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好长的假象

    虽然卢平教授很温和的希望莫里亚蒂不要轻举妄动,但这件事还是牢牢的压在心头上,让他无法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有的时候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莫里亚蒂会盯着那只耗子——现在罗恩总是随把斑斑带在上,每次都会很小心的检查克鲁克山有没有在这附近,直到确认安全了,他才会把斑斑拿出来。

    这让莫里亚蒂没办法接近罗恩的老鼠,就更不要说去确认这只老鼠到底是不是一只阿尼玛吉。

    很快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再有两个星期学生们就能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圣诞节。

    莫里亚蒂打算回去,去找大卫?托马斯算账,因为莫里亚蒂在这段时间给他写了很多封信,这只该死的吸血鬼竟然一封也没有回!

    这天下午的时候,天空突然放晴了,呈现出炫目的蛋白sè,泥泞的场地也在喧闹的一天中安静了下来。

    城堡里面到处有着圣诞节的气氛,许多学生都已经开始讨论他们的度假计划,走廊被用有微光闪烁的光源在装饰着,这些光源其实是真正的不断振翅的小仙女,在整个城堡的楼道里闪烁。

    “好,我写完了。”

    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罗恩终于把魔法史论文写完了,他把其中一份论文还给莫里亚蒂,把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装好,“然后我得先把斑斑先送回寝室,”他拎着jīng神萎靡的耗子,别有所指的说,“可怜的斑斑,托某人的福,这个学期真是够受罪的了。”

    说完,罗恩抱着斑斑上了楼。

    罗恩刚上楼不久,赫敏立刻抬起头,不满的瞪了一眼离开的罗恩,飞快的从自己的寝室里把克鲁克山解放出来。

    “说实在的,”赫敏把克鲁克山扔到莫里亚蒂的怀里,一边不高兴的嘟囔,“那只老鼠活的已经够长了。我敢打赌,要是没有克鲁克山它也会这样,凭什么把什么都堆到克鲁克山上?——帮我照顾下它,莫里亚蒂——我至少还有两门课的作业要写。”

    赫敏的家庭作业要比别的学生多出两倍,这常常让她把整晚的时间都搭在写作业上,于是很多时候,照顾克鲁克山的任务就落在莫里亚蒂上。

    “好吧。”莫里亚蒂接过克鲁克山,看着赫敏疲惫的样子,努努嘴说,“我觉得你应该把那玩意交回去,这样下去会把你的体搞垮。”

    “这可不行,”赫敏挥了挥手,烦躁的翻着堆满了整张桌子的作业,“至少这个学期不行——哦,天哪,我这里写错了——你别再和我说话了——”

    克鲁克山的确是一只很聪明的猫,莫里亚蒂看着克鲁克山片平的脸,至少它可以听得懂莫里亚蒂的话,有的时候甚至还能从他的话里找出漏洞去袭击罗恩的耗子。

    “也许,你可以帮我做点什么,是不是?克鲁克山?”莫里亚蒂用刷子刷着克鲁克山的毛,让它舒服的直哼哼,听到莫里亚蒂说话,睁开眼睛应了声,“你觉得那只老鼠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吗?”

    克鲁克山噜噜地叫了声,似乎在点头。

    “如果你觉得它有问题,那就得做些什么,”莫里亚蒂坏笑着看着克鲁克山的眼睛,准备把它放到地上让它活动一会,“你得找机会好好和它谈谈,别让它——”

    “——你在怂恿这只猫杀了斑斑?”

    忽然,罗恩气呼呼的声音在后响起,莫里亚蒂扭头发现罗恩涨红了脸看着他。

    “额,什么怂恿?杀了谁?”莫里亚蒂只怔了三分之一秒,然后装作茫然的样子,照常把猫放到地上,假装什么也不明白。

    罗恩的耳朵也红了,他喘着粗气指着地上的克鲁克山,“我都听见了,你在怂恿这只该死的猫想办法吃了斑斑。”

    莫里亚蒂轻笑一声,那轻松的声音好似在告诉罗恩‘你完全误会了’,“我刚刚是在告诉克鲁克山让它以后多活动点,我发现它最近又胖了。”

