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无辜的表,天真的语气,内容却是无比的雷人!毕竟同在这个世界是个敏感的话题。

    “呵呵!是的呢!”是你让我知道自己想要走的路!在你出现在我生命里的那一刻我就应该有所觉悟!­

    “那本小姐要恭喜你终于回归正途喽!”眉梢轻挑,语气上扬!­

    “谢谢!”­

    “你…”有谁能告诉她宫崎耀司什么时候进化成无赖了!­

    “呵呵!”低低地笑出声!看着她孩子气的撇开脸,眸中生出了恋!喜欢一个值得恋的人原来这么幸福,还是只是喜欢她才这么轻松快乐?­

    伸手快速整理好她松散的衣服!把她抱到轮椅上,半蹲着抚顺粉白色的发,子有些傻眼地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耀司少爷眼里的恋与温柔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的见,冒似小姐好像不怎么领啊。。。。。。。

    “啊!”子颤抖的手捂住尖叫!这绝对是惊吓!一向温文尔雅风度有礼耀司少爷竟然拉下小姐的脖子吻她?她就那么没存在感吗?还是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放了?­

    展令扬原先的招牌笑脸越发灿烂,眼中的霾忽闪,“真是勇气可佳!”他无法忍受别人对她做这些亲密的动作,更加无法忍受她因别的男人表变得如此可!­

    “那个宫崎耀司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吻她?”向以农郁目光直那张自己此刻厌恶无比的脸!­

    “她是为了宫崎耀司才失去行走能力的。”雷君凡扫了周围脸色不好的几人一眼,“貌似她除了希瑞,都不是很喜欢我们!嗯…应该是…讨厌我们!”含蓄的怕不清醒的几人自欺欺人,还是直白点的好!­

    “在我们来之前,他就已经吻了她!”不然他们不会看到她打他耳光。安开臣不明白自己心底的这股莫名的烦躁为何!

    他果真该死!曲希瑞狠看着宫崎耀司!­

    “烈!你不能出去!”雷君凡手快的拉住出去的南宫烈。­

    这样的表,才让他觉得,他们离的是如此的近!宫崎耀司似水的目光中溢满柔,好笑地看着不可置信的呆呆的脸!­

    起走到一旁女仆面前,“好好照顾小姐!”他要离开下,不然他不知道还会对她做出什么!­

    “嗨!”女仆子恭敬的弯应道!­

    子兴奋的走近轮椅,言又止!小姐和耀司少爷很相配!她没有见过比少爷还优秀的人,也没见过比小姐更美的人!­

    今天她豁出去了!如果小姐生气惩罚她她也甘愿!连吸了口长气,一鼓作气,­

    “耀司少爷刚才吻了小姐?!”­

    哎?回过神,“什么吻?本小姐只是被一只没有礼貌的狗狗给了下!”佐藤蝶兮重重地擦了下嘴角,恶狠狠地看着某某离去的背影!­

    呃?她发誓,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耀司少爷的确。。。。踉跄了一步!­

    呵呵!真的很可呢!他可以想象女孩此刻的表有多么忍人怜!宫崎耀司嘴角上扬起温暖的弧度!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变得柔软温暖起来!她不会知道她昨天晚上的眼神让他多么的痛不生!他再也不要见到那样的眼神!就这样…可点…再可点…而且,她说过他是她的,不是吗?­

    看着一点都不气恼还越发喜悦的宫崎耀司离去的背影,佐藤蝶兮气愤的举起粉拳,朝着离去的某某人狠狠的划了两下!­真是。。混蛋。

    好可好可啊!子激动的看着轮椅上的小姐!怎么会连生气都这么可呢?这幅画面要是被流传到网上,世界都会疯癫!网上流传的那段视频让世人对这个天籁之音的少女有了向往,纯净,圣洁,欢乐,绝美,幸福,她几乎成为这些美好的代名词!但是就因为太过美好,让人觉得也太过遥远,不可及!反而这幅生气的画面,给她增添了几分真实感,让人觉得不是那么遥不可及,反而可异常!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越来越

    原来她对耍无赖的人没有办法啊!那他要不要也试试?展令扬饶有兴致的欣赏女孩可的表,唯一不满的就是她因为别的不相干的人流露出这样的表。他们展家的人一向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他想要她,想要得到佐藤蝶兮!从初见到她时就想要,只是他没有想过会为了某个人停下他追求自由的脚步,他不承认他被她影响!­

    现在,他认了!他为她停下,被她影响!­

    佐藤蝶兮美目狡黠,嘴角上扬,精致的脸瞬间妩媚惑,侧拉下右手边傻傻看着自己的女孩,

    “你喜欢我吗?”

