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原来如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阳光草帽 书名:苍穹无痕
    仿佛陷沼泽,慢吞吞的行进,杨天小心翼翼护着四位师傅,时刻注意着制的变化,猛的感觉全一轻,那株美丽的花树又出现在面前。杨天精神一振,兴奋地说道:“成功了!哈哈,终于成功出来了。”神识传音,透入体之中说道:“四位师傅,我们成功了啦!你们可以……”还没等杨天说完,四道流光便从杨天体内冲出,“哈哈,终于出来了,终于不用憋在这鬼地方了!”四人一阵狂笑,免不了一番感慨。

    激动过后,平静下来的四人,观察这株奇异的花树,就是这不知名的、美得震人心魄的花树,把他们引入了神秘的小山谷,见证了杨天这个奇迹。此刻,花树却发生了异变,只见它七彩光华闪烁,花香越变越浓,而花树却变的虚幻起来,时隐时现,微弱的能量波动传来,花树七彩光芒再次一闪,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再此出现过。

    杨天看着花树从自己眼皮底下消失,彻底傻眼了,花树消失了,那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进入小山谷了,心底感到阵阵难受……而邪剑仙死人却是震撼莫名,难道这花树的存在为了杨天,现在使命完成,功成退了?他们想得很多。回头看了一眼花树消失的地方,杨天随着四个老家伙向丛林外走去。

    落峰,邪剑仙、戒佛四人消失了近十五个年头,十五年来落峰一如既往一片寂静,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在四人消失的十五年里,八臂血龙的确蠢蠢动,与雷麒麟一战,不仅受重伤,而且他的幽冥血煞也被雷麒麟毁了一大半,有气无处发,便想到了落峰,但落峰的四个老怪物,的的确确是极为难缠的人物,一番斟酌之后,八臂血龙还是放弃了原本的想法,免得没抓着狐狸反倒惹来一,而被其他人笑话。

    这天,消失十五年之久的邪剑仙四人,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在他们边,一个无比英俊的小男孩,坚毅的神色之中带着邪邪的笑意,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也没引起其他人过多的关注。这里的所有人出现在天弃大陆之际,元神都受到极为严重的创伤,忘记了过往的一切,浑浑噩噩。看着落峰的几十人,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甚至还有点痴痴呆呆,杨天虽然早已听说这里的事,但还是不由一阵感慨。

    为什么会如此呢?这些人都是惊才艳绝之辈,人间界金字塔顶的至尊人物,竟然沦落到这步田地,这天弃大陆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四位师傅和其他人为何会来到这里来呢?而我自己又为何出生在这里呢?在杨天幼小的心灵之中,打上了一个个问号。杨天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迷惑,也对四位师傅描述的浩瀚人间大世界,充满了向往好奇!

    杨天在落峰住了下来,摄于疯魔和银狼的威*利,平里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再次从修炼之中醒过来,杨天推开房门,走到院落之中,抬头望天,圆月高挂,磨盘般的银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辉。暮然间,杨天看到了一人,虽然目光呆滞,神恍惚,但丝毫掩盖不了她得清丽出尘,一个很美丽的女子。烟云,诗一般的名字,开元大陆天之女,梦幻烟花般出现在世人眼前,惊艳世间,然而昙花一现,已成为过眼云烟。烟云,落峰唯一一位女修炼者。

    为什么?此刻他想到了落峰的其他人,为什么他们何沦落至此?在这一刻杨天心中有些堵,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中,有一股强烈的**,要揭开这历史之谜,也许自己的世就与此有重大关系!

    杨天站了起来,没有惊动任何人,向邪剑仙四人的修炼之处走去。在戒佛的房屋中,戒佛睁开眼睛,看着杨天笑道:“小天,这么晚了有事吗?看你一脸疑惑的表。”杨天坐在石凳上,定定的看着戒佛说道:“师傅,您能给我说说你们以前的事吗?还有这天弃大陆,到底是何所在?”戒佛闭上了眼睛,久久不语,仿佛穿越时空之河,回到开元大陆,回忆年少时的轻狂、意气风华……

    在杨天的焦急等待之中,戒佛终于睁开眼睛,说道:“天弃大陆,为师也知之甚少,四方格局,都已经告诉过你了。除了这莫名其妙的天弃大陆之外,还有一块广袤的大地,创世之初它便已经存在,那里就是人类的世界天元大陆。那里以人类为主,当然漫长的岁月之中,也诞生了其他无数生灵,有强大的妖兽、神兽,有通灵的花草树木,生老病死,六道轮回,无人能逃脱死亡的结局。

    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渴望,对力量的追求,便于天抗争,逆天而行,追求长生,追求力量的极致,摆脱生死轮回,超脱六道之外,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历无尽岁月演变,经无数天才人物的推演,天元大陆逐渐出现了四大修行体系:仙、魔、佛、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执着于名利,人的贪婪,无休止的**,四大修行体系纷争不断,征战不绝,无论哪一体系都妄想称霸整个修行界。随着征战厮杀逐渐形成了派系,仙佛为正,魔妖为邪,勾心斗角,流血不止……直至天元大帝的横空出世,一切才发生了改变。

