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霍格莫德什么的日常

    清符桑我回来啦,虽然比预计的晚了几天。

    主要是啊,在欧洲遇见个女同学,一起玩了几天,然后就把关系深入的发展了一下,嘿嘿嘿……

    ——————————————

    因为那篇报道,让海格一直躲在他的小屋里不肯出来,无论哈利和赫敏怎么去敲门劝他,海格都不肯打开他的门。

    一月中旬的时候,同学们可以到霍格莫德村去游玩。

    “我说莫里亚蒂,你准备去霍格莫德干什么?”星期五晚上吃饭的时候,哈利高兴的坐到莫里亚蒂的(身shēn)边,勾搭着他的肩膀说道。

    “不知道,大概就是随便逛逛吧。”莫里亚蒂说,又给自己的碗里乘了一些汤,反问哈利,“你打算去干什么?”

    “我准备去和黄油啤酒,话说我——”

    “——哈利!”

    忽然,赫敏吃惊的声音从莫里亚蒂额另一边传来,“我还以为你会趁着公共休息室没有人,比较安静,好好研究研究那只金蛋呢。”她说。

    “噢,我——我觉得我已经琢磨出它是什么意思了。”哈利犹豫了一下,撒了个谎说道。

    “真的吗?”赫敏说,显得非常高兴,“太好了!你知道那金蛋是怎么回事了?”

    “唔,大概吧。”哈利含糊的说。

    “那么莫里亚蒂呢?”赫敏又问莫里亚蒂。

    “我还在等哈利告诉我,”莫里亚蒂别有深意的看着哈利,笑着。

    这让哈利更心虚了。

    到了星期六早晨的时候,哈利因为心虚的缘故,坚持要和罗恩一起提前离开了。

    吃过早饭,莫里亚蒂和赫敏一起离开城堡,他们穿过yīn冷cháo湿的场地,向学校大门走去。

    当他们经过停泊在湖上的德姆斯特朗的大船时,他们看见威克多尔?克鲁姆从船舱里走到甲板上,(身shēn)上只穿着一条游泳裤。

    他确实瘦极了,但看起来体格还是(挺tǐng)结实的,只见他敏捷地爬到船舷上,伸开双臂,扑通一声钻进了水里。

    “他疯了!”赫敏望着克鲁姆乌黑的脑袋在湖zhongyāng浮动,说吃惊地道,“现在是一月,肯定冷得要命!”

    莫里亚蒂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泛起波浪的湖面,一句话不说。

    赫敏注意到了他的这种表(情qíng),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那个,莫里亚蒂?”

    自从舞会以后,他们两个很默契的谁都没有再去提那天晚上的事(情qíng)。

    “哦,”莫里亚蒂回过神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也许水里会比岸上暖和的多,或许是这样——”

    “什么?”赫敏没听清楚。

    莫里亚蒂笑了笑,没有完全把话说明白,“或许他们已经大概知道了吧——走吧,这里怪冷的。”

    他们很快就来到霍格莫德的大街,这里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多。

    尤其是今天,许多学生都在大街上宣萱嚷嚷。

    “为什么我很久都没有见到托马斯爵士了呢?”路过三把扫帚小酒馆的时候,赫敏忽然问莫里亚蒂,大概是看到罗斯默塔女士之后,她想起来了那只吸血鬼。

    “他啊,”莫里亚蒂的嘴角扬起一点笑意,“他可是忙得很——我们进去坐会?”

    “不了,”赫敏摇了摇头,因为她看到小酒馆和往常一样拥挤,而且也没有座位。

    “嘿,他难道从来不去办公室吗?”赫敏突然悄声说,透出小酒馆的窗户指着里面说道:“你看!”

