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切来的太突然

    事最糟糕的结果就是,麦格教授无收走了哈利那把全世界最好的扫帚。

    哈利不住的叹息,他不认为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见到火弩箭。

    罗恩也对赫敏大为生气,就他而论,将一把崭新的火弩箭加以拆卸,那无异是犯罪xìng破坏。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

    赫敏却不这么认为,她不止一次对莫里亚蒂这么说,她仍旧相信这样做是争取到最好的结果,虽然这么做的确伤了哈利的心。

    莫里亚蒂大约猜出来送出这把扫帚的主人是谁,只不过觉得在这种时刻保持中立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每当赫敏和罗恩在场争论的时候,他都不吭声。

    不过这种争论很快就不常见了,赫敏要完成比别人多两倍的家庭作业,整天都在图书馆里翻阅各种资料。

    每天假期的早晨,莫里亚蒂都要打着哈欠、穿着睡衣从螺旋楼梯走下来,这个时候赫敏已经抱着两本书坐在公共休息室等着他了。

    克鲁克山还在睡觉,被她放在一边的沙发上。

    “今天克鲁克山也交给你照顾了,行吗?”赫敏说,她把书和作业装进书包里,“我得赶紧走了,今天我还有很多作业做呢。”

    莫里亚蒂又打了个哈欠,把还在熟睡中的克鲁克山抱过来,“好,中午见。”

    公共休息室里的壁炉里,燃烧着的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的声音。窗外还在飘着零星的小雪,冷风不止一次想要冲破阻挡它们的玻璃刮城堡里。

    莫里亚蒂听着窗外呼啸的冷风,不自的打了个寒颤,他看了看火焰旺盛的温暖的壁炉,干脆搬了一张沙发到壁炉前,用克鲁克山的皮毛当毛毯,蜷缩在沙发上继续睡他的回笼觉了。

    因为大量的作业,赫敏不常常在公共休息室露面,让她腾不出来时间去照顾克鲁克山,于是这任务又落到了莫里亚蒂的头上。

    这种况一直持续到元旦以后,许多学生都陆陆续续的回校了,让格兰芬多塔楼重新拥挤喧闹起来。

    赫敏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把所有的作业写完了,莫里亚蒂本来想让她早点上去睡觉,而然却赫敏却还要为下个学期做计划表。

    “我敢说你会疯了的,如果你再这样下去。”莫里亚蒂看着从来没有闲下来的赫敏说,这些天下来,赫敏的眼袋都有点黑了。

    “你应该知道这种机会有多么难得吧?”赫敏没有抬头,她指的是拥有时间转换器的事,“而且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呀。”

    看到赫敏仍然在这么自乐,莫里亚蒂没了脾气,也不好再说什么。

    “嘿,莫里亚蒂,你猜猜我们假期琢磨出了什么?”

    忽然,两只手搭在莫里亚蒂的肩膀上,是乔治和弗雷德,韦斯莱家的双胞胎。

    “什么?”莫里亚蒂抬起头问。

    弗雷德把一颗不起眼的糖果放到莫里亚蒂眼前,这颗糖果和普通的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糖果没什么两样。

    “额,这是蜂蜜公爵的糖果?”

    “不是,这是我们特别研制的物品,专门用来恶作剧的——”乔治说,

    “——只不过还在研发阶段,稍微有点小问题。”弗雷德解释说,把糖果当宝贝似得收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小失败?”

    “这东西吃了之后会让人舌头变大——就是还没想到怎么恢复。”弗雷德笑嘻嘻的,好像根本不把这当回事。

    “……”

    第二天,学校开始上课了,上午的第一堂课就是海格的神奇生物保护课。

    现在可是最寒冷的一月份,在最寒冷的时候在cāo场上待两个小时,这是大家最不愿意做的事了。

    海格还算不错,他给学生们升起了一堆大火,里面都是火蜥蜴,让大家照顾火蜥蜴取暖。

    每个人都非常喜欢这样,因为火蜥蜴非常好照顾,只需要保持火焰的旺盛火蜥蜴就能很好的活下来。

    唯一麻烦点的就是收集那些枯枝败叶,因为冬天干燥的树枝很容易把人的手指划伤。

    莫里亚蒂偷偷从海格小屋的后门拿了些已经劈好的木头来分给哈利和罗恩,赫敏显得很不高兴。

    “我认为这样不合适,莫里亚蒂。”赫敏不高兴的说,“我想海格是希望我们自己能动手收集材料,去让火蜥蜴存活。”

