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又是秋节至,凉飙夺炎(热rè)。一场淅沥了整整三个(日rì)夜的秋雨,将夏时的余威((荡dàng)dàng)涤一空,天都城真正迎来了的秋天,也迎来了一位远道来的贵客。

    西疆国汗王耶携王后出使大燕。

    西疆国位于大燕西南边境,毗邻而居,数百年来双边摩擦不断。新任汗王木坚继任之后,力主双方互通有无,大兴商贸,丰盈国库。

    五年前,木坚且向大燕国求亲。兆惠帝命宗正寺打宗族中挑选了一位适龄郡主册封长公主下嫁西疆,由此,两国正式交好,往来贸易(日rì)盛。

    “西疆国来人,德亲王主管礼部,他全程陪同是他分内中事,竟连我也须作陪,与那位王后称姐妹攀交(情qíng),只是想想那些虚伪做作,便不胜厌烦。”德亲王妃薄时积累诸多怨慨,到德馨宫一吐为快。

    薄光稍怔:“西疆国??”

    薄时举起一串葡萄抖了抖:“就是专出产这些东西的西疆国啊,有什么不对么?”

    “听着好耳熟。”

    “以前爹没少给我们大燕各处邻国的轶闻,听着耳熟不奇怪。”

    “似乎有别的人和我说到过它,西疆国……”她灵光一现,记起了它的源处,“你说这一次王后也来了?你见过那位王后了?”

    “还不曾,他们明儿才到。就是为着这位王后,尚仪局足足给我讲了七八(日rì)的礼仪教程,生怕我哪处疏漏,丢了大燕皇朝的体面,也不想想本王妃是哪家的女儿?莫说她一介边域小国的王后……”

    “禀德王妃。”薄光举手插言,“这位王后是宁王爷的亲妹妹梦萝。”

    薄时柳眉颦拢:“尚宁城的那个宁王?”

    “三姐还记得他?”

    “我那时也不是全天都在疯着,与宁王爷见了恁多回,自是记得。”那人曾费尽心力只为讨她一笑,是个傻瓜罢?

    “宁王和妹妹分别恁久,前两年太妃还离了人世,兄妹必定要见一见的罢?”为儿子缝制小袄的薄年抬起螓首,问。

    薄光瞳光跃跃:“是呢,他必定将至天都,正好见上一见。”

    薄年眸线来:“我记得他(爱ài)慕得是时儿,你这般高兴作甚?”

    “他倘若(爱ài)慕得是我,避嫌还不及,又怎可能去见面?”

    薄时沉了半晌,喟然道:“宁王曾对我们照顾良多,你若使见了,代我道声谢罢。”

    没想到的是,她与对方的相逢,竟比薄光还早了一步。

    她对胥睦的记忆,时而清晰如左,时而笼统颠倒。那时候的薄时,处于半疯半傻半梦半醒间,连自己也不能照顾完全,他(爱ài)上她哪一点?这抹淡淡疑问在心头一闪而逝,她不准备细究到底,也没打算庸人自扰。

    第二(日rì),薄时随同德亲王出城迎接远方贵宾,胥睦已在西城门外矗立多时。想来是思妹心切迫不及待了。及至将贵宾迎进紫晟宫,共赴承元(殿diàn)国宴,竟恰恰坐了个对面。她宴前低笑浅哂,恪尽命妇之道;宴后暗觉纳罕:这厮望向自己的目光如此(热rè)烈无忌,就不怕惹来旁人的非议闲话?

    “宁王爷,多(日rì)不见,依旧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可惜了,如此绝色人物,本姑娘竟给生生错过了。”

    胥睦不必回首,也知道这道声音的主子是何等欠打的表(情qíng)。他冷哼:“今(日rì)本王横竖将这集秀园的素静轩全给包了下来,随你(阴yīn)阳怪气。”

    薄光(娇jiāo)小的(身shēn)子坐进一张巨大的黄花梨摇椅上,左右摇晃着,以椅脚咚咚击地:“好大的手笔,王爷何不将钱节省下来关给薄光,我请你到薄府喝薄府四小姐专手调制的药茶,延年益寿哦。”

    他奉以嗤笑:“你如今好歹也是一位亲王妃,别还时不时以前的穷酸气带进来。”

    她脸儿一垮:“王妃也有三六九等啊。我前段时(日rì)还曾借钱吃饭,着实穷迫得紧。”

    “明亲王待你不好么?”

    薄光眯眸坏笑:“其实,你想知道的是德亲王待我家三姐好不好罢?”

    “你……”他好不气恼,又被她椅脚击地的噪声所扰,“你不能安静点?”

    “安静了你不怕被人鹦鹉学舌?”

    胥睦一惊,压声道:“有人在听我们说话?”

    她小嘴撇撇:“你打草惊蛇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当即凛声:“信成。”

    “属下在。”

    他施个眼色:“这秋后的知了声太吵,带着他们给清理一遍,本王想清静一下。”

    信成会意,高声道:“来人,王爷命咱们清理乱叫的知了,你们寻些石子瓦砾来,四处抽打,不能留(情qíng)。”

    外间人影腾挪,终能放心说话。

    胥睦凝觑着眼前小女子:“这人是冲你来的罢?”

    “王爷比小女子可(爱ài)得多,说不定是王爷的(爱ài)慕者。”

    “……做了王妃,也没有长进?”

    “王爷过奖。”

    “……”这小女子是魔障转生不成?

    薄光两声怪笑:“好,王爷的笑话到此为止,言归正传。”

    胥睦眦眸气叱:“是谁没有正传来着?”

    宁王爷又被踩了尾巴呢。她笑:“从我们回到京都后,三姐是我们三人惟一饱受宠(爱ài)的。只是不知道这对王爷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她……她很好便好,但我那(日rì)看着她,怎觉得她过得并不安顺和乐?”

    痴(情qíng)的宁王大人,您看到只是自己想看到的罢?薄光如此转念,美眸黯然失神:“我们的(身shēn)份你不是不晓得,天都城内遍地皆是爹爹以前的同僚,罪臣之女的‘光环’被时时刻刻提醒,除非成佛成神,谁又能充耳不闻波澜不惊?那些话,别人不会在德亲王面前提起,而她也不可能事事向丈夫哭诉求救,惟有忍着。”

    胥睦剑眉紧锁:“如此,她岂不是被人指点一辈子?”

    “可以这么说。”

    “她那样的人,怎堪忍受那样的生活?”

    “不堪忍也须忍,这是薄家女儿的宿命。”

    “什么宿命!”他拍案而起,“本王偏不信邪!”

    她圆眸大瞠:“你想做什么?”

    胥睦眼中喷火:“本王……要救她!”

    “你什么也替她做不了,王爷。”她两只乌黑的瞳心内芒刺毕现,“你倘若鲁莽行事,除了害她的处境变得更为凄惨,又可以改变什么?假使三姐不是德王妃,您或许还能救她,但如今,只能任她自生自灭,自求多福。你如果是真心喜欢三姐,还请和她一起忍耐。若是忍不了,请尽早回到您的尚宁城,做您富贵悠闲的一方诸侯。薄家女儿的事,您插手不了。当年,为了稳定边疆,皇上和太后连招呼也不必和你打,便封了梦萝郡主为公主,送到了西疆国不是么?”

    此话,足以重挫一个习惯了骄傲的男人的自尊,要么心灰意懒,彻底放弃;要么破釜沉舟,放手一搏。

    宁王爷,你会怎么样呢?

    

作者有话说



    筒子们周末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