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是真的吗

    莫里亚蒂还没来得及解释,费尔奇就挤在了人群中,“这里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停下啊你们?”

    他用肩膀挤过人群来到最前面的时候,看到眼前的那一幕,惊恐地用手捂着脸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

    “我的猫!我的猫!洛丽丝夫人怎么了?”他尖叫道,几乎要昏了过去。

    这时,他突起的眼睛看见了站在正zhōng yāng拿着魔杖的莫里亚蒂。

    “你!”他尖声嚷道,几步上前抓住莫里亚蒂的衣襟,“是你!一定是你,你杀死了我的猫,你这个杀猫凶手!”

    莫里亚蒂稍微皱了下眉头,他不是很喜欢有人抓着自己已经狂喊。

    “放开我,”莫里亚蒂打掉了费尔奇的手,冷冷说,“我没有动那猫的一根毫毛。”

    “胡扯!撒谎!”费尔奇大声尖叫这,“所有人都看见你行凶了,是不是?”

    “费尔奇!”

    邓布利多赶到了现场,后面跟着许多其他老师。一眨眼的工夫,他就来到莫里亚蒂的边,把洛丽丝夫人从火把支架上解了下来。

    “先跟我来吧,费尔奇。”他对费尔奇说,然后又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莫里亚蒂,“还有你,威廉先生——波特先生,韦斯莱先生、格兰杰小姐、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请一起来。”

    洛哈特两三步地走上前来,手舞足蹈的说,“我的办公室离这儿最近,校长——就在楼上——你们可以——”

    “谢谢你,吉德罗。”邓布利多说。

    沉默的人群向两边分开,让他们通过。

    洛哈特显得非常兴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匆匆跟在邓布利多后,麦格教授和斯内普也跟了上来。

    当他们走进洛哈特昏暗的办公室时,墙上突然起了一阵sāo动。

    莫里亚蒂看见几张照片上的洛哈特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他们的头发上还带着卷发筒。

    这时,真正的洛哈特点燃桌上的蜡烛,退到后面,好让邓布利多把洛丽丝夫人放在光洁的桌面上,开始仔细检查。

    赫敏和罗恩紧张不安的看着桌子上的那只猫,只有哈利脸sè不自然的看着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一句话不说,自从他一进门就找了个椅子坐下,现在还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因为事还没有定下结论。

    邓布利多长长的鹰钩鼻的鼻尖几乎碰到了洛丽丝夫人上的毛,他透过半月形的眼镜片仔细端详着它,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这里戳戳,那里捅捅。

    麦格教授弯着腰,脸也差不多碰到猫了,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斯内普站在他们后面,半个子藏在yīn影里,显得yīn森森的。他脸上的表十分古怪:就好像在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

    这时,邓布利多低声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并用他的魔杖敲了敲洛丽丝夫人,然而没有反应:洛丽丝夫人还是僵硬地躺在那里,如同一个刚刚做好的标本。

    “奇怪,奇怪。”他喃喃地说。

    “它被石化了,教授,我发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莫里亚蒂忽然说话了,洛哈特一直在一边瞎出谋划策,搞的费尔奇伤心极了。

    “胡说!就是你杀了她!”费尔奇激动的想要杀了莫里亚蒂。

    “威廉先生说的没错,费尔奇。”邓布利多教授他轻声说,他赞同莫里亚蒂的话,“她只是被石化了,而且这种石化的程度,显然不是一个二年级学生能做到的。”

    “他能!”费尔奇仍然不甘心的大声喊道,“他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单独打到一只巨怪,二年级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石化洛丽丝夫人?”

    “我根本没碰这只猫!”莫里亚蒂低声说,显然他也被费尔奇惹得的有点恼火了,“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成这样了!”

    “那么,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在那里呢?”斯内普在yīn影里说,yīn沉的看着自己,语调怪里怪气的,“那个时候还说不是宴会结束的时间吧?”

    “我是想给哈利他们送点吃的,你也看见了——那些掉在地上的食物吧?斯内普教授?”

    “吃的?”斯内普依旧不放弃的说,“那么波特先生为什么会需要吃的呢?”

