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你可以了!”

    那只手,在距离她左颊寸许时被另一只手精准截住。

    兆惠帝眉心处打起细碎的褶皱,道:“魏昭容,朕尚在这边,你(身shēn)为宫妃,如此行之无状,是将朕置于何地?”

    魏昭容僵望龙颜半晌,猝然抱着天子手臂跪滑在地,伏首嘤嘤啜泣:“皇上……臣妾……担心蠲儿啊……薄尚仪说殉……不就是在说蠲儿会……蠲儿若有不测……臣妾也不想活了……臣妾只是担心我们的儿子……”

    薄光忽有几许了然。这个看似有勇无谋的女子,似乎是将全部的能量倾注在了天子(身shēn)上,其形其貌,全随圣心的喜恶,如水般流转沉浮,如水般周旋变换,苦心孤诣,只为一人。是而多年的宠(爱ài),并非全因父荫。

    “昭容娘娘,微臣受太后、皇上谕旨诊治大皇子,自是不敢懈怠,大皇子病症起因由与大公主极为类似,是而微臣为大皇子行针走(穴xué),两(日rì)后自见分晓。到时大皇子或许非微臣先前所断,但(情qíng)形最坏也只如当下,绝不会因微臣的针疗有(性xìng)命之忧。微臣的殉命之说,概因微臣有负太后、皇上厚望,无颜苟活而已。”

    慎太后面色凝肃,道:“光儿的医术有目共睹,无可争议。皇帝,蠲儿的病就交给薄尚仪罢?”

    兆惠帝颔首:“正如母后所说,朕将大皇子交给薄尚仪混世小术士最新章节。魏昭容,你若还想蠲儿平安无事,便该晓得不该打扰薄尚仪的诊治。”

    后者拭泪:“臣妾自然想蠲儿安好……薄尚仪,本宫求你,一定要救救蠲儿……”

    “微臣不敢。”薄光回礼。

    终于,喧闹了一(日rì)的宁正宫恢复了宁静。

    先后送完凤驾、圣驾,淑妃(身shēn)子一软,几乎瘫坐地上。

    “娘娘小心。”麦氏及时扶住。

    淑妃回(身shēn)看了看她,后望向薄光。

    麦氏恭退:“奴婢到外面守着。”

    “薄尚仪,你带本宫走了一步险棋。”淑妃抚平(胸xiōng)口的余悸,叹道。

    薄光挑眉:“娘娘难道不想保住大公主?”

    淑妃眉目一定,道:“正是因为我想,方参与进来。但本宫的懦弱已成习惯,突然动用恁多心思,难免力不从心。”

    她冁然:“娘娘做的,一向比您以为的要好。”

    走出宁正宫时,夜色深浓。

    “尚仪大人,这么晚了,还去德馨宫么?”随侍前来的尚仪局女史问。

    “去看一眼。”这一(日rì)下来,如果没有看见浏儿可(爱ài)的小脸,总感觉无法结束。

    德馨宫离着宁正宫不过两三里的路程,她们掌灯夜行,半炷香的时间即达。然而,宫门在望时,她仓促却步。

    德馨宫大门前,绘着祥云腾龙图的绢罩宫灯下,四名佩剑侍卫分列两畔,一顶朱顶黄缎轿辇华丽矗立。轿辇前后,太监们提灯肃守,轿夫伏首侍命。

    这等排场,不难猜到此一刻谁在德馨宫内。

    “是薄尚仪么?”一名小太监打她后面小步过来,“王公公命奴才在此候您。”

    “哪一位王公公?”

    小太监陪笑:“是内侍监王公公。您请,奴才站了将将一会儿,这脚都冻僵了呢,您是贵人,更不能在外面冻着。”

    她眉尖微动,从善如流。

    德馨宫正(殿diàn)南窗坐榻上,赭黄常服的兆惠帝怀揽幼儿,满面纵容宠溺,任其嘻闹欢叫。

    她甫进(殿diàn)门,浏儿眼尖瞅见,两只手儿奋力张来。

    兆惠帝一臂揽着这小小(身shēn)子,一臂挥袖:“薄尚仪平(身shēn)坐下罢,朕的儿子一见了你连朕也不要了,你快点接手。”

    薄光谢恩归座,那边绯冉将二皇子抱来。她瞅着这张兴奋小脸,问:“这个时候浏儿早该睡了,今儿个怎么这么闹腾?”

