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扫帚与预言

    圣诞节那天早上,莫里亚蒂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弄醒了。

    “喂!给你礼物,莫里亚蒂——别闹了,克鲁克山!”

    “——都说了别把它带到这来!”

    莫里亚蒂揉了揉眼睛,发现赫敏坐在自己的边,刚才毛茸茸的东西是克鲁克山爬到了自己的脸上。

    “哦,克鲁克山——”他把克鲁克山放到一边,发现它的脖子上有一圈金属丝,看起来克鲁克山不大喜欢这玩意,“赫敏,你给克鲁克山带这玩意干什么——”

    很快,他就发现赫敏的目光根本就不在自己上,而是拉长着脸咬着嘴唇看着哈利手里的东西。

    莫里亚蒂顺着赫敏的目光看去,发现哈利手里正拿着一把漂亮的、闪闪发光的飞天扫帚。

    “看看这是什么?”莫里亚蒂惊奇的说。

    那是火弩箭,哈利把它从手里放开了,让它悬在半空中,没有任何依托,离地的高度正适合人骑上去。

    莫里亚蒂的眼睛从飞天扫帚最上端的金sè序号一直看到完全平滑、呈流线型的扫帚末稍。

    过了很久,他才问哈利,“这是圣诞礼物?”

    “是呀——”罗恩羡慕的说,傻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为他花了这么多钱——哦天哪,火弩箭——哈利你这是太幸福了!”

    哈利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莫里亚蒂——”赫敏慢慢地、用和现在的气氛十分不搭调的语气说,“额,我的意思是说,这应该是把相当不错的扫帚,是不是?”

    罗恩愤怒地纠正赫敏,“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飞天扫帚!赫敏!是世——界——上!”他加重语气说。

    “那它一定很贵——”

    “很可能比斯莱特林队所有的飞天扫帚加在一起还要贵。”罗恩高兴地手舞足蹈。

    “唔——谁会送哈利这样贵重的东西,而且又不告诉他是谁呢?”赫敏问。

    “谁管这个呀?”罗恩不耐烦地说道,皱着眉头看着赫敏,“到底想说什么?”

    “嗯,那个——”赫敏支支吾吾地,似乎有点犹豫。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倒是莫里亚蒂明白赫敏的意思了,他把用赫敏想说的话说,“她是说,哈利,谁会莫名其妙的送你一个这么名贵的扫把呢?而且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份——正所谓无事献殷勤,赫敏是觉得,这是有人想借这个扫帚来害你——是不是这个意思?赫敏?”

    赫敏点了点头,不安的尖声说,“莫里亚蒂说的没错,我认为目前谁也不能碰它!”

    哈利和罗恩看着她。

    “那我们拿它干什么——扫地吗?”罗恩讥讽地说。

    “可是——”

    忽然一声尖锐的叫声,莫里亚蒂怀里的克鲁克山忽然跳了出来,用爪子撕开罗恩的晨衣,猛地抓想斑斑。

    斑斑设法从罗恩肩膀上拼命逃跑,罗恩抓住斑斑的尾巴,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

    多亏了莫里亚蒂及时抱住克鲁克山,没让它真的冲到罗恩的上。

    “你们赶紧把它给我抱出去!”罗恩如临大敌的盯着克鲁克山,愤怒的大吼着。

    赫敏赶忙帮助莫里亚蒂安抚克鲁克山,克鲁克山嘶嘶地叫着,不满的用尾巴甩了一下莫里亚蒂脸。

    莫里亚蒂扬了扬眉毛,他不敢松手,害怕一松手克鲁克山就会从怀里窜出来扑向罗恩,于是他从上起来好赫敏一起抱着克鲁克山走出房间。

    从螺旋楼梯抱着克鲁克山来到公共休息室,这只猫才安分了下来,从莫里亚蒂的怀里溜出去到一边玩去了。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的圣诞节气氛有点稀薄,哈利和罗恩还在楼上没有下来,莫里亚蒂猜他们肯定还在欣赏火弩箭。

