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吁!”一俊美邪气的男子横横卧在意大利进口真皮沙发上,玩世不恭地吹了声口哨,他看到了什么!洁自好的道明寺少爷的绯闻!

    “AngelaBaby小姐惊现东京,与神秘少年相约!”美作玲玩味的看着几乎占了整个版面AngelaBaby的独照,粉白似樱花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月眸清澈见底,绝美的脸让见者窒息,啧啧!真是祸水中的祸水,极品中的极品!抓拍的不错,看来也是摄影专业好手!阿司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AngelaBaby?”西门停下动作,把球杆放到一边,坐到美作玲边,“吆?阿司你上了报纸头条!”西门看着角落里只有两寸大小的照片戏谑道!堂堂大名顶顶的道明寺只占这么点面积,貌似还是沾了别人的光!

    “哪里?”道明寺有点心不在焉道!不知道她有没有睡醒!在做些什么?

    “这里!”西门拿着报纸走到道明寺边,指着下角落里的大概只有两寸左右的两人亲密照道!

    道明寺起初不在意的扫了眼,等他看清楚,一把夺过报纸,暴跳如雷,“该死的!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拍的?竟然连本少爷英俊万分的脸都拍不到。还敢刊登出来!”

    西门搭上道明寺的肩,一脸暧昧的看着道明寺,

    “阿司啊!你什么时候认识AngelaBaby的?竟然能把到她?瞒着我们发展多久了啊!?两人都一起约会了!”

    “什么约会?AngelaBaby又是谁?”道明寺火大道!他什么时候认识这号人了????

    “喽!不就是她喽!”西门指着报纸上占了整个版面的面孔!

    “她叫AngelaBaby?”道明寺呆愣着看着报纸上的人!这个名字很配她!天使宝贝!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道明寺旋即抬起头疑惑地看着西门。西门怎么会认识她?

    “阿司不会还不知道!?”美作玲不可置信看着一脸迷惑的道明寺!

    “让我来告诉你吧!美国人称她为AngelaBaby小姐!法国人称她为神秘的女孩儿!我们国家称她为辉夜姬!她的声音是被世界人认可的天使之音!可以这么说吧!据我在网络搜集来的资料来看,全世界的人都在喜欢她!”那段广为流传、被世界各地网民视为经典、奉为神圣的视频,他不否认,在看到的那一刻真的被电到了!开始搜听她的歌!

    “这么说,你们不知道她的名字喽!”道明寺暗地里松了口气!

    “她可是神秘体!倒是阿司怎么认识她的!我可是她的歌迷呢!在我看见那段视频后,和她握手就是我的梦想、人生的奋斗目标!”西门状似迷恋地看着道明寺手里报纸上面的女孩!似真非真道。没有到他花花公子西门总二郎也有被煞到的一天!美丽又神秘的女孩!

    “什么视频?”为什么西门和美作知道她那么多,而他一无所知?这种认知让他很不舒服!道明寺紧盯着西门!希望得到答案!

    美作玲拿出手机,按了下播放键,煞那间少女美妙的声音如溪水般欢快流淌出来。多好的词啊!多么美妙的歌声啊!多么灵动的舞姿啊!喜悦、快乐、幸福、希望随着她的歌声、旋转、笑容溢出,让闻者无不动心,甚至让人相信,她就是快乐,她就是幸福,她就是希望!

    道明寺傻傻地看着屏幕里樱花树上纷飞的樱花瓣中欢快跳跃旋转的女孩,他一定要让她重新站起来,像这样的幸福快乐。

    “阿司,你干嘛?”美作玲动作敏捷的闪过道明寺的扑抢动作,一脸防备的看着扑上来的道明寺。

    “你给本少爷删了!”道明寺沉沉的道。

    “西门也有!”美作玲指着旁观的西门。

    “你们都给本少爷删了!”道明寺暴躁道。

    “好像有点不太可能!”美作玲耸耸肩。笑道!

    “她的照片全世界人都有!网上都是。删不尽的!还是省省力气吧!”西门一边吊儿郎当擦拭着球杆。

    “该死的!”道明寺一脚踢翻一旁的沙发,那他昨天见到追她的那些人就是传说中的Fans了?

    “吆?西门,我们看到了什么?本世纪最纯的处男居然在吃醋!”美作玲勾搭上西门的肩,笑着调侃道!

    “话说…阿司昨天不是和杉菜约会吗?怎么会和AngelaBaby在一起?”西门抱疑惑道!阿司不是和那颗杂草打的火吗?

    “别跟本少爷提那颗杂草!”一想到昨天被放鸽子,道明寺就火到不行!让他等,那颗杂草还是第一人!该死的!

    “那AngelaBaby呢?可以为我介绍下吗?”杉菜又做了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竟让爆龙这么生气!

    “想到不要想!”美作玲西门惊讶地看着过于激动的道明寺,阿司居然这么保护她?

    “本少爷要先回去了!你们玩吧!”道明寺顺手拿起外就要走!

