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下,安。”塞巴斯现出形,带着白色手的手放在前,恭敬的对着面前的少女微微曲了曲

    “有事”佐藤蝶兮挑挑眉,绕过塞巴斯,径自走到沙发前,随意的斜靠着手支着头,慵懒地睨着一燕尾装的塞巴斯蒂安,顿时媚态浑然天成。

    他应该早就来了,可她....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当下心一紧,是她的灵力出了问题,还是这位恶魔先生得‘恶作剧’——隐藏实力,伪装服从

    “塞巴斯想知道,下当时。。。。 为什么不召唤我请下告知!”

    塞巴斯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心底得疑惑。

    为什么宁愿受伤,也不愿召唤他

    她就。。。。。那么不信任他吗

    “当时”佐藤蝶兮不解地蹙起眉,他是什么意思

    “ 下被人强行抽血时,为什么不召唤塞巴斯”拼命压下心里的苦涩面无异色的看着斜靠在沙发上的主人。

    人类所谓的相信不过是愚蠢的表现,这是他几千年来的认知,从来没有改变动摇过.

    可.....现在他竟然想要得到一个人类女孩的信任,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

    “呵呵~塞巴斯想要知道”明知故问的语气。

    佐藤蝶兮戏笑着站起,踱步到塞巴斯前,抬眸看入那对殷红,深深地。。。。。

    这双眼睛的主人对自己进行了怎样的演出忠诚还是。。。。阳奉违想到这里,明亮的眼睛里霾一闪而过,快速到无人察觉.

    塞巴斯不知他的主人意为何,但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他想让她亲自为她解惑,这个困扰他的问题。

    “因为啊。。。。 见过本小姐狼狈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我亲的塞巴斯也想要这样吗”佐藤蝶兮踮起□的脚,伸出双臂圈住恶魔的颈,笑看着,温柔缱绻。

    少女特有的体香瞬间浸入自己的鼻间,一波又一波,杂带着她的微的如兰的吐气,塞巴斯顿时呼吸一滞,心猛地一颤,清明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强硬的理智也丝丝消失殆尽。

    这样的温柔的亲近,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期待盼望了多久

    “我舍不得呢~塞巴斯。。。。”缓缓地凑近他的耳边轻轻低喃,宛如人间的私

    轻柔似水的声音深深的蛊惑着塞巴斯得神经,到底哪个才是你是方才的天真无邪,灵,还是现在的邪肆冷媚,高深莫测他现在已分不清了,还是.....他从来都没有认清过

    “下.....哪个才是你”塞巴斯不由得失神喃喃道。

    哪个才是她真是有趣的问题。佐藤蝶兮轻笑着松开了环住塞巴斯的手臂,后退了半步,定定的看着他,月色的眸中有着浓浓的嘲讽,

    “怎么塞巴斯也被少女的纯净给迷惑了吗”时属于少女的纯净,不是她的.

    “还这是可惜呢,本小姐是怎样的人,为本小姐的执事的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还是......你在欺骗你自己”眸中的讽意更甚。

    “本小姐不过是满足大家的想法演绎出他们心底的影而已.”双臂环,不屑的勾起嘴角,还真是失望呢,恶魔竟然也渴望白色。

    “塞巴斯觉得这世界上有纯净这种东西吗”为恶魔的他竟然也会被白色所迷惑,路西法真是失败呢!

    她的执事似乎陷入了误区啊!不再看他,转走向窗前,轻闭上眼睛,享受着微风拂面。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塞巴斯不明白吗”半晌,才淡淡开口道。

    “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 ”不屑去做的事不代表她不会去做,一切随意而定。

    “为了让他失败的彻底,绝望的彻底,有些戏还是要做的。 ”佐藤蝶兮月眸中霎时迸狠锐利之光,轻挑的嘴角勾起了讽刺与不屑,

    “不仅是佐藤雅介,佐藤家的那些老东西们一个跑不掉。 本小姐可是很讨厌那些倚老卖老的家伙们,以一副长者的姿态出现在本小姐面前进行着他们虚伪令人作恶的演出,却不自知自己在本小姐面前不过是一只跳梁的小丑,真是愚蠢的可笑。 凭他们不配和本小姐一个姓氏。”

