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长安内,佛祖慈悲俯眸。高烛鼎盛,团聚慈光普照。佛前姐妹的话题,却悬崖陡峭,剑走偏锋,杀伐之气隐现。

    “爹爹自裁那,我向明亲王提出最后的请求,我在旁观刑,他当即应。那时,我是心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有一丝的动摇不忍,他看透了我的心思,继而不假思索手起刀落将之斩断。未来也必如是,当有朝一我触及了他的底线,他忍无可忍时,一定选择亲自了结这段孽缘。单是现在,他为了压制我的软筋雾散,已在寻找克制之法,兴许已然请来了高人助阵也说不定。”昨在嫣然轩,他那般有恃无恐,不正是胜券在握?倘若没有德亲王事出突然,便能稍知端倪,微微有点可惜了。

    薄年挑眉:“真有那一,你待如何?引颈待戮?还是先下手为强?”

    “我么?”她亲了亲面前最美的小脸,摇首:“佛曰不可说,赤子面前不可说。”

    薄年想了想,哑然失笑:“不可说就好。”

    结束了与甥儿的相亲相亲,薄光双手合十,目朝前方庄严宝相,道:“臣妾想专心理佛,容妃娘娘不走么?”

    “这逐客令下得直白,本宫赖着不走岂不无趣?浏儿,向佛拜一拜,我们走了。”

    谁知,胥浏的小小手儿抓住姨娘的一绺青丝,硬是不肯放开,他家娘亲的纤纤玉指不得不与这五根胖胖指肚奋战。这时,忽听得外面一阵急咳:“咳……娘娘,奴婢受了风,请命站到远处去清清嗓子……咳……”

    薄年美目淡睨,压声道:“听这响动,来得不是旁人。”

    薄光嘟唇:“她烦是不烦?怎就这般喜欢打扰人家姐妹说话?”

    “抱好了浏儿,等下所有事俱不可插嘴插手。”

    薄光双手抱来溢满香的小人儿,向佛祖叩首,并念念有词:“南无阿弥陀佛,信女薄光在高颂佛号的刹那,虽因资质愚钝,悟不到明镜无台菩提无树,但心田澄澈净化,正如醍醐灌顶……”

    薄年颦了颦眉尖,看着这样的她,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这会儿,不速之客已到了门前。

    “我说瞅着长华外站着的人眼熟,原来是容妃娘娘宫里的人?大晚上的不在寝宫,跑到这边……这不是容妃娘娘?你好虔诚,恁晚还来参佛?”魏昭容裹一件水红半臂,高腰石榴裙,鬓间斜插金钗,眉间银粉花钿,两眸顾盼有致,宫灯下风姿绰约,果然好容色。

    “昭容您忘了么?”随行宫女道:“今太后晓谕六宫,明亲王的薄王妃触怒凤颜,责罚长华内面佛省过,以儆效尤。”

    “有这回事?”魏昭容先讶后悟:“你不说本宫居然差点忘了,你说说太后还说什么来着?”

    随行宫女流利作答:“薄王妃冥顽不灵,为责其过,须整夜孤坐佛前,潜心深省,若有同怜悯与与之亲近者,一并严惩。”

    魏昭容妙目惊瞠:“这话该怎么解释?”

    “今夜这长华里必须仅见薄王妃一人。”

    “天,容妃娘娘,不得了了,你违反了太后娘娘的口谕,该当何罪?”

    这一主一仆说演俱佳,唱念作打甚是精彩,薄年也愿耐心欣赏,无奈佛前的颂诵声委实不顺耳,佛祖慈悲无量不计较,她这个佛前的忠实信徒却不能纵容妹子这般不着边际,是而道:“昭容说了这多话,累了罢?天色不早,不妨早些去歇着。”

    “敢容妃娘娘还没有清楚眼前形势么?”魏昭容不但不退,反迈进长华里:“你不仅一人违抗太后口谕,还带了二皇子前来,是想二皇子将和你一起被关入冷宫?天下间如此当母亲的也只有你了。”

    薄年淡哂:“我再是如何不会当母亲,也不会将自己年幼的女儿当成一样工具般利用和舍弃。”

    魏昭容冷嗤:“少装这等虚伪做作的清高样式,二皇子不是你用来稳固地位的工具又是什么?这后宫又有谁不是拿生下皇子当成晋升和荣宠的阶梯?柔儿是我的女儿,她只是在为她的母亲和弟弟做该做之事而已。”

    “你如今是在承认自己唆女谋杀皇子么?”

    “是又如何?”魏昭容无惧无畏:“你想向皇上和太后告发本宫?谁可为证?你?你这个连自己的亲王妃之位也怕保不住的妹妹?还是你这个未必有福气长大成人的二……”

    薄光诵声一顿。

    薄年眸仁内丕地现出异芒,“噌”地上前。

    “你你……想做什……”魏昭容接触到那两点眸光的刹那,陡觉不妙,僵在当场。

    长华是诵经礼佛之处,尽管凡入此事佛者必先沐浴薰香以示圣洁,门内仍设有一顶莲花造型三尺高深的白瓷大缸,内里时时清水充溢,供信徒净手清心。

    此下,薄年左手扣其前额,右手握其颈,将魏昭容压制在缸前,差一毫便将之埋进那缸涟涟清波内。

    “你你你敢……”这称霸了许久的后宫,怎敢有人如此对我?“蔻香救我……”

    魏氏随行宫女掀足进,薄年睨目高叱:“凡有异动者,皆以意图刺杀二皇子格杀勿论!”