    “嗯。”子忘记反应,半跪在她侧。是这张脸杀伤力也未免太大了点,还是她见得美人太少了????

    “真好!”月眸弯弯,纤手轻抚上子的白嫩的脸,“那。。。我们交往吧!”呵呵?会有什么反应呢?

    “嗯。。。”晕乎乎的应和,小姐说什么。。。我们交往吧。。我们。。交往?、“啊。。。。”子跌坐在地上,很是傻眼的看着一脸期待表的小姐,尖叫出声。 耀司少爷怎么办?会不会杀了她?

    佐藤蝶兮趴在扶手上,一脸无邪的笑道,“你答应了,真好!呵呵!”

    丫丫!真的好可呀!她可不可以碰碰她呀??啊?她答应了什么?

    “那个。。小姐,和耀司少爷才是。。。”小姐应该是在开玩笑的吧?

    “可是。。本小姐喜欢的一直都是女孩子啊!”一脸认真表,好似她说的是再不过正常的事。

    “啊。。。”她受不了了,子迅速爬起来捂住脸跑开了,太没用了,竟然会脸红,是她太纯了吗?她还纯吗?

    “哎?这样就走了啊!”佐藤蝶兮耸耸肩,“被欺负了总要找个人欺负回来啊!”嘟着嘴,貌似还无辜的看着落荒而逃的可怜女仆,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纯净了。

    “上帝是公平的,因为他对每个人都不公平!”

    远处几人一脸郁闷的看着口吐惊人之语的女孩。

    眼看三天即将过去,她是不是该验证小鸟神跟她说的话。

    “她这是在做什么?”向以农看着挣扎想要起的女孩,浑上下肌紧绷。

    “她刚才是故意把女仆捉弄走的。”这个女人,还真是。。。雷君凡冷酷的看着正在努力想要站起来的女人。

    “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该死的向以农为什么要打中他的脸?害他这个时候不能出现在她面前。

    真是骄傲啊!这个就是她,不是吗?展令扬警觉的看着摇晃不稳的女孩。

    呼!终于能站起来了,只是--

    “小心!”最前的向以农飞快地接住倒下的蝶兮!从她微微潺潺站起来时他的心就拧起来,担心她会不慎跌倒,距离她还有段距离,不过,庆幸的是他还好及时接住了少女柔软的体!

    “谢谢你!”不然会很疼的!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没有力量果然不行呢!看来在她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暂时还是不要冒险了!

    “以后不要在没人的地方练习行走!如果真想走,就找我陪你!”感受到来自于女孩上的颤抖,向以农安抚的拍了拍女孩的后背!起,小心翼翼把女孩放上轮椅!

    “嗯!”是她太心急了!

    这终究不是真实的世界!终究,不是呢!

    无论走过多少路,到达多少个地方,都找不到归属感!

    不论做什么,寂寞,空虚都如毒蛇一样不断地盘噬着自己!

    向以农看着被落寞与悲伤围绕的少女,心微微抽空,仿佛周围灿烂阳光也无法驱赶!

    蝶兮好似察觉到什么,瞬间恢复异样!

    “你先回去!我想一个人呆会!”蝶兮头也不回道!

    “以农,我们先回去吧!她需要安静。”安凯臣走出来不着痕迹拉开向以农扶着轮椅的手。

    明白她不想让人看到她此刻神的心,向以农很干脆的转!她是骄傲的,不许自己让别人看见她的负面绪!

    感觉到后的人走远,蝶兮原本平静的眼神变得冷冽。

    “塞巴斯蒂安!”

