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正确的选择

    哈利现在已经知道了,莫里亚蒂的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是奇洛想要偷走魔法石,而自己却还一直在傻乎乎的在怀疑斯内普。

    但现在哈利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紧张的有点喘不过去来,他一点也动不了,缠住他脚踝的绳索实在太紧了。

    哈利想要移动,但是绳索却把他绊了一下,让他摔倒在地。

    这件事没有惊动奇洛,他甚至没有理睬哈利,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围绕着那个镜子看来看去,想要从中寻找到什么端倪。

    “你这蠢货,这一次又要让我失望吗?”忽然,从奇洛的体内发出了一个声音,奇洛听到这个声音全颤抖的都厉害。

    “主人——我——”

    “去,去叫那个男孩来,让他帮助我们。”那个声音说。

    于是奇洛转过子,扭头看着哈利,两只眼睛yīn森的让人害怕,和平时在学校里那样子完全不一样了,“你过来,哈利。”他冰冷的说——

    莫里亚蒂跟随着邓布利多经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邓布利多走路慢显得一点也不着急,子嘴里还在哼哼着曲子。

    “教授。”莫里亚蒂皱着眉头,抬起头看着邓布利多说,“您为什么显得一点也不着急?”

    “我只是看上去不着急罢了,”邓布利多轻松的说,“实际上我比你要着急的多——但那样总是没用不是吗?人啊,正是一种越着急就越会适得其反的动物。”

    走廊已经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个房间,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上面是高高的拱顶形天花板。还有无数只像宝石一般光彩夺目的小鸟儿,扑扇着翅膀在房间里到处飞来飞去。

    莫里亚蒂眯着眼睛仔细观察,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小鸟,那些就是一群带着翅膀的钥匙,在天空中胡乱的飞。

    地面上有一把被随手扔在一边的扫帚,在房间正对着的门上插着一把钥匙。

    “技术真棒!”邓布利多赞叹着,拧开了门的把手,“和他父亲一样。”

    莫里亚蒂知道邓布利多这是在称赞哈利的飞行技术,显然真正的钥匙就在那群假钥匙中间,哈利抓住了它,并打开了门。

    莫里亚蒂跟随着邓布利多穿越了门到了下一个房间,他一进去,就看见地面上躺着一个人,边的另一个人正在照看他,在四周则是躺着一堆棋子横七竖八的落在巨大的棋盘四周。

    “嘿,赫敏,罗恩怎么样了?”

    赫敏听到莫里亚蒂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立刻兴奋喊道:“这里,快!罗恩他——被棋子打了一拳,已经昏过去了——哈利已经走进了黑sè火焰的门——邓布利多教授?”

    赫敏再往莫里亚蒂的后看,看到了邓布利多,更加着急了,“快,斯内普已经进去了,教授,哈利也在里面!”

    “恐怕你弄错了,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侧了侧,检查了一下罗恩,然后抬起头来说,“斯内普教授现在还在他的办公室呢。”

    “可是——”

    “是奇洛,是奇洛想要偷魔法石,斯内普只是想要阻止奇洛。”莫里亚蒂说,在邓布利多确认罗恩没有事之后,他仔细看了看赫敏,“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赫敏迟疑了一下,她说,“可是哈利——”

    “——有邓布利多教授在,你还担心什么?”莫里亚蒂看着邓布利多,“他会把一切都解决的。”

    “恐怕不行。”

    “你看,我就说教授——您说什么?”莫里亚蒂诧异的抬头看着邓布利多,却发现邓布利多满是严肃的看着他。

    “我果然老了,脑袋也不中用了,”邓布利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说,“我竟然没有想起来,斯内普教授给我留下来的药剂不足以支撑一个成年人穿越黑火门。那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给哈利留着的。”

    “等下,”头脑敏捷的莫里亚蒂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您的意思是,让我进去?”

