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镜中影 书名:嫣然江山
    薄年向太后恳求出宫探望三妹。

    慎太后叹道:“平心而论,哀家不愿你和她走得太近,她会拖累你的,年儿。可是,她是你的血亲姐妹,哀家不能不通人,哀家当年也曾极时儿……你去见见她,多多开解。她倘能痊愈,哀家乐见她与怀恭白头到老生儿育女。假若是一辈都那般昏昏噩噩,哀家也愿意请皇帝将那座薄府划归她名下,让她有个安立命的地方。”

    言罢,太后命宝怜从康宁的小库房内挑了几样珍贵补品,赐赏容妃带回薄府。

    薄年再三谢过。

    宝怜送她出来的一路,仍然是语重心长:“娘娘,您这小子也该用完了罢?再这般随波逐流下去,难道您还想被人推下水去?还想听那些人公然辱骂四小姐?”

    “多谢宝怜姑姑提点。”

    “提点不敢,无非盼着娘娘心中有数,早一点跻这后宫的上位,奴婢陪太后静候娘娘佳音。”

    康宁门前,宝怜行礼告退,忽尔间宝盖华顶,衣香鬓影,一道酥软如绵的妙音临场:“宝怜姑姑,太后午睡可曾醒了?”

    “丽妃娘娘?”宝怜赶紧屈跪迎,“奴婢恭迎……”

    堕马髻间流苏摇,宽袖对襟金线描,两眉淡妆成绚华,双唇浅点透妖娆。风华绝代的丽妃走下轿辇,探手伏腰来扶:“本宫素来敬重宝怜姑姑,您又长我几岁,不必如此多礼。”

    宝怜恭声回:“丽妃娘娘抬举奴婢,奴婢感激不胜,却不能不知轻重。”

    “宝怜姑姑不愧是太后**的人,真个是端庄大方,从容得体,可惜这世上仅有一位宝怜。”

    宝怜容色越发谦卑:“娘娘谬赞,奴婢受之有愧。”

    丽妃笑颜如花,转向在场另人:“这位……可是容妃娘娘?”

    薄年淡哂:“这位想必是丽妃娘娘。”

    丽妃后的大宫女眉头一扬便要发话,被主子眼尾制止。丽妃浅浅一礼:“早听说容妃娘娘回宫,妾一直想去看望,无奈无暇分,还望容妃娘娘恕罪。”

    薄年笑若微风:“丽妃娘娘替满宫的姐妹侍奉皇上,劳苦功高,吾等惟有感恩戴德,敬仰钦佩,又怎谈得到恕不恕罪?”

    “改定当登门拜访。”

    “薄年随时欢迎。”

    两人互道珍重,错而过。

    绯冉埋头扶着主子走出了二十几步远,悄眼看后已没有了半点形迹,方长舒口气,拍着口道:“阿弥陀佛,奴婢还以为要憋死自个了。”

    薄道:“很怕么?”

    “是担心才对。虽然是在太后寝宫门前,但若是对方执意找娘娘的不是,太后出面维护反惹包庇的名声,方才奴婢真想扶着娘娘跑离那块是非之地。”

    “依那位素来险中求胜的路,不是没有可能,绯冉很谙熟这座宫。”

    “奴婢好歹也在这里面混了十几年,虽无功德却有心得。”

    薄年不喟然,道:“依你的机灵,如果有一个前程远大的好主子,应该不难有番作为,改本宫向太后推荐你罢。”

    “千万不要。”绯冉忙不迭摇头,压低了嗓,“太后倘以为是奴婢心向虚荣,弃主另投,奴婢在这宫里什么前程也没了。娘娘与其心奴婢,何不自己谋求上进?”

    “唉,这是在说本宫不思进取无大志了么?”

    “奴婢是替主子担心啊,您方才没有发现么?丽妃娘娘后的那位大宫女在娘娘以同等礼节和她家主子寒暄时的表眼神,简直狠得教人打骨子里瘆得慌。”

    薄年一笑。她以废弃之重归宫廷,与那位后宫霸主平起平坐,这在许多人的眼里悖礼悖也悖于她们认知中的序位规则。本人若再不知伏眉低眼卑顺讨好,无疑是犯了整座后宫的忌讳。

    “太后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倘若没有本宫,你在太后跟前必得重用,这是本宫指给你的一条明路。”她言尽于此,算是贴心忠告,能否领会,还要个人悟,左右她这个不成器的主子也算努力过了。

    ~

    这个夜晚,薄府四小姐闺房的绣上,薄家三姐妹促膝而谈。

    尚宁城时,虽也有偶然小聚的时刻,但那时那地都非今形可比。这三双眼睛里,无论只有六七分神智的薄时,还是欢脱生动的薄光,抑或冷淡疏远的薄年,如今都有了一脉阔别的喜意。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使她们明白,这个世上,她们只剩彼此。

    “所以,我们走?”薄光问。

    “司晨的车马几时到?”薄年问。

    薄光答:“就在今晚,子时三刻,打乾和门出,由关西官道进兴盛山,而后从水路远下江南。”

    “好妥当的安排,司晨做事总是如此细致入微。”

    “水路?”薄时奋起,“是要坐船么?我喜欢坐船!我喜欢!”

    薄年浅笑,揪着她耳边的发丝,道:“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坐上船。”

    “这说明我们真的要走了?”薄时却笑容一敛,“我将德亲王赏我的银子给李嫂,打发她去探望京都的亲戚。”

    “这会儿又明白了么?”薄年注视三妹的目光有怜有痛,“是打算走,如果走得掉的话,当然是想走的,但是……我惟希望人心还没有腐坏到那等地步。”

    八月十三,月上中天。换上粗布衣裳带着简易包裹的三人走出薄府后门,薄良已坐在前辕持鞭等待。

    万籁俱寂中,车子向西城的乾和门驶去。

    就如司晨说过的,乾和门的侍卫一闻马蹄声响,已提前将一扇城门半开。彼此没有任何言声,马车径直穿过,马快轮疾,不一时驶出十余里路。

    “天亮走关西官道,过了卯时进兴盛山路。”薄光撩帘道。

    “是,外面天凉,三位小姐将门阖严了,赶路喽!”薄良挥了个响亮的鞭梢,将马驱上笔直宽阔的官道。

    薄年轻掀黛眉:“当真全按司晨为我们设计的路线先进山后坐船?”

    薄光叹了口气:“假使我们能走到那里。”

    “你也认为……”

    “嘘。”薄时美眸大张,两根手指压在一姐一妹的唇前,“别说话,有坏人。”

    如此迫不及待么?薄光一臂揽了一个匍匐下去,扬道:“良叔伏!”

    似是为了响应她的话音,几只乱箭擦着她们的发顶,呼啸穿过车壁。

    

    

    

重要声明:小说《嫣然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