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谍中谍2013

    第二天早晨,暴风骤雨停了。

    弗雷德和乔治在和莫里亚蒂讨论用什么神奇法术使他们蒙混过关,参加三强争霸赛。

    “我觉得增龄剂不错,说不定可行。”弗雷德说,得意洋洋地认为自己想出了个好办法,“说不定可以让别人帮我们报名。”

    “算了吧,你那脑子都能想出来的方法,邓布利多教授会想不到?”莫里亚蒂笑着毫不留(情qíng)的打击他说。

    显然乔治也没有打算放过自己的兄弟,“莫里亚蒂说的没错,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用什么来选拔勇士,下定论还太早。”

    “如果我是邓布利多,肯定不让你们参加,”赫敏一边往她的面包片上涂黄油,一边严厉地说,显然她没有能让莫里亚蒂消去参加的想法,“太危险了,我们学的东西还不够。”

    “我发现你又开始吃东西了,赫敏。”莫里亚蒂看着赫敏又往面包片上涂大量的果酱,笑嘻嘻的说,“看来一晚上的饥饿让你想明白了。”

    “没错!我已经想明白了,要表明对小jīng灵权益的立场,还有更好的办法!”赫敏高傲地说。

    “什么办法?”莫里亚蒂笑嘻嘻地说,夺过来她的果酱,“用果酱把你的牙齿吃坏吗?”

    “哼!”

    赫敏的脸一直yīn沉到三号温室斯普劳特教授的课上也不和莫里亚蒂说话,斯普劳特教授给全班同学看一种植物,莫里亚蒂从来没见过这么丑陋的植物。

    实际上,它们不像植物,倒更像是黑黢黢、黏糊糊的大鼻涕虫,笔直地从土壤里冒了出来。而且一个个都在微微蠕动,(身shēn)上还有许多闪闪发亮的大鼓包,里面似乎都是液体。

    “巴波块茎。”斯普劳特教授欢快地告诉大家,“需要用手去挤,你们要收集它的脓水——”

    “咦——”赫敏厌恶的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两个人分成一组,”斯普劳特教授说,“它有极高的价值,千万不要浪费。听着,你们要把脓水收集到这些瓶子里。戴上你们的龙皮手(套tào),未经稀释的巴波块茎脓水,会对皮肤造成不同寻常的伤害。”

    赫敏十分不喜欢这东西,她把龙皮手(套tào)扔给莫里亚蒂,“还是你来吧,我实在是不能看这东西。”

    “终于肯和我说话了?”莫里亚蒂笑着接过来龙皮手(套tào)说。

    莫里亚蒂觉得挤块茎的过程容易使人产生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每当一个鼓包被挤破时,都会喷出一大股黏稠的、黄绿sè的液体,并发出一种刺鼻的汽油味。然后由赫敏收集到瓶子里,两个人分工明确,完成的也快。

    莫里亚蒂和赫敏按照斯普劳特教授的吩咐,把这些液体收集在瓶子里,到了快下课的时候,他们已经收集了好几瓶子了。

    “这下庞弗雷夫人该高兴了。”斯普劳特教授用塞子堵住最后一个瓶子,说道,“巴波块茎的脓水,是治疗顽固xìng粉刺的最好药物。这样就可以阻止学生用过激手段去除他们的青chūn痘了。”

    “你看我干什么?”赫敏发现莫里亚蒂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脸红的推了他一下。

    “我在看你脸上有没有青chūn痘。”莫里亚蒂说,扬了扬眉毛,笑着说,“看来没有嘛,十分漂亮的脸蛋。”

    这时,一阵低沉浑厚的钟声从城堡传来,越过cháo湿的场地。

    这意味着下课了,同学们纷纷散去。

    莫里亚蒂和赫敏顺着缓缓下坡的草坪,走向(禁jìn)林边缘的海格的小木屋。

    海格站在小木屋的门外,一只手牵着他那条巨大的猎狗牙牙的颈圈。

    他脚边的地上,放着几只敞开的木箱子,牙牙呜呜叫着,使劲地挣着颈圈,看样子是想仔细调查一下箱子里的东西。

    当他们走近时,一种很奇怪的咔啦咔啦声传进他们耳朵,间或还有微弱的爆炸声。

    “这里面是什么?”莫里亚蒂指着箱子说,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炸尾螺!”海格手舞足蹈的说,掀开了盖子,朝莫里亚蒂和赫敏以及后面的哈利罗恩露出了微笑,“它们可都是可(爱ài)的小东西,是不是?”

    “唔,”赫敏小声在莫里亚蒂(身shēn)边嘀咕道:“先是巴波块茎,然后又是这个,真是——”

    “好吧,确实是这样,”莫里亚蒂赞同道,“恶心。”

    这玩意确实恶心,它们活像是变了形、去了壳的大龙虾,白灰灰、黏糊糊的,模样非常可怕,许多只脚横七竖八地伸出来,看不见脑袋在哪里。

    每只箱子里大约有一百条,每条都有六英寸左右长,互相叠在一起爬来爬去,昏头昏脑地撞在箱子壁上。它们还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臭鱼烂虾的气味。

    时不时地,一条炸尾螺的尾部会shè出一些火花,然后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炸尾螺就会向前推进几英寸。

    “刚刚孵出来的,”海格骄傲地说,“你们可以亲自把它们养大!我们可以搞一个大项目!”

    “我们为什么要把它们养大?”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

    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来了,刚才说话的人是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吃吃地笑着,对他的话表示赞赏。

    海格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我的意思是,它们能做什么?”马尔福问,“它们有什么用?”

