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

    看了眼毫无反应的慈郎,再看了看眼底盛漫风暴华丽丽地迹部,蝶兮决定装无辜,叫醒傻笑中的某物,

    “慈郎,有人找你呢!”拍拍迷糊某物的脸

    慈郎按住将要抽离的小手,蹭了蹭,“嗯!好舒服哦!”

    “额?”还真有点无语了!另一只手抚上某物的脸,略施力,转向门口,“看!慈郎,门口的少年们你认识吗?”

    “迹部?你怎么会在这里?”清醒过来的某物迷惑不解的看着站在门口迹部等人。

    “你竟敢问本大爷为什么在这里?”迹部抚着眼角泪痣,努力平复着心底这股莫名怒气!少年与少女的亲昵,让他觉得…异常刺眼!

    不愧是迹部景吾啊!盛怒的迹部依然华丽非常!一合剪的银色的校服使得形更加拔异常,银色微翘的发,淡紫的眼眸,华贵的气质!啧!不愧是本小姐的…表弟啊!抚着泪痣的经典动作她今天是见识到了!

    “迹部是来找慈郎吃饭的吗?慈郎今天不吃了!”看着直接无视迹部怒气的某物,好笑地摇摇头,

    “慈郎,不吃会饿的哦!和你的同伴们一起去吧!”

    “那小兮呢?”慈郎捂住干瘪的肚子问道

    “咯咯咯…我啊!要走了呢!”蝶兮跳上桌子,准备从窗口跳下去

    “撒!慈郎快去用餐吧!”朝某物拜拜手

    “AngleBaby小姐还真是神秘呢!”低沉感的嗓音响起,带着好听关西腔

    “诶?”蝶兮收回已探出窗外的一脚,疑惑的转头!看向懒散靠着门框,有着海蓝色的短发,戴着平光眼镜的忍足,跳下窗台,“SA!是你在说话!?”随意卷玩着垂在前的发,漫不经心朝忍足走去!

    “美丽的小姐,我是忍足侑士!”忍足上前,牵起蝶兮白皙如玉的手,微弯下,亲吻了下白嫩的手背

    “我是担心你现在出去会有麻烦!”他可是把那段经典视频传到网上去了,估计全世界现在都已经知晓拥有‘天使之音’的少女有着独一无二的粉白色长发与月眸!怕是所有的媒体与歌迷都在找她吧!

    “此话怎讲?”蝶兮放下手中把玩的发,疑惑的看着忍足!麻烦?呵呵?好笑的一个词!

    “我已经把关于小姐美妙歌声与绝美舞姿那段剪辑下来制作成视频上传到网上了!”忍足有趣地看着绝美女孩多变的表,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怎么可以?”啊!她还打算一直神秘下去的呢!都被这只关西狼给捣乱了!狠狠地踩上这只狼脚,

    “你这只可恶的家伙,讨厌的家伙!做出这样讨人厌的事就算了,怎么可以笑得这么欠扁!”狠狠地掐住正笑得一脸得意的脸,乱扯。

    本来一脸有趣欣赏女孩苦恼可异常的表的忍足,硬是被女孩接下来的动作给惊到了,先是毫不心软重重踩上自己脚,再来是狠狠地扯拉自己这张俊美非常的脸,想想哪个女孩不自己的这张俊脸,偏偏她…疼痛拉回忍足神游的意识,

    “啊!痛!痛!快松手!不对…是松脚!”

    “到底是松什么啊!”

    “松…松脚!”

    “唔…松手!”满意看到因自己施力而更加纠结的脸,“啊…还是这样看得的舒服!”

    “迹部…”忍足求救地看着迹部!

    迹部上前扳开女孩的手,把她困在自己的怀里,解救了忍足

    好小好软…也好香啊!只是这样便已满足!这些天堆积的烦躁全然不见!

    “你给我放开…放开!”蝶兮挣扎着,“本小姐一定要毁了他那张可恶的脸!”

    迹部看着嘟囔着嘴巴,恶狠狠的瞪着忍足的女孩,觉得万分可,更加用力把她搂向自己,香味好像更浓了,是自己的错觉吗?低下头凑近女孩的脖颈,伸出舌尖轻了女孩的颈!

    蝶兮顿时僵硬,怎么…那么像吸血鬼吸血前奏?

    “部…长?”本来还有趣在看忍足首次吃鳖的网球部正选,注意到部长对与女孩的动作,忍不住出声阻止

    回过神来的迹部更加施力拥着女孩,不让她回头看自己羞赧的脸,镇定地说道,“我是迹部景吾!”

    “哦。”她知道!

    “你的…名字!告诉我!”

