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天堂地狱自己选

    “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全部都要。席凯祥快来结账”纱夕瑶大声的吼着,以宣示心中的不满,另一方面是为了报复席凯祥刚才对她的所作所为。纱夕瑶心中现在有个恶魔在叫着:“可恶的席凯祥,真不知道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竟然敢骂我,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当我是病猫啊。席凯祥你这脑残,祖国的长江黄河都被灌进你的脑子里了吧,才怪脑子时不时有着类似脑浆的东西流出来,真恶心!”

    席凯祥哭丧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扁扁的钱包,心疼极了,在一旁抹着眼泪。这时辛沫玲走过来关心的问(其实好假的说,只是因为叶慕汐和慕希琳说要先给他希望在给予他更大的打击,这才好玩,要不她辛沫玲才不会来关心这个鸟人):“你没事吧?你的脸都成猪肝色了,比吃了屎还难看。”席凯祥听了这席假惺惺的话,高兴的不得了,立马站起,拍拍自己的说:“放心吧,我怎么可能有事,我是不会让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担心的,否则我不成了千古罪人了。”“这人脸皮真是够厚的,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口”辛沫玲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叶慕汐在一旁狂吐,慕希琳和冷汐妍在捂着肚子狂笑,纱夕瑶气的整张脸都歪了。

    纱夕瑶杀气腾腾的走了过来一把把辛沫玲拉开,张开嘴一阵河东狮吼:“席凯祥你知道你有多猥琐吗?你也不自己撒泡尿照照看你自己长得多丑,以你这一脸黄褐斑、雀斑,能泡到女孩子吗?瘦的跟个猴子一样,你以为你自己是个猴精啊。人家猴子都比你好。”席凯祥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冷汐妍吐槽:这人还有自尊心吗?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侯有的,奇迹啊!)

    席凯祥浑散发着幽幽的死人气息,辛沫玲走了过来,用柔柔的语气,滴滴的说:“祥···你没事吧,瑶也不是故意的,是因为你真的好猥琐、好丑,真是鬼见鬼叫、人见投胎、神见神敖。你这副脸庞搞的人间乌烟瘴气的。不过,你不要灰心,你虽然丑但至少还有个人样。”刚刚还死气沉沉的席凯祥顿时眉开眼笑,嘴巴弯道眼睛上去了,说:“谢谢你,玲。你要买什么,尽管挑。”辛沫玲听到这句话,心里乐开了花,立即说道:“真的吗?那我要那牛皮背包、纯羊毛衫、法式羽绒服以及刚上市的雪地靴还有······”席凯祥嘴角边的笑容逐渐凝固,但想到辛沫玲那天真的笑容(只有他才觉得那个笑容很天真)就狠下心来,勉强挤出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猥琐笑容,温柔的回应道:“没问题,来,这是信用卡拿去吧,想买什么就买。”看到这幅场景,叶慕汐的拳头突然握紧,手上青经暴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叶慕汐已经快忍到极限了(叶慕汐吐槽:(╰_╯)#  -_-#拜托,看他那猥琐样只要是人的都想揍他。)

    慕希琳看到叶慕汐那忍无可忍的样子,寒毛都竖起来了,冷汐妍也气得脸上写着‘杀了席凯祥’几个明显的大字。“轰”一声巨响慕希琳自己也看不下去了,爆发了强大的气场,震撼人心。叶慕汐惊讶的望着慕希琳,心中想着:“这席凯祥还真有本事,竟然能把琳气成这样,也是‘奇人’一位,等下出手时轻一点,把他的命留下来好了。”叶慕汐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外面上依旧散发着比之前恐怖十万倍的气息,强大的气息犹如无形的大手将席凯祥压得透不过起来,脖子好像被掐住一样,极其难受。

    “滴滴滴”超市里的时钟慢慢的走着,席凯祥被这恐怖的气息骇得不敢说半句话,冷汗如瀑布一般留下。“丫的,席凯祥你最近是不是欠抽。”一声暴怒之声乍起,夹杂着无穷无尽的怨恨向席凯祥袭来。纱夕瑶也彻底爆发了。四处强大的气场,包裹着如蝼蚁一般胆小的席凯祥。叶慕汐缓缓的‘飘’向他,嘴巴微张,吐出的话却令人感觉是到了北极一样:“天堂和地狱你选哪一个,你选择被我们几个群殴还是留下钱和卡赶紧走人。”这时,席凯祥才知道北极和南极并没有那么寒冷,叶慕汐说的话才是亿年不化的寒冰,冷死人不偿命。他赶紧留下了钱和卡,狼狈而逃。走时还不忘回头看看辛沫玲,在措手不及之下被纱夕瑶打了一拳,鼻血都打了出来了。

    【作者有话说:看了这一章有的孩子一定觉得席凯祥很欠揍、又很可怜,当然有的同学一定会轻点礼物、红包、奖牌,请做个有的同学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各位读者们,我如今还是个学生,无法像其他作者一样,天天更新,但还是希望各位喜欢我的作品。

重要声明:小说《每一天都在演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