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只要你们真的喜欢,我会加油坚持的!

    但是。。。因为是第一次写文,还请你们多多支持!

    (*^__^*) 嘻嘻……

    不要大意的多收藏、评论的啊

    
  “希瑞!她拥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你还把她当成‘一般’的病人吗?”向以农一踏进卧室就看见曲希瑞一脸伤心绝的表,不忍出声道

    “她会没事的!我们能做得只能是等!”毕竟她可不能用常理对待!南宫烈蹙眉看着上没有生命迹象的女孩,他的好友为了这个女孩花费很多心思了!她无形中打乱了我们接下来的计划!真是个‘危险’存在!

    “不用说就知道又是你那超强超准的第六感,是吧!希瑞,放心吧!烈都说她会醒她就肯定会醒啦!”向以农安慰道,还真不习惯看到自家好友‘担心’的模样,唉…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向以农看着沉默的众人,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上的女孩!应该还是个孩子吧!那天穿的是国中生校服!你可要醒来啊…到时还要做我电影的女主角呢!

    “下!”

    “谁?”谁在叫她?

    “下,我是小青鸟啊!”女神下不记得她了??

    “小鸟神?这是哪儿?”陌生…又熟悉?

    “下!这是在您梦中的海洋里!你梦到了哪儿我们现在就在哪儿!下又梦见前生了?”青鸟担心望着沉浸在绝望痛苦中的下 。

    “是吗?难怪这么不舒服呢!”蝶兮平淡道,“你毕业了吗?”

    “什么?”青鸟迷惑地看着背对着她轻抚海豚的蝶兮,下好温柔哦!

    “哦?应该试是问你———出师了没有!”她说得话很难理解吗?

    “啊???”青鸟只觉得她的小脑袋里像是在放着五彩烟花,整个人晕乎乎的。

    “你是半调子吗?”说的通俗点,应该会明白吧!

    “啊?”下还是像以前一样神明,她完全听不懂女神下的意思。

    “为什么我救一个人就变成半死不活的样子!”没办法沟通!这就是鸟与人的区别吗?

    “青鸟来找下正是为了这件事!下无须怀疑自己的能力!您的能力是可是天界最高的--随心所!至于今天这个状况,是因为下的灵魂虽然强大,但是下现在的体毕竟不是神体,无法承受过于强大的灵力 !下在未来三天没有任何行动能力!接下来三十天会慢慢恢复!至于下什么时候能够行走,那就要看下的灵力与融合的快与慢了。请下宽心!经过这次的劫难,下现在所居住的会升格变成神体!今后---没有什么可以约束下!”眼前这位强大的女神陛下是自己一直追随的! 一直都是!

    “是吗?接下来三天是废人吗?”还真是难以忍受呢?呵呵?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有无力的一天!可是现实总是出乎意料,就像……曾经自己也从没想过会被自己最亲最的人背叛一样!指甲掐入手心,点血,都不会再痛,麻木,亦是如此!

    “请下忍耐!”青鸟知道下在想什么!前世…对下来说太过残忍了!好在她已经找到下,收集齐的灵力,与下灵魂相融,下再也不用经历轮回之苦!

    “你下去吧!也该回去了!”不知是在说她还是她!

    “下。。。。确定不想恢复神的记忆?”女神与天帝千万年来的纠缠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蝶兮并内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用行动代替了语言。

    神的记忆?并没有必要知道。一个女神,会经历轮回,那么----定是发生了什么。至于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兴趣知道。

    看着转离去的下,青鸟微微作缉,振振翅,依依不舍地飞走了!她还是帮下好好守着女神,等待女神回归!

    。。。。。。。。

    。。。。。。。。

    。。。。。。。。

    “嗯…”体动弹不得,但意识却清晰得很。真是难受!废人的感觉,她又要经历一次!她讨厌透了这样的感觉--好似垂死挣扎般。

    察觉到女孩动作的男孩们,全都屏住呼吸,静静等待。

    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

    “呃…?”都看着她干嘛?目光缓缓从几人脸上流过,停在‘罪魁祸首’上!

    “你…过来!”蝶兮虚弱的喘着气!该死的,她要剥削他剥削到他死!