    “恐怕只能这样了,”邓布利多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瓶很小的药瓶,交给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敲了敲脑袋,他恍然大悟,凝视着邓布利多,“我说您怎么会把我带来,原来您是早有打算。”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我也不好去解释什么,孩子。”邓布利多温和的说,假装要把瓶子收回来,“请原谅一个老人犯得一个愚蠢的错误,如果你不想,我也不会强迫你。我想西弗勒斯再过一会就会过来,到时候他也会有办法解决的。”

    莫里亚蒂沉着脸夺过来邓布利多手中的瓶子,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好,我去。”莫里亚蒂咬了咬牙说。

    赫敏在一边担心的看着莫里亚蒂,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这个选择的确很让人为难。“要不然,我们还是等斯内普教授来好了,你一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别担心,我就是去把哈利那个笨蛋领回来,很快就回来了。”莫里亚蒂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好像自己就是去菜市场买菜一样。

    莫里亚蒂最后看了邓布利多一眼,邓布利多的眼睛里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看着莫里亚蒂,温和的说,“我很快就会进去,你自己小心,孩子。”

    莫里亚蒂走进了门,邓布利多用带着光芒的目眼睛,透过半月形的镜片看着莫里亚蒂的背影——这种光芒只有在赌徒正要进行一场豪赌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光芒。

    哈利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况下遇见伏地魔,他那张邪恶的脸上露出了狞笑。“把魔法石给我吧,别让你母亲白白为你丧命。”

    “休想!”

    哈利大喊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想要冲过那黑sè火焰的门,但被奇洛紧紧的抓住了双腿,作势就要推到哈利。

    “禽兽!”忽然,一个突兀的、不搭调的声音传来,“放开那个正太!”

    (这段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恶搞的,不喜欢的请尽的无视掉吧)

    一时间,连时间都几乎要停顿住了。

    哈利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但马上又惊慌的大喊,“别,莫里亚蒂——快跑——别过来——”

    这个时候奇洛的双手已经紧紧掐住了哈利的脖子,但是那双手好像碰到了开水一样,。

    奇洛痛苦的大叫一声,松开了哈利,向后退开了一步,紧接着这个时候忽然一道红光击中了奇洛的体,把他打飞了好远。

    哈利刚刚被那双手掐的喘不过气来,趴在地上使劲的咳嗽。

    莫里亚蒂并没有因为刚刚自己的咒语命中了奇洛而掉以轻心,他知道自己的这道昏迷咒没什么魔力,效果仅能单纯的把人击飞而已。

    果然,奇洛背对着莫里亚蒂站了起来,他背后的那张丑陋的脸紧紧的盯着莫里亚蒂,这张脸正是他那天看见的脸,但莫里亚蒂毫不畏惧的看着伏地魔。

    “你是谁?——算了,这不重要,”伏地魔声音很嘶哑,红通通的眼睛放出光来,邪恶极了,“可惜了,你是一个格兰芬多——这也不重要。”

    伏地魔很缓慢的说,“重要的是,我喜欢这种眼神,这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我——你为何不跟着我呢?”

    “我有一种微妙的预感,你是一个不安定的存在,你会很麻烦。我相信邓布利多也是这样认为的,是不是?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可能你的野心还没被发掘出来,但是没关系——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而你需要做的也很简单——只要你杀了那个男孩,把他裤兜里的那块石头给我,我就能东山再起。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邓布利多也阻止不了我,我将控制整个魔法界。到时候,你只需要听令我一个人就行了——但是所有人,都要听你的!”

    伏地魔说的很人,也很真实。

    莫里亚蒂扬了扬眉毛,他忽然明白了邓布利多的意思。

    他把自己放进来,让自己直面伏地魔,这是在给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邓布利多是在赌自己会站在他那一边吗?

    “别相信他!”哈利忽然大叫着、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杀了我的父母,到时候一定会像是杀了我父母一样杀了你!”