    克鲁克山听到有人再说自己坏话,回头不满的叫了两声。

    “是这样吗?”罗恩被莫里亚蒂的演技骗到了,半信半疑的看着他,还想说话,但哈利回来了。

    多亏了哈利回来,把罗恩的注意力完全扯开了。

    因为在上个的月底赫奇帕奇队打败了斯莱特林队,这意味着格兰芬多队仍然有机会得到学院杯,尽管他们现在可不能再输一场球了。

    从十一月底一直到现在,伍德每天晚上都要在寒冷刺骨的风雨中抓紧训练他的球队。哈利在

    自从上一次他们狠狠的抓到落单的马尔福狠揍了一顿之后,心重新好了起来。

    “这似乎有一封给你的信,莫里亚蒂。”哈利一从画像走进来,就把手里拿着的信交给莫里亚蒂,“我在猫头鹰棚里看到这只猫头鹰脚上的信上写着你的名字,它看起来有点冻坏了。”

    “谢谢你,哈利。”

    莫里亚蒂打开信,发现这封信竟然是吸血鬼大卫?托马斯写给他的。

    “嗯?这家伙竟然还知道给我写信?”莫里亚蒂自言自语说,卢平曾经告诉莫里亚蒂说,大卫正在想办法和魔法部长协调,试着让他接受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的这件事。

    大概是有了结果了吧?

    他想着,随手拆开了信,找了个角落独自看上面的内容。

    可是两分钟过后,莫里亚蒂大叫着,忍无可忍的把手中的信摔到地上。

    “坑爹啊这是!”

    所有人被莫里亚蒂忽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停下来手里的活看看的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莫里亚蒂?”赫敏走过来捡起信读了起来,哈利和罗恩连忙过来听着:

    亲的莫里亚蒂:

    希望这只猫头鹰能安全把信送你手里,这附近的猫头鹰邮局的猫头鹰看起来似乎有点不靠谱,我很怀疑艾利尔会不会在路上迷路。

    很遗憾我没有及时给你回信,因为美丽的罗斯默塔女士总是慷慨的答应和我约会,这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

    其实,我这次来信并没有别的事,只是希望你能留在霍格沃茨学校度过这个美好的圣诞节,并且把猩红sè庄园留给我单独使用,为我和美丽的罗斯默塔女士留下一个私密的空间,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

    注:我已经替你向麦格教授申报了圣诞节假期留校的名单,即使你反对也无事于补。

    你真挚的朋友,托马斯爵士。

    赫敏读完了信,她同哈利和罗恩互相看了一眼,纷纷大笑了起来。

    哈利和罗恩根本没想到托马斯爵士是个这么有趣的人,之前他们看到大卫优雅的样子,还以为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

    “想不到,托马斯爵士还是一个这么诙谐的人。”

    “——没错,”

    赫敏也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了,她把信放到桌子上,还是没止住笑意,“莫里亚蒂,既然如此,你就成全托马斯爵士好了,再说罗斯默塔女士也是很迷人——和托马斯爵士也相配的。”

    莫里亚蒂不满的哼一声,显得十分生气。

    “好了好了,”赫敏用哄小孩的语气,轻轻抚着莫里亚蒂的后背让他消气,“我和罗恩也都打算留在霍格沃茨,这样咱们还能在一起闹些。”

    莫里亚蒂勉强对赫敏露出了一个笑脸,算是感谢。

    在学期的最后一周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到霍格莫德村去一次,赫敏兴奋地与莫里亚蒂讨论该去那里做些什么。

    “我想圣诞节的礼物都可以在那里买!”赫敏高兴地说,飞快的在羊皮纸上记录着,“妈妈和爸爸实在是喜欢从蜂蜜公爵那里买来的毛毛牙薄荷糖——而且我们还可以探险尖叫棚屋,要知道那里是出了名的鬼屋。”

    听到赫敏提起这件事,莫里亚蒂哼哼的笑了,他可是知道闹鬼的原因,“那只是以讹传讹,根本就是假的,赫敏。”

    莫里亚蒂说,接着开始讲述麻瓜世界中的作假的鬼屋的事

    只有一个人不是特别高兴,那就是哈利。

    他是惟一留校的三年级学生,对此他十分愤慨,就从伍德那里借了一本《分类飞天扫帚》来看,而且决定把这一天花在了解不同样式的飞天扫帚上。

    在球队练习的时候,他骑过学校的一把扫帚,那是一把古老的流星,又慢又摇晃。

    这让他觉得他肯定需要有一把自己的新扫帚。

    在去霍格莫德村的那个星期六的早晨,外面飘起了雪花,每个人都非常安静走在通往霍格莫德的路上。

    罗恩被拉文德?布朗缠着,之前她看到罗恩买的一饰品非常漂亮,希望罗恩能带着她去那家商店看看。

    罗恩极不愿的点头同意了,和莫里亚蒂以及赫敏道了别,往村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叫我看看,我们先去——”赫敏拿着她写着购物清单的羊皮纸,脖子上围着的红sè围巾是莫里亚蒂去年送给她的圣诞礼物,“我们先去蜂蜜公爵,把需要的东西都买全好了——说不定我们能挤出点时间,在上午就去尖叫棚屋看看——”

