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四婢的恶感成真,明亲王府中待客,在见得(身shēn)着貂裘走出轿门的白果之际,当下甩开白氏兄妹,飞(身shēn)驱马直闯薄府。

    面对气势骇人来势汹汹的旧主,四婢虽然惊惧,但毕竟主仆多年,晓得如何规避主子最盛时的顶级怒火,不成为被殃央的池鱼。况且此时四小姐不在府中,王爷也只有趁怒而来,败兴而归。

    “照王爷方才那风卷残云的怒气,一时半会儿怕是消停不了,真若碰着王妃,两人闹不好又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大吵。”绿蘅拍着(胸xiōng)口道。

    “所以,我们要不要捎话给王妃,请她这几天别回府,在宫里也躲着王爷走呢?”织芳建议道。

    “是啊是啊,等几天过后,王爷的怒气不这么尖锐凌厉了,两人兴许还能好好说说话。”缀芩深表赞同。

    绵芸更是即刻起而行之:“我去找高猛他们,赶紧进宫向王妃报信。”

    因此,薄光得到了不能回府的预警,纵然啼笑皆非,也领了四婢的(情qíng),留在宫中暂躲风头。但这座(禁jìn)宫毕竟也是人家明亲王的半个家,除了嫔妃们聚居的后宫内苑,他几乎可以随意行走,如果不想狭路相逢,惟有极力避让。几(日rì)下来,走暗路,寻捷径,竟也别有乐趣。

    “姑姑抱着浏儿坐轿回去罢,我一个人走走。”

    走出康宁(殿diàn),抬头看天色还早,又难得是个暖和天气,她将裹在小狐氅里的胥浏递给绯冉,自己踏上了一条岔路。如这般,不走既定的路线,也能到达终点,探幽寻奇之余,尚有另番体验。

    不过,这体验里也包括暗藏杀机就是了。

    对方出现的方式毫无水准,枝叶内的窸窣声足以令任何一个独走此间的人心生警惕,是而她加快了脚步,这也恰恰激怒了对方。一声尖厉的咒骂后,一个披头散发的形影冲出树丛,向她扑来。

    薄光边向旁边躲闪,边意图透过那层层乱发看破对方真容。

    来者首击不成,叫骂着高举一泛光物什再度扑上。

    这个攻击的杀伤力委实不敢高估,虽形若疯狂,却两足虚浮,给了她大把的时间逃逸。

    “姓薄的((贱jiàn)jiàn)人你敢走?把我害成这个模样还敢逃!((贱jiàn)jiàn)人,我杀了你!”那人厉声叱叫,紧追不舍。

    姓薄?她心中一动,忍不住回头,顿时无暇留心脚下,右足踩中了凹处,跌坐地上。

    “姓薄的((贱jiàn)jiàn)人,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来者凄厉叫着,两手共攥利物刺下。

    她疾向旁边翻滚,颈间一痛,有感利物的尖锐处擦了过去,且后脑撞上树干,眼前星光闪烁。

    “((贱jiàn)jiàn)人受死!”对方卷土重来。

    “啊,来人啊,有刺客!来人,救命——”是绯冉,回到德馨宫里久不见薄光回来,眼瞅天**暮,特意接应来了。她目睹这千钧一发的险况,喊犹不够,尚顺手抄起一截干枝没头没脑向凶手砸了上去。

    附近巡罗的侍卫闻声向此间靠拢,那人反(身shēn)钻进树丛。

    “您没事罢?”绯冉扶起薄光,问。

    她先摸了摸脑后那处肿包,后将手探向颈间的伤处,觑着指尖的鲜红血渍:“果然没毒。”虽然受伤的刹那已有感知,还须亲眼鉴证方可。

    “您……”绯冉哑口无言:这时候,换了后宫里哪位主子不是(娇jiāo)躯战栗魂不附体?

    “薄司药?”侍卫们步声急促,为首者正是卫免,“可曾受伤?刺客何在?看清是何人了么?”