    虽然这么说,但赫敏还是把木柴扔进火焰里,让喜火焰的蜥蜴在烧得碎裂、白的木块上蹿来跳去。

    莫里亚蒂很高兴又在圣诞节之后看到了莱姆斯?卢平,圣诞节的那段时间正好是月圆的时候,卢平需要喝掉毒狼剂躲在他的办公室里独自变成狼人。

    新学期的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下了之后,卢平单独留下了莫里亚蒂。

    “假期过的怎么样?”卢平和蔼的说,他的脸sè有点苍白。

    “别提了!”

    莫里亚蒂生气的说,他把大卫?托马斯为了和罗斯默塔女士约会而让自己住学校的事给卢平讲了一遍。

    卢平当场就非常开心的笑了,然后强忍着笑意咳嗽了几声,“咳咳,大卫就是这样,当年他也是这样,为了和姑娘约会没少折腾我们——”

    笑了一阵子,卢平忽然压低了声音,“一切还正常吗?”

    “是啊,大概吧,”他会意说,“那只耗子整天跟在罗恩的边,没有别的问题。”

    “真希望别出什么差错——”卢平嘀咕着,又说道:“啊,请你帮我转告哈利,让他星期四晚上来找我好吗?我答应过他教他如何使用守护神咒。”

    莫里亚蒂点了点头,卢平又问,“你使用的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经历过什么让我感觉快乐的事。”

    “肯定有的,只是你没有发现。”

    “但愿吧。”莫里亚蒂无所谓的说。

    莫里亚蒂离开了黑魔法防御课教室,他一出门就看到赫敏坐在一盔甲下面等他,同时还在整理着她的书包。

    那里面书太多,书包都合不拢了。

    “你从来没告诉我卢平教授是个——”赫敏抬起头说,后面的两个单词说的很模糊。

    “是个什么?”

    “是狼人!”赫敏压低声音看着他,把书包放到肩膀上。

    莫里亚蒂惊讶的往后跳了一小下,吃惊的说,“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啊,那还不明显吗?”赫敏说,“自从我完成了斯内普代课时候留下的论文我就知道了——今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猜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

    “当然,斯内普教授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给你加十分。”莫里亚蒂不仅大方的承认了,还开起了赫敏的玩笑。

    赫敏没有笑,“你疯了?你那会还敢让他住你家里,你不怕——”

    “——听着,”他打断赫敏,用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严肃口吻,“卢平教授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他甚至比绝大多数巫师还要善良——这一点我们都有目共睹,而且这件事只有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谁也不许跟谁说,听到没有?”

    赫敏目瞪口呆的看着如此正经的莫里亚蒂,下意识的点头同意了。

    星期四晚上,哈利拖着疲惫的体回来了,这会莫里亚蒂正和罗恩以及赫敏在公共休息室里写作业。

    “怎么样?”罗恩迫不及待的问。

    “勉强成功了一半。”哈利虚弱的说,好像他再多说半个字就会累死,“但距离真正的守护神咒还差的远呢。”

    “慢慢来吧。”莫里亚蒂给他倒了杯水,“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学期开始一星期以后,学生们都开始真正的忙碌起来,老师们留了大量的家庭作业,许多三年级学生都不得不把每个晚上都花在完成家庭作业上。

    赫敏更累,他选得课太多,课程的负重终于在她上显露出来了。

    每天晚上,赫敏总是必然出现在公共休息室的一角,面前的几张桌子上摊着各种课本,她现在很少说话,若是有人打扰她,她说起话来就恶声恶气的,就连莫里亚蒂也不例外。

    “你说,她是怎么对付的呀?”

    一天晚上,罗恩看着埋头写作业的赫敏,对莫里亚蒂咕哝道。

    这时莫里亚蒂已经写完一篇斯内普布置的关于种种不可检测的毒药的论文,正准备收起来。

    他抬头看去,赫敏坐在一大堆摇摇yù坠的书后面,人都快看不见了。

    “你是说作业?”

    “是啊!”罗恩说,那语气有点不可置信,又捅了捅还在埋头写论文的哈利,“那么多作业和课程,而且很多课程都是相重的,你说他是怎么办到的?”

