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总长!要不要…”织田靖明看到那个倍受瞩目的女孩被拉走,体紧绷,蓄势待发,犹豫不决地看着神色不明的宫崎耀司。­

    “不用!”宫崎耀司举起左手,打断织田接下来的话,眼神却一直黏在被拖走女孩上。她…对道明寺不一样,这个认知让他没来由的…心慌。可是…为什么?­

    “姐姐~”朴俊锡眼见被越拖越远的姐姐,心急地喊道。­

    “嗯~!姐姐在对面那栋楼的206病房,欢迎大家来玩。”平衡下趔趄的步履,回首朝孩子们挥挥手。­

    “喂~你慢点!”­

    这样被拽着走,很难受。她跟不上他的脚步。­

    道明寺停下步伐,低头顿了顿,快速弯腰将赤脚的人儿横抱起,继续迈进。­

    “喂!本小姐自己会走,放我下来。”她不喜欢被当残疾。­

    “你确定你要光着脚走回病房?”道明寺挑眉,斜睨着怀里的人儿。­

    “。。。。。”呃~­皱皱眉,这样会很奇怪。

    道明寺戏虐地看着某人全都卷起白玉般的脚趾,抬步就走。­

    。。。。。分割线。。。。。

    “今天的她…不一样!”南宫烈眼神飘忽悠远,声音低迷!­

    “因为那个道明寺司…还是那个来自于异国的孩子?”安凯臣的目光紧锁在佐藤蝶兮后!­

    “这真的是你吗?”雷君凡喃喃自语!为什么今天的她对道明寺司特别纵容?鹰眸微眯,还是…你又想要做什么?­

    “那得要问问小凡凡你了!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或许…你应该告诉我们,道明寺司做了什么事让她如此待他不同。”展令扬依然是一零一号笑脸,只是笑意未达眼底!那副画面很是碍眼。­

    感受到来自于周围几人炙火辣的视线,雷君凡体顿时僵硬!令扬还在怪他,大家也…唉。。貌似他这次还真的做了件‘大恶’得事!­

    收回停留在少女上的目光,看着远处某个点,稍稍斟酌翻,­

    “昨天,她因为英德某个女生的撞击跌落阶梯,道明寺司救了她!”似乎还是奋不顾呢!雷君凡唇边勾了抹似讽非讽的笑!­

    “这样就想收买她?别开玩笑了!”向以农满脸霾,锐利地看着那颗凤梨头。任何人别妄想从他们手上抢走她!这只是暂时的。­

    “君凡,你在英德安了眼线?”曲希瑞英眉紧锁,海蓝色的眼眸疑惑可见!­

    “没有!网上得来的消息!”雷君凡停顿了几秒,接着道,“昨天,藤堂家的藤堂静一语道破她佐藤家大小姐的份!虽然一部分的人心存质疑,但是,大部分的人都相信并纷纷要求AngelaBaby小姐做出回应呢!”她已经在无形中成了公众人物!可是她本人却没有丝毫感觉!­

    “你的意思是…刚才围看的人当中有的可能是狗仔?”向以农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提高分贝!那么可的她,他不想被更多的人看到!­

    “不是可能!是一定!而且可能还不少!”现在的狗仔无孔不入,难缠的很。 ­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他好防着点啊!向以农忧怨地看着一脸肯定表的雷君凡。­

    “咳咳~看得太专注,忘了!”有些心虚地闪躲众人的目光!雷君凡,记住,他们目前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人,你要小心啊!­

    “我们要跟过去吗?”安凯臣双手插兜,似漫不经心道!­

    “不!”展令扬黑曜石般眸子一转,“小臣臣,有带微型摄像头吗?”­

    “嗯。”安凯臣点点头!这类东西他都有随携带!­他的习惯。

    “那么…趁他们进去前,去给206病房装一个吧!”­

    “令扬…这样不太好吧!从初次见面到现在,我们。。。好像一直都在侵犯她的**!”向以农犹豫不决,开口道!­

    “你们不想知道她的事吗?”展令扬眼神一凛,“可是可的人家很想知道。她的一切,可的人家都想知道!”­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让他心慌,他迫切想要做些什么,却无存下手。

