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伊藤忍一怔!令扬他既然要她的吻?为什么肯定自己会赢还要她的吻?只是玩笑?还是令扬喜欢上她?可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自己没有察觉?

    曲希瑞邹起眉,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玩法,也不介意他们拿自己当赌局,他知道令扬玩笑没有限度,但他还是不能容忍令扬那她来当赌注!

    空气停滞几秒,向以农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呵呵?令扬是开玩笑的吧!蝶兮她不参加!”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好的赌注?

    “怎么会?可的人家一向都很正直,怎么会开玩笑!她不参加没关系,可以暂时欠着!”展令扬笑眯眯的看着向以农越发僵硬的笑!丝毫没有注意到后伊藤忍的异样。

    “呵…呵?没有庄家,不好赌,还是算了吧!”

    “没关系,那就让可的人家吃点亏,兼作庄家好了!”一副大义凛然我为了大家着想的模样!狡猾的狐狸…商…向以农不停地在心底诽谤着!老天…怎么不让他一头撞死算了,让他遇到展令扬这个克星!

    到底是谁吃亏了?令扬这小子也太会做戏了吧!别说他们根本不会那那些钱当回事,就算他赔了那些钱,恐怕也会有办法让他们把钱如数的吐出来。这小子到家里面来着!安凯臣雷君凡两人莫不一脸黑线!

    她的…吻…想到这里向以农心莫地一颤!她的吻却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啊!”南宫烈率先收回对视的目光,烦躁地踢了下脚底的碎片!她的吻…她的吻…她的吻…他该怎么做…曲希瑞凭什么能够以她的保护着自居?凭什么?

    “你凭什么为她出头?以什么份?她承认过你吗?”南宫烈锐利地目光直视曲希瑞!该死的,他讨厌这样,讨厌他们把佐藤蝶兮归纳成是曲希瑞的!

    南宫烈的话让曲希瑞猛然一怔!‘我你’三个字他始终没机会说出口!怕吓坏她,怕她难以接受!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想告诉她事的经过,她清醒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他想等她再熟悉他一点点、再熟悉他一点的时候才告诉她他的感!就这样,她还是她,他也还是他!那他以什么份?他该怎么回答这个让他难堪却又难过的问题?

    向以农担心得看着沉默不语的希瑞!

    “啊哈!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吗?希瑞既然抱了那个女孩当然是要负责的了!”向以农转首对着南宫烈嘻皮笑脸的说道!烈的问题太尖锐了!

    “抱又怎么了?我还摸了呢?!”南宫烈挑衅地看着嘻皮笑脸的向以农!

    “你摸哪里了?”颤抖的声音。

    “从上摸到下!”南宫烈得意的说!他的确是从她的眉摸到她的脖颈!

    从上摸到下?从上摸到下?向以农只觉得他头脑里嗡嗡响,不停的重复着南宫烈的这句话!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那我吻了她,是不是更应该负责,娶她呢?”南宫烈一脸无畏的说!他吻过的女孩何其多,要是都要负责的话,那还得了!

    看戏看得正起劲的展令扬一愣!移开注视在曲希瑞上的视线,盯着南宫烈,烈说的是真是假?

    “南宫烈!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曲希瑞冷着脸,眼睛泛着寒光,语气里的敬告可以显而易见!

    “我没有开玩笑!我的确是吻了她!你们知道的,她那么美,还一动不动的躺在上,看到的人难免会犯罪,所以我就不自的吻了她!”南宫烈一副的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曲希瑞。迟早要对上的,只是早晚的问题!

    “砰!”

    南宫烈惊愕的看着对他挥拳的向以农!

    “南宫烈!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怎么可以碰她!她和你玩的那些女孩不一样!你怎么可以乘人之危!你混蛋……”难怪她嘴里说着不要靠近她之类的话,原来恶梦是这个混蛋!他要打死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猥琐未成年少女!

    曲希瑞有些愕然地看着不断挥拳的向以农!虽然很气愤,但理智告诉他烈不会是那样的人!烈虽然风流,但绝不下流!

    一追一逃、一打一躲的场面让展令扬、安凯臣、雷君凡以及有些神游的伊藤忍几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雷君凡有些同的看着被揍的面目全非的南宫烈,但全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安凯臣则是蛮有兴趣的看着狼狈闪躲的南宫烈,这样的场面难得一见啊!考虑要不要录下来,闲来无事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打发打发时间!

    南宫烈一边小心避开连续挥过来的拳头,一边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以农误会的话!

    展令扬一边看一边感慨万千:人啊!有时候是不能逞口舌之快的。

    这家伙发什么疯啊!?应该要揍他的不是希瑞吗?他来凑什么闹啊!南宫烈险险地闪过一拳,有些踉跄的退后半步!

