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这(日rì),大雪纷飞的冬(日rì)黄昏,薄光返回家门的途中捡来一位险险冻死街头的卖唱女。此女名为阿翠,一口关西乡音,寡言少语,朴拙笨懦,与四婢的聪明貌美宛若云泥。

    “这位水色折枝袄的绿蘅最泼辣,你平(日rì)里记着小心别得罪;黄色杏子袄的织芳最利齿,你可莫犯在她手里;樱色裙子的缀芩最谨慎,你在她面前不能粗枝大意;素色褙子的绵芸最……(娇jiāo)滴滴不(禁jìn)吓,你在她面前说话且忌高嗓大气。这四位是我的美人,舍不得累着碰着。你来了以后,帮着跑腿打下手,听她们吩咐就好。你也莫看这宅子宽大以为薪金丰厚,她们和那几位侍卫大哥都是别人替我养着,这座宅院也只是个空架子而已。”

    “四小姐您又在挤兑奴婢们了。”绵芸嘟唇抱怨。

    缀芩掩嘴笑道:“这位姐姐别怕,咱们的主子最是善良心软,你能来这里,算是你前生修来的福气。”

    “奴婢不敢说话了,生怕被主子认为牙尖嘴利。”言罢,织芳双唇闭如蚌壳。

    绿蘅一把握起阿绿粗砺的黑手,道:“这位姐姐别被咱们没有主子架子的主子吓跑了,晚上就和我睡,看我怎么一个泼辣法。”

    薄光咭咭怪笑道:“她在外面冻了半(日rì),先劳烦美人们为她烧桶(热rè)水沐浴夺(爱ài)贝勒:娘子乖乖就擒全文阅读。”

    “该先做个(热rè)汤喝下暖(身shēn)罢?”绵芸问。

    “这个你们不必费心,今儿个我回来的路上闻见街边食肆内锅汤的香味,就请良叔进去买了食材和陶瓷盆回来,今(日rì)我们在大厅内吃暖锅。诗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yù)雪,能饮一杯无?你们觉得能是不能?”

    “能!”四婢(热rè)烈呼应。

    “那便先去准备(热rè)水,待这位阿翠姐姐净完(身shēn)换完衣,良叔的暖锅也准备妥了。”

    “是!”美人们哗啦啦散去。

    “怎么样?”薄光低声问。

    阿翠仍是关西口音弱应:“都是人尖。”

    “晓得就好,你多看少说,遇事扮傻,有了目标后也不必急着告诉我,多多观察几(日rì)。”

    “遵命。”

    “放心洗澡罢,你这(身shēn)药越是(热rè)水浸泡,越能渗进肌理。等你事成离去那(日rì),我再为你恢复你一(身shēn)洁白肌肤。”

    阿翠摇头:“苟活之人,皮相何用?”

    “是哦?”刘氏宁死也求恢复容色,此女死而复生但求安然存活,“人”实在是宇宙洪荒内最为玄奇的构造,怕是她剖解多少具尸(身shēn)也不能一窥究底。

    “阿翠姐姐,水烧好了!”绿蘅长呼。

    “去罢。”薄光挥手。

    阿翠怯脸垂头,挪足移步,恁是惶惑地下去。

    不愧是宫里出来的,一经点拨,迅即上道,响鼓不用重捶呢。薄光暗作赞赏。

    实则,她为刘氏治伤的第二(日rì),对方便给了“绯素”这个名字。

    她深知,一旦将这个名字交给太后,此人必定难逃陈尸乱葬岗的命格。她自诩没有悲天悯人普渡众生的观音心肠,但与对方没有深仇大恨且自己尚有援手余力的(情qíng)形下,伸一次手也无妨。遑说如今她也需可用之人,如今手底绯冉算是半个,王运甚连半个也算不上。绯素精通药理,宫廷历练多年,吃此一堑,必增一智,无须忠心,只要有求生的本能即可。

    不必说,与之交涉自是颇费一番工夫,末了,她把自己调配的药粉置在对方眼皮下,道:“此物服后刺激舌喉,唇舌溢血,其色青黑,与鹤顶红相若,但其内有味药材会保护你的心脉三(日rì)不受损伤,三(日rì)内服下解药即可寻回一命。”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信不信我不打紧,刘氏伤愈,太后必定((逼bī)bī)她招供,你的主子倘若过来为你送行,你便服下她,我自会设法救你。而届时假使你的主子无意牺牲你这位马前卒,你大可拿着这物件向太后告发我私制毒物。”

    如此这般,她捡回了一位婢女,留用府中。

    “四小姐,让您料准了,您看这些脏东西!”