    “啊?”真是奇怪的习惯,哪有人背对着自己做介绍的,“月城蝶兮!”略挣扎了下,抱得她很疼哎!

    “迹部!你放开小兮!”慈郎扳开迹部的手,拉出蝶兮,把她护在后,防备似的看着迹部

    “慈郎,你那是什么不华丽的表?下午部活训练加倍!”迹部抚着泪痣宣布着!

    “啊!为什…”还没说完就被蝶兮捂住了嘴巴,“慈郎,不要说了,说了会更多的。”

    迹部看着女孩的动作,银眸中幽光一山,“三倍!”

    被捂住嘴巴的慈郎可怜巴巴的看着蝶兮,

    “呃…”蝶兮狡黠地笑了笑,“慈郎可以翘掉的嘛!”放下捂住的手,踮起脚,轻轻的揉了揉某物的头,

    “慈郎不是很会逃跑的吗?到时找个隐蔽的地方睡过那段时间不就好了嘛,没事担心那个干嘛呀?”

    她…也太大胆了,当着部长的面,教唆慈郎学长翘部活!凤脸红的看着蝶兮!

    “忍足君!我们在来算我们的账好了!”蝶兮转向一旁的忍足

    忍足看着活动手指的蝶兮,怕怕地往后退,解释道,“蝶兮小姐,那个…不是我…”

    “忍足!”迹部危险地看着忍足

    呜呜…看来他这个黑锅是背定了!哭无泪的忍足看着不断靠近他的蝶兮,认命地闭上双眼

    “蝶兮!还是原谅忍足吧!”迹部拉着蝶兮说道

    “叫姐姐!要叫姐姐的哦!”蝶兮挑起迹部的下巴,神秘地笑了笑!

    “SA!既然是少年的要求,那么本小姐就勉为其难原谅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吧!”

    蝶兮转打量着门口各色少年,

    “少年们,你们谁会戴假发!”

    “都不会吗?”蝶兮失望的看着面透难色的少年们

    “学姐!”凤不忍看着女孩失望的样子,“我会!”

    “真的吗?”叠兮惊喜地看着眼前这位温柔少年

    “嗯!有帮姐姐戴过!”凤害羞的说道

    “哎!那你来帮我戴吧!”蝶兮拉着凤朝坐位走去

    “嗨!”凤接过女孩递来的假发,放在一边,小心翼翼的整理起女孩粉白色的长发,好美的头发,柔滑的触感就像中国丝绸一样

    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呢!“你真温柔!”

    凤一个颤抖,指尖碰触到女孩圆润的耳垂,顿时脸上爬满了红晕!“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故意!”凤慌忙道歉,怕女孩误会他

    “咯咯咯…没关系,如果是你的话!”蝶兮脸不红心不跳说着暧昧的话!

    “啊!?”凤的脸瞬间红的滴血!学姐…她…心跳得好快啊!虽然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但还是无误地帮她戴好了假发!

    “你叫什么?”蝶兮看向后的凤

    “凤长太郎!”凤羞涩回答道

    “我是蝶兮,蝶兮哦!”蝶兮俏皮的眨了眨眼,她可不姓月城!

    “岳人,以后要跟凤学学怎么戴假发!你可是要负责任的哦!”早就注意到一脸黯然的岳人,还是活跃比较适合他啊!

    “啊?嗨!”向眼神飘忽脸爆红就是不敢对上女孩戏谑的眼神!

    咯咯咯…怎么都那么害羞啊!纯真的表现啊!她…果然还是比较喜欢纯真的人呢!

    蝶兮好奇地走到桦地面前,用手比了比两人的高,“你怎么可以长这么高?我才到你这里呢!”用手比划着!

    “桦地!”桦地看着不满自己高撅着嘴的女孩,眼里透出一丝笑意。

    “以下克上!”

    “哎?”疑惑看着突然出声的吉若。

    “吉若!”吉脸微红。

    “冥户亮!”

    “呃…大家好!你们叫我蝶兮就好了!”

    “萨!今天的事就请大家保密好了!以后有人的地方就当作不认识本小姐好了!”蝶兮越过桦地,就向门口走去。

    “你这不华丽的女人去哪儿呢?”

    “翘课呀!迹部…还有大家要帮忙保密哦!”调皮的眨了眨灵动的眼睛,黑发在空气中弯出了好看的弧度,转便快速跑开了!

    她就是今早翻墙的神秘女孩!忍足抚着下巴,思索着!不过…真的好可啊!她称呼自己是讨厌的人呢!真的…难以接受!迹部…对她很是不自呢!连本大爷都没说呢,还真是差别待遇呢!

    迹部一直看着蝶兮的背影,直到消失,才向食堂迈去!其他人纷纷收回心思跟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