    “皇上方才驾到,二皇子生生巴着不放,奴婢哄了半天也没能让二皇子放手。”绯冉答。

    该说小人儿无知者无畏么?另外一子二女,畏慑于其父不怒自威的天子气场,每每见之无不惧葸怯弱,浏儿这般作派,敢(情qíng)是位敢于打破窠臼的勇士呐。薄光心中称奇。

    兆惠帝扫了眼自己衣袍上处处可见的湿濡口水,唇角上扬,道:“你(身shēn)为尚仪局之首,尚需扶养浏儿,如今又要医治蠲儿,分(身shēn)乏术了罢?”

    “微臣当下尚能兼顾偷心无罪。”她依次抚触过两只小腕,而后轻抚这只喧闹小人的背心。

    兆惠帝尽入睛瞳,问:“蠲儿的病因可查到了?”

    “淑妃娘娘当年是胎里带毒,大公主因此染疾,大皇子的病与大公主同出一辙。”

    “蠲儿也是胎中带毒?”

    “抑或是襁褓染疾,经年累月缓慢累积,直至今(日rì)爆发。”

    兆惠帝颜容沉冷,缄默片刻,道:“朕的儿女们……还真是多灾多难。”

    她专心抚弄着怀中甥儿,不一时,小人儿气息趋稳,沉沉入眠。

    “合着浏儿不是见了朕欢喜不睡,是必得你哄着才睡。”兆惠帝叹为观止。

    她莞尔浅声:“他对皇上的依恋是父子天(性xìng),对微臣的依赖是后天养就。”

    “未必罢。你是她的姨娘不是?”

    “是,但愿因为微臣的陪伴,有朝一(日rì)二姐归来,与浏儿可以迅速找回母子间的牵系。”

    兆惠帝含笑:“你在怨朕迟迟没有寻回容妃么?”

    她一怔:“微臣不敢。”

    他目色清浅,道:“容妃和你不同,她(性xìng)(情qíng)更为凉薄,(情qíng)绪更为淡漠,纵然她在,和浏儿也做不到亲昵如你。”

    “二姐外冷内(热rè),看似凉薄,但对于得她认定之人关怀备至,真心疼(爱ài)。”

    “是呢,你很是了解。而你想必更加明白,容妃对朕的认定,早已结束。”

    她瞠目不语。

    迎着这双晶莹乌黑的大眸,帝笑意更深,道:“朕派出的人仍在寻找,纵然她不认朕,朕也不会弃她。”

    她仍是不语。

    他大笑:“很好,你在这个时候没有虚应公事般对朕称谢,这些年纵使改变了许多,那个本真率(性xìng)的小光却没有消失。”

    对方的愉悦,她俨然未能感同(身shēn)受,默了晌久,突问:“皇上会觉得困扰么?”

    “困扰?这怎么说?”

    “您一方面厌恶那些‘万死’‘惶恐’‘不敢’的虚伪,一方面容不得一线一毫的冲撞不恭,别人对您表示忠诚恭敬时您忍不住质疑那份恭敬的真伪,稍有差池不及却必定龙颜大怒。置(身shēn)于这般矛盾充斥中,您可有感到困扰的时候?”

    此诂,王顺、王运、绯冉近在咫尺,听得真真,俱被吓出一(身shēn)冷汗:这位姑(奶nǎi)(奶nǎi),是累疯了不成?

    兆惠帝眸仁熠熠,哂道:“朕倒不曾感觉困扰。倒是在听到下面的山呼万岁声时,常感觉几分讽刺,试想分明不是万岁,却每(日rì)常闻此语不辍,称得上古往今来最为堂而皇之又使闻者欣然受之的欺君之罪了罢?是而,以此及彼,朕每每阅到那些个大唱康衢之谣的表章,纵然心中不无受用,也忍不住怀疑‘四海升平’‘安居乐业’诸多字符的真伪。”

    她哑然失笑:“皇上的这般质疑,总比高处云端发‘无米栗何不食(肉ròu)糜’的疑问来得稳妥。”

    含笑花的嫣然一笑,果真世间无双。他随之勾唇:“这么说,朕在小光的心里,还算是个不错的皇帝了?”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