    海格张着嘴巴,似乎在拼命思索。

    停了几秒钟后,他粗声粗气地说:“那是下一节课的内容,马尔福。你们今天只管喂它们。好了,你们要试着喂它们吃几种不同的东西——我以前没有养过它们,也拿不准它们喜欢吃什么——我准备了蚂蚁蛋、青蛙肝和翠青蛇——每样都拿一点试试,看它们吃不吃。”

    莫里亚蒂和赫敏叹了口气,在海格期待的目光下,他们和哈利、罗恩才非常不(情qíng)愿的才抓起一把把滑腻腻的青蛙肝,放到箱子里去引(诱yòu)炸尾螺。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它们的嘴巴在哪?

    莫里亚蒂觉得整个这件事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炸尾螺似乎根本什么都不吃!

    过了十几分钟后,马尔福终于忍耐不住,开始讽刺地说,“这是什么东西?也就是没有脑袋的傻大个才回去养这种没什么用处的东西。”

    “这可不一定,”莫里亚蒂笑着说,来到马尔福的附近,看着他把炸尾螺拿在手上,“至少这东西在你手上的时候不会让你尿裤子,是不是?”

    “你!”马尔福的脸瞬间变红了。

    火车上他被一件衣服吓得尿裤子的事(情qíng)传遍了全学校,格兰芬多的学生们都发出了哄笑声,觉得嘲笑马尔福要比照顾炸尾螺有趣多了。

    下课之后,他们返回城堡吃午饭时,赫敏狼吞虎咽,吃得飞快,莫里亚蒂惊奇地望着她。

    “赫敏你今天是不是生病了?”莫里亚蒂惊愕的看着把嘴巴塞着鼓鼓的赫敏,要不是他非常熟悉赫敏,他说不定会认为这是谁用复方汤剂冒充的。

    “不是,”赫敏说,嘴里鼓鼓囊囊地塞满了豆芽,但她还是尽量端起架子,高傲地说,“我只是想去图书馆。”

    “什么?”坐在一边的罗恩听到之后,不敢相信地说,“赫敏,这是开学的第一天啊!还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呢!”

    赫敏耸了耸肩膀,继续风扫残云般地吃着,就好像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似的。

    然后,她一跃而起,说了一句:“晚饭见!”就撒腿跑走了。

    “她这是怎么了?”

    哈利和罗恩都问莫里亚蒂,想从他的嘴里知道答案。

    莫里亚蒂也是莫名其妙,他耸着肩膀说,“我哪知道?自从她跟着你们看了一场世界杯决赛,就成这样了,我还想问你们呢!”

    莫里亚蒂看了看下午的课表,他下午没课,于是说道:“不行,我得去看看她,免得出什么麻烦。”

    说完,莫里亚蒂也撒腿跑了。

    只留下哈利和罗恩面面相视。

    莫里亚蒂在楼道里穿越拥挤的人群,然后走上楼梯就能到了图书馆,忽然他被一个声音给叫住了。

    “威廉,你等一等。”那个人说。

    莫里亚蒂停下脚步,发现是疯眼汉把他叫住了。他真正的眼睛正看着自己,而那只魔法眼睛却看着别处的学生们,还喝着用他自己的瓶子装的酒。

    “哦,教授。”

    “威廉,你过来,我有事问你。关于大卫的事(情qíng)——”穆迪说,然后赶走了所有伫立看着他们的学生,“你们快点去吧,要上课了。”

    然后,他就往楼道口走去。莫里亚蒂叹了口气,跟着穆迪的脚步走了过去。

    穆迪的办公室就是去年卢平用的办公室,但不如卢平不止的敞亮,显得非常yīn暗。

    “坐下。”穆迪随手把他自带的酒瓶仍在桌子上,用手指了指椅子说。

    “装的(挺tǐng)像的嘛。”莫里亚蒂随意的坐在一张最舒服的沙发上,“看来‘疯眼汉’的生活还不错?”

    “一点也不好。”‘疯眼汉’说,没有了刚才那疯癫的样子,“真难受,还要不停地喝那个。”

    他拿起来那酒瓶闻了闻,发现里面装的不是酒,而是复方汤剂,然后笑了,“你把这随(身shēn)带在(身shēn)上?这可是够难喝的。”

    ‘疯眼汉’没有开玩笑的心思,“魔法部为什么改变规则?这件事要是让黑魔王知道了,他会怀疑——”

    “不会,”莫里亚蒂说,“邓布利多不是那种傻瓜,所以他安排的很谨慎,伏地魔是不会有任何怀疑,说不定他现在还在庆幸老天在帮他。”

    ‘疯眼汉’眼珠子转了几圈,“好吧,但愿邓布利多不会做傻事——你想到怎么破解那条年龄界限了吗?”

    “年龄界限?”莫里亚蒂皱着眉头问道,“我甚至还不知道究竟选择勇士的标准是什么。”

    “该死!”‘疯眼汉’忽然低吼说,他好像才想起来一样,“我忘记把这个告诉你了,是火焰杯,把名字投进去就行了,邓布利多到时候会在火焰杯周围划一圈年龄界限。”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莫里亚蒂说,他看了看时间,“我要去图书馆,年龄线是小事,火焰杯可不是简单的混淆咒就能骗过去的魔法物件。”

    他说,站起来就要走,忽然停住了脚步,“哦,对了大卫——”

    “是小巴蒂!”穆迪低声jǐng告说,“以后你要是敢在黑魔王面前叫错名字,我们就都完了!——还有,记得要叫托马斯爵士!”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