    塞巴斯怔怔的看着倚在窗前上位者姿态此时更是叫人想要跪下膜拜的少女.柔软的发丝纠缠着垂下来的洁白的头带随风而动,密排卷翘的睫毛下的月眸凛冽,神莫测,浑上下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质。

    然而塞巴斯终究是活了几千年的恶魔,很快回过神来。想到得到的报,不免有些担心。

    所谓的关心则乱,应该就是指这样的。

    “下,舆论虽是无知,但也强大。 佐藤雅介散步谣言,说下沉迷于享乐,荒废家业,据目前形势分析,分家渐渐倒向佐藤雅介。 ”虽然佐藤雅介不足为惧,但是他还没有做到万无一失。如果因为他的大意而连累他的主人受苦,那就不好了。

    “你以为本小姐会在意那些木偶”佐藤蝶兮转看向塞巴斯,本已沉淀的眼眸里顿时染起了铺天盖地的蔑视。

    “纵木偶的线是本小姐主动抛出去的,而抛给的对象就是佐藤雅介,他要是不接,那本小姐海真是有些苦恼呢!”

    告诉你也没关系,虽然这场游戏正在进行中,结局可能会有改变的机会,但是,纵这场游戏结局的是她,而她要做的事,是谁也不能阻止的。

    “本小姐这次就赐予这些木偶一个可以拥有自己意识的机会,让他们自己抉择,他们不信则罢,如果...相信,那么他们将会成为木屑——永远。 ”

    塞巴斯当下心一惊。 他清楚地看见,少女在轻吐'永远'这两个字时,月眸中滑过的诡异之光。

    佐藤蝶兮轻蔑的挑起嘴角,她早就知道分家的那些老家伙们不会甘心臣服于她,谁会甘心服于14岁的小女孩呢呵呵!她要是相信他们是真的服从,那她就蠢了;如果他们要是真的以为她治不了他们,那他们就更加愚蠢了。 很快.....很快就要到头了,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啊,毕竟她可是很讨厌背叛和看轻她的人呢。

    向以农震惊的看着屏幕中笑得妖异的少女,倒吸了口气,她早就计划好了不想到之前君凡查到的资料,

    “权力流放的目的.....一是为了更彻底的打击佐藤雅介,二是为了试探分家的态度顺者则生,逆者则亡”向以农失神低喃,感觉到整个灵魂在颤抖,他不敢相信这是少女的心机。 他们暗地里推测调查一直没有结果的事,现在看来竟是这样难以相信。

    从相遇的第二天,他们从查到少女有可能是故意抛出权力后,就一直在推测调查少女的目的,密切关注佐藤家的动向,尤其是佐藤雅介的动态,以怕他们对少女不利.现在如此看来....他们似乎是多此一举了,她....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向以农复杂的看着少女的绝世容颜,心里五味杂乱,不知是什么滋味。

    “可她为什么要花如此时间精力这样做呢为什么她会那么肯定权利流放就能打击佐藤雅介呢” 南宫烈喃喃自语道,隐隐约约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这么恨自己的叔叔呢

    “或许是.......佐藤雅介过于衷权利。 ”展令扬半靠在南宫烈上,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紧盯着倚窗的少女,陷入沉思。

    如果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就有可能不是意外,衷权利的佐藤雅介完全有可能蓄意组织这场**。 可是....如果真如自己推测的这般,凭她的聪明才智想要查处那场车祸真相应该易如反掌,

    报仇又何须等到现在倘如不是,她又为何如此处心积虑想要打击佐藤雅介呢

    他想不通!是少女的心思复杂,还是自己把她的心思复杂化了呢

    不过他可不会就这样放手,他一定会弄明白.展令扬坚定的看着少女.

    Oh My God!他们遇到的到底是怎样的少女啊通过外放权利整顿分家,似乎还只是顺便如果有二心者,必然不会放过此次难得的机会,乘机逃离她的掌控,谁该留之,谁又该毁之,到时便会一清二楚.可所谓是最彻底的整顿方法,但也是最危险的。 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想都不敢想,她到底哪来的气魄与自信她真的只有14吗安凯臣不发表任何看法,只是盯着女孩。

    果然.......不会那么简单.她做事又怎么会简单呢他们东邦要是与她为敌.....又会有几成胜算雷君凡冷冷的锁定屏幕里的女孩.

