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鬼才信

    红票子和收藏什么的……

    ————————————————

    从那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莫里亚蒂都开始有意无意的往四楼靠右边的走廊看去。

    “你该不会是对那个——也感兴趣了吧?莫里亚蒂?”

    赫敏隐隐知道了三头狗看守的东西是什么,因为她知道莫里亚蒂对魔法石很感兴趣。这也让赫敏更不安了,她觉得莫里亚蒂一定会做些不好的事

    “唔?赫敏,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莫里亚蒂笑着拉着赫敏离开了四楼的走廊,“没错,我确实对魔法石很感兴趣。”

    看到赫敏更加不安的表,莫里亚蒂拍了拍赫敏蓬松的头发,“放心,我不会去打那里面那东西的主意的。”

    莫里亚蒂的这句话并没有让赫敏安心,反而她更加狐疑的看着莫里亚蒂。

    为了让赫敏放心,莫里亚蒂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提及魔法石的任何事,时间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

    莫里亚蒂早晨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四下里覆盖着好几尺厚的积雪,湖面结着硬邦邦的冰。

    和以往不同,城堡里面又暖和又温暖,莫里亚蒂终于有闲心去观赏雪景而不必去发愁如何保暖。

    就在他停止对魔法石研究的这段时间,莫里亚蒂忽然对奇洛教授后面缠绕着的头巾感兴趣了起来。

    于是他找到韦斯莱兄弟,对不知道是乔治还是弗雷德说,“你们觉得,奇洛教授的头巾下面是什么?你看他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围着那条围巾,我实在是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样。”

    “嗯,这是个问题。”乔治说道。

    “原先你不说,我们还没有在意——”弗雷德接着说。

    “——现在是有必要一探究竟了——”他们两个一齐说道,互相看了一眼。

    莫里亚蒂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对韦斯莱兄弟招了招手,“你们过来,我有一个办法。”

    看着那恶魔般的笑容,韦斯莱兄弟打了个寒颤。

    现在莫里亚蒂正坐在城堡的高塔上,俯视着看着下面的广场上,下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奇洛教授匆匆的从城堡里走了出来,看样子他有什么事需要着急去办。

    不过等到他刚刚走到广场的zhōng yāng的时候,忽然好几个雪球从天而降,落到了奇洛教授的头上。这雪球融化的非常快,马上就化成了水,把他的围巾打湿了。

    “哦——哦,天哪——这是谁做的坏事?”

    后传来了韦斯莱兄弟的偷笑深,他们偷笑着又用魔杖指挥着剩下的好多雪球砸向奇洛教授,有几个砸中了,但有一些奇洛躲开了。

    冰冷的雪水让奇洛又难受又恐惧,他现在连话都说不全了。

    “韦斯莱!”

    忽然麦格教授的声音让韦斯莱兄弟的体都僵硬住了,估计他们的惩罚是跑不了了。

    莫里亚蒂没有往后继续看下去,而是急匆匆的从高塔上走下去。等到他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见满是水的奇洛教授走近他的办公室。

    莫里亚蒂微微一笑,拿出魔杖对自己使用了幻咒,马上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悄悄走近奇洛教授的办公室,莫里亚蒂就听见一个声音嘶哑的声音说道:“这两个小混蛋,竟然敢这么对待我。”

    莫里亚蒂觉得这不是奇洛的声音,于是他更好奇了,悄悄的向前走了几步,看向了办公室里面。

    “对——对不起——主人。”

    莫里亚蒂这才听见奇洛那颤抖的声音,紧接着他又听见那嘶哑的声音大骂,“都是你太没用了!我怎么就找了个你这么个没用的仆人?”

    “——我需要那个东西,”嘶哑的声音说,“在那之前,我先需要一点别的——”

    “是的,我的主人。”

    此刻的莫里亚蒂睁大了眼睛,他发现奇洛的背后长了一张极为丑陋的脸,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他就知道要糟糕,于是他果断的向门口跑了出去。

    “什么人!”嘶哑惊叫了一声。

    奇洛却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人,主人,可能是谁的雪球砸到了玻璃上了吧。”

    “——废物!饭桶!我竟然要忍受这么大的屈辱——”

    莫里亚蒂几乎是一口气跑回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的,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燃着熊熊旺火,在那里韦斯莱兄弟正在等着莫里亚蒂。

    “怎么样——”乔治或者弗雷德说。

    “——看到了吗?”另一个也开始问。

    “——希望我们的闭没有白白受罚!”