    罗恩和赫敏立刻解释说他们去参加了鬼魂尼克的忌辰晚会去了,那里没有活人可以吃的东西。只有哈利一句话都不说,仍旧古怪的盯着莫里亚蒂不放。

    斯内普教授不说话了,他们解释的确实合合理,他找不到任何漏洞。

    邓布利多用询问的眼光看了莫里亚蒂一眼,面对那炯炯发亮的蓝眼睛,莫里亚蒂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这次他真的是无辜的。

    “我相信,这件事和威廉先生无关,”邓布利多轻轻地说,“就如同他们说的那样,威廉先生只是恰好遇见了这一幕。”

    听到这个结论,费尔奇生气极了,“我的猫被石化了!”他尖叫着,眼球向外突起,“我希望看到有人受到一些惩罚!”

    “我们可以治好它的,费尔奇。”邓布利多耐心地说,“斯普劳特夫人最近弄到了一些曼德拉草。一旦它们长大成熟,我就有一种药可以使洛丽丝夫人起死回生了。”

    “——我来配制,”紧接着洛哈特插嘴说,“我配制了肯定有一百次了,我可以一边做梦一边配制曼德拉草复活药剂——”

    “——请原谅,”斯内普冷冷地说,“我认为我才是这个学校的魔药课老师。”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邓布利多对他们说,“你们可以走了。”

    莫里亚蒂没有顾及他的三个伙伴,第一个从座位上站起来离开了洛哈特的办公室。他刚出门,后的三个朋友也快步跟了上来。

    “那个,额,莫里亚蒂——真的不是你吗?”哈利追上莫里亚蒂,用干涩的声音问他。

    莫里亚蒂一步也没有停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而是反问说,“你觉得呢,哈利?”

    “我,我不知道,”哈利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说,“但我确实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他一直在说他要杀人了——我是跟着那个声音一直过来的,然后就看到——”

    莫里亚蒂猛地停下了脚步,这让一直低着头跟在他后的赫敏砰地一声撞到了他的上。

    “哦,莫里亚蒂,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里亚蒂用眼睛的瞳孔看着哈利,看着他心里直发毛,“你觉得那古怪的声音是我发出来的,对吗?”

    哈利更犹豫了,不知如何是好,“我跟着那个声音一路走来——却看到了你拿着魔杖站在那里,而洛丽丝夫人已经被石化在了那里——”

    “闭嘴,哈利!”赫敏忽然插嘴说,严厉的看着哈利,“你相信莫里亚蒂做出那样的事吗?”

    “我当然不相信,”罗恩很快地说,“可是——你必须承认这很离奇——”

    “是啊,”哈利无力的说,“对不起,莫里亚蒂,我不应该——”

    莫里亚蒂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件事了。

    因为这件事,接连好几天学生们不谈别的,整天议论洛丽丝夫人遭到攻击的事。

    虽然莫里亚蒂已经被邓布利多教授澄清了这件事与他无关,但仍旧有许多学生对他指指点点。有的人用畏惧的眼神看着他,有的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这让莫里亚蒂很不舒服。

    经历了这件事,马尔福重新复活了过来。他到处宣传关于密室的事,并且表示,这个学校里很快就不会有泥巴种了,因为他们都会被斯莱特林的传人剔除出去。

    这件事对赫敏也产生了影响,她坚信莫里亚蒂是无辜的(这让莫里亚蒂很感动)。

    同时,赫敏也对所谓密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些rì子里她什么事也不干,专心致志的查找关于密室的事

    莫里亚蒂也很重视这件事,假如斯莱特林的传人这件事的事是真的,那么赫敏就是最危险的人了。

    可是图书馆里关于密室的所有书籍都被人借光了,就算是要排队也要排到两个星期之后,这让赫敏很懊恼。

    上课铃声响了,下一节课是魔法史,

    魔法史是他们课程表上最枯燥的课程,在他们的所有老师中,只有教这门课的宾斯教授是一个鬼魂。

    “赫敏,或许我们可以问宾斯教授。”莫里亚蒂忽然说,眼睛发亮的看着赫敏,“他是个鬼魂,一定知道这里面很多的秘密。”

    “你说的对!”赫敏也兴奋了起来,抓住了莫里亚蒂的胳膊,“太棒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今天的课堂和平常一样乏味,莫里亚蒂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昏昏yù睡的状态。半个小时之后,赫敏忽然举起了手。

    宾斯教授正在非常枯燥地讲解一二仈jiǔ年的国际巫师大会,他抬起头来,显得非常吃惊地问,“你是——”

    “——我是格兰杰,教授。”赫敏显然没有指望宾斯教授能回忆起她是哪个学生,她接着问,“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密室是怎么回事?”