    二皇子降生以来,德馨宫外围额外多了两层侍卫,概为保护龙嗣安危。二皇子动,诸侍卫则动;二皇子停,诸侍卫则停。现今听得容妃娘娘的高声相叱,尽由暗处现跳出,仗剑警伺。

    再是如何的忠心护主,随行宫女此刻也不不敢造次半分。

    薄年将其头顶触入了水中,朱唇翕语,细若清风搔耳:“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本宫面前张牙舞爪?本宫玩这些的时候,你的父亲还在镇我父亲的脚趾,温驯得如一条摇尾迄怜的无主野犬。”

    “爹……爹……”救我!

    “在本宫的眼里,你永远是那个愚蠢无知的魏家女儿,你的父亲也只如一个急将你这只愚蠢家鸡捧为凤凰的跳梁小丑。本宫把你泡进这沐浴着佛光的水中好生清醒一下如何?也好让你看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不不不……”子几乎倒悬,头额上的水冰凉刺骨,一点点地浸透上来,随着对死亡的恐惧,一丝丝延至四肢百骸。

    “听着,你再敢在本宫面前放肆一次,再敢将主意打到本宫的儿子和妹妹上,本宫有得是法子令你在这后宫消失,比折在你手中的那些人,本宫赐你的死法鲜活十倍百倍,首先,便是将你这张引以为傲的脸给蒸成人干,使你瞬间变成一个八旬老妇,把你呈在皇上眼前接受圣目的惊诧和厌恶。再将你上的筋一根根慢慢抽出,用它们捆住你的手脚,吊在烈下……”

    魏昭容恐骇至极:“不,不!不,求你……放开我,饶了我,饶命……”

    这反应真是不错呢。薄年满意地直起腰撤了压制,十指稍一松驰,掌中人登时软瘫下去,面孔苍灰,体如筛糠。

    “带你的主子走罢,告诉她,她自今若是懂事,本宫也懒得与她为难。”容妃娘娘玉手收拢云鬓,玉口嫣唇慢启。

    随行宫女急急进了来,对主子半抱半扶着退下,惶惶如一只惊弓之鸟。

    呃……

    薄光两手紧抱甥儿,大眼睛眨了又眨,怯生生道:“二姐,我乖,我听话,浏儿也是……我们都是好孩子。浏儿是不是?”

    胥济小人儿似是配合地哈声相应。

    薄年睬也不睬,命绯冉进来抱走了二皇子,撇一句:“安分点。”

    走也。

    闹了好半晌的长天似乎得回了清静。。

    薄光抬头观佛,双手合十,高声长诵:“请佛祖保佑我家二姐永远貌美如花,疼小光小光,不打小光和浏儿的股。”

    外间树上本离去的人影脚下一滑,差点跌落尘埃。

    “但信女心存一丝疑惑呢,二姐这么做,必定是触到了魏大人的痛处罢?必定招来小鬼恶缠罢?佛祖,信女的话,您老人家肯定明白,但不知道那些脑袋由顽石加木头构成的人明不明白?南无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天下木钝之人皆能开化。”

    她匍匐跪拜,外间人咬牙切齿:这位四小姐与她仪态万方的姐姐怎这般天差地别!

    ~

    第二清早,惊魂甫定的魏昭容御花园内纾散心怀,忽然抬头遥见容妃由长廊那端袅袅行来,当下即是面目失色,掉头就跑。

    半个时辰后,又在另处瞥见容妃形影,又是落荒而逃。

    从此,宫人皆知魏昭容畏容妃如虎。

    魏藉听闻这等闲话,焉能容忍?薄家女儿也不看今是谁家天下,竟敢欺凌他的女儿头上?遂将宫中眼线传来,下达索命密令。

    黄昏时分,薄年探望太后归来,行经一片幽暗竹林,忽有两道持刀的黑衣人蹿现,刀锋别无它顾,只朝她咽喉落下。因二皇子留在太后处,随行侍卫骤减,其他侍卫眼看施救不及。

    容妃娘娘命悬一线之际,卫免如天神降临,命后北衙军包抄刺客,两名黑衣人无路可逃,双双横刀自刎。

    薄年经临一场生死大关,面颜如常谈笑自若不说,竟亲手拿起一把带血的刀锋后方不紧不慢地启步回宫。半后,这把刀出现在了魏昭容的头。那,尖叫声划破长空,遍袭六宫。

    犹在佛前反省的薄光,听罢卫免满含担忧的转告,道:“二姐对付女人的手段自然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及。但我们这场战争,真正需要应付得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男人。

    所以,佛祖,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