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四派盛典(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阳光草帽 书名:苍穹无痕
    仙剑门巨大的演武台,人声鼎沸,各门各派按照划分好的区域,等待盛典的开始。在演武台的一方,匍匐着几头巨大的妖兽,仅仅巨大的体型,就让人震撼,他们便是万妖窟的参赛选手,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四派掌教坐在主席台上,边坐着的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李天看着最前方的四人,个个都如深渊一般,让人完全看不透,据这些天的了解,他们都有着渡厄境界后期的修为。除了北无血,李天并没有见过其他三人。

    但万妖窟的窟主,让李天感觉非常熟悉,上散发出浓浓的寒气,冰冷无比,与当初的冰魔龙极其相似。更让他感到吃惊,万妖窟的主人不是赤焰蟒蛟吗?怎么完全不一样!难道还是幻术?渡厄境界的妖兽是不能化为人的。

    边的剑夕小声说道:“那是冰魔龙,战败赤焰蟒蛟,重夺万妖窟的主人,他服用了化草,变成人。”李天既感到释然,也感到震惊,没想到冰魔龙重回万妖窟,还夺得窟主之位!化草,李天知道,极其珍贵,可让妖兽化为人

    仙剑门掌教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天剑,气势惊人,轻声说道:“大家安静!”声音虽轻,却传遍每一个人的双耳,整个演武场瞬间安静下来,几头庞大的妖兽甚至不再大声喘气。“废话不多说,四派盛典现在开始!”

    第一战,万妖窟对战血魔宗。北有站在高台之上,等待万妖窟妖兽的到来。一天云扑来,遮天蔽,一个长着两个巨大翅的妖兽,犹如两把天刀割向北有。妖兽正是飞天蜥蜴,如山岳般的躯,几乎将整个高台占满。

    北有双掌朝外,拍向高空,两道黑色光柱激而出,向飞天蜥蜴的巨翅。飞天蜥蜴巨翅翻飞,一道道罡风掀起龙卷风暴,撕裂黑色光柱。飞天蜥蜴形急速缩小,眨眼间变成一个彪形大汉。

    飞天蜥蜴如压路机般,一路横冲直撞,山岳般的巨拳轰向北有的脑袋。北有形飘忽,利用速度优势,围绕飞天蜥蜴旋转,凌厉的攻击虽然可怕,但飞天蜥蜴皮糙厚,防御惊人,北有竟然攻不破他的防御。

    北有再一次出现在飞天蜥蜴后,手中神秘出现一锋利的匕首,刺向飞天蜥蜴的脑袋。飞天蜥蜴脑后好像长了眼睛,恰到好处的转,一章轰向北有膛。北有的匕首仅仅刺破了对方的皮,但对方的一拳却让他内脏碎裂。

    第一战,血魔宗输,万妖窟胜。第二战,仙剑门对战万妖窟。仙剑门出战的直接是剑夕,万妖窟则是走出一冷峻青年,由于服用化草变成人,不能看出他的真

    没有丝毫言语,冷峻青年直接冲向剑夕,当,冷峻青年利爪上抬,挡向剑夕阔剑,两者相撞的刹那,能量四散激。阔剑出鞘,一道凌厉的剑光在虚空激,密密麻麻的剑芒四而出,犹如剑雨一般,向冷峻青年。冷峻青年体急速旋转,手中出现一黑色长枪,长枪舞出一幕幕枪影,将剑雨刺破。

    重剑如虹,璀璨夺目,剑夕在高台之上留下一道道残影,手中重剑激出一幕幕剑雨,炫目刺眼,将冷峻青年笼罩。冷峻青年也不甘示弱,手中黑色长枪如一条黑色长龙,在虚空中奔腾,漫天都是黑色的枪影,每一道枪影都撕裂一幕剑雨。

    惊天的剑吟声猛然从重剑中发出,重剑激出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白色光柱完全是重剑的形状,剑芒四,恐怖的剑夕将虚空扭曲,一幕幕剑雨回缩,全部聚集在白色光柱中。剑夕手持重剑,向冷峻青年压去,巨大的白色光剑随着重剑的移动,碾碎空间,劈向冷峻青年。