    最好别有多余时间,莫里亚蒂在心底说,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荒诞无聊的探险上。

    赫敏和莫里亚蒂来到蜂蜜公爵,这里已经挤满了霍格沃茨的学生。

    今天的蜂蜜公爵糖果店简直像个盛大的节rì现场,店里摆放着一个货架又一个货架,上面放满了人们能够想象得到的最引入入胜的糖果。

    赫敏和莫里亚蒂来到一盘有血腥气的棒棒糖跟前,她似乎认为大卫?托马斯会喜欢这些。

    “唔,不,大卫是不会喜欢它的,”莫里亚蒂笑着说,在和赫敏叙述一件很开心的事,“大卫他有恐血症,是不能闻带血腥味道的东西——也许他喜欢大蒜?”

    赫敏被莫里亚蒂的话逗得咯咯直乐,觉得这件事有趣。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额,我是说,怎么没看见罗恩?”哈利的声音忽然在他们后响起,莫里亚蒂差异的扭过头。

    “哈利!”赫敏尖叫,“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怎么——怎么来的?”

    “唔,”莫里亚蒂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低声问道:“驼背女巫?”

    “你知道?”这回轮到哈利诧异了,“——我大概是的——”

    他放低了声音以免六年级学生听到,然后告诉他们弗雷德和乔治把活点地图给了他,以及密道的事

    “这是好事啊。”莫里亚蒂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眼珠子乱转,“你得到了一样好东西。”

    “但是哈利不会长期占用的!”赫敏尖锐的说,好像这个想法很荒谬可笑,“他会把这张地图交给麦格教授的,是不是,哈利?”

    “别交——我还有用——”莫里亚蒂赶忙阻止。

    “——对,我不交!”哈利肯定而且坚决的说,“要是我交了,我就不得不说我是从哪里拿到的!费尔奇就会知道是弗雷德和乔治拿的!”

    “但是布莱克呢?”赫敏咬着牙齿说,“他可以利用这张地图上的一条通道进入城堡!老师们一定会知道!”

    “放心——”莫里亚蒂搭着赫敏的肩膀,用一种相安无事的语气说,“事没你想像的那么糟糕——你看,”

    他指着到处都贴着的通告说,“这里到处有摄魂怪,没有人会犯傻的。”

    紧接着,莫里亚蒂迅速的转移了话题,“啊,赫敏,我看在想圣诞节礼物是送你一双漂亮的手还是一条新的围巾呢?”

    “嗯——我觉得手更好,”赫敏果然上了,思考着说,“我很喜欢这条你去年送我的围巾,不想要新的了。”

    哈利看到莫里亚蒂悄悄的对他作出了胜利的手势,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在心里还是十分感谢他。

    在那之后,他们付清了买糖果的钱,然后就离开糖果店走到外面的暴风雪里去了。

    暴风雪中的霍格莫德村实在是让人流连,小茅屋和店铺都盖上了一层松脆的雪,各家各户的门上都有冬青扎成的花环,施过魔法的蜡烛成串地挂在树上。

    哈利有点冷得发抖,他不像那两人,他没有穿斗篷,却仍然十分高兴。

    十分钟以前,他们遇见了罗恩。

    拉文德正十分高兴的同罗恩讲着有趣的事,他们似乎刚从占卜用品商店出来,罗恩的耳朵通红,看见莫里亚蒂他们的时候,有点显得不自然。

    “多幸福的罗恩啊。”哈利笑着说,冷得牙齿直打战,“这回去得认真和他谈谈。”

    “我们去三把扫帚喝黄油啤酒暖和会吧,赫敏——你看把哈利冻得。”

    莫里亚蒂实在是不愿意去尖叫棚屋,连忙拿出哈利当作挡箭牌。

    赫敏同意了,她确实觉得实在是太冷了。

    几分钟以后,就进了那家小旅馆,这是霍格莫德最闹的地方,三八扫帚酒吧。

    酒吧里拥挤嘈杂,温暖而烟雾腾腾,一个材婀娜、脸庞标致的美丽女士正在吧台那里同一个优雅的男士说话。

    “看那是谁?”莫里亚蒂忽然狞笑着说,看着那个穿着猩红sè长袍的男士,“总算让我逮到了,看我不收拾你——”

