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明亲王仁和敦厚,薄王妃机敏慧善,俱为天地之钟灵毓秀,然二人婚后不睦,多起勃溪,有悖大燕皇朝夫妻敬之风,准予离缘,自兹各无干系。

    这道手谕颁下未过半,四婢走进了薄府,各持自己的卖契,并有金银细软,乃明亲王府转赠,从此归入薄光门下。及至到了晚间,司晗率高猛、程志登门,将这两人转为薄光私人护卫,并支出府中一队侍卫听候两人差遣。

    对此,薄光一一笑纳。前者,拒绝起来太过麻烦是而不予置辞;后者,一腔盛雪中送炭何妨领。反正,她如今头上挂着司药一职,泰半精力用来照护浏儿,大片时光多居宫内,各位美人好汉也不能亦步亦趋扰她清修,权且给良叔作伴了。

    “这姓薄的人,端的是命薄福薄,父死家亡也便罢了,就算得蒙天恩回到天都城也无福消受皇家的荣华富贵,没过几天便个个给打回原形了呐。”

    今,薄光抱浏儿穿过御花园,两畔花木扶疏掩映下的小亭敞轩内,这等声词不时灌进耳际。

    绯冉气得咬牙,低骂道:“这些人一只只都活过来了是不是?”

    她莞尔:“能忍则忍,莫吃眼前亏,绯冉姑姑须记得保全自己。”

    “奴婢是气不过,明明那些子在容妃娘娘面前也大气不敢出,如今血口獠牙的,真是丑陋得紧,”

    “姑姑也知道此一时彼一时,便该明白‘忍’字头上这把刀不是只悬不用,是须用在恰当时候。”

    “是。”绯冉笑应,“四小姐一来到二皇子边,奴婢这颗心当即安稳下来了。”

    “太后仁慈,准姑姑做浏儿的随嬷嬷,我不在宫里时,还得劳烦姑姑。”

    “四小姐这话是抬举奴婢,奴……”

    她们形一定。

    通往康宁的菱石路上,数位五光十色姿态各异后宫丽人,挡住了她们前进的脚步。

    “薄王妃……不,是薄司药?各位姐妹,你们不纳闷么?怎么有人放着一品的外命妇不做,跑来做个六品的女官?”

    冯充媛。丽妃降位之后,这位充媛娘娘低头做人了不短时,然而作为魏氏后宫阵营的先头兵,总是不甘寂寞罢。

    “这有什么可纳闷的?不是有‘不受补’的说法?天生的胚,披上翟衣也还是难脱气,一个红杏出墙,一个被来历不明的人劫走,这剩下一个若是识相……”

    薄光抚颚,突道:“几位娘娘远观无不是面如桃花,明艳照人呢。”

    诸妃均发嗤笑。有人讥声回道:“如今任话说得如何好听也晚了,我记得诸位姐姐有谁被这位前薄王妃打过一耳光来着?冯充媛?”

    冯充媛眉目一狠:“那一耳光本宫时时记着……”

    薄光秀眉俏掀:“记着又如何?”

    “你……”对方前偎着二皇子,四遭必有侍卫暗伏,投鼠忌器,冯充媛气势微弱。

    “古代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孟德,怎么咱们眼前出了个挟皇子以犯皇妃的薄司药么?”

    这位是……隐约记得是叫陈修容,工部尚书陈齐之女,听话声尚似读过有几页书史。薄光索将浏儿送予绯冉,回过去:“现在呢?几位又能对薄光做什么?”

    “你……忒是狂妄!”陈修容大怒,“我们都是嫔妃,你一介小小司药目无尊长,以下犯上,单这一项,我们便可将你送到司正司受刑!”‘

    薄光深以为然:“说得就是,几位娘娘迟迟不动,是在顾忌太后的面子么?”

    “拿太后压我们?你触犯宫规律法,太后也不能偏私?来人……啊……”杨修容粉颜陡然变色,一下子跌倒下去,“啊……救命,薄司药对本宫用毒,快救本宫!”

    “呀!”诸妃立刻放声惊叫,“来人啊,薄司药用毒害人,快来人!”