    “这是一件很严重的问题,说不定哈利会有危险!我要把这件事告诉麦格教授才行!”赫敏严肃的看着莫里亚蒂,又重新提起了扫帚的问题。

    莫里亚蒂倒是不觉得,他胳膊搭在赫敏的肩膀上,认真的看着赫敏的眼睛,“你想的太复杂了,我可不认为这是谁要害哈利。”

    这种说辞让赫敏很不高兴,甩手打掉了莫里亚蒂的胳膊,甚至冲着他大声嚷嚷起来,语气很不好,“你总是这样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好像哈利的生死与你无关,你可真冷漠!简直是个混蛋!”

    然后,一阵可怕的安静。

    莫里亚蒂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沉默的转找了个沙发坐下,拿起今天的《预言家rì报》翻看起来。

    赫敏最后一个字刚从嘴巴里蹦出来,就知道她的话过分了,她连忙捂住了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不起,莫里亚蒂,我不应该这样,我只是,我只是——哦——”

    她想跟莫里亚蒂道歉,但这时罗恩下来了,他看到克鲁克山竟然还在公共休息室zìyóu活动,生气得不得了,大骂克鲁克山。

    赫敏很不高兴自己的猫被罗恩用难听的话去骂,两个人争吵起来,最后他们谁都不理谁了。

    一直到吃午饭时候他们也都谁也不再和对方说话,当这几个人别扭的来到大厅的时候,发现那里的桌子又都移到靠墙的地方了,房间zhōngyāng只放了一张可供十二人用餐的桌子。

    邓布利多教授和许多学校的教授都已经坐在了桌子上,就连看门人费尔奇也坐在那里。

    除了他们,还有一个紧张的一年级学生和一个脸sèyīn沉的斯莱特林院的六年级学生也坐在桌子上。

    “圣诞快乐!”邓布利多看到他们来了,高兴的张开双臂,指了指空着的座位,“今天我们人不多,用各院那些桌子就有点傻了——坐下,坐下!”

    莫里亚蒂刚坐到邓布利多的边的空位上,赫敏就匆匆来到莫里亚蒂边坐下了。

    她本想对莫里亚蒂说点什么,但邓布利多递给他一个银sè大爆竹,莫里亚蒂轻轻一拉,那爆竹就砰的一声,好像放枪那样,散开了,露出一顶尖顶的女巫大帽子,帽顶上还有一个座山雕标本。

    赫敏咯咯地笑了起来,尽管这没什么好笑的。

    莫里亚蒂看着尽笑着的小姑娘,没有表的脸终于不再没有表,而是跟着赫敏一起咧嘴笑了。

    莫里亚蒂把帽子戴到了她的头上,这让赫敏笑的更开心了。

    随后,午宴就开始了。

    “尝尝这个,赫敏。”莫里亚蒂给赫敏分一些块火鸡,“这火鸡味道还不错。”

    “刚才真是——”

    赫敏正要说话,但是大厅的门开了,走进来了一个人,是特里劳妮教授。

    她向餐桌滑行过来,好像是站在轮子上一样。为了庆祝圣诞,她穿了一件有金属小圆片装饰的绿sè衣服,使她看上去更加像一只发亮的特大号的蜻蜓。

    “西比尔,你来了真让人高兴!”邓布利多说着站了起来,他往另一边变出了一个凳子,的说。

    “校长,我一直在看水晶球,”特里劳妮教授说,用的是她最模糊、最遥远的嗓音,“让我惊讶的是,我看到我自己抛弃了独自用的午餐,来参加你们的聚餐。我是什么人,怎么能拒绝命运的敦促呢?我立刻就从我的楼里走了出来,我诚意请求你原谅我的迟到——”

    “当然。当然,”邓布利多说,眼睛发亮,等待着特里劳妮教授坐下。

    然而,特里劳妮教授并没坐下,她的大眼睛一直满桌子看,忽然低低地发出一声尖叫,“我可不敢,校长!如果我坐下来,一桌子就是十三个人了!没有什么比十三更不吉利的了!永远不要忘记,要是十三个人一起吃饭,饭后第一个站起来的人就会第一个死!”

