孩,宛若欧洲中古世纪的女王。­

    ­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