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那刺客来如电光石火,逝若风起云动。

    在场者无不愕然。

    适才惊险万状之下,薄光闪(身shēn)挡在太后(身shēn)前,与那名(身shēn)着夜行衣的持剑刺客对峙。在几乎凝固的片刻后,刺客的剑锋回撤,穿窗而出。

    几乎是在同时,外面无数火把亮起,一道矫健(身shēn)影飞抵康宁(殿diàn)阶下:“太后,微臣卫免救驾!”

    虽然是有惊无险,仍满朝震惊,明亲王领命追查刺客行踪。

    “哀家这边没事,没等反应过来那刺客便走了,你还须好生安慰光儿。哀家没有想到那个时候她能挡在哀家面前,真是难得,待哀家这(身shēn)子好了,定好生谢她。”

    面对儿子的问候,慎太后那夜(情qíng)形历历在目,余悸犹存,却也不无安慰。

    胥(允yǔn)执若有所思,道:“母后歇着,儿臣想问宝怜几句话。”

    退出寝(殿diàn),他站在廊下,端量着那扇挑起的花窗。照目击者所说,刺客是从这扇窗中撤(身shēn)逃遁。细观其上,未存任何痕迹。

    “王爷。”宝怜应召前来。

    他回(身shēn):“本王叫你来,是因你是诸人里最为大胆冷静的,也理当将那夜(情qíng)形记得最为详尽。你且再仔细回顾一下,刺客进门后是仗剑即刺太后还是稍有停顿?”

    “嗯……”宝怜脑中重新过滤了遍那夜(情qíng)形,“刺客进来没有任何一字,就奔太后去了。”

    “薄王妃(挺tǐng)(身shēn)而出,他便停下了?”

    “那人似乎一怔,然后顿了顿,冷不丁就从窗子里翻了出去。”

    胥(允yǔn)执颔首:“薄王妃如今不能贴(身shēn)侍奉太后,这几(日rì)将司药处的人叫来就近值守。”

    他旋踵,出了康宁(殿diàn)大门,乘车驶离紫晟宫。路上命车夫快马加鞭,下车后直奔嫣然轩。经历了刺客之夜,明王妃护驾有功,获赏颇丰,按太后口谕回府歇养收惊。

    嫣然轩院中的小亭内,四婢围在一处做着针黹女红,座椅对着院门的绿蘅率先发现了主子(身shēn)影,立马放下手中活计福(身shēn):“见过王爷,王妃正在午憩,奴婢去请王妃……”

    “本王自己叫她,你们不必跟来。”他撇下这句,径直昂(身shēn)踱步。

    四婢目送王爷这般天经地义的(身shēn)势步态,暗自祈祷两位主子今(日rì)能有良好结果,打破相敬如“冰”的怪象。府里其他人或许不知这两位人后的相处之道,她们可是有目共睹自欺不能呐。

    寝室内,风拂幔动,淡香萦绕,有美人侧卧美人榻,气息浅稳。

    “……谁?”薄光倏地坐起,一手扶腰,一手探向枕边腰囊。

    站定仅是寸许时光,尚未来及得欣赏美人夏睡姿态的明亲王微微怔住。

    薄光定了定眸:“王爷?”

    他坐上榻侧,问:“那个刺客令你这般受惊么?”

    她趿履落地:“和刺客无关,是我警醒习惯了。”

    和刺客无关。他眉心更紧,道:“倘若是刺客的原因,本王或可为你一治。”

    “怎么说?”她走向镜前落座,将披在肩后的青丝盘绾上头顶。

    “那个刺客……”他凝视着这道对镜理红妆的曼妙背影,“你认识。”

    她绾发的手滞在空中。

    他目芒遽然明灭:“难道你早晓得那人是谁?”

    圆月铜镜中,她与他视线交接,问:“王爷可有确凿证据?”

    他蹙眉:“你当本王是在兴师问罪?”

    “薄天是我的哥哥,倘若刺客当真是他,薄家再抄一回九族也不足为奇。王爷此来不是为了兴师问罪,又是为了什么?”

    这算什么呢?那双美目中,层层叠叠的是质疑,隐隐现现的是戒备。一年的夫妻生涯,也未使她对他生出半点的信任?哈,他怎忘了,他们连同(床chuáng)异梦都不是!

    “这些年,本王陆续得到了有关薄天的些许消息,据那夜种种迹象,本王推断是他。是而本王认为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如果你认为本王是在多此一举,可当从未听到。”

    “王爷。”她垂首,“薄光愿意道歉。”

    他抬起的一足再度落下:“光儿?”

    她嚅嚅低声:“王爷当真认为那个人是哥哥?”

    “十有**。”

    “多谢王爷告知。”

    若非相猜相疑,便是相敬如宾?胥(允yǔn)执痛恨自己那颗始终无法绝望的心,放淡了表(情qíng),放淡了声线:“你救了太后,乃大功一件,好生将养着罢。”

    薄光听着(身shēn)后男人声息渐杳,方抚(胸xiōng)喘息:哥哥……你是因为认出了多年不见的小光,故而收手远去?可是,你现在在哪里?在哪里啊?

    她忍了两(日rì),直至濒临极限,第三(日rì)登临司府:“司大哥,小光求你一件事!”

    骄阳似火到月上柳梢,薄光在东郊外的林中已等去半(日rì)。

    她苦苦哀求司晗,设法助她与薄天见上一面。小司大人习惯了对她有求必应,虽不无为难,最后仍满口应承,动用了多方渠道,安排了此次林中相会。

    夏时天长,她结发成辫,换一条碎花六幅裙,就似十三岁哥哥离家前常扮的模样,早早来到约定处,盼着那顶(日rì)头早早落入西天,盼着苦苦思念的长兄早早现(身shēn)。她不觉时长,也未感时短,只是耐心等待,(热rè)烈期盼。

    “小光。”

    微风扫过脸颊,一只温(热rè)的大掌压上头顶,谑问促狭:“那夜许是灯光太弱,还以为你长高了,今(日rì)近(身shēn)了打量,还是当年那只小不隆咚的小不点嘛。”

    “哥哥……”她咬了咬唇瓣,忽地蹿起哇哇大叫,“是你眼神不济,别人都说本姑娘长成了一个大美人!”

    朗朗月光下,一(身shēn)皂衣面色黝黑的薄天仰首长笑:“这真是新鲜,大美人在哪里?领来给本大爷瞧瞧。”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眼前除了一片林子,就是一只呜哇乱蹦的矮冬瓜。”

    “你眼睛坏了不成?本大美人这就闭月给你看!”她恶盯着头顶那弯半圆的月亮,伸指叫板,“你,赶紧躲进云彩里,别在本大美人面前取其辱!”

    薄天突地伸臂将她托起,向上一抛:“小不点好久没玩抛高高了罢?”

    “啊——”这个哥哥,还当人家是小孩子,真是气煞人也!

    幼妹在空中吱哇大叫,长兄在地下伸臂虚位以待,就是在这个瞬间,异风催动林梢,乍起一片鸟鹊。薄天眯眸:“小光,你还带了朋友?”

    “不是朋友。”林深(阴yīn)影处,走出了皎皎如月的明亲王,“是丈夫。”

    

作者有话说



    昨天进不去后台,今儿个网络故障,嘿嘿,绝对是灾难啊~~~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