    该死!什么时候能停啊!再打下去他可真的要死的。那个家伙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南宫烈求救似的看着边上看戏的几人!没想到几人都移开视线,就是不看他!

    南宫烈侧过子危险的躲过一拳!不行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不死也半残!

    “喂!戏也看够了!快来帮忙啊!”该死!真是有够狼狈!

    脸上中了一拳,鼻子流血,脸颊青了一块,右手肘当了三拳,左手肘挡了一拳,估计话没有希瑞的药,半个月都别想拿扑克牌耍帅了!右和左肩着实挨了一拳,以以农的力道,也有够他受的了!嗯…总体效果还算不错!展令扬略显满意地点点头!

    展家的人可是很护短的。在他如此这般正式宣告之后,还有胆量乘口舌之快,那就别怪他之前的见死不救了!

    这场东帮内部混战的戏也差不多是时候落幕了!看着两人还在那边你追我闪,展令扬好笑地摇摇头走进战争圈内,眼明手快的截住向以农挥向南宫烈的拳头!

    “以农!烈是开玩笑的!烈…你说是不是啊!”展令扬轻松的接下向以农的拳头,扬起他那灿烂异常的一零一号笑脸对着明显松了口气的南宫烈说道!

    “啊!?啊…是啊!”南宫烈一边喘着气一边应道!

    “是什么?是你个头啊!你这个变态,竟然猥琐蝶兮,她可是未成年少女!太丢我们东帮脸了!令扬,你闪开!看着我怎么‘好好招待招待’他!”向以农一副不打死南宫烈不解气的模样顿时让展令扬有些傻眼!这个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喂!向以农!你说谁是变态?谁猥琐她了?”只是印一下也算猥琐吗?犯的着一副不打死他不罢休的模样吗?

    “哎呀!?你这只花蝴蝶□蝶兮还不承认?就算是□未遂那也是□!你这该死的□犯!”听到南宫烈的否认,向以农立刻火冒三丈的怒吼道!死不要脸的家伙到现在还不悔改!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这个家伙还这边风清云淡满不在乎的,实属可恶!

    ‘轰’地一声!南宫烈只觉得被雷劈了一下!他出现幻听了吗?□?还□未遂?该死的!敢他南宫烈在他向以农心里这般低级?□?亏他想得出来,要是…那样…也肯定会是她…愿意…脑中浮现的种种旖旎景!脸一红朝着向以农就一声怒吼,

    “□?该死的!向以农你是三流言的电影拍多了还是看多了?我有那么饥渴吗?就算真的要做,那也只会是她愿意才会发生的事!我南宫烈何时强迫过女人?还□未遂呢,真亏你想得到?”

    青了的脸并没有损坏南宫烈的俊美,反而给他添加了种另类的野

    向以农脑袋闷了下!好像是没有过!可是…“你说你从上摸到下!”疑惑的语气!

    “那是指脸!从她的眉摸到她的下巴!”有气无力的声音!

    “你说你吻了她?”呃?那这个呢?

    “只是碰了下而已!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亲下脸蛋没区别!”无语的声音响起!

    “噗…哈哈…”爆笑声自两人口中而出,雷君凡安凯臣笑的前翻后仰!

    “哈哈…烈…变态…猥琐未成年少女…哈哈…”雷君凡戏谑看着狼狈不堪的南宫烈,笑的语不成句!他可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烈啊!

    “该死的□犯…哈哈…”亏以农想得出来!安凯臣笑趴在雷君凡肩上!当时和以农加入这个东帮还真是个正确的选择,真是太有趣太好玩了!

    南宫烈一脸郁闷的看着大笑地两人!悻悻然的摸摸鼻子,他还不清楚这帮人,可都是喜欢看戏的主啊!

    以农不是冲动的人!凭着烈的两句语音不清的话就激动的揍烈,这很不符合常理!展令扬收起心中的疑惑,笑眯眯的看着呆愣着的向以农,“小农农怎么会这么想?”

    曲希瑞若有所思地看着怔忡忡的向以农,以农的行动太过反常!

    “啊!?”回过神来的向以农笑看着展令扬,“呵呵!没什么啊!误会而已!”

    南宫烈不可思议地看着恢复理智的向以农,把他打成这样只是为了‘误会’?那要是‘真的’那还得了?想想体就发寒!

    “既然都是误会那大家就散了吧!”展令扬对笑得直不起来的两人拍拍手!

    转对着鼻青脸肿的南宫烈提醒道,“还有小烈烈,为了避免佐藤蝶兮心生疑虑,在你脸伤没复原前就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南宫烈点点头表示明白!

    只是误会吗??展令扬隐下心底的疑惑,跟着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