    万年前,十万年前,还是?为师都记不清楚了,大陆上四个天才突然横空出世,修炼不足五十载,便度过天地重劫,达到飞仙境界,他们四人一仙、一魔、一佛、一妖。四个少年心高气傲,自负轻狂,代表各自师门征战天下。在不断打杀碰撞之中,正邪对立的四人却惺惺相惜,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不打不相识,四人视对方为知己,谈佛论道述魔叙妖,四系修炼法诀相互印证,使四人的修为突飞猛进,很快便达到了飞仙境界,四人一同破碎虚空,进入了那虚无缥缈的修罗界天。在强者树立,复杂多变的修罗界天,他们仍然崭露头角,年轻一辈中无人能敌……随着四人功力的提升,声名的远播,终于在修罗界天站稳了脚步,更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四魂门,与一些老牌势力相比毫不逊色。岁月悠悠,直到有一天他们的修炼好像要突破极限境界……”说到这,戒佛却停了下来。

    毫无疑问,那四位天之骄子,自然是杨天的四位师傅,杨天不由感到一阵得意,被四个老家伙看中,看来自己也是天才一级的人物了!听到戒佛突然停了下来,杨天焦急的问道:“师傅,你怎么不说了?后来怎么样了?”戒佛笑道:“完了呀!已经讲完啦!你还想听什么呢?”杨天一愣问道:“不是吧!师傅,你也学会吊人胃口了。”戒佛叹道:“真的没有后来了,如果有,就是莫名其妙来到这天弃大陆,中间的一段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小天,我们四个老家伙,刚来到这块大陆的时候,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什么也不知道,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饱受这里本土居民的欺凌,尤其是那八臂血龙,也许我们四人比较幸运吧,慢慢恢复了部分记忆,修为也恢复到天阶水准,但到目前为止,还没弄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状况,而来到这天弃大陆。”

    杨天听到八臂血龙经常欺负自己四位师傅,气愤的说道:“这八臂血龙真是可恶,下次定要再偷它一枚龙蛋。”戒佛一惊忙问道:“小天你说什么?你偷过龙蛋?还是八臂血龙的!”杨天却不以为意,把小时候那次吞噬龙蛋的事讲了一遍。戒佛摸着杨天的脑袋笑道:“你这小调皮这么大的胆子!八臂血龙都敢惹!怪不得上次西方传来那么大的能量波动,原来如此啊!”杨天看着戒佛认真的说道:“师傅,天儿以后一定会努力修炼,把所有的迷惑全部解开。我知道四位师傅一直渴望离开这天弃大陆,天儿一定会努力的!”戒佛感到一阵欣慰,把杨天楼入自己怀中,没有白疼这个小宝贝。

    子就这样的一天天过去,此刻的杨天盘腿坐在虚空之中,手捏玄印、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中的能量,丹田漩涡中的婴晶,随着能量的不断涌入,而缓慢生长凝实。这些天,杨天一直迷惑着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只有四位师傅恢复了部分记忆,而其他人不能,难道真是因为他们是世间难遇的天才?杨天知道,显然不是这样的,能被放逐到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天才人物,资质惊人!不行,一定要搞清楚,否则根本静不下心来修炼。

    想到这,杨天准备找邪剑仙,邪剑仙心直口快,往往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些隐秘,来到邪剑仙的住处,杨天直截了当的说道:“师傅,我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告诉我。”邪剑仙一愣,很少见到杨天这么严肃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你说吧!为师知道的话一定告诉你。”杨天问道:“为什么只有师傅四人,能打破封印恢复往昔的种种,而他们却一直没有变化,不要再拿天才那俗的借口来搪塞我了。”邪剑仙沉默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看到杨天一脸坚定的神,邪剑仙便有了决定,说道:“小天,这些事不告诉你,只是怕你冒险。我们能够恢复的确有些缘由,多少年了已经记不太清了,在恢复之前,我们四人随处游,无意中走到了帝女之桑的领地,在地上捡到了几粒桑葚,便吃了下去。不曾想,那一粒小小的桑葚竟然蕴含了极为精纯的天地能量,而且更重要的是,桑葚之中蕴含有一种特殊的能量,直接作用于元神灵魂。在桑葚的滋润下,我们受损的灵魂极速恢复着,后来经过几百年的努力,终于解除了绝大部分封印,了解了一些事的真相。我们四个厚着脸皮去找帝女之桑,想讨要几粒桑葚救下其他人,然而她却断然拒绝了,上次的四粒桑葚已是天大的恩赐,她得知放逐之人饱受欺压,不忍之下便赠送四粒桑椹。所以到现在为止,只有我们四人恢复了现在这个程度。不告诉你,只是怕你贸然前去而受到伤害,帝女之桑太强了!”邪剑仙一脸的向往,他知道知道,即使是巅峰时期的他也远远不是对手。

    杨天静静地听完邪剑仙所说,向邪剑仙告别便默默离开了。

    看着杨天离去的背影,邪剑仙摇头叹息:“小天,但愿你不要做傻事啊!”他不知道,告诉杨天这些事是对是错?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无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