    暗光自某些人眼里一闪而过!

    宫崎耀司小心掩下因她停下来的目光而开始飞跃的心,小心翼翼地扶起上女孩,垫好软枕,让她靠得舒服点!

    “未来三天本小姐没有任何行动能力,还有接下来的一个月本小姐连个普通人都比不上,你要保护好我!”宫崎耀司心痛地看着说了几句话就开始轻喘的女孩,温柔地抚摸着她苍白的脸,好似这样才能够添上一丝红晕。

    “笨蛋,放开,疼?”蝶兮痛苦的邹着眉!

    宫崎耀司脸微红不好意思放下手,别扭的挪开眼睛不看眼前表煞是可的女孩。

    “笨蛋。。。”

    “啊…美丽的女孩肯定会有个美丽的名字啊吧!会叫什么呢?”展令扬笑眯眯得看着怒视宫崎耀司却一直无视他们的女孩,他至今还没有遇到能够无视自己的人呢!想让那双美丽的眼眸也印上自己的影呢!谁会甘愿被无视呢?他--很不愿意!

    蝶兮转向打断她话的好似永远只是一副一零一号笑脸的展令扬!一双绝美清澈的月眸望进那黝黑深渊。眼底的不悦任是谁都没看见!

    “可的人家叫展令扬哦!你可以叫可的人家小扬扬哦!”展令扬不动声色笑得更加灿烂,只是刚刚心底那一轻颤……绝美的月眸那样深深的看着你,仿佛山涧的水潭,清澈却又幽深,仿若能够轻易看穿你的掩藏。即使如此,却不舍移开!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轻颤,他迷恋那瞬间的旋律!

    “呵呵!想看你哭泣的样子呢!人啊…总是一个表会让人厌倦的!”蝶兮轻笑出声,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东帮六人之首展令扬,追求自由与青吗,友第一吗,可是有人告诉过她是最重要的呢?咯咯咯…到底会是谁的正确呢!

    展令扬愣了,她…的意思是。。。讨厌自己吗?哭泣吗?他才不会哭泣,他展令扬永远只会笑!

    转头不再看让她烦躁的笑脸,看向宫崎耀司,“马上接通佐藤家的电话!”她没办法动作!

    看着微邹精致的眉的女孩,宫崎耀司强忍住想要上前抚平的念头。

    “宫崎耀司,我的名字!”

    “我立刻去办!”佐藤家?是那个佐藤家?宫崎耀司转离去,他对她一无所知,有必要查一下了!

    佐藤家?伊藤忍惊讶的看着上的女孩。她和那个神秘的佐藤家是什么关系?

    “有什么问题!”这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深邃压抑,不像其他几人单纯欣赏自己这幅容貌,他眼里透露出异样的感,自己认识他吗?蝶兮从一开始就发现这个混血儿对自己的不同,东帮里的混血儿不只一个,他会是谁呢?

    “我是曲希瑞!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她终于注意到自己了吗?

    的介绍自己,小心翼翼寻问却又害怕拒绝被告知的表,让等待中的蝶兮突然觉得----也不怎么无聊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话毕,宫崎耀司就拿着接通的电话走进卧室。

    宫崎耀司走近蝶兮,坐在她边,把电话放到她耳边。

    “森田!”

    “小姐!”

    “未来几天不会回去!”

    “小姐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对了,小姐,塞巴斯先生…”塞巴斯略带强制的拿过森田手中的电话,友好得对其一笑,

    “还是我来接吧!”

    “下!好久不见!”只有跟随后执事才是他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蒂安!不久!”才五天而已!

    “下!我已完成THE ONE的后续工作回到本了!”

    “是吗!很好!”蝶兮毫无诚意说着夸奖的话眼睛里的清澈已不在取而代之是深不见底!

    “下!您在哪里?需要我去接你吗?”塞巴斯担心的询问道! 他可是很想见到他的主人!

    “不需要!既然回来了,这几天就帮本小姐好好打理佐藤家!”蝶兮的冷言拒绝,她厌恶虚假的东西,恶魔的‘担心’,还真是讨厌的东西!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后悔他的虚假!

    “下…”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