    她指着窗户里面,莫里亚蒂看见了卢多?巴格曼的(身shēn)影,他和一伙妖jīng一起坐在昏暗的角落里。

    巴格曼正压低声音,飞快地对妖jīng们说着什么,妖jīng们都交叉着手臂,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管他呢,”莫里亚蒂轻笑着,“又和我们没有关系。”

    “说的也是。”赫敏想了想说,随后就准备和莫里亚蒂离开小酒馆的窗户口。

    但这时弗雷德和乔治正好出现了,“你好,莫里亚蒂,”弗雷德愉快地说,“真有你的,巴格曼先生答应今天把钱给我们了。”

    “真不错。”莫里亚蒂笑着说,“但是你们要小心,我刚才看到他和妖jīng们在一起,当心他把妖jīng的假金币给你们。”

    “好了,放心吧。”他说道,然后打量着他和赫敏,笑吟吟的挥手,“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然后就和乔治匆匆走进小酒馆,消失在了酒馆里拥挤的人群中。

    “他们怎么了?”双胞胎刚进去,赫敏就问道。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这条街道上的人开始少了,很多人都已经钻进了酒馆里或者是商店里面。

    “他们是再向巴格曼要钱,你忘了吗?”莫里亚蒂解释说,“巴格曼不是喜欢赌博吗?我猜韦斯莱双胞胎在他(身shēn)上赢了一大笔钱。”

    “他不应该这么做!”赫敏显得十分不高兴,似乎想起什么,气呼呼的说,“他可是魔法部的官员,而且还那么做!”

    莫里亚蒂嘿了一声,就没有再接茬下去。

    “你这是什么态度!”

    看到莫里亚蒂的那个表(情qíng),赫敏不满的嚷嚷,举起拳头就要揍他。

    莫里亚蒂嬉笑着要躲开,却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什么东西上。

    他往后推了一步,发现自己撞到了一个人的(胸xiōng)膛上,而且这个人又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人,克鲁姆。

    克鲁姆穿着厚厚的衣服,而且还把他的脸遮挡的看不出来,即使是这样,也遮挡不住他那yīn沉的脸sè,似乎看到莫里亚蒂和赫敏之后显得更yīn沉了。

    “你好,克鲁姆先生。”赫敏低声的打招呼,她能感觉出来现在的气氛不大对劲。

    “你好,格兰杰小姐。”克鲁姆用古怪的腔调说,又重新盯着莫里亚蒂,恶狠狠的用他那古怪的腔调继续说道:“你撞到我了,蠢货。”

    莫里亚蒂也不客气,脸上古怪地笑着,学着克鲁姆那腔调说道:“你才是蠢货,而且还挡我路了,还不让开?”

    听到莫里亚蒂在学自己的语调,克鲁姆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样,脸sè的表(情qíng)更难看了,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兜里,似乎要去掏魔杖。

    莫里亚蒂仍旧笑眯眯地,他的手早就放进兜里了。

    赫敏猛地钻到他们中间,她紧紧咬着牙,使劲抓住了莫里亚蒂的手。

    “别这样,”她咬牙切齿地说,严肃的看着莫里亚蒂,“你不能这样,这样你会惹上大麻烦的。”

    “请让开,格兰杰小姐,请你不要碍事。”克鲁姆冷冷地说,他的目光越过赫敏(身shēn)上,看着莫里亚蒂的时候变得冷漠凶狠,“你要知道,这个蠢货根本不配你。”

    他说,打量着莫里亚蒂黑sè而且被发梢遮住的眼睛。

    “我们走吧,”赫敏没有理会克鲁姆,而是拉着莫里亚蒂就要离开,“快点儿,别理他了。”

    他们离开了,四周有许多人都望着他们,也发现了其中一个人是克鲁姆。

    他们走出人群的时候,莫里亚蒂忽然听见有人叫他,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克鲁姆在和他说话。

    “胆小鬼,只会躲藏的家伙!下场比赛你要小心了,当心出意外。”克鲁姆冷笑着说,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赫敏拉着莫里亚蒂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快走出了村子,她的脚步才放慢了一些,回头看着霍格莫德村。

    “他在威胁你!”赫敏不可置信地说,而且气得浑(身shēn)发抖,“下场比赛你要小心了,看他的样子,似乎知道下场比赛的内容了,说不定正是他的拿手好戏——”

    “别担心,赫敏。”莫里亚蒂反而安慰赫敏来,“我说正经的,赫敏,他大概对我造成不了威胁,说不定我还能——”

    “——竟敢当众威胁你!他当他是谁?”赫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她显得非常生气,“他以为自己会玩两个死机的假动作就了不起了吗?”

    她现在迈着大步,又开始走得飞快。

    莫里亚蒂不得不快速跟上她,“我们这是去哪?”

