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母后当初是极力造成执与薄光的婚事的,如今他们闹得这般天翻地覆,母后为何不加以干预?”

    十月十六,时令已经入冬,内仆局依着各宫的位分陆续将炭火分发下来,康宁内温暖如。午膳过后,难得地,兆惠帝未急于起驾回明元批看奏折,陪太后移坐偏,执茶小话。

    慎太后习惯了这个儿子的寡淡少言,是而在乍看皇帝这一架式时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直待帝将话题引向明亲王,方有所觉悟,遂示意宝怜率着诸人下去。

    无论此间结果如何,在外人看来务须是母慈子孝,融洽和煦。

    偏内再无外人,慎太后方道:“夫妻间的事,纵算亲如母子,也是不好过多插手的。执的脾气皇帝比哀家更清楚,如果不是被到了一定份上,他走不了这一步。”

    兆惠帝浅笑:“这岂不是把朕的赐婚当成儿戏?”

    “唉,皇上赐婚是为了成就一桩美事,可谁能想到中间出了薄时这个变故?”慎太后面色沉痛,忒是心疼不舍:“光儿不像年儿还有一位皇子傍,齐王妃先她一步有孕已是处境尴尬,如今又出了这么一个姐姐,她在王府里待得必然艰难,自贬为庶民下堂求去对此下她没准是最好的安抚呢。还有哀家的浏儿,从在娘胎里始,已经遭了数回的暗算,倘若这时候容妃下去了,他小小人儿在这宫里还如何能活得下去?纵算是为了浏儿,也不得不让薄光把这份罪过一人担下。”

    兆惠帝两排幽冷的长睫下垂,覆住了略深的眸色,沉思略久,道:“母后费心了。”

    慎太后苦笑:“哀家是一个母亲,一个祖母,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费点心不算什么,但皇上不仅仅是父亲和兄长,还是整个大燕皇朝的主人,要肩负的东西不胜枚举。若连这等兄弟闺房内的琐事也要一一过问,岂不是太显得这后宫无能了么?”

    “母后是想告诉朕,这事全由母后作主么?”

    话说到这份上,看来今不得不向前走一步。慎太后叹道:“倘若皇上觉得哀家插手多了,不妨尽速选一位皇后罢。魏昭容德行有失,自难为后。容妃家世不济,不堪扶持。如今后宫里,论及门第、品行,也惟有淑妃……”

    兆惠帝摇首:“淑妃贤良有余,威望不足,不足以镇服六宫。”

    “一国之母要得就是贤良淑德,以德服人方称得上‘威’,广播贤名方称得上‘望’,哀家记是皇帝先前也曾将淑妃列位后位人选,可是她近做了什么失德失仪之事?”

    稍作沉吟,兆惠帝问:“淑妃若成为皇后,母后认为她能活到几时?”

    “嗯?”

    “魏藉苦心孤诣想他的女儿成为后宫之主,如今后位空悬,他姑且还能忍着,一旦这个觊觎多年的位子被人占踞,老羞成怒之下,忤逆犯上谅他不敢,将气撒在替而代之的那人上还是有的罢?”

    慎太后微愕,两眸紧盯儿子讳莫如深难察喜怒的面孔,道:“皇帝……知道?”

    “在母后的心目中,您的儿子如此昏聩无能么?”

    “皇帝既然一直知道魏氏一族的野心,为何任他们在朝堂得势,后宫放肆多年?”

    “智慧如母后,也不明白?”

    慎太后两眉深蹙,道:“薄家初亡之际,你需要借用魏家的人来肃清薄家残党,哀家可以明白,但为何其后任其培植朝中势力,不怕出现第二个薄呈衍?”

    兆惠帝失笑:“魏藉永远成不了薄呈衍。”

    慎太后一顿,道:“不管是谋略和气度,魏氏的确望尘莫及,但其人行事不择手段,个中的狠卑劣也是薄氏所不及的。”

    “正因如此,魏氏养育不出雍容大气的女儿。”

    纵然如此,皇帝不也宠了那个肤浅张扬的魏薰多年?慎太后很想这般反诘,但今的展开已是太多,不宜步步紧,道:“执的事,皇上意如何理会?”

    “母后既已做了决断,朕自当尊重。可是,朕有句话想提前告诉母后一声。”他将茶盏放下,修长白皙的十指扣在红木案上,对比鲜明地映入太后眼帘:“薄光她不应成为母后雷霆手段的棋子之一,得放过的时候就放过罢。”

    皇上这是……警告?这下,慎太后是切切实实地怔住了。

    多年以来,为保全自还有母家,她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事事小心,收尽锋芒,还是不够么?稍久,她幽幽道:“哀家一向疼光儿,又舍得对她做什么?哀家还记得当年是皇帝与执达成了兄弟间的默契,从那时起,薄家的小四只属于执,但愿这段往事永远是你们兄弟分的见证。”

    兆惠帝哂应:“多谢母后的提醒,儿子谨记。”

    这一笑,是皇帝的主动缓颊,慎太后也愿更换气氛,展颜道:“皇上若得空,也多到德馨宫看看容妃和浏儿罢。浏儿正值疯长的时候,两三不见便似大了一圈,真真教人疼煞煞。”

    “是呢,浏儿越看越是可。”

    “是罢?哈……”

    偏内欢声笑语,依稀透进外侍者耳中。正走至廊下的司晨隐隐耳闻,向宝怜道:“太后娘娘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近来事多,太后难免劳了些。”宝怜扫一眼她手中执的薄册:“司尚宫是有什么要事呈报太后么?”

    “容妃娘娘明到相国寺为皇上和太后祈福,尚有些事需要太后娘娘定夺。”

    宝怜莞尔:“司尚宫行事严谨,太后最是放心的,您有什么事和内侍省商量就好。”

    司晨肃颜淡声:“事关二皇子,司晨不敢擅做主张。”

    ~

    是夜,卫免再度潜入薄府,递来近讯,问:“横生这等枝节,你可有法子知会对方取消行动?”

    薄光颦眉深思半晌,道:“的确是变生肘腋,不过……未尝不是好事。”

    “何解?”

    “改我再向卫大人解释,计划不变,还请卫大人做好接应。”

    翌,相国寺山门大开,黄沙铺地,虚待份贵重的香客。

    但,容妃娘娘的仪驾始终未能到达相国寺前。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