    薄光眼尾挑向绯冉,后者向后退了数步。

    “救命啊,快来人,抓住这个小蹄子!”

    “陈修容遭了毒手,快来人……”

    这呼声此起彼伏之际,一记厉嗓宛若冷锋切入:“这是在闹什么?”

    “……皇上?”诸妃定睛望去,由假山石上徐步而下的,不正是她们的帝王夫君?顿时间柳腰软,丽容妩媚,盈盈跪迎的同时,没忘了暗抚云鬓窃理衣装。

    陪伴在天子边的佳人怫然叱道:“打老远就听见你们的大呼小叫,乱得这副模样,成何体统?”

    正是魏昭容。

    跪倒迎驾的诸妃中不乏比昭容品阶高者,而魏昭容如此行止,竟无一人张口驳斥。

    冯充媛泣诉:“禀皇上,是薄司药,她居然以下犯上,毒害杨修容,害她全麻痹不能行走,请皇上为我们姐妹主持公道。”

    “薄司药?”魏昭容放眸觑来,“本宫听说过,先前不还曾恫吓冯充媛,以你家人相挟?”

    “是,就是如此,请皇上为臣妾、为杨修容主持公道啊。”

    作为支援,陈修容也哭得恰似海棠含露,怨无限。

    魏昭容居高临下:“薄司药你怎么说?你倘敢狡辩,本宫这就可以调太医院的人前来为陈修容把脉验证。”

    跪在末后的薄光闻声抬头,目望陈修容神色好是谦卑:“修容娘娘,微臣……娘娘小心!”

    “你这小蹄子做什么怪……”

    “蛇?啊——”

    诸妃尖叫奔逃,包括前一刻尚不良于行的陈修容。

    但见陈修容适才跪伏处,一条绿长蛇蠕蠕攒动。

    薄光心悦诚服道:“各位娘娘们的行动好利落呢,微臣自愧不如。不过这蛇是无毒的,无须惧怕。”

    兆惠帝俊眸冷睇陈修容双足:“不是中了毒么?”

    后者一骇:“臣妾……”

    魏昭容暗恨不已,笑靥如花道:“也许毒下得轻……”

    “行了,朕没时间听你们唱戏。”兆惠帝径自启步,“今后再让朕看见这等闹剧,每人降一品级,罚半年月银,到浣衣局洗一个月的衣赏。”

    诸妃刹那无声。

    魏昭容朝冯昭媛、陈修容等人狠狠剜了个白眼,纤足奔忙追帝而去。

    薄光起了,轻拍双膝上的灰迹。

    冯昭媛目眙怨毒:“你这小蹄子……”

    薄光凑近她一步,眯眸细细端详,道:“果然只能远观不能近看焉。近了看,处处都是皱纹,必定是在为了算计他人不能沉寐的夜晚生出来的,好是苍老呢。”

    “你这人大胆,我撕了你这张嘴!”被戳中最忌讳的痛处,冯昭媛急怒攻心,挥手施以教训。

    但,两臂抬了几抬,均告无力。

    “你竟然还敢对本毒用毒?来人……”

    “娘娘不要啊!”薄光惊慌失措,“您千万别为了陷害微臣故伎重施!皇上方才有言在先,您不能因一己的痛快连累诸位娘娘和您一道降级罚薪去浣衣局服役呐!”

    “你你你……”

    诸妃皆道:“是啊,冯充媛,整治这小蹄子咱们想别的法子就是,您别一心治人把姐妹们全给连累了。咱们走了,有什么事也是你一人的过错,咱们没参与!”

    稍顷,御花园菱石路上清清爽爽,莺莺燕燕飞个干净。

    冯充媛孤掌难鸣,且上半无知无觉,当然不敢独面劲敌,也迅步撤离当场。

    “四小姐,这些人若不给点颜色,总是不肯安分的。”绯冉走上前,道。

    “是啊,本小姐不能尽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人上呀。”薄光双臂接来甥儿,心头酝酿成形,“绯冉姑姑,替我约一个人罢。”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