    安凯臣静默几秒,转向目的地走去。他想知道。­

    “我们在206病房隔壁等你!”­

    。。。。。分割线。。。。。。。。。­

    “碰~”道明寺粗暴的退开掩着的门,拉着佐藤蝶兮走到边,按着她的肩膀,略施力,使她坐下。­

    “安好了?”向以农看着进来的安凯臣问道。­

    “嗯。”安凯臣应了声,便不作讲话,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心里莫名有些烦躁、不舒服。侵犯她的**吗?­

    其他几人沉默不语,紧盯屏幕上刚闪出的画面。­

    这家伙。。。。佐藤蝶兮手微抿着朱唇,撑着,站起来,瞪着眼前的人。­

    道明寺伸手搭在少女圆润的肩上,使劲按下她。­

    佐藤蝶兮月眸微眯,撑着,再次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道明寺。­

    道明寺又一次按下前的少女,双手按住蠢蠢动的少女,不让她起。­

    “你。。。。”被按住的佐藤蝶兮,不耐的挥开按在肩上的手,­

    “你到底在气什么?”没了肩上的钳制,佐藤蝶兮站起,仰着头不解地看着仿佛跟她赌气似的得道明寺。­

    “你问在我气什么?你说我在气什么?”道明寺握住少女的肩,神色激动地摇晃了两下。­

    没留神的佐藤蝶兮跌坐在后的上,怔怔地看着愤怒的道明寺。­

    不明所以的眨眨眼。她又说了什么了吗?­

    “本少爷喜欢你,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少女清澈的眼里倒映的疑惑、不解、莫名其妙刺激得道明寺冲动的把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话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喜欢她?­压下心底隐隐的讽刺,嗤笑。表面上明亮的大眼还似不解的眨了两下。有时候演戏还是必要得。

    道明寺脸上的温度往上直飙升,懊恼的瞥过头,“你给我乖乖呆在这里,不许乱跑。”­

    有些慌张地疾步向门口去。­

    “碰!”狠狠的的带上门。似乎把气都撒在折扇貌似很是无辜的门上。

    无力地靠在后的墙上,用力地闭上眼睛,该死的,他刚才怎么就冲动的说出口了呢?­

    佐藤蝶兮歪着头看着那扇被‘虐待’的门几秒,月眸顽皮地眨了眨,轻笑了下,站起,她没必要听他的话,径直走向窗口。­白皙如雪的手无意识的摩擦着下巴,

    二楼,嗯~这样的高度,难不倒她。拉开窗户,稍稍挪动下一旁的椅背镶金的椅子。­

    “她又想干什么?”南宫烈的眉头像是打了死结。真是不安分呐。颇有咬牙切齿成分。。­

    “不会。。。想跳下去吧?”向以农呆呆看着屏幕中拍拍手满脸笑意的女孩。­

    “阿司!你一个人站在外面干嘛?那位佐藤小姐呢?”西门一上楼,入眼的就是大少爷道明寺拔的靠姿。不免打趣道。­

    美作、花泽随后而至!­

    “她呢?”美作疑惑地扫了眼那扇紧闭的门,状似不经意的问道!阿司怎么会放过和她独处的时间?­

    “在里面。”道明寺好不容易平复如雷的心跳,平静道!­

    他喜欢她!很喜欢!面对她…心跳会这样剧烈,她明亮的眼睛,会让自己…脸上的温度升高!自己会不自觉地关注她的一切,哪怕一个眨眼、一个转眸这样的小动作。­

    房间内,佐藤蝶兮轻松地借助椅子爬上窗,月眸泛着丝丝喜悦。­

    “我说阿司啊,你要是想发呆,我们也不好打扰你,我们就先进去了啊!”西门笑着拍拍道明寺的肩膀,转拧开门,­

    呃咳~他看到了什么?逃跑的少女啊!一只脚站在椅子上,一支腿跪在窗台上双手扶着两边得正准备使坏的少女听到开门声回过首来眼里有丝惊慌,不知所措的眨眨眼,似乎没料到有人这个时候进来,破坏她的好事!­

    “啪!”西门一把拉上门!怎么办?这个样子也好可,不想让人看到呢!­

    “怎么…”美作疾步上前,按住把手,拧开,后面的话见到女孩扑闪的眼睛顿时消失,­

    可不是一般的大小姐呢!花泽闪走了进来!不过。。明眸里的微微挣扎,很是…可!­

    佐藤蝶兮看着他们一个两个三个都走了进来,自己是退回来不是,跳下去也不是!­这样的尴尬的场面还真让自己有些难以应对。

    一双月眸有些心不在焉地乱瞟,贵族的少年们此刻不应该发挥他们绅士的一面吗?这样‘无动于衷’还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还真是有够让人恼火的,不经意的抬头撞上某人满眼的戏虐,不好的感觉爬上了心头。­