    有猫腻!美作玲、西门对视一眼,快速拦住离去的道明寺,

    “这么早回去做什么,再玩会吧!反正回去也是无聊!”美作玲拉着道明寺的手臂挽留道!

    “是啊!阿司!你还是第一次这么早就要回去呢!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人等着啊!”西门戏言道!

    “哪有什么人!才没有呢!家里就我一个!”道明寺挣开两人的手,朝着美作西门两人就一声吼!

    不会真的被他说中了吧!西门有些傻眼得看着脸爆红的道明寺!

    “你在家里真的藏了人?”西门不可思议地看着道明寺!

    “不会就是那个AngelaBaby吧!?”美作玲一副见鬼的模样看着道明寺!阿司藏女人,还不让他们知道,这可能吗?

    “本少爷要走了!”道明寺转就要跑!

    “打个电话去道明寺家问问,少爷没有带个女孩回家!”美作玲掏出手机作势打电话的样子!

    道明寺影一顿,扑过去就抢!

    “阿司!你可不可以温柔点,这可是The  One今年推出的最新款!可不要弄坏了了,很难买到的!”美作玲宝贝似的检查了下,放到口袋里!

    “来来来!阿司,我们不打电话!只是想请教你一件事--你真的把AngelaBaby带回家了?”西门拉着道明寺坐下,八卦道!

    道明寺看看西门再看看美作,不吭声的点点头!瞒不住他们,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会查到!

    “你把她带回家做什么?”美作玲坐在道明寺另一边问道!难不成是要她唱歌?

    “睡觉啊!”道明寺看白痴似的看着美作玲!回家不睡觉干嘛!

    “睡觉?”异口同声大叫!

    “睡哪里!”紧接着又是异口同声大叫!

    “我的房间啊!”道明寺一头雾水看着两人!

    “Oh  Yeah!我们阿司终于长大了!”美作西门激动地击掌道!

    “恭喜你阿司,终于破了童子,摆脱了处男份了!”美作西门同时笑拍着道明司的肩同声道!

    道明寺愣住,脸上的温度迅速呈直线上升,猛地站起,脑怒吼道,

    “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啊!?我和她…才没有…才没有那样呢!你们两个□浸脑的家伙都在想些什么!?”她会怎么样?会…道明寺甩甩头,想要把脑袋里乱想甩掉!

    笑声嘎然而止!

    “你不是说和她在你的房间里睡觉吗?”美作疑惑看着道明寺!

    “本少爷什么时候说过和她在我的房间里睡觉?”道明寺白了美作一眼,“我只是把我的房间让给她而已!”

    “为什么是你的房间?”阿司的占有太强,怎么会舍得把自己的房间让出?

    “本少爷的房间是最好的啊!”道明寺一脸自大炫耀道!

    “对!你的房间是最好的。可这和你把房间让给她有什么关系?”美作摊摊手,问道!

    “作为道明寺家的主人,难道不应该为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与享受吗?”道明寺傲慢的反问两人!

    “什么时候阿司也有这种高尚的想法了?!”美作和西门对视了眼,调笑道!

    “你有意见!”道明寺一脸威胁看着美作玲,好似他要是说有,就会怎么样似得!

    “没有!”美作配合得摇摇头,他目前还没有招惹爆龙的想法!太危险了!

    “哼!”道明寺撇过头,一脸算你识相的模样!道明寺顺手按了听话键,

    “少爷!小姐醒了!”

    “她有没有吃东西?”

    “小姐只喝了杯青苹果汁!”管家想了想,接着道,“小姐好像不喜欢餐!”

    “你是猪啊!知道她不喜欢餐不会准备些别的,中餐,法国料理,意大利餐什么的,多准备些,总有她喜欢的!”

    “是!少爷!”

    道明寺挂断线,“本少爷要先回去了!你们玩吧!”抬步就要走!

    “阿司!一起吧!好久没去你家了!”美作站起道!

    “是吧!找上类,我们一起!”西门附和道!

    “类呢?去哪儿了!”道明寺迷惑看着两人!

    “又躲在哪里睡觉吧!”美作搭是道明寺的肩,“我们一起找他吧!”

    “西门!打电话给类,我们在门口等他!”道明寺率先走了出去!

    两辆红、黑色的豪华轿车拉风地驶进道明寺家宅!一个刺耳的急刹车声,红黑两色轿车绕过圆形的喷泉停了下来!

    道明寺快速推开车门下来顺手关上车门,疾步向前走去!这一连串动作帅气非常!

    美作推开车门,半倚在上面,“用不着这么急吧!都到门口了!”看着疾步行走的道明寺好笑道!

    “玲,还是跟上吧!”西门追了上去!

    “少爷,欢迎回来!美作少爷、西门少爷、花泽少爷欢迎!”管家恭敬行礼!

    “她呢?”道明寺停下来问道!

    “小姐在房间里!”少爷很在意小姐,这样的少爷他还是首次见到!

    “一个人?”道明寺蹙起眉!

    “不是!女仆里夏在侧服侍小姐!”

