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龙什么的都弱爆了(结尾是亮点)

    啊,在不更新都对不起你们了,尤其是叫兽君

    ——————————————

    星期rì整整一天,哈利都显得心不在焉,尽管莫里亚蒂昨天晚上告诉他可以使用飞天扫帚去穿越龙,但他仍然紧张。

    哈利匆匆穿好衣服,在礼堂里格兰芬多的桌子旁找到了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正和赫敏一起吃早饭呢。

    “一起吃吗?”莫里亚蒂举着面包片,正在往上面使劲抹巧克力酱。

    “不了,我吃不下。”哈利说,他吃惊的看着莫里亚蒂,他已经往面包上抹了将近一碗巧克力酱了。

    “莫里亚蒂!”赫敏把他手里的勺子夺了过来,不高兴的看着他,“吃这么多巧克力酱会算坏牙齿。”

    哈利也问道:“是啊,今天你为什么要抹这么多?”

    “甜食能让我冷静下来。”莫里亚蒂淡淡的说,又拿起勺子往面包上抹巧克力酱。

    哈利忽然觉得心(情qíng)好了许多,他忽然发现,原来这家伙也在紧张啊!

    莫里亚蒂刚咽下最后一勺粥,就被哈利拉着来到外面的场地上,赫敏也跟在后面,他们一起沿着湖边走了很长时间。

    然后哈利把火龙的事和昨天在酒馆里和小天狼星的谈话一起说了出来。

    “卡卡洛夫有什么可jǐng惕的,”莫里亚蒂认为卡卡洛夫不是太大的威胁,因为伏地魔已经把他当成了叛徒来看待。

    一个叛徒有什么好害怕的?

    当时他为了自保可是出卖了许多食死徒,就算是伏地魔想放过他,那些食死徒们也不会放过卡卡洛夫。

    “可是——”哈利仍然想说些什么,他看向赫敏。

    “莫里亚蒂说的没错,”令哈利感到十分震惊的是,赫敏竟然也认为莫里亚蒂的想法,她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对付火龙。

    “真希望你们能活到星期二晚上,”她非常焦虑地说,“一条龙可不是好对付的。”

    赫敏又把头扭向莫里亚蒂,“你打算怎么办?”

    “大概有了吧,”莫里亚蒂不打确定的说。

    “那你赶紧说说看啊!顺便也告诉哈利。”赫敏赶忙说。

    莫里亚蒂犹豫了一下,“我是说大概有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方法行不行,要知道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龙是应该死不了的吧?”

    “把龙杀死?”哈利惊愕住了,他立刻讪讪的笑了笑,“那方法肯定不适合我,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于是他们沿着湖边走了三圈,绞尽脑汁,苦苦思索一个能降服火龙的简单咒语,结果一无所获,又回到了城堡。

    当他们来到礼堂外面的大理石楼梯底部时,赫敏仍然在向他们出关于龙的主意。

    “我在书上看到龙在不同的地域都——”

    赫敏不说话了,因为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噔,噔,噔,莫里亚蒂转(身shēn)一看,疯眼汉穆迪从楼上的抬价走下来。

    “波特,威廉,你们两个跟我来。”他粗声粗气地说,“格兰杰,你走吧。”

    莫里亚蒂看到赫敏惊恐地望着穆迪,她不认为疯眼汉穆迪忽然出现是件好事。

    “嗯——可是——”哈利想说些什么,但被穆迪打断了。

    “别管那个,你们两个,跟我到我的办公室来!”

    赫敏担心的看了他们一眼,忐忑不安的走进了礼堂。

    莫里亚蒂和哈利跟着穆迪走进办公室,三个人都进去后,穆迪把门关上,转(身shēn)先是望着莫里亚蒂,那只带魔法的眼睛眼睛同时都盯着哈利。

    “波特,你先去里面屋子待会,”穆迪轻声地说。

    哈利不知道怎样回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被那只魔法眼睛给瞪了回去。

    “拿着这个,”穆迪说,等哈利进去之后,他给了莫里亚蒂一张羊皮纸,“这是北美洲一个部落对付龙的咒语,很少有人知道。”

    “好。”

    莫里亚蒂接过羊皮纸,正准备看,却被穆迪拦住了。

    “别在这看,拿回去,拿回到宿舍去看,”他说,“羊皮纸被我下了咒语,你看完之后就会自动销毁,别和别人说这件事(情qíng),谁也别提,听见没?”

