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万圣节杀猫事件

    自从那件事之后,马尔福忽然变得低调了很多,他和他的两个跟班每次远远的看到莫里亚蒂这些人之后,就绕路躲开了。

    以后的rì子里,马尔福很少露面了,除了吃饭和上课,他好像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了。

    这让哈利感觉高兴了不少,他告诉莫里亚蒂说,没有了烦人的马尔福,他感觉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倒是轻松愉快了许多。

    但是莫里亚蒂却感觉不太顺心,因为洛哈特。

    幸好莫里亚蒂错过了洛哈特的第一堂课,那堂课简直就是个灾难,凡是上课的学生当时都被失控的小jīng灵折腾的够呛。

    自从发生了那次小jīng灵的灾难事件后,洛哈特就再也不把任何活的生物带进课堂了。他开始把他写的书大段大段地念给学生们听,有时候还把一些富有戏剧xìng的片断表演出来。

    他选过很多学生来协助他表演他的片段,其中就有莫里亚蒂。但他从来没有和洛哈特默契的配合过,总是不小心的伤到洛哈特。

    “啊,抱歉。”莫里亚蒂丝毫没有歉意的说,“手滑了。”

    莫里亚蒂刚刚扮演了一个一个患了鼻伤风的、并且正在发狂的喜马拉雅山雪人,这个喜马拉雅山雪人原本应该发狂的抓起石头向哈洛特砸去。

    莫里亚蒂为了更真实一点,他选择了桌子上的石笔筒砸向了哈洛特,结果不幸砸中了洛哈特的鼻子。

    “啊,没事,威廉同学。”洛哈特捂着鼻子说,他的鼻子在流鼻血,“你要知道,这显然而见的容易躲开,但为了显得更真实,我没有。”

    “真了不起,教授!”赫敏在座位上大声的说。

    现在除了赫敏等少数几个女生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一件事——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啊,谢谢你,格兰杰同学。”洛哈特没有办法让自己的鼻子停止流血(大概是不会)捂住鼻子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我想我该去找庞弗雷夫人——为了不让她觉得我的医术比她在行,我就先去庞弗雷夫人那里让她帮我治疗下就好——那么,下课吧同学们。”

    说完,洛哈特捂着鼻子走出了教室。

    “你是故意的!”下课之后,赫敏瞪着眼睛生气的看着莫里亚蒂,看样子很想拿手中的书包狠狠的砸莫里亚蒂一顿,“显然你是故意朝他的鼻子上扔的。”

    “我没有,那种速度很容易躲开,只要不是笨蛋的话。”莫里亚蒂笑嘻嘻的耸了耸肩膀。

    “——显然他没有,”赫敏瞪着他,眼睛快要喷出火焰了,“为了让场面更加真实!”

    这时罗恩从后面快速走上来说,“哦,天哪,赫敏你竟然还在相信那些都是洛哈特做的?”他刚刚听到了赫敏和莫里亚蒂的对话,大声嘲讽说,“很明显这些事都是那个白痴从不知道哪里偷听来的,然后自己编成了故事据为己有。”

    “不可能!”赫敏毫不犹豫的反驳道:“他只是诙谐罢了!——而且书中的故事每一处都很合理,完全不是编造出来的。”

    “诙谐?”莫里亚蒂摇了摇头,最后一锤定音说,“他只是个自恋的白痴罢了。”

    “哦?是吗?”

    赫敏忽然停下脚步,高傲的抬起头看着莫里亚蒂,“洛哈特教授是一个伟大的教授,我看你只是单纯的嫉妒罢了。”

    说完,赫敏头也不回的快速走了,只剩下目瞪口呆的莫里亚蒂和罗恩。

    “我嫉妒?”莫里亚蒂皱着眉头反问罗恩,“我嫉妒他什么?他那完美到让人恶心的微笑吗?”

