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幸言中了

    第二天早晨鸡还没叫,莫里亚蒂就被赫敏叫起来了。

    “赫敏?你为什么来的这么早?”莫里亚蒂抬头看了看边的表,发现现在刚刚早晨六点半,而赫敏正穿的整整齐齐的站在自己的前。

    “都六点半了,这样叫早?”赫敏被莫里亚蒂迷迷糊糊的话气的差点跳起来,“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如果晚了,我们就会错过去霍格沃茨的列车,我可不想第一天就迟到。”

    “我们用飞路粉到伦敦,甚至用不了一分钟!”莫里亚蒂不满的嚷嚷。

    “少啰嗦,快点把衣服穿好!”赫敏哪管那么多,她把莫里亚蒂要穿的衣服扔到他的脸上,转走下了楼。

    当莫里亚蒂穿好衣服走下楼的时候,被赫敏的行李惊呆了。

    四个大箱子摞起来几乎要和赫敏一般高了,再看看一边放着的莫里亚蒂的行李箱,和它们相比,莫里亚蒂的行李简直少的可怜。

    “天哪,这都是你的行李?”莫里亚蒂毫不掩饰的看着那四个大箱子,“你是怎么搬过来的?”

    “——当然是我,小子。”

    吸血鬼大卫?托马斯正在一边的桌子上准备早餐,他的那件猩红sè的袍子已经被换成了猩红sè的礼服。

    “快点把早饭吃完,我还要送你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去车站。”

    “谢谢你帮我,托马斯爵士。”赫敏对吸血鬼很友好的笑了,“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不客气,”大卫很有礼貌的说,显得很有贵族的修养,“帮助漂亮的女士是我的荣幸。”

    莫里亚蒂感到恶心,他有一种拿起椅子砸这个吸血鬼的冲动。

    和这个吸血鬼接触的这一个月,莫里亚蒂没有少压榨这只吸血鬼的血液。他发现,在很多炼金术的配方里,都少不了吸血鬼的新鲜血液这种东西。因此大卫更是心安理得的住在了这里,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

    相处的时间长了,莫里亚蒂发现这个外表看似像很有礼貌的家伙,根本没有一个贵族应该有的素养。

    在外人面前,他总是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到了莫里亚蒂面前,他却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本xìng。

    “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某一天,大卫毫不客气的拍了拍莫里亚蒂的肩膀,然后理所当然的从莫里亚蒂的加隆堆里拿出了一大把加隆,紧接着就消失在了壁炉里。

    “谁跟你是一家人了!”过了半天之后,回过神来的莫里亚蒂冲着空无一人的壁炉大喊道。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这只吸血鬼还算有点用,至少他现在住着的这个三层的复式小楼就是靠了大卫的功劳。

    “好吧,让我送你们两个去车站。”

    吃完早饭,大卫很有素养的用餐巾擦了擦他的嘴——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吃,只是喝了一杯‘红血威士忌’!

    他们直接用飞路粉来到了破釜酒吧,在破釜酒吧的外面,大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车。由他来当作司机,把赫敏和莫里亚蒂送到车站。

    一路上,赫敏不停地对莫里亚蒂说他们的新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吉德罗?洛哈特。

    赫敏买了他的全部著作,甚至要比书单上要求的还要多,她的四个大大的行李箱里,其中有两个箱子是放满了洛哈特的著作。

    尤其是赫敏着重的讲述一本名叫《与吸血鬼同行》的书,得意忘形的她甚至忘记了大卫?托马斯就是一个吸血鬼,不断的斥责吸血鬼的邪恶,赞颂洛哈特的聪明与智慧。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把你们新老师的血吸干的冲动。”在前面开车大卫忽然扭过头来说。

    “我有也有同感,大卫。”莫里亚蒂难得和吸血鬼保持了一致的意见。

    “请叫我托马斯爵士。”大卫又扭过了头,微笑着纠正道。

    清晨的伦敦街道是拥挤的,等到托马斯在火车站的停车场停好车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

    停车场的管理员来找大卫要停车管理费,大卫却尴尬的小声对莫里亚蒂说,“糟糕,我忘了带麻瓜的钱币。”

