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帝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阳光草帽 书名:苍穹无痕
    幻天镜,幻梦般的天堂之境。

    犹如撑天之柱般的帝女之桑,矗立在天弃大陆南部,树干犹如山岳般*,枝干直插天际,露地表的根茎像是一条条闪着绿光的山岭,绵绵不绝,蜿蜒横贯几条山脉,堪称一株神树!各种能量源源不断,通过枝叶输入树冠内部,红色的纹理,黄色的花朵,青色的花萼,又为帝女桑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美仑美奂、神秘之际的幻天镜便在树冠内部!

    幻天镜自成一片空间,被帝女以强盛的神力固定着。幻天镜,以幻天阵为名,顾名思义,就是上天都能够迷惑,以自然为本,不像雷狱和幽冥血煞那般,修建富丽堂皇的宫,而是亭台阁楼,雕梁画柱,小桥溪水。

    幻天阵之下,云雾缭绕,流泉飞瀑,月光、霞光交替出现,犹如仙境。幻天镜分为幻境和天镜,外围的各种建筑是一个巨大的幻阵,犹如群星拱月般把天镜供于中央。星辰为天,月为幕,灵气缭绕,仙境也不足以形容幻天镜的瑰丽。

    杨天突兀地出现在幻天镜之内,没有看到任何人,环顾四周,却再也移不开目光,傻傻地望着周围的一切,幻天镜内的奇景,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拉扯着杨天的目光。整个天镜顶部犹如朗朗夜空,颗颗晶莹剔透的桑椹嵌在天幕之上,犹如一颗颗月星辰,耀眼夺目,好似真的一片星空。

    在整个天镜内,无数的帝女之桑根颈悬浮着,高的似枪如矛直低苍穹,低的犹如破土笋亦如花蕾初放。帝女用了大神通,阳光竟然能透树冠内部,阳光在幻天镜内是五彩斑斓的,红、黄、青三色交映相融,白色的云雾时而如波涛般汹涌,时而如镜面般平静,幻天镜底部,在阳光照耀下,像是铺上了一层浮动般的三色地毯……这样的景致,是杨天在梦里都无法相像的,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呼吸已经停止,周围的空气不再流动,一切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呵呵,看够了吗?小家伙。”一道声音在杨天脑海中响起,杨天转头向声源处望去,不知何时,天镜出现了一位美妇人,高贵、典雅、圣洁,有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感觉!美妇人与雪灵公主有七分相像,再加上此处是幻天镜权力中心,杨天不难猜出这便是传说中的帝女。

    杨天走到帝女面前,恭恭敬敬,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帝女大人吧!感谢帝女大人救命之恩,杨天必永生铭记于心,如果有用的着杨天的地方,定不会推辞。”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人物,名副其实的天弃大陆第一人,杨天难免有些拘谨,不拘言笑,一本正经。

    看着杨天严肃的样子,帝女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别帝女大人大人的叫,听着让人感到别扭,既然你叫雪灵那丫头姐姐,那你就叫我阿姨,如何?”杨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上辈子也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今生总能遇到贵人,先有四位师傅抚养授艺,后有雪灵公主相救,现在那至高无上的帝女又成了自己的阿姨,以后在天弃大陆自己还不横着走,谁人敢惹!

    当然了这只是杨天一时激动,靠人不如靠己,凡事都要靠自己,只有自己变的更强,才是所谓的真正的强,外人、外力只可借助不可依靠,这是杨天人生的信条。他之所以如此兴奋最主要的是,既然帝女成为了自己的阿姨,那应该不会吝啬几粒桑椹吧!那落峰众人不就有望恢复神智了吗?

    看到杨天沉默不语,帝女故意说道:“怎么了?不愿意吗?不愿意的话就送你回去。”杨天一惊,抢着说道:“愿意,愿意!有这样的阿姨杨天求之不得,刚才只是一时激动,还望阿姨勿怪。”说着郑重地下跪行礼,说道:“小天,拜见阿姨!”跪天跪地跪师傅天经地义,跪帝女,帝女受的起!

    帝女扶起杨天,笑道:“好,从来没这么高兴过了,以后你就叫我雪姨。”“恩,雪姨!”杨天乖巧的说道。帝女拉着杨天道:“来,坐下,陪雪姨好好聊聊!”杨天强忍着求桑椹的冲动,讲起了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终于谈到落峰,杨天找准机会说道:“雪姨,天儿能求你一件事吗?”

    帝女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小天,要想成为人上人,不要轻易地、随随便便的求别人,要时刻记得,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想要的一切不是求别人得到的,而是靠自己努力争取得到的,明白吗?”

    杨天一愣,温言巧笑的帝女是那么的温暖和蔼,可严肃庄重的帝女是那么的威严。说道:“雪姨,小天受教了!”靠自己让落峰众人恢复正常,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杨天顿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帝女笑道:“小天,我知道你所谓何事,你想要雪姨几粒桑椹,去救落峰的众人,是也不是?”杨天如实答道:“雪姨真是神机妙算、料事如神,天儿还没说呢,您都已经知道了。”帝女笑骂道:“别跟我打马虎眼,落峰的事我一直都放在心上,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自有分寸。”

    杨天有些奇怪,落峰与幻天镜有什么关系吗?一直放在心上?难道与自己有关?想到这杨天问出已憋了很久的问题。“雪姨,说句见外的话,我与幻天镜毫无任何关系,自问我上也没有什么值得雪姨关注的东西,雪姨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为什么要帮助我四位师傅?”

