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薄光惊叫中,落入一双臂弯。她偏首盯着那个男人的眼睛:“你跟踪我?”

    胥执淡道:“对。”

    “你想做什么?”

    “捉拿刺杀太后的逃犯。”

    他是认真的。薄光面色丕变:“哥哥快走!”

    “晚了,我可的小光。”薄天环顾着四周涌上的千影卫,拔出腰中长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仍然嫁给了这个人,显然,你今是被他利用了。如果哥哥不够信任你,这时只怕以为自己的小妹和人沆瀣一气合谋害我。”

    “我没有!”她道。

    薄天朗声一笑:“我知道,我薄家的人从来不会出卖自己的家人。””

    胥执淡哂:“她已是胥家人。”

    “是么?”薄天扬眉:“小妹,告诉他,你是哪家的人?”

    薄光挣扎着脚落平地,仰首恳求:“放过我的哥哥,好不好?”

    他握住她两只素腕,道:“如若他能束手就擒,我会向皇上求保他一命。”

    保他一命。原来是将四年前做不到的,现在施舍给她了么?她唇角掀了掀,勾出一个冷冷的笑:“我真是傻,时到今,怎还对你抱有这丝希望?”

    他冷声道:“你的哥哥私组帮会,与外域人暗有勾结,还在几前刺杀太后,你指望我能如何对他?”

    她摇头:“没,没有,我对你没有任何指望。你可以放开我了么?”

    “不可以。”他双手束得更紧:“你护卫太后有功,看到这层面上,皇上对薄天可以法外容。你倘若出手助他,可想过你两位姐姐?”

    她抬起的眸中空无一物,淡淡道:“如果你没有利用我寻找我的哥哥,我不必选择,你也不必再次令我对你绝望。”

    “你的哥哥想要伤害得是我的母亲,我的兄长,甚至这个国家。”今之事,仿佛四年前的重演,抑或那场恶魇从不曾消失于他们之间。他们的感在余毒侵蚀下病入膏肓,若想医治,惟有猛药,纵然再度伤她欠她,他也必须去做。“嫁夫随夫,你该懂得取舍。”

    她唇畔再勾笑靥,翘起脚尖,仿若亲昵细语:“胥执你听着,我从来没有承认你是我的丈夫。”

    他十指遽缩。

    “如果你敢伤害我的哥哥,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这,就是我的取舍。”

    他眯眸近,贴着小女子柔腻的颊,道:“我也想杀了你。”

    “那么……”她气息降至冰点:“你最好立刻杀了我。”

    “怎么会呢?”体内的自己越是被伤得体无完肤,体外的明亲王越是坚若寒岩:“你如此死了,本王岂不少了很多乐趣?你敬的哥哥是是弃械保命还是宁死不屈,你不妨好好看着。”

    而后,他发出指令,千影卫启动攻击。

    薄天的武功无疑是不俗的,尤其近十载江湖历练后,修为更上层楼。而经受过皇家严苛训练的千影卫也皆非泛泛之辈,以多打少尤是得心应手。直须时辰拉长,事态势必不利薄天

    “本王承诺不杀你,便是不杀你,你如此打下去,除了令光儿难过别无益处。你何必作这番无用的挣扎?”胥执扬声道。

    薄天全神应战,不予回应。

    “弓箭手准备!”

    “什……”薄光一栗:“你要放箭?”

    他淡道:“倘不如此,他又如何肯低首投降?”

    薄光厉声:“放开我——”

    他将她双腕牢牢束缚在手心,高声道:“薄天,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弃顽抗!”

    薄天回之一声嗤笑,剑穿透近而来的两名千影卫背心。

    他颜色一沉:“放箭!”

    诸多千影卫倏地各自隐遁,翎矢如蝗尽取一人。

    薄天闪展腾挪间,一径挥剑拨打。

    “哥……”薄光想喊,又惟恐分了兄长的精神,贝齿紧咬下唇,瞬间血丝涔现。

    “你只须劝他投降就好,何苦如此?”他本是做了心硬如铁的打算,但眼见她这般自虐,惟觉心痛如绞。

    “唔!”薄天小腿猝中一箭,一个踉跄半跪下来。

    薄光泪珠儿滴落:“哥哥……”

    “停箭!”胥执疾声喝止弓箭手,转而对场中人道:“放下剑,本王可先将你带进本王府中由光儿为你医治。”

    薄天以剑支地,掀眸大噱:“不必麻烦,请继续。”

    这薄家人,这薄家人……他俊眸内讥讽渐重:“你想让光儿看着你死在这里?”

    “她既然曾经送父亲往生,送一回兄长又如何?”

    “三年中弃她不顾,任她市井劳碌受尽艰辛,如今刺杀太后,成为朝廷钦犯,连累她为你悲伤,你这位长兄,果然了得!”

    “薄天本来就是相府逆子,抛父弃妹早有先例,再多一次也无妨。就如你明亲王,杀了她父亲,再杀一次兄长,想来也无甚大碍。”

    胥执转眸睇向怀中人:“听到了?本王并非没有给他机会。“

    薄光垂睑,置若罔闻。

    太好了,仿佛这世上只有薄家人有傲骨宁折不弯!他五内俱焚,唇角扬起冷笑:“放箭!“

    箭镞密织,利芒灼灼。一旦喷发,薄天在劫难逃。

    “啊!啊!”一片寒光自弓箭手背后掠起,几声惨呼此起彼伏。一道蒙面衣影从天而降,出手即剥夺了弓箭手的战斗力。

    “帮手终于现了么?”胥执挑眉:“速速拿下!”

    在他这稍稍分神的顷刻间,薄光俯下头一口咬中拘束住自己双手的那只手腕,既狠且重,几乎咬下一口来。

    胥执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如此:“你……”

    她一手稍得空闲,拈指入袖,将一股无色粉沫弹入空气之中。

    形势顿时逆转。

    推开冷眸眙她的男人,她疾步来到薄天跟前:“你的伤给我看看。”

    薄天也一并软倒在地,笑道:“小光用药的功夫更为精进了。”

    她先将兄长伤口简作包扎,喂了解药后回四顾,讶道:“你那位同伴呢?”

    “你放药的那会儿他飞就走,似乎早有预料。还有,我此来没有告知任何人,他应该不是我的同伴。”

    “莫管了,我先扶大哥离开,找个安静地方将你腿上的箭取下来。”

    薄天向幼妹后呶了呶唇:“那些人呢?”

    “除非你想杀明亲王,不然由他们留在这边静等药效过去。”

    “本来他是在为兄的猎杀名单来着,但看见方才一幕,突然觉得杀了他太过可惜,还是交给你打理罢。”薄天向背靠树干的明亲王挥了挥衣袖,煞是云淡风清。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