    “要看好戏,就快会基地。”安凯臣神秘道,他没有忽略女孩那以瞬间的一异样。

    几人相识一眼,迅速动,飞奔,他们可不想错过什么。

    “下!”塞巴斯现出形,恭敬向轮椅上的少女行了个标准的礼!

    蝶兮没有其他任何表,只是盯着塞巴斯,不言不语亦不笑,宛如橱窗里摆设的水晶娃娃!完美无缺的脸丝毫未因此而破坏美感!

    可是,塞巴斯却能看出那双美眸中,掩藏着怎样的风暴!他并不在意她接下来怎样对他,他在意的是…他的下怎么坐在轮椅上!血红眼眸中的暗如流星般滑过,快速到让人无法察觉!

    “下!您怎么了!”塞巴斯上前半蹲下,伸出一如艺术家的完美的手抚上少女粉白的长发!

    “啪!”修长的手,在快接触到的那刻被无打开了!

    “塞巴斯蒂安!本小姐应该夸奖你的勇敢吗?”冷如寒冰的话从完美的唇中吐出。

    塞巴斯低头不语!他的主人不喜欢与她顶嘴的人!作为下完美执事,这个时候,自然是安静听从她的讯示!

    讽刺般勾起嘴角,硕大的琉璃月眸里有着让人难以察觉的厌恶!恶魔啊恶魔,你是否会后悔十年前冒然与她缔结契约呢?

    终究是贪婪惹得祸!

    “不听话的工具,本小姐留他何用!”蝶兮面无表冷冷道。

    “下!塞巴斯只是担心您!”塞巴斯惊慌得抬起头血红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少女!

    她比夏尔还要聪明!他可以知晓夏尔的想法,却永远无法预料她的想法!

    “担心?你是在说笑吗?为恶魔的你,有那个东西吗?”真是可笑的词的呢!月眸中有着难解的光,类似于讽刺,嘲笑,不屑!

    “下!塞巴斯真的是担心您!请您不要……不要……”这样嘲笑他!塞巴斯苦笑,心里微微泛涩!

    “怎么?你也会受不了了吗?如果你想要‘任’的解除契约,本小姐会答应的!毕竟--你对于本小姐来说,可是个很没用的恶魔呢!”塞巴斯看着月眸中满满的轻蔑,心里微微泛痛!

    “契约一旦缔结,就永生无法解除,下应该知道!”塞巴斯镇定道!

    “哦?是吗?如果本小姐说--能够解除呢?”随意的靠在轮椅后背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塞巴斯蒂安!

    “下!您就……就…”那么讨厌他吗?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无法忍受她的厌恶自己!

    “咯咯咯……最为资深完美万能的恶魔执事,你的礼仪哪去了!”她说过,一定会让你后悔你的虚伪!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哪做错了?你告诉我,告诉我啊!”塞巴斯猛的站起,双手撑在轮椅的两侧!歇嘶底里道!此刻,他只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该死的礼节什么的暂时都统统丢到一边吧!

    “为什么啊,因为,本小姐--厌恶你啊!”蝶兮如同孩童般天真无邪地笑着说道,但柔嫩白皙的手却邪恶的用力的掐住塞巴斯的脖颈!

    “你觊觎本小姐的灵魂主动与本小姐缔结契约,本小姐应该有跟你说过,本小姐讨厌窥视本小姐的人!”另一只手温柔的抚上了他俊美的脸,“啧啧啧!想要惑人的恶魔最后却反被惑了!真是可怜呢!”停下在脸上滑动的小手,眼神变得森冷。

    “你不该进行你那虚伪的演出!不该做出一副很关心在意本小姐的样子!更不该说担心本小姐!塞巴斯蒂安,你是恶魔,是没有感的恶魔!更是在这一刻对主人衷心却在下一刻吞噬主人灵魂的恶魔!这样的你,凭什么关心本小姐,用什么来关心!本来,你只需要做自己该做得事就好,但是却妄想觊觎得到本小姐的感!简直不可原谅!”更加施力掐住手中的脖颈!果然,恶魔就是恶魔呢,竟没有半点难受的样子!放下手中的动作,用力的推开呆愣的塞巴斯!