    没等赫敏说话,莫里亚蒂就冲了上去。

    大卫?托马斯正在和他的梦中人罗斯默塔女士说话,“——当然,到了那天我会给您一个惊喜——真是十分荣幸,圣诞节可以和您这样美丽的女士一起——”

    “——这一定就是莫甘娜小姐吧?”莫里亚蒂用惊喜的声音说,故意声音很大,“我总是听托马斯爵士提起您,真是一位美丽的小姐。”

    罗斯默塔扬了扬眉毛,看着大卫,“那么,莫甘娜小姐是谁?”

    大卫?托马斯咽了口吐沫,瞪了一眼莫里亚蒂,然后讪讪的笑着看着罗斯默塔,“这是个误会,这小家伙在胡说。”

    莫里亚蒂嘴角稍微扬起了一丝笑容,紧接着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啊,对不起,我想是我认错人了——托马斯爵士,想来她是您常常提起的克拉丝女士吧?”

    “克拉丝女士?”罗斯默塔脸瞬间yīn沉的像是黄油啤酒那样,冷冷的对大卫?托马斯说,“看来您边不缺乏美丽的佳人,我想我还是不要自作多了吧?”

    说完,罗斯默塔就到一边去招乎别人,不再理睬大卫?托马斯了。

    罗斯默塔走了之后,大卫?托马斯用一种想要吃人的眼睛瞪着莫里亚蒂,狠狠的说,“你想我杀了你吗?小子?”

    “活该!”莫里亚蒂一副你能奈我如何的表

    “你!”大卫顿时没脾气了。

    “我今天约了人,”过了一会,大卫?托马斯说,“莱姆斯都告诉我了——本来不想把你牵扯进来的,但是没办法了——我约了福吉,我得探探他的口风。”

    这时,三把扫帚的门开了,一位头戴暗黄绿sè圆顶硬礼帽、披细条斗篷、举止庄重的男子走了进来,此人正是魔法部长康奈利?福吉。

    “嘿,大卫。”福吉看到大卫?托马斯,立刻的上来打招呼,“老朋友,最近过的还好吗?”

    “托您的福。”大卫?托马斯优雅的鞠了一个躬,“过的还算顺利。”

    “我们去那边谈吧——”大卫推了推莫里亚蒂,让他走开。然后他就跟着福吉走到了靠里的桌子上坐下。

    莫里亚蒂撇了撇嘴,四周找了赫敏和哈利一圈,然后发现他们竟然躲在一颗圣诞节的树后面,就在大卫他们桌子的边上。

    “哈利呢——哈利!”

    莫里亚蒂悄悄坐到赫敏边,立刻发现哈利不见了,仔细瞧瞧,原来哈利钻到了桌子底下,是为了躲避别人的视线。

    “我们走吧?”莫里亚蒂拉着赫敏说,他不觉得让哈利听到这些事是件好事。

    赫敏犹豫了一下,“嗯,我觉得这样也好——”

    “——不行,我要听听——”哈利固执的打断了他们,让莫里亚蒂和赫敏都没办法说话了,同时,旁边的桌子上也传来了声音。

    “——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部长?”这是罗斯默塔的声音。

    “当然了,今天是来和老朋友聊聊天,”福吉粗壮的下半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高兴地看着大卫?托马斯说:“当年要不是大卫替我挡了那么关键的一下,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这可苦了大卫,现在成了这幅摸样——”

    福吉叹了口气,十分惋惜看着大卫?托马斯说。

    “没关系,部长大人,”大卫?托马斯十分平静的笑了笑,“您不是也为了我特别出台的吸血鬼执照吗?再说现在我过的很好,自从我认识了美丽罗斯默塔女士,我感觉更幸福了——”

    “我猜您肯定也对莫甘娜小姐和克拉丝女士说过同样的话,是不是,托马斯爵士?”罗斯默塔女士调侃的说,她现在也不如刚才那样生气了。

    但是罗斯默塔忽然话锋一转,带着锋芒的语气对福吉说,“说起来,您知道摄魂怪已经把我的小酒馆搜查了两次吗?把我的顾客都吓跑了——这对做生意很不好,部长!”