    穆迪眼珠子盯着屋子里,确定周围没有人在偷听,“这方法有点残忍,不过你魔力不够,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残、残忍?”莫里亚蒂诧异了一下,苦笑着,“难道真是一条能杀死龙的咒语?”

    “屠龙咒。”穆迪说,满脸皱纹都在他的笑容上开花,“一个很棒的咒语。”

    莫里亚蒂点了点头,然后就被穆迪赶出了办公室。他走出办公室,立刻看到前面的拐角处露着一抹乱糟糟的头发,

    莫里亚蒂知道那是谁,于是他微笑着走上去,轻轻拍了拍那姑娘的肩膀。

    “嘿,赫敏。”

    “哦!”赫敏很紧张,被吓了一跳,她上下打量着莫里亚蒂,想确认他是不是还完整,“你还好——我是说,穆迪教授找你干什么?”

    “别紧张,”莫里亚蒂笑着说,“他只是找我问我大卫是不是还老实,你要知道,吸血鬼对于傲罗来说——嗯,总是很危险。”

    赫敏大大的松了口气,那感觉就像是她刚知道考试得了满分一样。

    “好吧,既然没事,那我也就该去上课了,要知道——”

    突然,哈利风一般的从穆迪教授的办公室里跑了出来,他是如此的激动,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大口的喘气,

    “赫敏,赫敏!我想需要你的帮助!我要学会飞来咒!”哈利激动的喘着气,“刚才,刚才穆迪教授提醒我——”

    他忽然顿住了,看着莫里亚蒂,“——刚才穆迪肯定也——嗯,提点你了吧?是不是?”

    “差不多吧,”莫里亚蒂无所谓的说,“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这个,你刚才说你要赶紧学会飞来咒?”

    “哦,该死!没时间了。”哈利苦恼的说。

    然后那一天,从白天到晚上,哈利都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学习飞来咒上,他把自己关在一间没有人的教室里,在赫敏的帮助下开始联系飞来咒。

    而莫里亚蒂呢,他则是安静的打开那羊皮纸。

    羊皮纸上的内容很短,等到他看完的时候,那羊皮纸从天手里消失了。

    “好吧,”莫里亚蒂闭上眼睛仔细想了一会,然后回到寝室睡觉去了。

    然到了第二天早晨,学校的气氛非常紧张和兴奋。中午就停课了,虽然莫里亚蒂从上午就没有去上课。

    赫敏在中午的时候找到了莫里亚蒂,那个时候他正在湖边晒太阳。

    “天气不错。”赫敏有点不安的说,她看到莫里亚蒂在仰头看着天空。

    “是啊,还不错。”莫里亚蒂说,他最后看了一眼蓝sè的天空,然后开始往礼堂走。

    赫敏显得很小心,她说话都变得非常安静,走廊上的脚步声都要比她的声音要大的许多,“你说的那咒语,真的没问题吗?”

    可是莫里亚蒂还没回答,麦格教授在礼堂里匆匆向他走来,她看起来和赫敏一样紧张,“威廉,现在勇士们都要到下面的场地上去——哈利已经去了,你也要做好准备,完成第一个项目。”

    “好。”莫里亚蒂说,轻轻的和赫敏拥抱了一下。

    “祝你好运,”赫敏小声说。

    然后莫里亚蒂和麦格教授一起离开了礼堂,跟着她走下石阶,来到户外。

    这是一个十一月寒冷的下午,阳光很温暖,但终究抵不过寒冷的下午。

    “你紧张吗?威廉?”麦格教授问莫里亚蒂。

    “还不错。”莫里亚蒂说,这时麦格教授领着他绕过(禁jìn)林边缘,朝深处走去。

    当他们走近更深处的树丛时,莫里亚蒂发现那里竖起一个帐篷,挡住了里面,帐篷的入口正对着他们。

    “你必须和另外几位勇士一起进去,”麦格教授说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等着轮到你的时候,——祝你好运,波特已经进去了,祝你好运。”

    “谢谢,”莫里亚蒂礼貌的说。

    他已经去就看到面sè苍白的哈利,眼睛僵硬的看着前面。

    实际上像哈利那样的可不是他一个,芙蓉的脸sè也十分苍白,一点儿不像平时那样镇定自若,脸sè显得非常苍白,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克鲁姆看上去比往常更加yīn沉,而且看莫里亚蒂的目光也不是那么凶残了。

    “太好了!”巴格曼扭过头来望着他,愉快地说:“进来,进来,放松点儿,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巴格曼站在那几个脸sè苍白的勇士中间,活像一个大块头的卡通形象。

    “好了,现在大家都到齐了——该向你们介绍一下(情qíng)况了!”巴格曼兴高采烈地说道,“观众聚齐以后,我要把这只布袋轮流递到你们每个个面前,”

    他举起一只紫sè的绸布袋,对着他们摇了摇,“你们从里面挑出各自将要面对的那个东西的小模型!它们有不同的种类。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你们的任务是拾取金蛋!”

