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王贲剑下险逃生

    尹悠然丝毫没意识到危险的靠近,还只顾着低头走路。

    剑挥出的那一刻,一只手从后紧紧捂着他的嘴,王贲还来不及惊讶,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把他狠狠拽进了齐腰高的草丛。

    直到看清了突袭者那双冷冷的星眸,那只手才松开。

    惊诧,“大哥?!”

    “不许动她!”嬴政的声音很冷,有着不容反对的坚决。

    若是平时,他不会坚持,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嬴政受伤的手臂上,怒火再燃,“这女子究竟什么来历?大哥竟然这般为她……”

    不待他说完,“若你当我是大哥,就什么也别问,更别这般自作主张!”

    王贲不不愿应着,“喏。”

    冷声道,“退下!”

    王贲愤愤把一支笛子塞进嬴政怀里。

    “这是何物?”

    “从她上掉下来的!”王贲闷闷道,拱手告退了。

    嬴政端详着笛子,心猛地一沉,玉竹笛?想到初见时,她便随带着。他一度怀疑她与赵嘉的关系……

    望着手中的笛子,暗忖,尹悠然,你的命运,一定要跟它联系在一起么?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你的命运呢?

    尹悠然拖着沉重的步子往长乐居走,唉,照顾伤员可真是体力活!回答好奇宝宝的“十万个什么”又是个脑力活,折腾了一晚,心俱疲。

    “唉,尹悠然呐尹悠然,你没事不好好呆在屋里睡觉,去偷什么听,告什么密?还被说成是笨猪!死嬴政,你用脑子想想好不好,猪不呆在窝里吃吃睡睡,半夜出来瞎溜达吗?有那么勤劳的猪吗?有那么笨的猪吗?!”

    “说的对!猪也没那么笨!你是笨猪中的骨灰级!”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昨晚刚跟他解释完“骨灰级”是什么,现在就活学活用了,“你又来干嘛?”

    嬴政撇撇嘴,“貌似有人不想见到我!”

    “错!我连想都不想去想!”

    “喔,是这样啊!本来还想拾金不昧,归还失主的,现在……”

    听到“金”字,半闭的眼睛瞬间放大,让嬴政同学充分见识到,什么叫做“见钱眼开”!

    玉竹笛在她眼前晃了晃,“呀,我的笛子!”伸手就夺,他却把笛子举得高高的,“干嘛这么紧张啊?这笛子很重要么?”

    重要重要当然重要!古董啊!很值钱的说!尹悠然伸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最见不得她装可怜的样子了,“还给你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这笛子哪儿来的。”

    一个念头闪过,不能告诉他是赵嘉送的,“问那么多干嘛,我又不偷不抢的。”

    “哪来的?”很坚持。

    “捡的!”

    捡的?嬴政差点晕过去,不过肯定了一点,她绝不仅仅是赵媃的宫婢,而且不是赵国人!他甚至怀疑她不是六国之人,不是正常人!貌似,她从来没正常过!

    最最重要的是——她不是赵嘉的细作!他只需知道这个,就够了!只要一个不杀她的理由,就够了!

    可是嬴政却笑不出来,握紧玉竹笛,“不说算了。”

    若心say:一一更!本文慢,女主成长系,不小白不圣母!与豪门蜜恋《子不言吾不语》同系列,各种欢乐~《刺秦》是若心的第一部穿越文!若有不足,亲们尽管提意见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满地打滚求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刺秦之妃不离君不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