    “哈、哈。”福吉十分尴尬的擦了擦他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罗斯默塔,亲的,我和你一样,我也不喜欢它们呀。”

    桌子上安静了一会,三个人喝了点饮料暖了暖子。

    大卫?托马斯放下手中的杯子,忽然开口道:“部长大人,我找你来,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叫我康奈利就行,大卫,我们之间没必要那么客气。”福吉和气的说,“我当然知道,可是那件事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可是!”大卫的声音稍微严厉了不少,“这件事万一是那样呢?那样的话——”

    “——不可能,”福吉低沉的打断了大卫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实,在这十几年来——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的,我必须把小天狼星抓住,这样会对魔法部的声誉有很大的影响。”

    福吉继续说,“说实话,就算是我也认为——你应该知道,当年有不知道多少个麻瓜看到了,小矮星?彼得是怎样把布莱克到绝地的,他们说他在抽泣地指责布莱克,‘莉莉和詹姆,小天狼星!你怎么能出卖他们!’然后他拿起魔杖——当然,布莱克比他快——小矮星?彼得就这样被炸成了碎片。”

    “是啊,”罗斯默塔女士说道,悲哀的叹息看着大卫,“我怎么也想不到,当你们这群混蛋总是混在一起,现在却落得这个结果。当时你总是和小天狼星?布莱克以及詹姆?波特走的很近,是不是?你们几个形影不离,还有莱姆斯,和小矮星——”

    哈利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掉在了莫里亚蒂的脚上,睁着大眼睛仰头看着他。

    福吉低着头,看着他手中的杯子,对大卫?托马斯说,“当年要不是你帮我挡住了那个吸血鬼的袭击而受了伤,那赤胆忠心魔咒的保密人说不定就是你——你是个善于保守秘密的人。”

    “可是那玩艺儿怎么起作用啊?”罗斯默塔女士问,因为感兴趣而喘不上气来。

    大卫清了清嗓子,低声解释,“那是个非常复杂的咒语,用魔法把一个秘密隐藏在一个活人的灵魂之中。只要保密人不存心把秘密说出去,这秘密就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那么说后来布莱克就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了?”

    “是的,”福吉沉重地说,“然而,施用了赤胆忠心魔咒以后还不到一星期——”

    “布莱克背叛了他们吗?”罗斯默塔问。

    桌子上沉默了,没有人愿意回答她的问题,但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莫里亚蒂和赫敏发觉桌子在颤抖,他们两个对视一眼,露出了苦笑,不约而同瞄向躲在桌子底下的哈利。

    颤抖的不是桌子,而是哈利。

    哈利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指甲都陷入了里,血都流出来了。

    “哈利。”赫敏轻声说,想要安慰他,但又犹豫了。

    此时,旁边的桌子又开始说话了。

    “罗斯默塔,我需要和康奈利单独说几句话,”大卫沙哑地说,满怀希望的看着罗斯默塔,“我希望你圣诞节的时候依然会来,对吗?”

    罗斯默塔女士又浅浅的笑了,“当然,我十分期待你说的那‘令人难忘的夜晚’。”

    随后,罗斯默塔离开了,只剩下大卫和福吉两个人。

    “康奈利,”大卫用认真正经的声音说,“如果说,我能找到——”

    “请你别再和我谈论这些荒诞的事了,大卫!”福吉厉声打断大卫?托马斯,“你要知道,布莱克当年出卖了波特一家,然后又当众杀死了一条街的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人原意再提起那件事了,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

    大卫?托马斯的脸sè难看极了,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

    福吉又叹了口气,缓和了一阵子,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好吧,如果你真的能找到足以推翻一切的证据的话——当然,如果邓布利多也肯出面的话,我会想想办法的,大概吧。”

    “谢谢你,康奈利,”大卫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他和福吉一起站起来,两个人拥抱了一下。

    “——但是现在不行,魔法部如今正在浪尖上,不能再出别的幺蛾子了,这事还得缓缓,至少要等到复活节以后才行。”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走出了门。

    哈利沉默的从桌子底下站了起来,一言不发。

    莫里亚蒂严肃的看着哈利,“相信我,事绝不是你想的那样。”

    哈利没说话。

    “是啊,”赫敏接茬说,“好像还有别的隐。”

    哈利还是没有说话,他抓起桌子上慢慢的黄油啤酒,两三口喝光了,然后一声不吭的走出了酒吧的门。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搜*书*吧*www.Soushu8.Com ”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