    赫敏声音清亮地说,迪安刚才一直张着嘴巴,呆呆地望着窗外,这时突然从恍惚状态中清醒过来;拉文德?布朗的脑袋从胳膊里抬了起来;纳威的臂肘从桌上放了下去——总之所有人都从昏睡状态中醒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宾斯教授。

    宾斯教授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我就多少告诉你们一点我知道的事吧——你们应该都知道,霍格沃茨学校是一千多年前创办的对吧?那个时候——”

    宾斯教授用干巴巴、平淡的声音叙述完了密室的事,但这次没有人睡着,他们都睁大眼睛听着关于密室的故事,紧接着就听见他说,“——当然啦,整个这件事都是一派胡言,学校里自然调查过到底有没有这样一间密室,调查了许多次,请的都是最有学问的男女巫师。密室不存在。这只是一个故事,专门吓唬头脑简单的人。”

    “——可是教授,”莫里亚蒂忽然打断他的话,“您刚才说密室‘里面的恐怖东西’,指的是什么?”

    “人们认为是某种怪兽,只有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才能控制。”宾斯教授用他千涩的、细弱的声音说。

    “只有斯莱特林的传人才能控制?”莫里亚蒂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没有发现一边坐着的哈利脸sè已经变得多么难看了。

    一直到了晚上,莫里亚蒂才发现哈利的脸sè一直都很不对劲。

    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写魔法课的作业,由于赫敏坚持不让罗恩去抄莫里亚蒂的作业,让罗恩的绪很糟糕,他总是把墨水洒在纸上。

    当他心不在焉地拿出魔仗,想清除那些污点时,不料却把羊皮纸点着了。罗恩气得心里也蹿起了火苗,啪地合上了《标准咒语,二级》。

    “哈利,我看你今天的脸sè很不好,”莫里亚蒂小声的问哈利,尽量没有让坐在对面不远处的罗恩和赫敏听到。

    “啊,有吗?”哈利心不在焉的说,“天气很不错啊。”

    莫里亚蒂狠狠的拍了一下哈利的肩膀,哈利回过神来,看着莫里亚蒂,“你干什么?”

    “你怎么了?”莫里亚蒂盯着哈利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吗?”

    “实际上,莫里亚蒂——”哈利刻意压低声音,不让第三个人听到,“很有可能我就是——”

    “马尔福!”赫敏忽然提到这个名字,把正准备说话的哈利打断了。

    “你突然提这个名字干什么?”罗恩抬起头来说。

    赫敏狐疑的看了四周一下,发现除了他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压低声音说,“我想,说不定马尔福知道谁是斯莱特林的传人——你看他对于密室那狂的程度,以及他想把麻瓜赶出学校的愿望。”

    “你是说——马尔福知道谁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也有可能他就是?”罗恩怀疑地说。

    “说不定就是这样,”赫敏谨慎地说,“我认为这可能xìng是极大的。”

    “不可能,”莫里亚蒂果断的摇了摇头,“我看他不像是。”

    “我们可以亲自‘问问’他。”赫敏慢慢地说,匆匆扫了一眼房间那头的珀西,把声音放得更低了,“当然啦,做起来不太容易了,而且危险,非常危险——我们大概要违犯五十条校规。”

    “喂喂,赫敏——”以自己了解的赫敏,莫里亚蒂立刻就想到前几天魔药课上斯内普讲的复方汤剂,“——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赫敏低声而又神秘的低着头,头发遮住了眼睛,像极了书籍里常常出现的女反派,好像在商量如何毁灭世界似得,“——就是复方汤剂。”

    “额,那是什么东西?”从没听过在斯内普课上认真听讲的哈利和罗恩异口同声的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