    “还真是有趣的表呢!不知道你的那位小主人有没有那个荣幸同样见识过!”清澈的月眸残忍地看着跌倒在地的塞巴斯。

    塞巴斯震惊地看着邪恶异常的女孩,她眸中的残忍竟让他这个货真价实的恶魔都觉得心惊!她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夏尔的事?

    “本小姐花了十年的时间跟你玩了这场主仆游戏!你应该觉得荣幸,这是本小姐玩得时间最长的一场游戏!”震惊吗?呵呵?恶魔也会有人类的表吗?

    “塞巴斯蒂安!还不明白吗?这次和以往不同,这场游戏的主导者不再是你,而是本小姐--佐藤蝶兮!能够随意结束它的,只可能是本小姐!”邪恶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塞巴斯,唇边嵌了一抹绝美的笑。

    “塞巴斯蒂安!再三违背契约的是你,本小姐觉得这场主仆游戏没必要在进行下去了!”

    “不!我绝不同意!”塞巴斯优雅的站起,走到少女面前,面上神色难以猜测!

    “请下再给塞巴斯一次机会!塞巴斯定会好好侍奉下!!”塞巴斯低头,单膝跪地,恭敬祈求道。

    “恶。。。魔?那个男人十恶魔?”这个世界上怎么有恶魔?向以农呆呆看着在少女面前显得卑微异常的俊美男人。那个男人。。。比他们还要俊美几分。

    “他就是十年前那个男人。十年毫无一丝变化。”曲希瑞看着跪地的塞巴斯。红眸?的确十恶魔的颜色呢!

    “说不定他真是恶魔呢!一个为低头的恶魔。”展令扬似玩笑道。那个男人着她,是一种压抑道极致的

    “十年,只为驯服一个恶魔。”她的心机。。。安凯臣深深的看着此刻比恶魔还要冷酷无的女孩。

    “还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呢?”雷君凡似讽非讽道。

    “君凡!”南宫烈警告看着雷君凡。她没错。

    真是出不错的戏呢!琉璃般眸中利光一闪!

    她并不是真的要和这个恶魔断绝关系!只是和他玩个让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游戏!何况,他还有用!停顿片刻,

    “本小姐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望汝不负吾之所望!”蝶兮平静的看着跪地的塞巴斯,淡淡道!

    “非常感谢,我的主人!下!塞巴斯绝不负下所望!”掩下莫名绪,塞巴斯郑重道!只是游戏吗?就算是,他也愿意陪她永远玩下去!

    “下!塞巴斯可以请教您一件事吗?您是怎么知道夏尔的?”塞巴斯犹豫再三,还是决定问出心底的疑惑!

    “塞巴斯蒂安,告诉本小姐,你最后有没有吞噬夏尔那个孩子的灵魂!”她并没有看过黑执事的结局!很好奇呢!

    “没有!”剧中塞巴斯对夏尔可是很特别呢!

    “是的!下!夏尔最后也成为了恶魔,现在或许在世界某处做着和我同样的事呢!”塞巴斯回答道!

    “是吗?那你可要多帮助帮助他,那个孩子…很可怜呢!”可是个坚强勇敢聪明的孩子呢!不过…夏尔的美貌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真是个可的孩子呢!

    “是!下!”他现在和夏尔已成了朋友!偶尔也会聚在一起!一般况下,他们都忙着自己的任务!

    “那件事做的怎么样了!”

    “下放心,绝对会在预定期内完成。它会是世界上最完美最珍贵的艺术品。”

    她很期待!

    “龙马他。。”她已经三天没和他联系了!

    “龙马少爷加入的青学网球部。并且已成为正选。”果然,只有地龙马少爷的事才会上心。十年来一直如此,虽然你想否认,而他——不想承认。

    “嗯。那就好!保护好他!小心佐藤雅介!他近期很活跃!”

    “是!下 !他的活跃是小姐赐予的!”

    “没其他的事就回去吧!有事,本小姐会召唤你!”佐藤蝶兮摆摆手示意让他下去。

    “是!下!”塞巴斯恭敬的鞠恭,深深看了眼神莫测的少女,便转离去!

    下一秒园中只剩蝶兮一人!

    “咯咯咯………”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