    “你闭嘴!”莫里亚蒂忽然地用魔杖指着哈利,大声吼道。

    “干的好,孩子,干掉他!”伏地魔在莫里亚蒂的正对面说,不由得驱使着奇洛向前走了几步,这让他距离莫里亚蒂更紧了。

    “莫里亚蒂,你——”哈利面sè苍白、僵硬的扭过头来看着莫里亚蒂,他根本就不相信莫里亚蒂会这样做。

    不过哈利马上就安心了,因为他看到了莫里亚蒂脸上的笑容,那是莫里亚蒂在使坏的时候脸上常常出现的笑容。

    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莫里亚蒂的意思,假装大喊,“你怎么能为了——”

    “——别啰嗦了,快点杀了哈利?波特!”伏地魔吼着,又驱使着奇洛向前前进了几步,这让他距离莫里亚蒂只有一米了。

    “——昏昏倒地!”

    莫里亚蒂忽然转,在这么进的距离下,莫里亚蒂蓄足了全部的魔力,重重的将这一发魔咒打在了奇洛的上。

    砰!

    奇洛被这道红光打到天花板上,又重重的摔了下来。

    “笨蛋,蠢货,饭桶!”

    奇洛昏迷了,但是伏地魔却没有,他大声咒骂着,“你这个小杂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忽然奇洛像是被吸去了水分一样,他的体就在一瞬间变成了干尸,他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伏地魔从奇洛的上挣脱出来,化成了一道黑sè的烟,在屋顶上盘旋着。

    “你!你有野心,像曾经的我一样。”莫里亚蒂听见伏地魔的声音说,他不知道哈利能不能听到,反正他是听到了,“我不会要了你的命,因为你早晚会来到我边,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莫里亚蒂没有机会看到后面的事了,他用光了全部的魔力,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就在眼前变得黑暗之前的那一霎那,他看到的是忽然出现的邓布利多,正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己。

    ……

    莫里亚蒂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反正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正在医院里。

    这是我这个学期第四次进来了,他心里想着,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去面对庞弗雷夫人。

    “哦,你醒了。”但是首先和他说话的不是庞弗雷夫人,而是邓布利多教授,“我很高兴你选择站在了我这一边,我为你感到骄傲,孩子。”

    莫里亚蒂没有力气扭头,他斜着眼看着邓布利多,终于说出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我就不明白了,”

    他有气无力的说,“为什么您和伏地魔,谁见了我都说我如何不一般——别怪我说句难听的脏话,教授——我、我他妈的到底招谁惹谁了?”

    邓布利多静静的听莫里亚蒂发泄完,他才静静的说,“孩子,人的直觉是一个很奇妙的产物。有的时候,人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自己的直觉。很显然,我和伏地魔都是这样的。”

    “——我说校长,你怎么还在这里?我都说了这个孩子需要休息!”庞弗雷夫人忽然出现,她叉着腰,很不满的康和邓布利多。

    “啊,真是对不起。”邓布利多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准备退出房间的大门,扭过头说,“相信我孩子,你选择的路没有错,正如我相信我的直觉一样。”

    邓布利多走了,庞弗雷夫人一直在抱怨她的病人没有办法休息,还一边调侃莫里亚蒂最终还是第四次走进了医院。

    可是庞弗雷夫人还没有抱怨多久,又是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传了进来。

    “莫里亚蒂,邓布利多教授告诉我你醒了!”

    首先进来的是赫敏,看起来她刚从外面回来,脖子上围着格兰芬多的围巾,一上来就抱住莫里亚蒂,“当时你被抬着出来的时候——真是——真是吓死我了。”

    “抱歉,”莫里亚蒂低声说,无力地微笑着“当时我太紧张了,结果被绊了一下,脑袋碰到了台阶。”

    尽管这个笑话不好笑,赫敏还是笑了。

    紧接着,哈利穿着魁地奇的比赛服冲了进来,他的一只手抓着光轮2000,另一只手还抓着金sè飞贼。

    罗恩第三个进来的,他一进来就从哈利的手上夺走了金sè飞贼,扔进了莫里亚蒂的怀里,“我们赢了!哥们,我们赢得了学院杯!——我和哈利都觉得这是给你最好的礼物!”

    “去你的,”莫里亚蒂把手中的金sè飞贼扔了回去,“霍琦夫人会杀了我的,这金sè飞贼是学校的东西。”

    看着这三张笑脸,莫里亚蒂忽然觉得,自己的选择大概是对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