    莫里亚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了许多——他决定不告诉他们真相,撒了个小谎。

    “是树皮!”莫里亚蒂毫不脸红的扯谎,“他被下了诅咒。”

    “哦——”韦斯莱兄弟失望的走了,显然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并不满意。

    韦斯莱兄弟走了之后,莫里亚蒂坐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沉默的休息了一会,似乎要把他刚刚看见的东西消化一下。

    莫里亚蒂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不过看样子显然是一个极度邪恶的生物。他忽然有点明白奇洛需要魔法石的原因了。

    没有错,那个生物需要魔法石维持它的生命,绝对是这样。

    想通了这一切,莫里亚蒂发现忽然觉得自己对魔法石的兴趣不是那么大了。

    既然这玩意这么危险,那么就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得到那玩意,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杀之祸。

    “嘿,莫里亚蒂。我们该去上魔药课了,我可不想迟到。”赫敏这个时候从寝室走出来,看见坐在沙发上思考的莫里亚蒂。

    “哦,好,等等我。”莫里亚蒂拿起书包赶忙追了上去。

    魔法石这东西虽然好,但小命更加重要。

    莫里亚蒂一来到yīn暗的地下教室,就听见马尔福正在嘲讽他们,“我真的很替那些人感到难过,他们不得不留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因为家里人不要他们。”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刚到的莫里亚蒂和哈利,克拉布和高尔在一旁窃笑。

    莫里亚蒂不愿意回到孤儿院去挨冻,所以他在上个星期就在留校的名单上签了名,同样留下来的还有哈利和罗恩以及他的两个双胞胎哥哥。

    他瞪了马尔福一眼,马尔福立刻不敢说话了。

    但马上就把话题转移向哈利,说下次比赛将由一只大嘴巴树蛙代替哈利充当找球手。

    看他的目的是本想把大家都逗得哈哈大笑,却发现并没有人觉得他的话可笑,因为大家都很佩服哈利居然能够牢牢地待在他那横冲直撞的飞天扫帚上。

    这让马尔福更生气了,还想要说话,但斯内普走了进来,随着一声yīn沉的“安静,”所有人都不再敢说话了。

    他们上完魔药课离开地下教室时,发现前面的走廊被一棵很大的冷杉树挡得严严实实。

    莫里亚蒂看见树底下伸出来的那两只大脚,又听见那响亮的呼哧呼哧声,知道树后面的一定是海袼。

    “嘿,海格,需要帮助吗?”罗恩问道,把头从那些枝技桠桠间伸了过去。

    “不用,我能行,谢谢你,罗恩。”

    “你能不能闪开,别挡着道?”

    他们后传来马尔福冷冰冰的、拖着长腔的声音,“你是不是想挣几个零花钱哪,韦斯莱?我猜想,你大概希望自己从霍格沃茨毕业后也去看守狩猎场吧?——海格的小屋和你原先那个家比起来,一定是像个宫吧!”

    罗恩准备冲上去揍马尔福一顿,但被反应很快的莫里亚蒂拉住了,与此同时,斯内普从他们边走了过去。

    “当心点,马尔福。”莫里亚蒂笑眯眯的对马尔福说道,“还是那句话,别落在我手里。”

    “哼!”

    马尔福冷哼一声,狠狠地撞了罗恩一下离开了。

    在赫敏离校回家前的前一个晚上,莫里亚蒂把赫敏拉住,单独对她说道:“赫敏,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哦,什么?”赫敏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能不能给帮我给伦敦的红道街教堂的阿丽莎嬷嬷送个圣诞节礼物?当然,是以我的名义,嗯,就送那种普通的礼物就好。”

    赫敏明白莫里亚蒂的意思,而且灿烂的笑了,她很难得的看到莫里亚蒂这么温馨的一面,很干脆的点了点头,“放心,我会用邮局寄给她的。”

    “多谢。”莫里亚蒂高兴的说道,“那么,祝你圣诞节快乐。”

    “圣诞快乐。”

    时间很快就到了圣诞节的假期,宿舍几乎已经人了,完全归他们支配,公共休息室里的人也比平常少了许多,他们能够占领炉火边几把更舒服的扶手椅了。

    莫里亚蒂忽然开始对巫师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巫师棋和麻瓜棋一模一样,但它的棋子都是活的,所以使人感觉更像是在指挥军队作战。