    管理员并不相信一个开着宾利轿车的年轻人的上没有带钱,和他纠缠了好半天,最后大卫不得不给管理员施放了一个遗忘咒才把事平息。

    莫里亚蒂他们穿过了九又四分之三车站,霍格沃茨的列车已经准备就绪,浓浓的蒸汽挡住了半个站台,不少家长正在和叮嘱他们的孩子不要惹事。

    莫里亚蒂和赫敏在火车的尾端找到了一个空的隔间,然后把行李放了进去。

    “那么,在学校要是遇上了麻烦,记得给我写信。”站台上,大卫?托马斯微笑着对莫里亚蒂说。

    “给你写信有什么用?”莫里亚蒂毫不客气的说,“你能冲进学校帮我摆平吗?”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我倒是担心我的房子,希望明年回来的时候,那里不会成为吸血鬼的聚集地。”

    “当然不会。”大卫愉快的回答,“我最多会带我的一个朋友来那里暂时居住一下——顺便说一句,他是个狼人,是我在学校上学的时候的好哥们。”

    狼人……

    莫里亚蒂额头上出现了黑线,“希望我明年还能完整的看见我的房子。”

    “——莫里亚蒂,我怎么没有看到哈利和罗恩?”这个时候赫敏忽然说,她刚才已经在列车上找了一遍,没看到他们的影子。

    “大概还没到吧?”莫里亚蒂不以为然的说,他顺便看了一眼时钟,发现还有一刻钟到十一点,“可能是——”

    莫里亚蒂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韦斯莱一家出现在了站台上。

    先是珀西?韦斯莱,然后是韦斯莱先生、双胞胎兄弟,最后韦斯莱太太带着金妮出现了。

    “这里!亚瑟!”大卫对他们一家招了招手,他猩红sè的礼服特别明显,韦斯莱一家马上就看到了。

    “遇上了许多麻烦事,不过幸好还是赶上了,”韦斯莱先生喘了口气说,“——快点孩子们,把东西都放上去吧——哈利和罗恩呢?”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惟独哈利和罗恩不见了,

    嘟——

    更糟糕的是,列车开车的信号响了起来。

    “糟糕,他们准是没有赶上,被挡在了外面!”韦斯莱太太说,“希望他们没做傻事,能乖乖的站在原地等我们——你们快走吧。”

    韦斯莱太太抓紧时间和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轮到莫里亚蒂的时候,韦斯莱太太半是责怪半是微笑的看对莫里亚蒂说,“你没有来我家,我很不高兴。”

    “真是不好意思。”莫里亚蒂不好意思的说,因为他几乎快忘了这件事。

    “快走吧,祝你们好运!”大卫?托马斯挥了挥手,火车终于开动了。

    莫里亚蒂站在过道上,透过窗户看着消失的人群,以及渐渐消失的站台,转走回了车厢。

    车厢里,金妮一个人坐在里面,赫敏不相信哈利和罗恩真的没有赶上火车,她有一次去挨个车厢找他们两个了。

    “你好,金妮。”

    莫里亚蒂看着这个红头发的女孩,微微笑了下。他曾经听赫敏说,金妮把哈利当作英雄一样崇拜,而且见到哈利就说不出来话。

    “你好,”金妮小声的说,“我总是听罗恩提起你,他说你是个——很古怪的人?”

    “古怪?”莫里亚蒂皱了皱眉头。

    看见莫里亚蒂皱眉头,金妮就不说话了,过了一小会,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兄弟忽然出现了,“你好,莫里亚蒂。”

    “没错,莫里亚蒂,你好。”

    “你们好。”莫里亚蒂微笑着打招呼。

    “我们是来接走我的妹妹——”乔治说。

    “——没错,要带她见识一下——”弗雷德接着说道。

    最后他们一起说,“霍格沃茨的真正乐趣,免得她走上所谓‘珀西的道路’!”

    随后,他们也不管金妮是否愿意,强行的就把金妮拉走了。

    车厢里又剩下莫里亚蒂一个人了,车厢有点过分的安静了,安静的他觉得有点无聊,有点厌倦没有人说话的环境。

    他看着窗外匆匆向后退去的风景,忽然间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到达霍格沃茨学校了,他迫切的想和同学朋友说几句话——甚至希望马尔福过来找他的麻烦也行!

    隔间的门再一次被拉开了,不是莫里亚蒂期望的马尔福,是赫敏。

    “这么说,哈利和罗恩真的没有赶上火车。”一上来,赫敏就坐在莫里亚蒂的对面,担心的说,“真希望他们不会惹什么麻烦。”

    “不会的,”莫里亚蒂安慰说,“他们还在麻瓜的世界,就不能乱用魔法——只要他们不用魔法就不会惹上什么麻烦的。”

    “说的也是。”赫敏点了点头,又从箱子里拿出了洛哈特的书,开始阅读起来。

    莫里亚蒂皱了皱眉头,他看过一两眼洛哈特的书。他承认,洛哈特写的书真的很jīng彩,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似乎不大对劲,总觉得洛哈特给人一种是个骗子的感觉。

    “那是你嫉妒!”赫敏尖锐的说。

    好吧,莫里亚蒂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洛哈特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吧。

    特快列车在田野间和树林中奔跑了一天,到了天sè渐渐暗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到站了。

    “一年级的新生,到这来!”