    西门满眼笑意的看着貌似心虚的少女,终于看到他了吗,他还以为他还会一直这样无视他们呢,呵呵,西门笑得好不深意,­

    “阿司!你的天使又想逃跑了呢!”西门略转首 ,但目光依然停留在少女上,向门外大声喊道,瞄到因自己的话瞪大眼的少女,西门笑意更深。真的好可呢。­

    发作的眼神在触到出现在门口的黑面神气势立刻消降了一大截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逃跑。。。我是好学生……”­

    扶着窗户两边的纤手不停的摆动,明眸里小心翼翼的掩饰,唇边讨好的笑以及被发现的尴尬,拉近了这个少女同他们之间的距离。此刻的她,就像使坏被大人当场逮到的孩子,卡哇依!­

    “你忘记从案发现场离开了!”道明寺错开眼,不去看那双令他脸红心跳的眼睛!­

    “呃…”迅速放下窗台上的腿,从椅子上跳下来。­

    “我离开了。”­

    “噗哧~哈哈…”笑死他了!­那一本正经的语气与认真的表,虽然很可,不过他还是觉得好笑多点。

    佐藤蝶兮看着笑得前扑后仰的西门,目光一紧,­

    而西门却丝毫没有察觉,依然笑得风声水起。­

    佐藤蝶兮目光转到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前的道明寺,­

    “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应该相信她的吗?你为什么要相信那个像个小姐似的笑得花枝乱颤的人?”后退了两步,看着一旁笑声嘎然而止却保持笑姿体明显显得僵硬的某某人。­

    小姐?还花枝乱颤?是在说他吗?西门呆滞的陷入纠结之中。­

    “哈哈…西门你也有今天啊!”美作笑趴在花泽类的肩上,幸好他刚才没有笑话她。­

    从他抖动的肩膀,可以知道花泽类忍得很辛苦。­

    “你喜欢本小姐是假,想和某人秘密进行恋是真?”双手环,眼睛开始似有似无的上下、左右扫描两人。这个世界GAY无处不在,也不能排除F4后期发展成为GAY的这个可能。

    最后一个话音落地,房间里即可鸦雀无声。美作、花泽甚至无意识得退后了一步,因为在那双清澈的眼眸似有若无的扫描下,让他们产生一种错觉:或许…阿司与西门间似乎真的有些什么。­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道明寺火爆的怒吼声炸起。这个女人…­

    “噢~恼羞成怒了…”目光移到某处,看也不看某人,凉凉道。­

    “你…本少爷喜欢的是你,谁和那个种马有什么恋来着?”话毕,脸爆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怒得。­

    “哦…”被告白的主角表示明白的点点头,脸上既没有被告白欢喜的羞涩也没有不喜欢的尴尬,让人怀疑她是假明白还是真糊涂。­

    “可是…本小姐喜欢认真、细心、有责任感最关键是他要是个好学生。”佐藤蝶兮垂下眼睑,慢悠悠的扳着手指,细数她喜欢的人的优点。­

    “你们…应该不是逃课来的吧。啧啧~本小姐最讨厌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坐吃等死的人。你们不是吧?”佐藤蝶兮清澈、诚挚、百分百信任的眼神自四人上掠过。­

    “当然不是!我们有请假!既然你没事,我们就回去上课了。你好好休息。”道明寺心虚地闪避眼前人儿的目光。从现在起,他道明寺司要做个好学生。­

    阿司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他们今天有请假吗?没有!他们从小到大何时请过假了,阿司也太瞎了吧!西门摇摇头,英雄注定败在美女手上。­

    “我们回去!”­道明寺率先出门

    “回去干嘛?”西门追出去问道。­

    “上课!”顿时雷得西门动弹不得!­

    “做得好!哥哥们可要好好听课学习吆~”佐藤蝶兮站在门口,扶着门框,探出头,喊道!

    西门脚下一滑,听课学习?这个离他好遥远哦!不过…倒可以试试。­

    确定他们已走远,神色一变,脸上纯真灿烂的笑容顿时消失,­清澈见底的眼睛瞬时变得幽深异常。

    “啪!”转过,关上门。­

    “需要本小姐请你出来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