    帝女定定的望着杨天,久久不语,心思飘向遥远的时光,好久才说道:“因为你就是我要等的人!多少年了你终于出现了!”杨天蒙了,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帝女竟然在等人,要等的人竟然是自己!杨天疑惑的问道:“雪姨,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是你要等的人?”

    帝女闭上美眸,陷入了遥远的回忆当中,混乱的世界,混乱的法则,残酷的厮杀,生命的陨落,一幕幕震撼人心、惊心动魄的画面浮现在眼前,帝女永远也忘不了那伟岸的影,强绝的力量,称霸三界六道的霸气!

    睁开迷离的眼眸,帝女柔声说道:“小天,雪姨给你讲个故事,好吗?”“是,雪姨。”杨天觉得这故事必定非比寻常,否则帝女也不会这般表,说不定这与自己有关。杨天静静地听着,帝女缓缓讲起。

    天弃大陆初成之时,便诞生了一棵奇怪的桑树,红色的纹理,黄色的花朵,青色的花萼,受天地灵气所孕育,吸收月精华,慢慢开启了灵智,懂得了修炼之法,她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为三色艳桑,也许她得天独厚吧!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修炼到了这世间的顶峰,无人能敌,那时的她充满了**,充满了野心,招揽了一大批手下,妄想统一天弃大陆。

    那时候的八臂血龙和雷麒麟已成为天弃大陆的巨无霸,但他们的修为却只是刚刚达到天阶而已,就在她不知天高地厚,准备出兵消灭八臂血龙和雷麒麟的时候,天弃大陆突然出现了一位神秘来客,他怀佛、道、妖、魔四派法诀,他找到三色桑想要借一样东西,桑椹之心,那是三色艳桑的力量源泉,怎么能借!

    然而,一个眼神,仅仅一个眼神,便打垮了三叶艳桑的所有信念,最终三叶艳桑折服了,把本体的树冠之心借给了他,树冠之心和桑葚之心是三色艳桑的两大生命根源。作为报答,他告诉三色艳桑一个秘密,天弃大陆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如果她愿意,他可以带着她走出去,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在天元大陆她亲眼见证了他开三界、划六道、定轮回的壮举!三叶桑重回天弃大陆,而他却神秘消失了,从此三叶桑改名为帝女桑。

    杨天长大了嘴巴,太不可思议了,帝女竟然跟天元大帝有这么深的交际,这消息传出去必会引起轰动。杨天吃惊的问道:“雪姨,那天元大帝最后往哪去了?”帝女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将我送回天弃大陆,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等一个怀佛、魔、道、妖四派功法的人,然后就神秘消失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曾经我一度失去信心,认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几乎不可能有另外一人,怀四派法诀于一,直到我遇见了你那四位师傅,遇到了用我本体做成的天元宝盒,我才重新坚定信念,一直等下去!”

    杨天不得不感叹天元大帝神通广大,能主宰现在,还能看破未来。搞清楚一些况后,杨天又问道:“那天元大帝为何要让雪姨等我呢?难道有什么遗命?”帝女笑道:“遗命倒算不上,倒不如说给你指明了一条方向。”

    杨天奇怪的问道:“方向?什么方向?”帝女手一挥,一幅金色卷轴浮现在手掌之上,打开卷轴放在杨天面前,杨天看着卷轴,一条条丝线盘根错节交织在一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一根明亮的金色光线贯穿其中,像是一条路线,转折处而戛然而止。杨天说道:“雪姨,这应该是一幅地图吧,而且是一幅残图!”

    帝女说道:“不错,这正是残缺的地图,那条光线就是天元大帝开辟的,离开天弃大陆的路线!”“什么!”杨天惊骇出声,竟然真的可以离开天弃大陆!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没有想到还有专门的路线!这下不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离开天弃大陆了吗?突然杨天想到了这是幅残图,急着问道:“雪姨,这地图残余的部分呢,能找到吗?”

    帝女笑道:“不用担心,当初为了争取充分的时间,让你四位师傅恢复功力,我就把另一幅卷轴放在外边,并散布谣言,让八臂血龙和雷麒麟鹬蚌相争,分散他们的注意力。那幅卷轴随时可以拿回来”“嗯,那就好”杨天这才放心。

    帝女说道:“小天,你怀四派法诀于一,天资卓越,前途必不可限量,这里不属于你的世界,天元大陆才是你的舞台。不过,下九泉,通九幽,九死一生,是去是留全由你自己做主。”

    杨天一脸的坚毅,坚定的说道:“雪姨,走出天弃大陆一直是我的梦想,而且也是四位师傅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信念,为了四位师傅更为了自己,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雪姨也说了天元大陆才是我的舞台,只有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才能展现自己的光彩!”帝女十分宽慰,不愧是无数年来值得自己去等之人。

    前有阻碍,奋力把它冲开,运用炙的激,转动心中的期盼,血在澎湃!离开天弃大陆,无人能挡!

    杨天在幻天镜小住了几天,离开前,神秘兮兮的问道:“雪姨,你与天元大帝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改名帝女呢?”帝女一愣,笑骂道:“小毛孩,找打。”杨天一溜烟跑了,却传来他的声音:“不用雪姨说,我也知道了,嘿嘿,雪姨,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无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