    莫里亚蒂镇定自若的点了点头,首先把手深进巴格曼已经在解开紫sè的绸布袋里面,然后掏出来的是一条银蓝sè的龙。

    “瑞典短鼻龙,”巴格曼说,龙的脖子上系的号码是一号,“你是一号。”

    等到所有人都选择完了,巴格曼拉着莫里亚蒂往帐篷口走去,一边和他说,“听着,一会哨声一响你就进去,别紧张,明白吗?”

    不紧张才怪!

    莫里亚蒂心想,接着他听见外面传来口哨声,然后穿过帐篷的入口走到外面。

    在帐篷的外面,成百上千张面孔从上面的看台上望着他,声音听不太真切,不是到是观众在(热rè)(情qíng)的呐喊还是在小声的议论。

    在场地的另一端,赫然耸立着那条蓝sè的瑞典段鼻龙。它低低地蹲伏着,守着它的一窝蛋,那双恶狠狠的黄眼睛死死盯着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走上前,对着那条蓝sè的家伙行了一个古怪的礼节。

    回应他的则是那条巨大的尾巴敲击地面所溅起的碎石块,好像是看到了那个动作之后,短鼻龙显得十分不安,它怒声叫着,瞪着凶恶的眼睛。

    然后,莫里亚蒂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举起了魔杖——那根魔杖忽然变成了焦点,整个世界的焦点。

    因为魔杖里冒出了一道光,一道红sè的光,是火光。

    魔杖里的火光喷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火焰在一瞬间就吞噬了龙。

    “我的天哪,那是什么?”巴格曼的声音在扩大了之后,响遍了全场,压过了所有观众惊呼的声音。

    火光照亮了整个场地,掩盖了所有人的声音,甚至连龙的吼声也淹没了。太阳也不再明亮,所有人和物都褪了sè,只有那根魔杖和魔杖的主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所有的都又重新被填满了颜sè,一切都正常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巴格曼的声音第一个被放大了喊出来,这也是所有人都想问的。

    龙还是龙,一点也没有变,仍旧窝在原地,守着金蛋。

    可是莫里亚蒂已经走近了龙,在所有人的惊呼,然后又在异常的目光下,取走了它怀中的金蛋。

    那条蓝sè的龙一动也没有动,一直到他来到比赛场地的边缘,巴格曼才反应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条龙怎么了?”巴格曼在高声大喊,“那条瑞典短鼻龙——”

    他的话没说完,短鼻龙忽然发出一声低鸣,然后倒在了地上,无力的喘息着。

    四周的立刻驯龙者纷纷冲过去,查探短鼻龙的状况。

    “它还活着,很虚弱!”

    莫里亚蒂听到一个人说,后面的对话他就听不到了,因为在场地的入口处那边,麦格教授匆匆走过来迎接他。

    “那是怎么回事?”麦格教授的声音显得不可思议,“评委们想听听你的解释,”她说,一边领着莫里亚蒂往看台方向走过去。

    “那是什么?威廉先生?”一上来,巴格曼就(热rè)(情qíng)的问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咒语,简直太厉害了,你差点杀了龙!”

    “是屠龙咒。”莫里亚蒂解释道:“大概是北美洲那边部落常常用的小咒语。”

    邓布利多微笑着,白sè的胡子也在颤抖,“很好,真不错。屠龙咒,真不错。”

    他轻声的和蔼的说,然后看着其他的评委,“好了诸位,我们开始打分吧?”

    “哦,是的,是的。”巴格曼欢快的说,好像是他自己打败了龙一样。

    但莫里亚蒂走出帐篷的时候,他立刻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围住了。

    “真厉害,刚才我看到龙的时候,心里害怕的要死!”那个声音轻声说。

    “当然,”莫里亚蒂笑着说,准备扭过头,“龙什么的都弱爆了,要知道赫敏——额,秋?”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