    一早,薄光在司药司点过卯后,到德馨宫来看浏儿。绯冉抱着二皇子出迎,进了寝(殿diàn)后,搬出放置在榻下的一只铁盆,其内尽是些脏污满目的棉絮布条之类。

    薄光臂揽浏儿,大眼睛眯起:“这是在哪里发现的?”

    “是在您为二皇子亲手缝制的那两只小布马里。”

    她心弦抽紧:“我用得尽得最好的棉花,而且用开水煮过的城乡结合部的(爱ài)(情qíng)全文阅读。”

    “奴婢当然知道。这摆明有人一箭双雕,害二皇子不够,而且真若如其所愿,皇上、太后必定追查到底,连您还有奴婢这个随(身shēn)嬷嬷也一并给拉进去。”

    “绯冉姑姑如何发现的?”

    “二皇子近来开始长牙,逮住什么都(爱ài)往嘴里送,您不是多次嘱咐奴婢一定要严把二皇子入口的东西么?奴婢昨儿个把二皇子(爱ài)玩的几样玩具用您给的药水全煮了一遍,煮那两只布马的时候冒出一股异味,遂仔细翻看,在马腹下发现了一点重新缝合的线头,拆了后就是这些东西。”

    薄光神色幽冷,两手在甥儿两只腕脉上来回抚触,又盯着那张小脸看了半晌,道:“烧了那些东西,再埋起来。”

    “奴婢立马去。”

    绯冉早有准备,用二皇子尿湿的小褥给遮了,大大方方走向后院,先挖了个两尺深的土坑,将盆中物倾倒进去,付之一炬。过后净手净面,回到寝(殿diàn)。

    “不向太后禀报么?”

    “我看下姑姑的脉息。”她招手,直待确定对方(身shēn)子无恙,方道,“禀报了能查到什么?下手的人此刻怕已起了警觉,已撤得干干净净。”

    “但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这个替人跑腿出手的,您想,能如此接近二皇子,肯定是这宫里的人。”

    她轻笑:“姑姑是何等聪明的人,难道您没有想到这人已经消失了么?”

    “啊……”绯冉定了定神,恍然捂口道,“奴婢今早起来便没有见到掌灯宫女瑞福出来灭灯收烛,平(日rì)里她最是勤谨的。”

    “是啊,您昨儿个煮那些东西,她见了必定着慌,忙不迭去向主子讨教对策,顺势被灭了口。”

    绯冉后怕不已:“这真是防不胜防,二皇子周围随时有暗卫保护,您每(日rì)早晚两次为(乳rǔ)娘把脉,沸水煮洗二皇子的贴(身shēn)衣物,命奴婢用药水按时擦洗这(殿diàn)中的器皿。那些人仍然有机可趁,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姑姑你心细如发,浏儿此刻便被这些脏东西害了。”她抱住怀内的小小生命,心内(阴yīn)云密布。

    “哈!”浏儿许是感知到了这个馨香(胸xiōng)怀下的惴惴不宁,张起初生的牙尖俯在她颈处一咬。

    “呀!”她痛得一栗,伸手在小(屁pì)股上一拍,“这个小坏蛋,果然什么都想咬一口!”

    绯冉忍俊不(禁jìn):“奴婢也被咬过,不过是在腕上。”

    她横眉怒对那只小脸的挑衅,道:“再敢咬本大人试试?”

    胥浏小哥蹬着两条浑实小腿,乌黑的大眸儿熠熠生亮:“喔……哈!”

    “你欺我不懂你小人国的语言?挑战本大人权威是不是?”

    “……嘿呀嘿!”

    这一大一小交涉正欢,外面传来伍福全声嗓:“薄司药可在这里?太后请您到宁正宫。”

    宁正宫,淑妃娘娘的寝宫?薄光与绯冉互觑一眼,送出怀内小人:“他敢咬姑姑,姑姑尽可打他(屁pì)股。”

    “是。”绯冉笑应。

    太后此时传她到宁正宫,不外是为了那件事罢?她背起药箱,回头看了眼向自己蹿跳挣扎的浏儿,一点主意成形。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