    “去找海格!我想既然海格能告诉哈利第一个比赛项目是龙,那么他肯定也知道第二个项目是什么,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早想想办法对付克鲁姆了。”

    赫敏头也不回的说,然后撒腿跑了起来,拉着莫里亚蒂一路飞奔,穿过那道两边有翼野猪护着的大门,跑过场地,来到海格的小屋旁。

    窗帘仍然拉得严严实实的,他们走近时可以听见牙牙的叫声。

    “海格!”赫敏喊道,一边敲打着他的房门,“海格,我知道你在里面。”

    莫里亚蒂看着紧闭着的大门,看着赫敏的脸说,“我不认为海格会知道下一个项目是什么,毕竟他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么长时间了,”

    他又用大拇指指着(身shēn)后的一块大石头,“除非是把我那块石头吃了,他是不可能出来的——”

    好像是专门和莫里亚蒂做对似得,门开了。

    莫里亚蒂顿时住了口,赫敏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愉快地说,笑眯眯地低头望着他们,“我听说有人要吃石头?所以就把门打开了,我实在是想看看一个人是怎么吃石头的。”

    从屋子里走出来的不是海格,而是阿不恩?邓布利多。

    “我——嗯——您听错了吧?”莫里亚蒂声音很轻地说。

    “啊,肯能是这样,”邓布利多说,眼睛里闪着诙谐的光,“也许是风的声音太大的缘故?”

    “肯定是!”莫里亚蒂附和他说。

    随后他们走进了小屋,却发现小屋里不仅只有海格,还有哈利的罗恩。

    “嘿,你们也来了?”

    哈利对他们打招呼说,罗恩在一边尽力的躲避海格的那只狗,牙牙。

    而海格呢,他坐在桌旁,面前放着两只大茶杯。

    他的模样十分狼狈。脸上斑斑点点,眼睛又红又肿,在头发问题上他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不再想办法把头发弄整洁了,它们现在变成了一堆缠在一起的电线。

    “嘿,海格。”赫敏说,“感觉好点了吗?”

    海格抬起头来,对着赫敏和莫里亚蒂咧嘴笑了,“好多了。”

    他用非常沙哑的声音说,很显然在赫敏和莫里亚蒂来之前,哈利和罗恩已经劝说海格很长时间了,并且效果非常明显。

    “再喝点茶吧。”邓布利多说着,关上房门,掏出魔杖,轻轻摆弄着,空中立刻出现了一只旋转的茶盘和一盘蛋糕。

    邓布利多用魔法使茶盘落在桌上,大家都坐了下来。

    静默了片刻,邓布利多说道:“你看,大家都很关心你。”

    “我们当然还愿意同你交朋友!”哈利望着海格,继续他之前没有说完的话,“你难道认为斯基特那头母牛——对不起,教授。”他赶紧说道,转眼望着邓布利多。

    “我一时耳聋,没听见你在说什么,哈利。”邓布利多说。他玩弄着两个大拇指,眼睛瞪着天花板。

    “嗯——好吧,”哈利局促不安地说,“我的意思是——海格,你怎么以为我们会在乎那个——女人——写的东西呢?”

    “是啊,你说的对。”两颗滚圆的泪珠从海格乌黑的眼睛里流出来,慢慢渗进了他纠结的胡子里。

    接下来的气氛变得相当和谐,邓布利多走了之后,海格的小屋里又充满了以往的笑声,看起来海格又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

    赫敏跟他们讲了他们在霍格莫德遇见克鲁姆的事(情qíng),并且把克鲁姆威胁莫里亚蒂的事(情qíng)告诉了他们。

    “怎么可能?他可是克鲁姆啊!”罗恩显得不可置信,他不相信大名鼎鼎的克鲁姆会做出这种事(情qíng)。

    “这可不奇怪!”海格粗着嗓门说,挥舞着拳头,“你看看他们有什么样的校长吧,这一点也不奇怪!”

    忽然,海格的声音变小了,是被他刻意压低的。

    “听着,第二场比赛是在那个湖里。”海格探头探脑的看着窗外,好像随时都有人偷窥似得,“至于比赛的项目,就在金蛋里面。”

    “可是金蛋怎么用?”哈利问道。

    海格嘿嘿的笑了几声,同时看着哈利和莫里亚蒂,“怎么用?你们只需要在水里打开它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