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蝶兮无聊的看了眼正在讲台上讲的火朝天的老师,转头望向窗外纷飞樱花!蝶兮轻蹙起眉,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平静过了,大概很久很久了。

    一阵微风吹来,夹带樱花的香气,让蝶兮微微蹙起的眉舒展开来,舒服的眯起眼睛!

    睡得正熟的慈郎忽然抬起头,迷糊得朝四周看了看,他好像闻到她的香味了!

    正讲课讲的吐沫横飞的小岛美佳看到醒了的慈郎激动不已,言语更加激烈!她的付出终于有回报了!看来她的课越来越有吸引力,连这尊睡神都能感动,不枉费她这么努力!

    又一阵风流过,慈郎一下子找到了目标,

    立刻站起来,隔着桌子扑到蝶兮的肩上!

    “慈郎找到你了!你不能在离开慈郎了!你都离开三天了,慈郎为了找到你,都没有睡好!”边说边不断蹭着蝶兮的颈!

    正一脸享受微风的蝶兮对突然被某物扑到只是愣了下,便回过神来!对于面对后这只,应该早有被他突然‘袭击’的打算才是!

    被吵醒的向愣了几秒钟,连忙起把慈郎往坐位是拉,“慈郎,她不是‘她’啦!你这家伙怎么连做梦都不忘非礼她啊!”这家伙…还真沉!都拉不动!

    “不是的,她就是天使!”慈郎眯着眼继续磨蹭!就是她,香味一样,蹭起来也…一样的舒服!想到这里慈郎羞红了脸!

    “哎呀呀!你这家伙在想什么呢?”向气愤地瞪着慈郎红了脸更加用力把他往外拉!

    蝶兮努力地克制自己想要推开颈上某物的**,艰难地抬头看向讲台上气的双眼喷火的小岛美佳,怎么还不行动啊!她快受不了了,好痒啊!

    “介-川-慈-郎!你马上给我出去罚站!”小岛美佳接受不了眼前这个打击,他根本就不是因为自己的课精彩而醒的。不是就算了,她认命还不行吗?竟然在自己的课,名目张胆搂着刚来的女生,不能原谅!

    听到熟悉的‘狮子吼’慈郎愣了下,一个没抱紧便被向给拉了回来!

    蝶兮暗自松了口气,再慢一秒,怕是自己会推开他了!

    “还不快给我出去!”又是一阵狮子吼!

    “你不能再走哦!慈郎会在门口看着的。”一步一回头,慢慢地走到了门口!这次他会看好她!这几天自己都没有睡好,眼睛都变黑了!

    “月城桑,慈郎他只是认错人了,你不要生气哦!”向担心的看着从刚才就不发一语的女孩!奇怪!慈郎一向不与网球部正选之外的人接触,为什么会抱着不认识的人不放呢?当然除了那个的‘她’了!难道…她…他虽然单纯但并不是愚蠢!

    “没事!不用太在意!”蝶兮小声道。两个都是单纯可动物呢!单纯的人,会不会染上黑暗呢?好想知道呢!

    啊!向兴奋的右拳击左掌,他知道自己在哪里听过她的声音了!他昨天晚上还听她的歌入睡的呢!他对她的声音可是很熟悉,她的每首歌不管是自己听懂的还是听不懂的自己都听了好多遍呢,能不熟吗?

    向看着蝶兮的背影越发切,果然越看越像!他真是个天才!

    感受到后方的视线,蝶兮暗自心惊,该不会被发现了吧!自己的伪装很到位啊!何况那天除了慈郎他们也没有近距离看到自己的脸啊!

    罢了!顺其自然好了!自己也并不是非要隐瞒不可!蝶兮撇向门口,看着不断朝她看的慈郎某物单纯的模样,紫眸中暗光一闪,这样纯净的人让她有点狠不下心,如果…不,如果你心软,如果你去相信,你会想之前一样被伤害被背叛!你又会回到痛苦的深渊…

    不…她绝不要!蝶兮努力压制自己上的戾气,平复不断翻涌的绪!她不要再经历那些绝望与愤怒!她…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她!这辈子--她宁可负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负她!

    蝶兮肆虐的笑开了,不要太认真哦,慈郎还有…即将陷入游戏的各位!

    呼!终于结束了!还真是漫长啊,这节课!她该要不要考虑考虑下午逃课呢!蝶兮煞有介事的思考着!

    慈郎一听到下课铃声就向蝶兮方向飞奔而来,就快扑到蝶兮的时候被一直注视蝶兮的向眼明手快地拦截住,“岳人,你放开我!慈郎想要抱她!快放开啦!”没能如愿扑到蝶兮的某物死命挣扎道。

    “我怎么可能会放开你!”向没好气的说道,不能让慈郎抱到她,他要保护她!

    啊!蝶兮侧看着有点吃力拉着慈郎的红发妹妹头的向!好精致的人儿!难怪总被认作女孩子呢!因为拉着某物的动作,白皙精致的脸上浮起了红晕!啊呀!真有的一句话:我怎么可能会放开你!真有趣!以前看网球王子这部动漫的时候,就喜欢里面的人物,觉得很单纯也很简单,可的让人向往!如今自己也在其中,感觉…还真是果真如此呢!

    向在蝶兮的打量下,眼神越发飘忽不定,手心出汗,全僵硬,她干嘛要一直看着他!?该死的,关键是她看她的,他紧张个什么!

    蝶兮勾勾手指,示意慈郎过来!

    “怎么认出我来的?”蝶兮半搂住扑过来的慈郎,宠溺的揉了揉他浅棕色的发,在他耳边低喃!

    “慈郎闻到你上的香味喽!”说罢,慈郎用力的嗅了嗅蝶兮的颈,舒服的叹了口气!他从没闻过这么好闻的香味,只有她上有!

    香味吗?倒是被她忽略了!那种不似任何香味的香味,却又比任何香味都要来的香的香味,是从自己血液渗透皮肤散发出来,无法掩饰的。如果自己做激烈的运动,血液流动加快,香味就会越浓,还能吸引彩蝶。话说--还是神的恩赐呢!蝶兮眼里讽味越演越浓了。

    他以为自己是犬类吗?坏心的敲了敲某物的头,“小慈郎,你以为自己是狗狗吗?凭气味识人?”

    小慈郎是在叫他吧!?是昵称呢!慈郎傻傻的笑了起来!看着慈郎单纯的样子,蝶兮眼里掩藏很深的讽意渐渐淡去,有得只是溺人的温柔!

    看着她对慈郎的宠,向失落的低下头!他不想看到她眼里只有慈郎,他也想得到她的宠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之仅是游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