    莫里亚蒂和赫敏一下车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海格。

    “嘿,海格,你好吗?”赫敏拉着莫里亚蒂走过去打招呼道。

    “你好,赫敏。莫里亚蒂——咦?怎么不见哈利和罗恩?”海格晃动他那个大胡须,希望能找得到他们的影子。

    “他们没有赶上火车——”莫里亚蒂说。

    “——希望他们不会惹上麻烦。”赫敏紧接着说。

    “哦,糟糕。”海格皱了皱他的眉头,随后又笑了,“放心吧,邓布利多教授会解决的,说不定你一会到了学校就看见他们了。”

    莫里亚蒂和赫敏顺着人群来到了车站外面,在车站的外面,停着许多没有马拉着的马车。莫里亚蒂觉得这很神奇,但他没有表现出惊讶,毕竟在霍格沃茨什么神奇的事都会发生。

    “你看,这些马车没有马。”赫敏低声惊叹,很想看看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理。

    “快走上来吧,我快要饿死了。”莫里亚蒂拉了赫敏一把,在火车上他只喝了一杯赫敏准备的巧克力,现在都快要饿死了。

    马车摇摇晃晃的,在黑暗中谁也不想说话,所有的学生都指望赶紧到城堡里,好好的大吃一顿。

    并不像海格说的那样,莫里亚蒂和赫敏到了学校之后也没看到哈利和罗恩的影。

    这让赫敏更加担心了,她甚至没工夫与注意浮在半空中的无数根蜡烛,以及那些金sè的盘子和闪闪发光的高脚杯。

    也没有去赞叹,天花板上璀璨的群星。而是不停地说,“希望他们不要惹上麻烦,我可不希望开学的第一天就让格兰芬多扣分。”

    当莫里亚蒂看到安迪私下里递给他今晚的《预言家晚报》的时候,他觉得赫敏的预感不幸中奖了。

    《预言家晚报》上用很大的标题写着:福特轿车会飞,麻瓜大为惊诧。

    莫里亚蒂只能小声念给赫敏听,因为现在霍格沃茨帽子正在给新生分院,“伦敦两名麻瓜确信他们看到了一辆旧轿车飞过邮局大楼——中午在诺福克,赫蒂贝利斯夫人晒衣服时——皮伯斯的安格斯?弗利特先生向jǐng察报告,根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六七个麻瓜看到了此次的事件。目前魔法部正在严肃处理此事。”

    “我就知道!”赫敏捂着脸,低声叫了起来。

    此时,金妮刚刚被帽子分到了格兰芬多,他的两个双胞胎哥哥正在大声的鼓掌庆贺。

    “恐怕他们会被开除。”莫里亚蒂看着报纸上说,“看来哈利和罗恩给韦斯莱先生惹了不小的麻烦——要知道,韦斯莱先生正是在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工作——你知道这意味的什么吗,赫敏?”

    赫敏也知道这件事的结果,“魔法部会开除韦斯莱先生,然后罗恩一家都要去喝西北风!”

    很快,哈利和罗恩开着一辆会飞的车的事就让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

    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邓布利多并没有提到他们被开除的事,只是又重新回来招呼大家,“一切安好,尽的吃吧!”

    “看开他们算是保住了。”莫里亚蒂对赫敏说。

    当他们吃完晚饭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发现所有的格兰芬多学生都在等待哈利和罗恩的归来。

    过了几分钟,哈利和罗恩从画像外面一走进来,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就爆发了烈的欢呼声!

    “太妙了!”李?乔丹高呼,第一个来到罗恩和哈利边,兴奋的大声喊道:“真了不起!多jīng彩的方式!开着会飞的汽车撞到打人柳上,人们会议论很多年的!”

    紧接着许多人都拥挤上去赞叹哈利和罗恩。

    赫敏紧紧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几乎抓狂的看着莫里亚蒂说,“看他们得意的样子,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吗?——他们好像——好像以为自己是亚瑟王归来吗?”

    莫里亚蒂也不是很喜欢看到哈利和罗恩现在得意洋洋地样子,“他们会得到教训的,我敢保证。”

    ————————————

    这两天在忙着被吊销的驾照的事,更新有点不给力。

    抱拳致歉!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