    那样单纯的你,让人迷失,这样强势的你,又叫人膜拜.果然.....你还是太危险了.....

    佐藤雅介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让你这样不惜一切代价对他进行报复曲希瑞放在膝盖上的手狠狠攥起,深色的蓝眸此刻显得更加幽深神秘。

    “下.....”塞巴斯出神的望着迎风而立的主人,

    “佐藤家需要注入新血液,这只是必经的过程.他得意不了多久.不久之后,能够姓佐藤的就只有本小姐以及本小姐认定的继承人,而这一项将会被列入本法律,由天皇亲自对外颁布。 ”

    塞巴斯怔了怔,她刚才是在安慰关心自己吗塞巴斯暗红的血眸紧锁住少女的眼眸,企图在那片风暴下寻找证明自己不是自作多

    可是...失望的发现什么都没有,甚至她的眼睛里根本没有他的存在.他多想了吗她的那句'他得意不了多久'不是在安慰他让他放心吗

    佐藤蝶兮转过,抚顺被风吹乱的长发,恢复平静无波的眼眸意外的对上了塞巴斯还来不及收回的窥探,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既然来了,就为本小姐准备一便装吧。 ”没有波动的语气打断了塞巴斯的窥探。

    “是,下。”塞巴斯收回视线,优雅的欠,转消失不见,一如来时的无声无息。

    她没有穿过别人穿过的衣服,没所谓喜不喜欢习不习惯。至于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穿上它而拒绝护士小姐重新去买的提议,大概它勾起了自己的记忆里的那些美好。一触碰到记忆里那层名为美好的触网,她就会变得很奇怪。所以她想向前看,不愿再去回忆。过去的十年,她让忙碌充实了自己的生活,和人斗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游戏,也结束了一场又一场的游戏,让自己没有时间再去悲伤哀秋。重生的自己,那些引起自己悲伤哀秋的事,让她产生了抗拒,厌恶。

    悲伤哀秋只会让人变得懦弱,不堪一击。她觉得那样的人很愚蠢,让她厌恶。

    她要很喜欢很喜欢自己才行啊,把别人的份也加上,所以啊。。。。不能让自己产生自我厌恶呢!

    “下!”

    她的办事很有效率的恶魔执事啊!

    纯白的真丝衣裙折叠整齐的平躺在塞巴斯得左手,一双精美小巧半分高的水晶鞋,外侧配有制造精致的叶片型鞋扣,整体观来,典雅大方。

    “辛苦了,执事先生。”不可否认,她的执事还是蛮清楚她的喜好的。

    佐藤蝶兮走近拿过塞巴斯左手上的衣裙,绕过他不咸不淡的抛下这一句话向洗漱间走去 。

    “我尊贵的下,那是塞巴斯的神圣的职责。”塞巴斯举起空着的左手覆上右处,恭敬的朝着佐藤蝶兮的背影弯下子。

    佐藤蝶兮脚步一顿,无声笑了开来。多么公事化的回答啊,这样不是很好吗,她可是很讨厌模糊不清的态度呢。

    虽然看不见她的表,但是塞巴斯知道他说了句在她的主人看来对的话。塞巴斯苦涩的勾起嘴,殷红的血眸里有着浓的花不开的深、温柔,直直的看着那扇隔开他与她的门。

    他的下从不让他近,穿戴这些小事都是自己亲为。他多么想为她服务一次。。。。。

    。。。。。。。。。。。。分割线。。。。。。。。。。。。。。。

    门被从里拉开的瞬间,塞巴斯急速平复眼底汹涌的感

    没有人比他的主人更适合白色,出尘飘逸,淡雅的仿若来自东方神话里的仙子。十年来,他基本上没有见过下穿过其他的色彩的衣服。

    在塞巴斯闪神的间,佐藤蝶兮已坐下,首次等待她回神的执事的服侍。

    她变懒了。。。。。似乎。。。。。。。

    “下!”塞巴斯快步走到少女深前,单膝跪下,放下右手中的水晶鞋,温柔的执起少女□的脚,抽出口口袋里的丝巾,仔细地擦拭着。

    “嗯~”佐藤蝶兮随意的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应着。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下早在十年前就安排好的,是吗?”他的下的足精致的一如精心雕刻的艺术品——完美。