    因为这件事,赫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和莫里亚蒂说话,虽然他们还是坐在一起上课,但交流显然比以前少了不少。

    十月来临了之后,气温一下子降了不少,这让整个城堡变得又湿又寒冷。

    许多教工和学生突然得了流行感冒,莫里亚蒂也没有幸免。

    自从得了流行感冒之后,莫里亚蒂的jīng神也变得萎靡了不少,因为鼻子堵塞让他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带着浓浓的鼻音。

    这还不算坏事,因为莫里亚蒂的感冒,他和赫敏之间因为洛哈特的争吵总算是得到了一些缓和,赫敏不得不对从忙碌的学习中抽出时间来照顾感冒的莫里亚蒂。

    这一天,她又从护士长庞弗雷夫人那里弄到了一些提神剂,强迫莫里亚蒂喝下。

    “我才不要喝这个。”莫里亚蒂像个小孩一样,摆了摆手,又使劲摇了摇头,尽管他觉得脑袋特别沉,也不愿意把这个喝下去。

    赫敏严厉的瞪了莫里亚蒂一眼,强行把药剂灌到莫里亚蒂的嘴里,一边说,“不行,你必须喝掉,要不然你该完不成作业了。”

    庞弗雷夫人制作的提神剂的确喝了之后会让人变得稍微有jīng神,不过喝下这种药水的人,会接连几个小时耳朵里冒烟,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长了很长的角的公牛似得。

    承包外面在下雨,子弹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城堡的窗户上,这雨都已经下了好几天都没有停止。

    赫敏看了看窗户外面的雨点,又看了看时钟上的时间,“这种天气伍德都要哈利去训练,看来他今年的决心大的。”

    “似乎是。”莫里亚蒂已经飞快的把作业写完了,随手扔到还在埋头苦干的罗恩前的桌子上,“听弗雷德说,斯莱特林的扫帚快的只有一道影子,伍德很担心这件事。”

    他裹了裹盖在自己上的毯子,这个时候炉火前有一个学生走了,莫里亚蒂连忙挪动沙发向火炉前靠了靠,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

    “嘿,罗恩,你不能完全照抄莫里亚蒂的作业!”后的赫敏忽然叫了起来,想要一把夺过来,“莫里亚蒂,你怎么能把作业给罗恩?”

    “啊,我有吗?”莫里亚蒂晃了晃脑袋,现在药效有点过了,他的脑袋又开始发沉了,“我忘记了。”

    后的罗恩还在苦苦相求,“求你了,赫敏,我已经快写不完了,你想让我今晚没时间睡觉吗?”

    就这样在罗恩的哀求和赫敏严厉的声音中,哈利浑湿漉漉的走进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嘴里不断的抱怨着外面那该死的鬼天气。

    哈利先是回到寝室里换了一干净舒爽的衣服,才来到莫里亚蒂他们边说,“我回来的时候在半路上遇见了尼克,而且答应了他在万圣节的晚上去参加他的忌辰晚会。”

    “忌辰晚会?”赫敏兴致很高地说,甚至忘了争夺罗恩手中的作业,“我敢打赌没有几个活着的人能说他们参加过这种晚会,肯定是很奇妙的!”

    “我可不这样认为,”莫里亚蒂费劲的转过沙发,面向他们说,“死人的晚会可不是活人能去的。”

    “就是啊!为什么有人要庆祝他们死亡的rì子呢?”罗恩带着怒气说,他现在终于能安心的抄莫里亚蒂的作业了,“我听着觉得怪沉闷的。”

    外面仍然下着倾盆大雨,天已经黑得像墨汁一样,但屋里却是明亮而欢快的。火光映照着无数张柔软的扶手椅,人们坐在里面看书、聊天、做家庭作业。

    赫敏还在劝服莫里亚蒂一起去参加尼克的忌辰晚会,但莫里亚蒂始终都摇摇头,带着浓重的鼻音说,“你还是放过我吧,赫敏,我都已经这样了,就让我安安稳稳的生活在人类的世界吧。”

    万圣节的那天,莫里亚蒂一个人去参加加万圣节的宴会,赫敏还在为说服莫里亚蒂做出最后的努力,但她失败了。

    “我最后问你们一句,你们跟不跟我去参加万圣节晚宴?”