    望向声势浩大的巨剑,冷峻青年依然不俱,黑色长枪猛然离手,双手上举,将黑色长枪托于手心,长枪极速旋转,越来越快,最后已完全看不到长枪的影子,好似一团空气在旋转扭曲,随着冷峻青年一声大吼,旋转的黑色长枪猛然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吗,光柱如长龙,并不是一道直线,蜿蜒曲折,将巨大地白色光剑缠绕。

    黑色长龙向内抽紧,将巨剑完全捆绑,两者在空中奔腾不息,黑色长龙越缠越紧,白色巨剑嘎嘣嘎嘣直响,道道裂缝开始蔓延,而黑色长龙也出现裂痕,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光剑逐渐减小,最终变化为重剑,而黑色长龙也短短碎裂,变为黑色长枪,在虚空中剧烈碰撞。兵器对决,他们的主人早已碰撞在一起,剑夕十指抖动,每一根手指都是无坚不摧的重剑,将冷峻青年的衣袍的千疮百孔。

    冷峻青年双掌每一次划动,都能带动这片虚空的力量,双掌所过之处,空气完全被抽空,被抽离的空气千变万化,总能将剑夕的剑夕吞没。剑夕十指舞动,道道白色光柱在虚空交织,剑气凌然,将冷峻青年团团包围,冷峻青年将自己周围的空气完全抽空,随着他的动作,猛然向外扑去。

    轰!两人的拳头剧烈冲撞,沉闷的撞击声让观战之人耳朵失聪,整个演武台剧烈震动,即将碎裂。观战之人一脸骇然,年纪轻轻都有如此可怕的修为,不愧是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很多选手还未上台显露手,便自觉严重不如。

    重剑猛烈劈砍在冷峻青年肩膀,而巨剑凌空,放大无数倍的重剑横跨在高空,无声无息,无剑气缭绕,无声势浩。但他却仿佛将虚空压塌,一股压抑的气势在四野扩散。剑夕影闪烁,竟然出现在巨剑内部,人剑合一!剑夕手指冷峻青年,巨剑慢慢倾斜,极其缓慢,倒向冷峻青年。

    冷峻青年终于变色,无无尽的能量压向周围的空间,将他牢牢锢,巨剑极其缓慢的速度,却让他无处可躲。黑色长枪乌光大盛,激烈震颤,突破锢,重重戳在重剑之上。叮!重剑猛然一顿,然后继续压向冷峻青年,黑色长枪一声哀鸣,摔落在地,毫无动静。

    吼!一声嘶吼从冷峻青年喉间发出,他瞬间变为本体,竟然是一只青色蛟龙,青光弥漫,躯直如一杆标枪,森然的獠牙,狰狞的头颅,让虚空震颤,头上独角顶向压落而来的巨剑。

    巨剑内部的剑夕嘴角溢血,体慢慢虚淡,完全融入巨剑之中,巨剑落下的速度更加缓慢,仿佛一片天地压落而下。青色蛟龙浑青色鳞甲片片碎裂,脱落而下,血液狂流,蛟龙嘶吼,分离抵抗,但一切都是徒劳,随着一声咔嚓声响,头上独角硬生生从中折断。

    巨剑猛然加速,如天剑般斩下,青色蛟龙砸落咋地,剧烈抽搐,百丈长的躯迅速缩小,再次变为冷峻青年的模样,七窍溢血,模样凄惨。间距仅仅挨着青年的头颅而停,让青年双眼圆瞪,惊恐之极。

    “我们输了!”随着冰魔龙苦涩的声音,巨剑消融,剑夕的影显露,双腿颤抖,摇摇坠,但终究是坚持了下来,在众人的呼喊声中走下演武台。

    中间是一些小门小派的较量,大多数都平庸角色,虽然能量强盛,但却不懂运用,显然,没有门派的支持,修行的都是一些粗浅的功法,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着数不易。但其中不乏经验之辈,战斗力强绝,可与四派之人争雄。

    李天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青年人,一把砍柴刀舞的出神入化,招招都是砍柴的动作,却蕴含真理,将三位敌手斩于马下。李天来了兴趣,期望与其一战。