    “受了点轻伤。刺客向那个方向跑了。没有看清面目。”她析楼分条一一作答。

    “你们几人向东边追下去,你们几个将这近处方圆仔细搜索,不可放过任何一丝疑处!”卫免指挥若定。

    她见太好不庆幸:“今儿幸好轮到北衙(禁jìn)军值守宫廷,倘遇上的是司大人,少不得有一番婆婆妈妈。”

    卫免回(身shēn):“此处离康宁(殿diàn)最近,我送你过去,先将你颈上的伤料理下罢。”

    “这点伤哪需要惊动太后?”她大摇其头,“才夸卫大人精干,这么快便罗嗦了。”

    卫免正颜凛色:“薄司药此言差矣,卫某既负责宫廷护卫,便当保证(禁jìn)宫内诸人安全。有人胆敢在(禁jìn)宫行凶,当然须报与太后知晓。”

    她拿出帕子,一手按在伤处,嘟嘟喃喃:“二姐也曾在后宫遇刺,到最后不也不了了之?我偏不过去,卫大人能奈我何?”

    绯冉偷眼瞄了瞄卫大人的僵硬脸色,窃笑道:“卫大人职责所在,薄司药别为难人家了罢。奴婢扶您到康宁(殿diàn)向太后娘娘禀报一切,也好尽快抓到行凶者,免得今后提心吊胆不是?”

    “我听姑姑的。”她乖声,“不过,我不放心浏儿,姑姑还是回德馨宫,我一人随卫大人去禀报就好。”

    “您的伤也该趁早上药,别留下疤痕。”

    “我到康宁(殿diàn)后立即用药,姑姑不必担心。”

    绯冉这才作别。

    卫免旁观者清,道:“她对你的担心不似作假。”

    她压声道:“绯冉姑姑精明能干,若是为己所用,当然最好,但还没有到了推心置腹的时候。”

    (禁jìn)宫内苑,不宜多言,两人行往康宁(殿diàn)。

    “你的伤当真不要紧么?”卫免觑她一手始终按压颈上,问。

    “伤我的是只女人用的簪子,虽然确定没毒,但在那等脏污的手里握着刺进本大人的(身shēn)上,想想便令人不快,还是多留点血清除下的好。”

    卫免眉锁如川:“你明明是个医者,还有这等洁癖?”

    “行医时和平时是两回事。”

    卫免不以为然,但生来不是喜欢奚落的本(性xìng),遂道:“对方用得是什么材质的簪子?”

    “非金即银。”

    “你没看清对方的面目,却看清了凶器?”

    “那人披头散发,脸上还似有什么东西……不过,骂声虽然嘶哑,肯定是个女子没错。”

    “女子?”卫免一怔,“你方才怎不早说?我也好吩咐他们按此搜寻?”

    她嗤道:“女子男子还不是一样?倘若是与刺杀二姐的幕后者相同,很难有所收获。”

    卫免面覆(阴yīn)霾。

    “忍着罢,且忌冲冠一怒为红颜。”

    “总有一(日rì)……”卫免牙关紧阖。

    “是是是,总有一(日rì)。”她把染了血的帕子随手掷了,“你(身shēn)上带有金创药罢?先为我涂上如何?”

    习武之人金创药傍(身shēn)是常识,卫免打袖囊内取了药瓶,侧首见歪首相待的她斜出一截皓颈如雪,不觉红了脸:“这……”

    “怎么了?”倘若面前是司晗,她必定怀疑成意磨蹭累她脖酸颈痛。

    “……来了。”他掀开瓶盖,倾(身shēn)欺近。

    “尔等在做什么?”第三道嗓音悠悠然不期而至。

    伤口触及药粉生痛发作,她全没好气,冲口道:“眼睛不会看么?”

    发问者微愕。

    随行者趋前:“大……胆,皇上驾到!”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