    哈利和罗恩看着闹的大礼堂,心里已经有点后悔了,“老实说,我——”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赫敏盛气凌人地提醒哈利和罗恩,“你说过你要去参加忌辰晚会的。”

    “哦,好吧。”莫里亚蒂摆了摆手,自己一个人走向大礼堂,“那么就祝你们好运。”

    莫里亚蒂来到大礼堂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像是去年的万圣节那样,用活蝙蝠装饰起来了。海格种的巨大南瓜被雕刻成了一盏盏灯笼,大得可以容三个人坐在里面。

    这里到处张灯结彩,烛光闪耀,桌上摆放着金盘子,非常人,莫里亚蒂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参加活人的晚宴。

    在这闹的、充满了活人气息的晚宴上,莫里亚蒂感觉自己的感冒要比之前好了很多,他甚至能放开肚子大吃一顿。

    “怎么没见哈利他们?”在莫里亚蒂的边,西莫吃着鸡腿问他说,“他们去参加尼克的忌辰晚会了。”

    “哦,参加死人忌辰晚会?”西莫同的摇了摇头,“希望他们会后悔,说不定还能赶上吃些布丁。”

    晚宴实在是让人愉快,传言是真的,邓布利多真的请了一支骷髅舞蹈团给大家助兴。

    这么闹的晚宴,还有什么能比这更难忘的呢?

    莫里亚蒂已经吃的很撑了,他看着桌子上仍旧还是堆着和小山一般的食物。忽然想起,大概赫敏和罗恩哈利他们还在饿着肚子。

    说不定是抹不开面子回到这里,现在还在休息室里挨饿吧。

    虽然自己是吃饱喝足了,一想到他们还在饿着肚子,莫里亚蒂心里总觉得怪不好意思。于是莫里亚蒂从桌子上腾空了一个大的盘子,把盘子里装满了食物离开了大礼堂,打算给他们送点食物去。

    这个时间里,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里都在大礼堂里面享受万圣节的晚宴,城堡的走廊显得安静而又诡异。

    城堡走廊的火把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照的走廊黄澄澄的,有点让人很不舒服。

    这样的氛围下,让莫里亚蒂的心底生出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下一秒钟,他的预感就实现了。

    在走廊拐角的支架上,一只僵硬的猫被挂在上面,那只猫眼睛瞪着大大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

    是费尔奇的猫洛丽丝夫人。

    地上那滩水的倒影里映着洛丽丝夫人以及墙上写着的字迹。

    密室被打开了。

    与继承人为敌者,jǐng惕。

    莫里亚蒂怔住了,他下意识的掏出魔杖捅了捅那只已经僵硬的像是木板的猫,紧接着一个声音吓得他一下子把盘子和盘子中的食物都掉到了地上。

    “咣当”一声,那声音显得特别刺耳。

    “莫里亚蒂,你对它做了什么?”哈利沉着脸,大口喘着气看着他。

    “唔,我——我不知道——”莫里亚蒂茫然的看着哈利,这个时候赫敏和罗恩也跟着来了,他们也在大口的喘着气。

    “哈利你——哦,天哪!发生了什么?”赫敏看到这一切,不由得捂住了嘴,惊讶的看着莫里亚蒂。

    “我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

    一阵低沉的喧闹声,像远处的雷声一样忽的响了起来,宴会结束了。几秒钟后,几百名推推挤挤的学生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一幕:

    莫里亚蒂手中拿着魔杖,孤独地站立在被火把照的明亮的一滩水旁边,在火把的支架上,挂着已经僵硬多时的洛丽丝夫人。

    墙上的字就写在莫里亚蒂背后的墙上,猩红sè的,吓人极了。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