    罗恩的那副棋已经很旧了,破破烂烂的。

    实际上,他所有的东西原先都属于他家里的其他人,这副棋是他爷爷的。不过棋子老一些丝毫没有妨碍,罗恩对它们非常熟悉,毫不费力就能让它们听从他的调遣。

    哈利根本就打不过罗恩,因为他使用的棋子根本就不是他的,这些棋子很不听话。

    莫里亚蒂可以勉强和罗恩打成平手,但总会输给罗恩一步或者两步。

    “再来一局吧!”罗恩兴奋的抓着莫里亚的手,想要再来一场jīng彩的对决。

    但是莫里亚蒂实在是困的不行了,他摇了摇头,“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得赶紧睡觉去了。”

    说完,不再理会罗恩,自己回到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起,莫里亚蒂发现自己的边竟然堆着一些礼物,

    “圣诞节快乐。”哈利和罗恩早就起了,他们正在兴高采烈的拆着礼物。

    “你看我收到了什么?”

    哈利拿起那件银光闪闪的织物递给莫里亚蒂看,它摸在手里怪怪的,仿佛是用水编织而成。

    “这是……”

    莫里亚蒂也被这神奇的东西吸引住了,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一件隐形衣。”罗恩说,脸上透着敬畏的神sè,“我梦寐以求的也想要一件。”

    莫里亚蒂把隐形衣交给哈利,哈利刚把它扔到一边,宿舍的门就被猛地被推开了,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冲了进来。

    “圣诞快乐!”

    弗雷德和乔治都穿着蓝sè毛衣,一件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黄sè的“F”,另一件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黄sè的“G”。

    韦斯莱兄弟在寝室里折腾了一会,随后他们去参加圣诞宴会——那简直就是莫里亚蒂见过最美妙的圣诞宴会了。

    一百只胖墩墩的烤火鸡、堆成小山似的烤和煮土豆、一大盘一大盘的美味小香肠、一碗碗拌了黄油的豌豆、一碟碟又浓又稠的卤和越橘酱——顺着餐桌每走几步,就有大堆大堆的巫师彩包爆竹。

    在主宾席上,邓布利多将他尖尖的巫师帽换成了一顶装点着鲜花的女帽,弗立维教授刚给他说了一段笑话,他开心地哧哧地笑着。

    吃完圣诞宴会,哈利和罗恩以及韦斯莱兄弟准备去外面疯玩,但莫里亚蒂觉得没有意思。

    在宴会期间,莫里亚蒂从未正视过奇洛教授——事实上自从那天他看到起奇洛教授恐怖的样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他,生怕他发现自己就是那天偷偷发现他的秘密的人。

    若真是被他发现了,那么奇洛教授绝对会杀了他灭口!

    莫里亚蒂才不想被灭口,但他也不愿意保守这个秘密——告诉别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而告诉的人,必须死一个强大而又可靠的人。

    邓布利多教授就是最好的不二人选。

    “教授,我想找你谈谈。”宴会结束后,莫里亚蒂飞快的追上了邓布利多教授。

    “哦,好啊,孩子,我正好觉得一个人有点闷。”邓布利多微微地对莫里亚蒂笑着,“走吧,去我的办公室,我有最好吃的蟑螂堆。”

    “蟑、蟑螂堆?”莫里亚蒂忽然觉得自己来找邓布利多教授是个错误。

    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还是那个样子,凤凰福克斯在打量着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坐到办公室里那仅有的两张舒服的沙发上,轻轻抿了一口巧克力。

    “那么,你想找我谈什么?”邓布利多说,莫里亚蒂看到他脸上带着微笑,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

    于是,莫里亚蒂就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讲了出来。

    “这么说,”邓布利多说着,又给莫里亚蒂蓄满了巧克力,“韦斯莱家的那两个捣蛋的双胞胎袭击奇洛教授的那件事,就是你在背后指示的?”

    莫里亚蒂觉得自己有点脸红,“我真的只是好奇,先生,相信我。”

    “就是因为你的好奇,才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邓布利多赞赏的说道,“你果然是一个优秀的格兰芬多。”

    莫里亚蒂不知道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事实上——我一早就知道了。”邓布利多温和地说,很满意的看着吃惊的莫里亚蒂。

    “您早就知道了?”莫里亚蒂迟疑的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忽然站了起来,“这么说哈利——”

    “嘘——”

    邓布利多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很重要。”

    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莫里亚蒂明白点了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他突然有点害怕这个老头子,犹豫的问了一句,“教授,我该不会也被你扔进了什么计划里了吧?”

    邓布利多微笑的摇了摇头,“相信我,这是绝对没有的事。”

    (鬼才信!)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