    佐藤蝶兮挑眉,斜睨着貌似低头认真擦拭自己脚的塞巴斯,并不作言语,只是眼中含有淡淡的戏虐,她的执事似乎变得更聪明了。

    “下从不做无用的事。所以唱歌上传也不是真的是兴趣。”他的主人虽多变,难以透彻,但是十年的追随,他至少明白她的原则。

    他的下从来不会有这份闲雅致,去唱歌博得大众的欢心。她感兴趣的是疯狂游戏的快感,享受猫捉老鼠的过程。

    所以——他的下做事,从来都不会简单。

    “下在十年前早已制订好这个计划,在四年前也就是下十岁的时候开始启动这个计划。利用网络使自己优美动人的歌声传遍世界,四年后的今天放任自己被曝光,让所有人都知道了AngelaBaby的长相,也等同告诉了佐藤雅介以及分家,你——佐藤蝶兮就是AngelaBaby。同时也给了佐藤雅介把柄,也降低了分家的戒心。让他们所人‘坚定’的误以为下沉迷于音乐娱乐,松于公事,给了佐藤雅介好借此‘发作’的机会,同时也给了分家‘背叛’的机会。”

    “花了十年才明白本小姐的用意,塞巴斯也不笨嘛!”佐藤蝶兮笑意不明的看着正执起自己的另一只脚擦拭的塞巴斯。

    她的确是故意为之,故意的唱歌上传,故意放任忍足侑士公开视频,放任事态扩大而不去阻拦。她怎么会不知道附近有摄像头,那可是本一等的贵族学校。所以她才会在那次见面消失三天后没怎么掩饰就再次踏入了冰帝学院。她料定三天就是那群心高气傲的少年们的极限,也料定他们会以那种方式自己出来;至于为什么只是改变了发色与眸色,因为她不想丑化自己,更想快点曝光,快点结束这钞猫捉老鼠’的游戏,时间太长,也有点厌了,不过,她向来有的是耐心,来保证她的游戏足够的精彩。

    这场游戏,她投入了时间,耐心,精力,以及庞大的‘人力’,它怎么能够不精彩。

    一切的一切,都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势不可阻。

    “那么。。。接下来。。。。”我尊贵的下,你会怎么做呢?塞巴斯细细的擦拭着他的下可的脚趾,他才不出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呵呵。。接下来。。。回下点猛药。”让佐藤雅介彻底放心的猛药。佐藤蝶兮神秘的笑了下,睨了眼塞巴斯,便转向一边。

    没有一定要做的,只有必须要做的。这个名为‘猫捉老鼠’的游戏,已经进行了十年,从她走出本的那天就已经正式开始了,它必须按照初定的路线发展下去,他们想不想要需不需要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只能给他们她认为的最好的。

    虽然给自己招来了麻烦,但是做任何事都需要代价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下。。。是为了。。。龙马少爷?”塞巴斯把剩下的一只水晶鞋也入擦好的另一只脚上。 他似乎只能这么想,他找不到除了越前龙马还有谁能够有幸让她如此费尽心思。

    在他发现他对她的感后,曾经不只一次去查她的过去,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她认定的人,就只有越前龙马一个。他可否认为她这次彻底清除对她有二心的人,所要的绝对的臣服,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越前?

    “塞巴斯。。。。这是在揣测本小姐吗?”

    佐藤蝶兮眼睛一凛,轻挑起眼前这个男人的好看的下巴,神色之中有着说不出的傲然,向上微挑的眉,带了丝似嘲非嘲,似讽费讽。

    “亲的塞巴斯,你似乎忘记你以前从来不会多事过问本小姐的目的,今天的塞巴斯。。。。似乎有些不一样啊!”佐藤蝶兮猛地钳住指尖上的下巴,用力的拉近,眸中有着呼之出的戾,倾城的面上却挂了抹似有若无的笑。

    塞巴斯目露惊愕,一动不动的保持微仰的姿势,苦涩痛楚顿时在心底蔓延,她还是不信他啊。。。。。。

    “呐。。。塞巴斯,本小姐的计划是没有人能够阻止的。”

    她这是在警告他吗?塞巴斯垂下眼睑,不去看那让他心寒彻底的眼眸。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