    “我们愿意冒这个险,西比尔。”麦格教授不耐烦地说,“坐下吧,火鸡要冷得像石头一样了。”

    特里劳妮教授踌躇了,然后坐在了那把空椅子上,眼睛闭着,嘴紧紧抿着,好像马上就会有雷打到这张桌子上似的。

    两个钟头以后,圣诞大餐结束了,莫里亚蒂第一个站起来,准备离开了餐桌,却听到特里劳妮教授大声尖叫起来:“天哪!你竟然第一个离开餐桌?”

    “唔?”

    莫里亚蒂茫然的回看了特里劳妮教授一眼,看着大呼小叫的特里劳妮教授有点奇怪,“怎么了?”

    “你会死掉的!你第一个站起来了!”特里劳妮教授尖锐的说,仿佛下一刻莫里亚蒂就真的会被人杀死一样。

    莫里亚蒂眨了眨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

    随后,他假装受到惊吓似得往后与跳了一步,那神态好像真的有一个拿着斧子的恶人冲进来要杀死他一样。

    莫里亚蒂滑稽的动作让桌子上所有人都笑了,但是特里劳妮教授似乎大大地被冒犯了,生气的有点颤抖。

    莫里亚蒂又坐了下来,他还得等正在喝汤的赫敏。

    过了一小会,同样吃完饭的邓布利多教授和几位教授也都走了,哈利和罗恩打算出去试试那把火弩箭,也跟着离开了。

    桌子上只剩下了赫敏和莫里亚蒂,还有一直盯着莫里亚蒂不放的特里劳妮教授。

    这时,特里劳妮教授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举动——她忽然抓住了莫里亚蒂的肩膀,用一种响亮、嘶哑的声音,好像是什么病发作了似得,目光散漫,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

    “正在逐步迈向一场凶杀,在不属于自己的时间里——杀死本来——应该活着——的人——偏离了正轨——但又回到了正轨——”

    她说这段话,随即又沉寂了下来,瘫软的坐在椅子上。

    事发生的有点突然,莫里亚蒂和赫敏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谁都没敢吭声。

    “有什么不对吗?孩子?”忽然,特里劳妮教授又抬起了头来,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里亚蒂和赫敏对视了一眼,纷纷耸了耸肩膀,现在他们都感觉刚才发生的事是特里劳妮教授有意而为的。

    这是报复!

    莫里亚蒂这么觉得,特里劳妮教授这是在故意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让自己紧张,以报复刚才他的所作所为。

    “好吧,那么我也该走了,”特里劳妮教授说,装作什么没有发生一样,“我还有很多预言工作要做,甚至去勇敢的面对令凡人恐惧的未来。”

    这件事就像是个插曲,很快就让他们忘在了脑后。

    莫里亚蒂再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对已经吃晚饭的赫敏说,“走吧,我们回去吧赫敏。”

    “唔,”赫敏犹豫了下,她说,“我得先去找一下麦格教授。”

    莫里亚蒂没有在意,“行,我在公共休息室等你。”

    “好,一会见。”赫敏飞快的说,然后快步离开了礼堂,生怕晚了一分钟莫里亚蒂就会拦住她一样。

    可过了一分钟之后,莫里亚蒂真的后悔刚才自己没有拦住赫敏,这时他都已经来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画像入口处了。

    因为他猛然想到,赫敏去找麦格教授,说不定是因为哈利的扫帚。

    等他明白过来再想把赫敏追回来的时候,却已经看到赫敏已经回来了,但是后跟着满脸是严肃的麦格教授。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搜*书*吧*www.Soushu8.Com ”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