    这就是少爷带回来的女孩啊!真的美的让她无法呼吸了!里夏如任一正常人的反应一样,呆呆地看着望向窗外的佐藤蝶兮!

    道明寺拧开门,入目的就是佐藤蝶兮完美的背影!

    开门声并没有打断室内的安静,依然还是,她看着她,而她看着窗外!

    “你下去!”道明寺挡住女仆里夏的目光,命令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里夏的心绪,看清挡在前的面孔,心下一惊,惶恐的应了声,退了下去!

    “喂!你在看什么?”他都进来片刻了,她都不看他!

    “空气!”佐藤蝶兮头也不回答道!

    “他有本少爷好看吗?”道明寺语气自大似掺杂些委屈!

    “噗哧!哈哈哈…类、西门我没听错吧!伟大的道明寺少爷竟跟空气比好看?”美作笑趴在西门肩上!

    “阿司!你绝对比空气好看!”西门憋住笑朝道明寺竖起了大拇指,“因为空气根本看不见!”

    “哈哈哈…”西门美作笑成一团!花泽类嘴角也弯了起来!

    “喂!你们给我差不多点!不准笑!”道明寺像炸了毛的狮子,朝一边的几人大吼!该死的!他都在说些什么呀!?

    佐藤蝶兮转动轮椅,面朝大笑的几人!一个只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一个每次恋的保质期是一个星期,一个每天至少要睡十五个小时以上的人!真是奇怪的嗜好呢!佐藤蝶兮不动声色静静打量几人!俊美邪肆的美作玲,风流倜傥的西门总二郎,精致忧郁的花泽类,在加上边的这位,真是不错的组合呢,Flower4!

    肆无忌惮的笑声渐渐停了下来!美作西门看着转过貌似打量他们的女孩,她--真是无可挑剔!比起视频里看到的,有着不一样的美,静静的,淡淡的!

    道明寺转挡在佐藤蝶兮面前,双手撑在轮椅扶手上,脸色有点不好,“本少爷会治好你的腿!”

    治好她?蛮有意思的笑话!佐藤蝶兮定定地看着眼前单纯的动物,

    “不要!”她的事不需要别人多加插手。

    “本少爷说了会治好你,你不用呆在轮椅上!你应该感激本少爷的决定!”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可是第一次主动助人,她倒好,想也不想就拒绝,真是笨的可以!道明寺压着怒气重复了一遍。

    “本小姐也说了——不要!”佐藤蝶兮淡淡道,

    “你这个不知好歹女人,本少爷可是为你好!你难道想残废一辈子吗?”

    那种眼神她不懂,担心?责怪?还是心疼?还真是好笑呢!这种只会出现在熟悉人上的眼神怎么会一个陌生人流露?呵呵!嘴角勾起个完美的弧度,

    “本小姐的事不需你来指手画脚,你——给本小姐走开!”佐藤蝶兮轻松地划开道明寺撑在轮椅上的手,轻蔑地看着他。不知好歹?呵呵?谁才是那样的人?

    “女人,你那是什么眼神?本少爷说你要治好你的腿就要治好,你最好别在反抗!”道明寺恼火的握住佐藤蝶兮的肩,警告地瞪着她。他是为她好,她看不出来吗?笨蛋!

    “不要!”佐藤蝶兮轻蹙眉,用力推开前的人。转动轮椅,离开。她的耐心也有限度的。她,果然很讨厌和笨蛋说话呢!

    “你,给我回来!”道明寺抓住她滑动轮椅的手,

    佐藤蝶兮理也不理的甩开手。呵? !清澈的眼底忽生出邪恶之气!道明寺,她可不是你能命令的哦!

    呃?“你最好放本小姐下来!否则本小姐可不能保证你不会发生些什么!”

    “你除了上哪里也别想去!”道明寺泄愤地用力把手中的女孩抛入大

    佐藤蝶兮愣了愣,眼底风暴骤起,她可从来没被人这样对待呢?

    “你乖乖呆在这里,很快就有人来为你治疗!”道明寺转离开。他一定要让她重新站起来,在像那样的开心舞蹈,谁也不能阻止,她更是不行!

    还是第一次看到阿司这么生气呢!美作、西门、不明所以地笑了笑,这个女孩不简单!至少让他们见到了温柔一面的阿司,生这么大的气 ,居然没有破坏东西,要是以前,这个房间已是毁了。阿司真的长大了啊!美作西门一脸阳光的摇了摇头,跟着走了出去。

    这个女孩,危险!花泽类转离去!

    “碰!”气死他了!为什么总是拒绝他!“哗啦!哗啦!”

    关键是。。。自己为什么要压抑自己??自己出什么问题了?

    呃?看到地上一片狼狈,美作西门汗了汗,他们就奇怪了,阿司也有变温柔的一天么?就现在这个况来看,似乎不太可能啊!

    “阿司!联系医生了吗?”美作问道。她的腿怎么回事,他想这么问得,可他怕阿司用东西砸他,生命诚可贵啊!

    “哗啦!”古董花瓶击地的声。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