    “我哪里知道。”哈利没好气的说,他又写错一行,“我只知道,要是我完不成斯内普的论文,我就完蛋了。”

    “该死!我也没写完呢!”

    说完,罗恩就不再去理会赫敏的课程,拿起莫里亚蒂的论文参考了起来。

    一月底的时候,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赛了一场。

    拉文克劳赢了,但比分很接近,照伍德的说法,对格兰芬多队来说这是好消息,因为,如果格兰芬多胜了拉文克劳,那它还能占居第二。

    因此伍德很看重这场比赛,但是格兰芬多队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哈利的扫帚。

    伍德不止一次找哈利谈过这个问题,不过哈利都希望能从麦格教授那里把他的火弩箭要回来。

    哈利现在每次变形课后都向麦格教授询问有关火弩箭的消息,但麦格教授已经拒绝哈利十二次了,这扫帚根本就没希望要回来。

    这天晚上,哈利又要去找卢平教授学习守护神咒。

    他走之后,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立刻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在讨论星期六的比赛。

    伍德正来回的在罗恩和莫里亚蒂面前踱步,他在为哈利的扫帚发愁,这个星期六就要比赛了,可是哈利扫帚的问题还没解决。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给哈利预定一把光轮2001了。”弗雷德说,“希望能来得及。”

    “——最好来得及。”乔治说,“如果哈利真的骑着一把横扫七星上场的话,哎呀,我想都不敢想——”

    这些人商量了半天,最后伍德同意了给哈利定一把光轮2001。

    “既然如此,我就把这订单送出去了。”莫里亚蒂早在他们商量结束的那一刻就写好了订单,然后就准备连夜用猫头鹰把这订单送出去。

    他打开格兰芬多休息室的画像,发现纳威?隆巴顿正站在门口,眼睛里含着泪水。

    “唔,纳威,你这是怎么了?”莫里亚蒂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

    “莫里亚蒂!”纳威看到莫里亚蒂,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连忙说,“我忘了口令——我把口令都写下来了,但是却不知道忘记在哪里了——都怪这家伙整天换口令,把我都搞糊涂了。”

    “说得跟真的似的!”卡多根爵士大吼,然后,他关上了门,不让纳威进去,“你打算强行进入里面的房间!你这个恶徒!”

    “哦,好吧。”莫里亚蒂对纳威说,“口令是齐怪癖。”

    莫里亚蒂看着含着眼泪的小胖小子走进了画像,觉得有趣的笑了笑,然后准备走过楼道下楼去猫头鹰棚。

    当他转过楼梯拐角的时候,看到了一条狗,一条黑sè的大狗。

    那条黑sè的大狗就在楼梯的拐角准备上楼,看到莫里亚蒂之后停了下来,两只眼睛放着光的看着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感觉浑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他怎么不能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条黑狗会会出现在这里!

    没错,这条黑狗正是小天狼星!

    “你怎么在这?”莫里亚蒂立刻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看见,连忙低声说,“快走,你不能出现在这里!快走!”

    可是黑狗不走,它又往上走了几个台阶,伸着红sè的舌头想要靠近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没有多余的时间了,他连忙驱赶黑狗,“你快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能出现的地方,快走——”

    “——嘿,莫里亚蒂,你不用去下订单了——有个好消息,你做梦也想不到——”

    然而,一切都晚了。

    罗恩箭也似的从楼梯上冲了出来,他笑得嘴都合不上了,兴奋的大声说,“哈利的火弩箭回来了,麦格教授——”

    罗恩低下了头,他也发现了这条黑sè的狗。

    “——这条狗是——斑斑?”

    原本安静躺在罗恩兜里的斑斑忽然变得狂暴不堪,它这两个学期也从来没有这么狂暴过。罗恩试图安抚它,却被老鼠咬到了手。

    黑狗开始发出低吼声,眼睛里放着寒光。

    “斑斑!你竟然咬我!你——你去哪?”耗子从罗恩的手里挣脱,直接顺着楼梯的缝隙跳了下去。

    紧接着,黑狗僵硬了半秒钟,飞快的追着耗子冲下了楼。

    ————————————

    我是不是该说,我代表怪兽消灭你,奥特曼。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搜*书*吧*www.Soushu8.Com ”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