    在众人千呼万唤之中,菩提院终于登场。穿着破烂袈裟的玄戒,宝相庄严,如一尊活佛显世,而他的对手竟然是那位砍柴青年人。

    两人相视行礼,然后,便冲杀起来。佛门狮子吼震动天地,空间波纹四散,所有声波聚集为一束,向砍柴青年人。青年人的柴刀已经生锈,锈迹斑斑,却散发出慑人的刀气,璀璨的刀芒穿透柴刀,将声波斩灭。佛陀现世,金光璀璨,犹如黄金铸成的手掌从天际降落,镇压砍柴青年人,砍柴青年人柴刀凌空飞,刀光弥漫,将金色手掌斩的支离破碎。破碎的金掌并没有消失,再次重聚,继续压向青年人,青年人丝毫不敢大意,柴刀之上的锈迹竟然融入柴刀之中,如花纹一般印在柴刀表面。

    阔剑离手,入高空,钻入金掌当中,猛烈震颤,将金掌震的粉碎,刀气弥漫,将粉碎的金掌一点一滴磨灭。

    砍柴青年名为张琦,将砍柴的一举一动都融入刀法之中,每一刀都蕴含天地大势,将玄戒的佛法死死压制,最终,两人竟然以不可思议的平手结局。

    四派盛典如火如荼的进行,几乎每门每派之剑都发生了战斗,各有胜负。比斗已经进行三天,四派底蕴深厚,牢牢占据着前四的位置,到目前为止,仙剑门排在第一位,万妖窟排在第二,血魔宗与菩提院暂时平手。

    其中,冷雪曼与北有的决斗让人大饱眼福,冷雪曼犹如冷艳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在天地中舞动,魅惑丛生,霓裳舞让北有完全陷入幻觉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脱个精光,做着不堪的动作,让血魔宗之人羞愤绝,大失颜面。

    李天的战斗备受众人瞩目,李天神秘崛起,已让四派的注意力全部聚集他的上。李天代表剑仙门迎战血魔宗北水心。

    魔煞之力弥漫,比北水心更加浓郁更加纯正的魔力席卷整片天空,将北水心完全笼罩,让其体内的能量逐渐溶解。北水心怒吼,魔刀凌空,将李天的气势完全斩断,如一条黑色长龙劈砍向李天。

    死亡魔刀,虚空震颤,一把黑色的巨刀凭空闪现,带着浓郁的死亡之力,将北水心的攻击破碎。黑雾收敛,金光爆发,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佛陀现世,金色的掌印将北水心牢牢压制。

    众人惊愕的目光还没有消退,进而变得更加震惊,佛陀消失,浓郁的妖元力弥漫,巨狼占据了半边天空,点点银光如下起了光雨,进入北水心体内,吞噬他的生命之力。

    毁灭意志笼罩天地,紫冥长剑在空中暴涨,一道若有若无的紫色剑影进入北水心魂海,逆乱轰然爆发,配合银噬光吞噬他的生命和灵魂。

    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攻击,让周围观战之人惊骇绝,更让北水心毫无反抗之力。然而,令李天震惊的是,北水心竟然挣脱了逆乱的束缚,双眸如死海般,森的声音传出:“是你*我的,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魔神醒来吧……”随着北水心的咒语,天地间瞬间风呼啸,乌云翻滚,浓浓的魔力从天而来,一股说不明道不明的气机将所有人笼罩,让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魔神复苏,不是要祭台吗?而祭台的封印钥匙不是在仙剑门手中吗?怎么北水心能够复苏魔神?

    武庄消失的大魔无声无息的出现,嘴唇蠕动,一道声音传入李天耳中:“李天,他是以献祭灵魂的方式,来获得魔神的力量,快阻止他!”

    李天森然一笑,大喝:“爆!”进入北水心体内的四派之力,在李天控制下,向同一处汇聚。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从北水心体内发出,然后,北水心整个躯四分五裂。

    北无血目眦裂,儿子在自己面前死亡,但他并没有发难,而是散发出一股黑雾,然后,消失无踪。

    当大魔,赤阳到达血魔宗宗门时,整个血魔宗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李强父子。

    在大魔空中,李天得到了一个惊天的信息,在离天山脉那边,竟然还有一片世界,那里是修者的天地,名为开元灵界,如果所料不差,整个血魔宗全部进入开元灵界之中。

    开元灵界,强者的集中营,李天下一步目标所在。

    李天喃喃自语:“结束了,但也是新的开始。”

    由于各种原因,本书告一段落,让支持的兄弟们失望了,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无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